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零七章 回家
    世界有光明就有黑暗,总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当安阳海边无数人欢呼疯狂时,袁庸却亲自押送袁才的灵柩返回东原郡。虽然现在东原郡已经并入安阳,但治所、曲沃府却还在,甚至更加繁华。而袁家的祖地,李贤并没有“没收”。

    早就一身缟素的袁昭静静的站在袁家大门的门口。

    灵堂布置完毕,哀悼之后,袁家高层就在灵堂下“开会”了。

    袁昭最先开口,“爹,我们手中的‘青狼佣兵团’已经准备好了,随时能冲入萧国抓人!”

    袁庸摇摇头,“计划取消。”

    “啊……为什么?”

    袁庸嘴角挂起一丝森冷:“让对方始终处于恐惧之中,才是最好的报复方式。况且我们在安阳毕竟属于后来者,立足不稳,此刻贸然出击有些鲁莽。

    我们也不能因为报仇而影响安阳的发展,否则就算李贤能原谅我们,许仁、李元明等人也不允许我们破坏现在的安阳。

    一旦我们被限制,袁家也就没有了未来,还说什么报仇。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仇要报,但也不能拖着整个袁家衰落。”

    “那就什么都不做了?”问这句话的,是袁庸的二弟、袁昭的二叔袁忠。

    “当然不!”袁庸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我和李元明正在联手撬动萧国的内政,要让他们无法安宁!

    政治斗争比战场战争还要凶险,而我们也在趁机收买萧国内部的人。游戏吗,要慢慢来才有意思!”

    袁忠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灵牌,心中颇有伤感。袁昭则看了看自己大哥的牌位,恨声说道:“张全既然敢这样做,我就要让他后悔终生!

    直接复仇太便宜他了,先要让他成为孤家寡人!对,就这样做,先从张家的侍卫、亲兵下手。

    这些亲兵护卫总会有亲人朋友吧,先通过不同的手段将这些侍卫等驱逐,让张家渐渐孤独。

    而后,我们在再政治上一点点孤立张家,让他们举世无亲,遗世孤独,最后将他们逼疯!”

    “就这样做!不过,这件事情只用一种手段,那就是利诱!”袁庸第一时间就将这件事情安排了下去。

    “为什么?”袁昭有些疑惑。

    “安阳是工商业的思想,我们就必须要按照这个思路走,如此才能赢得政治上的‘正确’。其次,利诱有一个好处,大家都会说是‘被利诱’的人心志不坚定,而不会太责怪出手的人。如此,我们还能做得光明正大!

    我们要堂堂正正的复仇,要让所有人无话可说!这样做,不仅仅能赢得世人的理解,也能让李贤不会反感,还符合安阳的政治定位。

    记住,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定要给别人一种‘我有钱,我用钱砸人’的感觉。”

    袁昭是聪明的孩子,立即明白了袁庸的意思。

    是的,如果不择手段复仇,会让人不齿,甚至也会给袁家抹黑、进而影响袁家在安阳的政治地位,因为这是破坏规则的!不管如何说,张全杀袁才,本质上还是遵守了政治的游戏规则。

    那么作为反击,袁家最好也遵守一定的游戏规则;而显然,安阳最好的游戏规则就是——钱!说好听的就是‘财富’。

    而且说起来,用钱砸人,算是一个“适用范围很广”的游戏规则。

    在游戏规则内玩游戏,才能“得道多助”。

    袁昭脑海中规划一下复仇步骤和手段,忽然一拍大腿,“爹,再有几天,我们研发的第一批内燃机就要上市了,正好以此来做一个宣传!”

    袁庸是老政治家,眼睛立即明亮起来,“我们研究的内燃机,和璀璨星辰集团生产的内燃机相比,有什么优缺点?”

    袁昭张口就来:“效率、输出功率、使用寿命等都不如璀璨星辰集团的。但有一点,我们的售价,将只有璀璨星辰集团四分之一的价格!”

    “怎么便宜这么多?”

    袁昭砸砸嘴:“不是便宜这么多,而是璀璨星辰集团的价格,要的太高了!其实就我所知,我们现有的研究生产成本,依旧高于璀璨星辰集团,大约有两倍的样子。”

    “也就是说,璀璨星辰集团的一台内燃机的盈利,是我们的五倍以上?”

    “不是,是我们的十倍以上!因为我们还需要给璀璨星辰集团缴纳不菲的专利费!”

    袁庸很认真的点点头,“李贤才是最大的奸商啊!不过能盈利就好。我听李贤说过,市场和国家一样,就是一个千层饼;不同人、不同商业集团有不同的猎食范围。放手去做吧,李贤对于工商业的扶持力度,是有目共睹的。”

    放手去做,不仅仅是做发动机,还有用钱砸人!

    …………

    海浪翻滚,五艘军舰犹如五支利剑直接插入刘国的港口。

    看到这五艘雄壮的军舰,港口上不少安阳的商人、水手立即欢呼起来。然而别的国家、尤其是刘国的商人,看到这样的军舰忽然出现在自己国家的海边,难免有所惊慌。还有一点点说不出的愤怒——这算不算是侵略?

    刘国宰相韩元昌看到这样的场面,却只能叹息一声。但同时,一个想法也从韩元昌心中冒出——从安阳购买几艘军舰?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无法遏制!眼看着安阳的军舰横行大海、肆无忌惮的炮轰晋国海岸,再看看眼下刘国竟然连一艘像样的铁壳船都没有,一时间竟然感觉一些脸红——差距,太大呀!

    别的不说,就为了这个面子,也要购买几艘撑撑场面!至少,让百姓们知道自己国家不是毫无作为。

    五艘军舰停在离海边一公里左右位置,军舰上的两艘飞机腾空而起,将韩元昌和公孙无伤两人送往刘国帝都荆州。

    这和公孙无伤当年离开刘国时候的方式,一模一样!

    当年,公孙无伤就是先坐飞机飞到铁甲舰上,再坐铁甲舰到安阳的。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反过来了,不仅仅是顺序反过来了,连身份地位、待遇、影响力等等,全都反过来了!

    比如,当年公孙无伤其实是被驱逐的,如今却是被邀请而来。

    当然,还有更多的司法部精英、谈判精英等在船上,等公孙无伤和刘国高层、尤其是帝王谈好了概略的条件等,才会进入刘国。

    飞机最终在荆州城西北方向的机场降落,这里是刘国的军用机场。别看刘国法律比较保守,但不代表统治者脑残,他们当然看到了飞机的优势——别的不说,帝王坐飞机巡查疆域,还是很霸气(骚气)的。

    而且说实在的,飞机在军事上确实有很多重要的应用,就说运载能力吧,就远远超过修真者的负重——这年头,制作空间装备的材料早就成了传说,储物戒指之类的东西,也早就成了神话年代的传说和代表!

    有了载重,就能做很多事情了,投弹、运载机枪,还有紧急运输资料、人员、宝物药材等等。

    相比于传统笨重缓慢的战争法器,飞机的优势更加明显。有了这么多有优点,哪怕是最保守的刘国,也购买了不少飞机。

    出了机场,就已经有华贵的马车等待了。

    “请。”韩元昌努力挤出微笑,邀请公孙无伤上车。

    公孙无伤这一刻倒没有冷嘲热讽,而是淡淡的微笑,近乎完美的展露了自己的风度、也表现了一个安阳司法部部长的和安阳使者的气度。只是,这样近乎完美的、淡淡的微笑,却充满了疏远。

    而且公孙无伤这样的表现,在韩元昌看来,反而是一种更高层次的侮辱——我都不稀罕和你生气,太不值了!

    但等坐进马车之后,公孙无伤还是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看两边似乎还没有什么变化的街道上,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涩。

    回家了,当年名满刘国的天才少年,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