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二三章 惊骇
    “快点,再快点!”傅明晖面色有些苍白。

    从接到信件开始,傅明晖就带领羽林军佣兵团中主要人员,连夜飞向安阳城。但最近因为连续扩张、军费紧张,背后又没有财团和集团支撑,傅明晖这里还是有些拮据,没有买飞机。

    没有买飞机,就只能自己飞过来;但随行的智囊、重要人物修为不够,所以傅明晖就只能自己辛苦点。

    现在,经过一夜的飞行,停停飞飞的,终于抵达安阳城。但现在的傅明晖却有些虚脱了。昨天下午从南阳郡西部出发,那里没有列车也没有飞机,加上高估自己和队友的能力,傅将军差点没撑下来。

    跌跌撞撞飞到了安阳城外,想要招几辆计程车,结果傻眼了,这时候别说计程车,连私家车都没有了。

    正焦虑中,傅明晖终于发现安阳的一个好处——公交车,这绝对是最准时的。

    坐上公交车后,傅明晖才向司机问明白原因——大家都跑到海边去了。

    应该说,贤王殿下在黎明时分、一天最黑暗的时刻,就跑到海港那里等待了;结果贤王的政治秀效果太强大,整个安阳都轰动了,几乎所有人都跑到海边了。

    果然,等公交车抵达海边时,傅明晖就傻眼了,这不会是整个安阳的人都跑来吧,放眼望去,真的是人山人海!

    此刻海边出现鱼肚白,但这海边却已经人满为患。要知道,修行者都是能飞行的,所以这人群也是立体的。来的早的,站在地面上,稍晚一点的站在车上。更晚一点的干脆用了一点小法术,建立一个小小的台阶。而更多会飞的,干脆就飞到天上去了。

    不知多少人聚集在这里,天上人如乌云,地上人山人海;只有人群正中央,出现“一线天”,那里是李贤所在,还没有人敢飞到李贤头顶上。

    “站脚的地方都没有咯!”司机怪叫一声,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傅明晖一口气没上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不能说’。哈哈……”司机扬长而去。

    “不能说?早晚我要让你成为‘说不能’!”傅明晖冷哼一声,“走,往前挤!”

    傅明晖一行终究是高手、而且都是有丰富战斗经验的人,比普通民众强大太多,一行人用小法术、小技巧一点点挤入人群,顶着无数骂声挤到海边。

    此时,东方光明大作,一缕光明绽放,照亮了负手而立、好似雕塑一样的李贤、以及很多安阳的官员。这些人,在黎明时分就在这里等待,如今已经超过一个半小时了,眼看还要继续等下去。

    东方的旭日一点点挤出海面,初升的太阳格外红艳、也格外庞大,万丈霞光驱逐了黑暗、映红了天空、染红了海洋。

    忽然,一点黑影从远处的海面出现……

    “是远洋舰队!”

    不知谁喊了一声,而后人们纷纷发现海天相交之处,有三个黑点出现,黑点似乎正以急速冲刺,撞开的浪花在朝阳下飞上半空,闪现出点点七彩的光芒。

    太阳一点点升起,三个黑点“慢慢”的接近,渐渐黑点变成了暗红色、又变成了白色。当太阳完全跳出海面的刹那,三条钢铁大船清晰的出现在众人视野中。

    只是修真者的视野很远,三条大船想要靠近海港,预计还要一个小时。

    但欢呼,已经传开,尤其是鹏程万里集团、三才集团和清泉商行三个集团的人,更是欢呼无限。

    等待,充满希望的等待是一种浪漫。

    船只上,吴越两国众人举目远眺,顺着阳光的方向,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海边的情况,可以清晰地看到朝阳下的安阳城。

    海边,人山人海,而在正中央的那个年轻人,好似世界的中心,就这样静静的站立、等待。

    两边是无穷无尽的人群,好似那年轻人强壮的双翼。

    以吴越两国几个统帅的目光,只一眼就有了一个大概数字——至少三百万人聚集在海边!

    而在人群后方,是林立的高楼,高楼连绵不绝,一眼望不到尽头。

    “人真多!”吴国宰相姜黄叹息一声,简单的三个字,不知蕴含了多少感慨。

    “是啊,人真多!”越国宰相苟元丽也叹息一声。

    而在吴越两国身后,还有安阳的商人、水手、空闲的士兵。不同于吴越两国的感慨,这些人更多的是感激和激动,以及无法言喻的自豪!

    远远地,他们就看到了站在港口后方、人群正中央的李贤,当然也看到了无边的人群。

    “这是属于我们的荣誉!”每一个人心中都响起这样的话语。

    钢铁的大船劈开浪花,向前方冲刺;冒着未知的危险,以前所未有的胆魄、在外漂泊了两个月之久的游子,即将回家!

    当阳光遍洒大地之时,三条略有斑驳的大船,卷起一排排海浪,缓缓驶入港口。

    港口上,一排排早就准备好了的礼炮立即轰鸣起来,一团团绚丽的烟花炸开,形成最热烈的欢迎。

    “哗啦啦……”海浪翻滚中,钢铁军舰终于停泊稳定。

    吴越两国的人此刻有震撼,但也有一些不知所措——接下来该怎么办?这盛大的欢迎仪式,显然不会是欢迎自己等人的。

    但就在这时,郝有才来到吴越两国太子面前,“两位殿下,请。”

    吴越两国终究是客人,要优先照顾一下。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吴越两国的使者何尝不是另一种“货物”呢!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地道,但政治不就是这样么!

    吴越两国代表并肩走下,郝有才等人依旧待在船上没有下来。

    李贤先一步迎了上去,迎向吴越两国使团。

    但李贤毕竟是贤王,要矜持一点;跟在李贤身后的陈金兵略微快走几步,走在最前面,来到吴越两国的太子面前:“欢迎两位太子前来,贤王特来迎接两国的朋友。”

    有了陈金兵的“润滑”,李贤这才和吴越两国太子正式见面;但李贤只是简单客气几句、又告罪一声,让许仁等人接待吴越两国使者,自己则迎接后方的郝有才等人。

    吴越两国之人对视一眼,只能暂时等在一边;李贤能亲自出面迎接、赔罪,倒也不算怠慢。

    李贤走上传,看到郝有才以及所有海军整齐站立,也看到了后面整齐列队的商人水手。

    “辛苦了。”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就已经足够!

    “不辛苦……这是我们的荣幸!”郝有才有些结巴。四年前,郝有才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筑基期小队长;四年后却成为元婴期高手,掌控一支舰队。

    这是李贤培养出来的精英。相比于那些经过漫长时间、独索、艰苦修行成为元婴期高手的老祖宗,郝有才这样的人,对李贤充满了感激,当然还有无尽的忠诚。

    基本上可以说,只要李贤别自己作死,郝有才这样的人,忠诚堪称无限。

    比如眼下,简单的三个字,却让郝有才感动万分;反而是旁边的李青松和洪青霞这两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就只有干巴巴的三个字,真缺文采!

    对于李青松、洪青霞这些后来加入安阳的高手来说,他们更多的是有一种“打工”的心情。而郝有才这些人,却将安阳当做自己的家,大家一步步建立了这个巨大的家庭。

    还有,安阳的商人们,对安阳也有一种“家庭”一样的感觉和忠诚。等李贤挨个看过去、挨个问候过去,一个个感动的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