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二九章 黎明3
    其实李贤觉得很冤枉,我一直就是这样走的啊;当年大家说这样走有失风度,如今我名传万里了,这走法就成了“优越与傲慢”。

    这不,老远的,李贤就听到傅明晖的“嘲讽”,“贤王走的很有霸气啊!”

    “不是王八之气就好。”李贤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如今,也只有在城主府之内,李贤才能开这样的玩笑了;出了城主府,李贤就是万众瞩目、光彩夺目的贤王,是工商业思想的智者,是安阳的领路人!

    傅明晖听了李贤的话,当即哈哈大笑起来:“谁能想到外面风光无限的贤王,回到城主府却说这样的话语。要是让外人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惊掉一地下巴?”

    “就这?”李贤随意的摆摆手,“传开也没有什么,我很希望众人了解一个真实的我。”

    “哦?做帝王的、王者之类的,不都是要保持神秘吗?要是让百姓了解了真实的你,会不会动摇统治基础?”

    “这都什么年代的事情了。你说的那叫恐怖统治,如今已经进入民主时代啦。哈哈……别瞪眼,开玩笑的啦。”

    真的开玩笑嘛?

    未必!

    傅明晖眨了眨眼,不知道这所谓的“民主”具体是什么,但却把“民主”这个词牢牢地记在心中;而后还是决定转移话题了,“你的建议,我接受了!”

    “哈,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接受的!”李贤走到傅明晖面前,伸出手,“欢迎,安阳第一个殖民总督!啊,不对,是外地治安总督。

    治安总督,治安总督,外地治安……”

    “别重复了,我听到了,殖民总督!”

    “你听错了,是治安总督!”李贤强调一遍!

    “嘿……”傅明晖笑了,“贤王哟,说来我也是亲眼看着安阳崛起的人,你这所谓的‘殖民’我现在还不是很明白、不是很清楚,但听来也不是什么好词。

    不过这殖民总督的职位,我接受了!”

    “是治安总督!”

    “好吧,治安总督!”傅明晖这一次没有开玩笑,而是认真了。该开玩笑的时候开玩笑,该认真的时候就要认真;作为一个曾经的御前侍卫长,傅明晖知道如何做官。

    两人说笑之间,就将安阳第一个殖民总督确立了,这也代表了安阳正式踏入另一个扩张的阶段。

    说定了,李贤就要让王聪带傅明晖离开,“你先去军港接收船只,稍后我们再一点点安排。预计半年之后,你们就要出发去吴越那里,五年后才能返回。

    这期间,你将手下、家属等等安排妥当;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一定不要吝于开口。”

    “那好呀,五年殖民总督……咳咳,治安总督的俸禄,能否先给我?”

    “你……还真不客气啊。”

    “你说的,‘不要吝于开口’。”

    “这个稍后再说,住几天我们再讨论。因为治安总督的构思等,还没有完善。不过在这之前,我会让凌志风以转移气运的手段,先将你的修为提升到元婴期。五天之内吧。

    提升到元婴期,大约需要消耗五六千万两黄金带来的气运。这一点……”

    “咱能不能不谈钱,谈钱伤感情。”

    “不谈钱也行,你老老实实来安阳做一个统帅。”

    傅明晖立即摇头:“那还是算了,当了五六十年的郎中令,天天只能守在皇宫里,我现在最讨厌受到束缚,出去看看,才是我最大的心愿。”

    “那我们就谈谈钱。”

    “喂,你是贤王啊,你不能耍无赖。”

    “作为政治家,最拿手的好戏,就是耍无赖了。”

    “好吧好吧,你赢了。我先去看看军舰、船只了。”

    李贤看着傅明晖的背影,嘿嘿笑了,“早就看好你这个殖民总督了。不知道几百年后,大家谈起殖民总督四个字,是恨得咬牙切齿呢,还是漠不关心?期待呀!”

    …………

    城主府之外,傅明晖身边的文士、文江看着傅明晖出来,立即迎了过来。

    “走,我们去军港!”傅明晖意气风发。

    文江看到傅明晖身边还有王聪,就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跟在傅明晖身边,一起上车向军港而行。

    等到了军港之后,王聪指引傅明晖来到一个崭新的港口,“傅将军,这就是贤王允诺你们的军舰、船只。

    现在,这里只有船只没有水手、海军等,这都需要将军自己培养,打造自己的班底。”

    傅明晖一边向前走,一边开着玩笑:“难道安阳一直都是这样,招收将领不给士兵?”

    不想王聪反而认真的回答了:“贤王说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百将可得一帅难求。所以,一支军队最好是从上到下进行建设,而不是从下到上。

    是统帅挑选将领,然后将领挑选士兵;而不是反过来。”

    傅明晖脚步一顿,万分惊讶:“这样的话,统帅和将军的权利是否过大?”

    王聪微微一笑:“所有功成名就的将军和统帅,他们的权利,什么时候小了?

    况且,如果一支军队的统帅不能控制这支军队,不能打胜仗,那要将军、统帅何用?”

    傅明晖惊讶的转头看向王聪。

    “别看我,这不是我说的,是贤王说的,我不过就是复述一遍而已。”

    “我想也是。”傅明晖很认真的点头。

    “喂,不要看不起人。”王聪一头黑线,我说,实话实说是一种美德,但你换个说法行不?这样说太伤人了!

    傅明晖哈哈一笑,大踏步向前走去:“我不是看不起人,我是在说:如果李贤身边都是你这样的人,还要我们这些人做什么。

    所以咯,听你说那是李贤说的,我就松了一口气,看来我还不是太笨。”

    王聪不服气的说了一句半玩笑的话:“将军什么的,还是笨点好。”

    “那总督呢?”傅明晖语气充满了轻松与欢快,有一点嬉笑的味道。

    “再笨点!”王聪哼哼道。

    傅明晖摇摇头,“怪不得你只能待在贤王身边跑腿,而那宋兴却已经能独掌一面,原来是你太聪明的缘故。”

    王聪当即呆愣,眼看着傅明晖还在向前走去,终于咬咬牙追了上去,“等等,等等,聪明的总督!”

    第四零九章代价

    站在这最新的军港上,傅明晖看着前面的军舰和船只,哪怕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正看到这些军舰后,心中的惊讶依旧无法掩盖。

    傅明晖第一个反应就是:李贤好大方!

    第二个反应就是:安阳好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和工业力量。

    第三个反应就是:略微沉默。

    而后,傅明晖深吸一口气,心中默念:李贤,你好大的野心!也感谢你的信任!

    摆放在傅明晖面前的,是一艘万吨级军舰,加上五艘五千吨的最新军舰,以及25艘比较臃肿的商用铁壳船。

    31艘船舰如同31个小山头,在前方的海面上停靠。周围还能看到隐身阵法、幻阵等的痕迹——这个军港,是被隐藏起来的!这也是傅明晖感叹李贤野心的原因之一。

    唯一美中不足的,或许就是这里没有一个军人!

    王聪等了一会,“傅将军,可还满意?”

    “满意!”傅明晖很激动,真的是太激动、太满意了。本来还以为最多就是三五艘老式的铁甲舰,没想到却有六艘最新的军舰。

    激动好一会,傅明晖才开始打量起来,渐渐地,傅明晖有些皱眉:“这军舰似乎有些不同?炮筒好像少了一些!”

    既然是军舰,傅明晖相信这样设计必然有原因——不会是专门限制自己战斗能力的。而在过去,安阳的军舰有一个很好的特点——越来越大、炮筒越来越多!但眼下似乎有些不同,炮筒竟然少了!

    也许普通人不会注意这个问题,但傅明晖却注意到了。

    王聪脸上出现一点自豪:“这是第三代军舰。

    第一代军舰,就是众所周知的铁甲舰。

    第二代军舰,就是现在海洋上航行的军舰。

    第三代军舰,就是眼下这六艘军舰,采用了三种独特的技术。这三种技术就是:计算机与控制、导弹、侦查与通信。其中侦查与通信技术,你可以当做是新的天地视听法术的固化版本、简化版本。

    按照安阳的七彩虹技术等级划分,眼下军舰已经达到‘黄’级技术。”

    “这都是什么?”傅明晖眉头皱得更深了,这都是什么啊,怎么都听不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眼下这六艘军舰听上去很强大!

    王聪很认真的解释道:“傅将军,等正式训练开始,会有造船厂的人、相关工程师等负责指导。今天我的责任,就是带路,并协助办理各种手续。”

    傅明晖点点头,又问:“那我属于海军部门吗?”

    “不,你是总督,你的地位相当于安阳一品大员,地位与李元明、严泽安等人相同。

    总督,直接听令于贤王。

    所以,总督和海军的港口,也不是同一个港口。”

    “明白了。”

    王聪带路、协助办理手续完毕,就离开了;这个还没有正式开启的港口就只留下傅明晖和文江两人。

    空荡荡的港口,加上31艘无人的船只,让这里显得诡异、空旷而孤独。

    好一会,文江才问道,“将军……额,总督,贤王到底给了你怎样的条件?”

    是啊,文江很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条件,能让一直坚持不投靠李贤的傅明晖忽然改变主意了呢?

    “你不是看到了么?安阳第一个治安总督,也是安阳第一个殖民总督!掌控一支舰队,除了对李贤直接负责之外,不需要听令于任何人,不用被别人指手画脚。

    而一旦到几万里之外做总督,基本上就是天高皇帝远,除了要保护安阳的利益、保证基本的底线之外,基本上就是一个土皇帝了。

    你说,这样的条件,是否让人心动?”

    “不!”文江狠狠地摇头,“这不是全部,如果仅仅只有这些条件,将军完全可以继续做佣兵!”

    傅明晖抬头,看着前方缓缓起伏的大海,“我,要去看看这个世界!不仅仅是仙域,还有月亮,还有传说中的仙界,还有更多传说中存在的世界等。

    人活一生,是草木一世、浑浑噩噩,苟且而活?还是轰轰烈烈,去追求梦想?最后就算是倒下,也会成为一座永远的丰碑?

    我是将军,如果是在战场上,我会选择马革裹尸。

    而现在,我是一个追求梦想的人。过去,我一直都在守护别人,从来没有追求过自己的梦想。但现在,我要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