<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三三章 混乱
    (这一章会有些零碎,算是将前面的铺垫和后面的情节做一个总的‘捆扎’。也是因为有读者反映情节进展慢,以此来推动情节进度。)

    日落西山之时,南阳郡这里,佣兵团们正吵得不可开交。一下击溃了南阳郡剩下的主力,整个南阳郡都进入了佣兵团的怀抱。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就是地盘的划分,谁都想多划分一块地方。

    而北辰玉卿则带领三十多万精锐继续镇守边界,防止万一。

    同时,在齐国这里,齐国皇帝也终于得知南阳郡这里的消息,当即对宰相贺治国说道:“南阳郡已经被那些佣兵团拿下,你现在可以去广陵郡了,将剩下的大半个广陵郡购买过来。

    这样,商王国那里肯定无话可说。”

    “是,臣这就出发!”贺治国出来皇宫,立即带领三百万两黄金的‘交子’出发了。自从安阳有了银行之后,周围的国家也纷纷创办自己的银行。但是因为当初安阳将‘银行’两个字给占有了,别的国家只能用别的名字。

    什么钱庄、金行等名字,五花八门。其中齐国却是向安阳看齐,建设了“齐国皇家银行”。

    但就在贺治国离开后,齐国皇帝就接到西方的急报——首战失利!

    “怎么回事!”齐国皇帝大怒,问信使。

    信使是太尉李慧身边的一个小队长,口齿伶俐:“陛下,黄国早有准备,在我们发起攻击的时候,才发现看似没有准备的黄国,早就做好了准备。边界上,清一色的大口径火炮,全都是105毫米以上的。

    猝不及防之下,我们这边损失不少,担任大军统帅的、上帅邱文明,更是险些被炮弹正面击中。”

    齐国皇帝面色阴冷下来:“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还没有攻破黄国的防御?!”

    “是!”小队长回答的很响亮。

    “啪!”齐国皇帝大怒,一巴掌拍的玉案摇摇欲坠,“好啊,走之前,李慧对朕说,明天日落之前消灭黄国。结果刚刚接触就被打了回来!

    来人!”

    “陛下。”一个侍卫走来。

    “去告诉李慧,不管用什么手段,明天要给朕攻破黄国防御,明天日落之前,主力部队前锋要推进到黄国的都城。

    朕,不问理由,不问手段,只问结果!”

    “是!”侍卫应了一声,转身就离开。

    齐国皇帝看了看送信的士兵:“你也下去吧。”

    等士兵离开,齐国皇帝看了看身后的地图,很无奈,这地图竟然也是来自当初安阳的印刷品。

    看到地图上“安阳”二字,齐国皇帝手指握起,青筋暴起,咬牙切齿挤出四个字:“安阳!李贤!”

    话语复杂,有怒火,也有敬佩,更有棋逢对手的某种怪异的欣慰。但随后,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怒火、无边的怒火!

    “任何胆敢阻挡朕脚步的,都是敌人!李贤,你、也一样!!!”

    不怪齐国皇帝这样愤怒,对于一个国家的帝王来说,最好的修行方式,就是……领土扩张!

    看看安阳吧,随着安阳一步步崛起成为商王国,太多太多人的修为不断突破;而作为贤王的李贤,更是短短几年时间就从筑基期蹿升到元婴期,这速度快的足以让按部就班修行的修真者眼红、甚至是失去理智。

    这就是国家的强大之处。

    但有一点,想要扩张领地,必然要战争,这……是在玩死亡的游戏!士兵、国民、乃至帝王自己,都在走钢丝绳。

    修行之路,从来都是一座独木桥,狭路相逢勇者胜。

    现在,齐国首战失利,影响了齐国的战争计划,齐国皇帝当然愤怒。最愤怒的,却不是愤怒黄国,而是愤怒安阳、现在的商王国,以及李贤这个奸商贤王——这混蛋把军火卖的到处都是,而且效率还很高!

    怒火过后,齐国皇帝才忽然醒悟——黄国的军火,是怎么运过去的?

    怎么运过去的?当然是……空运!

    在齐国皇帝怒火翻腾的时候,黄国的皇帝正在接见商王国的商人。

    一身雅衫的黄国帝王,以平等的礼节,接见了来自商王国的商人。“多亏了你们这次支援。”

    说着,黄国皇帝转头看向外面,那里曾经是一片广阔的皇家园林,但现在皇家园林被用法术推平,改成了临时机场。机场上,无十多架庞大的飞机正在缓缓移动。

    这些飞机,从来没有在外界露面,它们有三十多米翼展,六发动机,一次可以运输五十多吨物资。只要半天时间,就能往返商王国和黄国一次。

    天空不断有飞机落下,地面又不断有飞机起飞。所有飞到高空的飞机,都会启动隐身阵法,并尽量高飞、绕过齐国的重要城池。

    而这样的运输,已经进行两天了!两天时间,不仅仅为黄国带来了军火,更带来了很多基础机床、一般的火药生产技术等等。

    当然,商王国不会做赔本的生意,付出这么多,当然要有回报!所以,从商王国过来的代表只能打断黄国帝王的兴奋。

    “陛下,东西已经给你们送来了,包括火炮八百、炮弹六万,符篆50万张。还有基础机床一套,包括火药生产指导、各种军火作战指南等书籍两千册,地图五百份。

    各种使用说明的玉简10枚。

    所有一切价值一千二百万两黄金。加上运输费用,共一千五百万两黄金。”

    黄国帝王拿过黄国的地图,随手一指,“金山郡,地处西南方,与白山国、邵国接壤,面积是南北180里,东西150里。”

    “好!”商王国的商人很满意,“就这个郡了,我们签字吧。”

    两人签字、发誓,这一次交易就算完成了。

    签字后,黄国帝王忽然问道:“肖子厚先生,商王国的商人都有鹏程万里集团这样的力量吗?”

    原来,负责运输这批军火的,就是鹏程万里集团的第二股东肖子厚。

    肖子厚闻言,稍微沉默一会,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微笑着、带有无尽自豪的说道:“以后会有更多。告辞。”

    等肖子厚离开,黄国陛下忽然面色阴沉起来,“商王国吗,哼,趁火打劫,我记住你们了!”

    但随后看到皇家园林那里不断起落的飞机,黄国皇帝终于还是叹息一声,“工商业吗?”

    稍微一顿,黄国皇帝忽然开口:“来人,去通知白山国、荣国。”

    等两拨人离开后,黄国皇帝忽然修书一封,交给自己身边的侍卫长,“即刻送入西边的邵国,请求救援!”

    “是!”侍卫长也离开了。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黄国皇帝才叹息一声,抬头看着天上飞来飞去的飞机:“变了,真的变了!彻底变了!

    其实我很明白,黄国也只是一个齐国、邵国的过度而已,一旦发生战争,黄国是一定会被碾碎的。就算现在发展工商业,也来不及了!

    因为,我……没有高手!

    唯一的生机,就是举国投靠邵国了!这样做,至少能保护皇族、能让更多百姓免于战火。”

    …………

    肖子厚回到飞机上,看着地图上的那个小小的‘金山郡’,有得意也有嘲讽。

    得意的是,总算是完成了贤王的交代,换取了土地。这片土地不是鹏程万里集团的,甚至那些飞机、军火也不是鹏程万里集团的。鹏程万里集团,这是一个“中间承包商”。这是贤王对国内工商业的扶持。

    这种扶持,让所有商人对贤王都发自内心的感激。而眼下,肖子厚在完成贤王嘱托后,也难免有几分得意——比贤王预期的面积大了三分之一!

    而嘲讽嘛……“小国就是效果,连一个郡都只有大国郡的三分之一。”

    将文件塞入包里,肖子厚眼睛一闭,向安阳返回。

    …………

    南方,晋国攻击刘国也不是很顺利,遭遇了十分猛烈的阻挡。

    首先,刘国毕竟是一个大国,国内的法制思想虽然严酷,但“人头功”的奖励策略,却让刘国战士作战勇猛。

    尤其是过去,刘国一直都奉行“将强者纳入官僚体系”的策略,让刘国的战斗能力十分强大。

    此外,刘国毕竟早就与商王国有所接触,军火之类的不差,最近更是通过公孙无伤的关系,从商王国这里购买了不少淘汰的军火,一时间竟然将晋国的大军挡在边关之外。

    “势均力敌,这怎么可能!”晋国的中军统帅李立松狠狠地叹了一口气,打了一天,竟然没有突破刘国的边关。

    双方炮火密集,天上飞机缠斗不止。而在这样的战争情况下,晋国的压箱底手段——战阵,竟然失效了!

    因为火炮的攻击比较远,而战阵的攻击太近,这成了传统战阵的致命弱点。

    失去了战阵的辅助,晋国的攻击,就弱了太多太多!

    “但不是没办法!”李立松眼中闪过锐光,“派元婴期和金丹期组成突击队,悄悄摸到刘国后方,展开屠杀!

    凌云大将乔鹏飞,请你带手下突击。

    需要什么,去仓库中拿取,没有任何限制。我只要一点,胜利!除了胜利,什么都不要。明白?”

    “明白!”乔鹏飞应了一声就出去了。虽然乔鹏飞的修为比李立松要高,但李立松是统帅,而乔鹏飞只是一个将军,战场上还要听命于统帅。

    其实,在动辄几十万人的战争中,一个元婴期高手的能力,也不见得多么强大——敌人也不可能没有元婴期压阵。

    看着乔鹏飞离开,李立松自信的笑了:“军火虽然能改变战争,但却不能替代高手的战斗能力。过分依赖军火,只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等我掌握了军火的特性后,就可以和商王国较量下了。

    商王国啊,上次的失败我不会忘记,我还是要回去的。还有李贤,我要让你知道,这里是修行的世界,军火、绝非主流。或许它可以惊艳一时,却永远不能成为主流!”

    也就在同时,出访刘国的公孙无伤结束本次访问,返回了舰队,舰队开始返航。

    …………

    日渐黄昏,齐国前线的太尉李慧也接到了齐国皇帝的命令,不惜代价拿下黄国!

    拿下黄国,不仅仅只是一个军事目标,更是一个长久的政治目标。只有拿下黄国,齐国后面的计划才能发动。总之,拿下黄国,是齐国不容许失败的计划、也是后续很多计划的。

    接到命令,李慧看了看开始暗红的夕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传令下去,组织高手,今晚突袭黄国皇宫!”

    看着夕阳,李慧很镇定,丝毫没有惊慌。

    旁边,上帅邱文明见状,突然问道,“大人,你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是啊!今天的战斗,我只是想要了解下军火战争下的特点,并做好准备。万一以后我们与商王国发生战争的话,我们也要有所因应。

    而今天的战斗,也让黄国帝都那里放松了警惕,有利于我们下手!

    好了,准备一队高手,今天晚上屠灭黄国高层,一个不留。明天日落之前,攻占整个黄国。”

    “是!”上帅邱文明退下,对李慧更加敬畏,不愧是官居太尉的人,心思就是缜密。

    …………

    萧国、张府,黄昏下,张远的目光阴沉,张全目光有些闪烁和担忧。

    袁家,终于做出了反击,但这反击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不是暗杀、不是政治逼迫、不是什么道义谴责等等,竟然就是……用钱砸人!而效果,很好、很强大;袁家甚至做的光明正大。

    从昨天凌晨开始,到今天黄昏,袁家一口气砸下10万两黄金;而结果也十分显著,张府的侍卫,少了一半!

    这件事情,成了五丰城一个带有诡异气氛的笑谈。

    因为袁家完全是用钱砸人,萧国皇帝萧立明也不好插手。总不能断人财路吧!袁家愿意散财,萧立明也乐得看热闹。

    而且,对于已经投降两次的张家,萧立明其实也是有戒心的,如果能趁机搞掉张家,萧立明也十分乐意!现在的萧国已经稳定,现在的张家……也没用了!甚至还有害!

    更别说,袁家的九重天集团,还给萧国带来了大量的军事物资呢。

    至于别的官员、家族等也乐意。袁家终究是外来户,不可能抢夺萧国的利益。反而袁家搞掉张家后,萧国内会空出新的利益。所以,大家也很乐意看热闹。

    还有,袁家是复仇而来,而且复仇的光明正大、手段比较新颖也比较正面,众人也没有什么理由去阻止。

    就在这样的默许环境中,袁家的报复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而面对袁家的这种报复,张远、张全这父子两人却有些束手无策。

    唯一的办法,就是和袁家拼财富,但显然这是一条死胡同。和一个商王国内、已经站立跟脚的集团拼财富……这可真不是什么好主意。

    富可敌国,就是商国那些集团的真实写照。

    相比之下,张远虽然有钱,但这些财富是无本之源,很容易就枯竭。

    “爹,要不,我们离开萧国,去别的国家?”张全这时候已经没有了主意。

    张远咬了咬牙,终于叹了一口气:“走不了的!如果我们待在萧国,袁家还会与我们玩财富;如果我们逃走,不说袁家是否会追杀,萧国也不会放过我们!”

    张全也用全身力量说出一句话:“我们投靠李贤!”

    “呵……”张远失声自嘲,“你当现在的李贤,还是当初的李贤吗!现在的李贤,是高高在上的贤王,是资本主义的开创者,是工商业的领头人。只差一步,李贤就能被捧成祖师爷了。

    如今李贤的做事手段,你难道就没有发现吗?

    派袁庸来萧国谈判,派公孙无伤出使刘国,派严泽安和蔡国谈判。你说,我们这次要是投靠安阳,李贤会不会派袁庸出来迎接我们?”

    张全顿时傻眼,这个可能……高达九成、至少!

    沉默许久,张全忽然狰狞起来,“不就是拼财富吗,我们不怕。现在我手下掌握了璀璨星辰集团在萧国的大部分销售渠道,更控制了好几家纺织工厂,一个简单的机床生产工厂,我们有足够的资本去拼一把。”

    张远摇摇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重重的吐出:“你没有看明白,袁家不是要和我们拼财富,而是要让我们众叛亲离。等我们身边的人一个个都离开后,呵呵……”

    张全立即打了一个哆嗦,似乎想到了那种可怕的后果!

    张远再次抬头看看暗淡的夕阳,“袁庸,这一手玩的真漂亮啊,我都不得不赞叹。迎合了李贤的爱好,还能将复仇做的光明正大、毫无血腥、人人都喜欢,袁庸,你果然不愧是政治上的常青树!”

    可惜,张远不知道,这样的报复手段,是袁昭提出来的,由袁庸完善的。

    叹息归叹息,张远也不是软柿子,否则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不就是拼钱吗,明天开始,我们也加钱,收买士兵。

    另外,我们也要主动出击,派人到商国,去收买袁家手下的人!

    顺带着,试试能不能从安阳那里挖掘到几个人才,尤其是工商业方面的人才,特别是那些刚刚毕业的毕业生!”

    于是,一场复仇与反击、一场财富之间的争斗,正式拉开!

    …………

    瀛洲东海龙宫,老龙王坐在王位上,周围是太子、二太子、龙公主列坐,至于还无法化形的龙三太子敖寒,则老老实实趴在大哥背后,不时探出脑袋看看粉面含煞的龙公主。

    每当龙公主眼神扫来,敖寒就缩回脑袋;但一条龙尾却是藏不住,探了出来。

    龙公主哭笑不得,“出来吧,别躲了,藏头露尾的像什么样子!”

    敖寒嗷呜一声冲了出来,冲到龙公主面前撒娇,“美丽的姐姐、温柔的姐姐,你不生气了?”

    敖轻雪嘴角抽了抽,“哪里学到这些怪话。去那边坐着。”

    敖寒小心翼翼的盘在自己的位置上。

    龙王看了看自己的四个子女,面色凝重的发话了,“还有几天时间,就是决斗的时间了,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敖轻雪有些担心,“父王,我们是否需要和李贤通知一声?”

    “不用了,李贤帮我们的已经够多。接下来的决斗,就不是李贤能帮上忙的了。需要,我们自己!”

    说着,龙王手中忽然出现一个一米大小的箱子,“这是昨天李贤送来的,是我定制的‘天龙战甲’。

    天龙战甲,以纯度高达99.99999%的精金制作。达到李贤所说的六个九标准。掺杂提纯后的太白精金、深海寒铁、玄煞阴铁等。

    共有999片鳞甲,盾牌、飞剑、长枪等武器36件。

    整个天龙战甲镌刻了包括撕裂、坚固、急速、迷惑、聚灵、镇魂、天地视听等三十多种阵法、法术。采用叠加篆刻的方法,每一片鳞甲上都有上万个阵法,整套战甲共镌刻超过千万阵法。鳞甲本身又能构成包括天地四象、十绝阵、封天锁地大阵等阵法。

    这一套铠甲,如果仅仅只看威力,几乎有超越中级灵器的威力,它是由999个法宝集合而成。相比于灵器,缺少的,仅仅只是灵器的那种灵性、自动护主等能力。”

    箱子打开,一套战甲出现,是龙头人身的战甲样子。战甲手中握着的,是一柄长柄盘龙大刀,这是龙王最顺手的武器。

    战甲一出来,聚灵阵就开始运作,一道道彩色的霞光缭绕,让战甲好似远古神灵降世。

    看到这战甲,所有“妖”都倒吸一口冷气。

    一名龙龟丞相疑惑:“大王,你刚才说的那些阵法,很多都是筑基期级别的小阵法,这些阵法真的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龙王看着眼前的战甲,也很有些感慨,“我见过李贤的配剑,那上面篆刻了近十万个小阵法。我不知道商王国的人是如何做到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任何事物都有一个规律,那就是——量变达到质变。

    人族的国家,就符合这个规矩。

    而商王国炼制的法宝也符合这个规律。当一件法宝上篆刻几千个、几万个阵法之后,就会发生奇妙的变化。

    眼下这天龙战甲,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不要小看这种叠加,本王都做不到。

    好了,我们出发吧!”

    不久,就有一片云雾从东海飞出,急速向更东方的海洋飞去。云雾方圆百丈,有龙王、龙太子、龙公主,更有不少精锐,一个个披坚执锐,战意冲天。

    龙族,万年一次的决斗,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