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零三章 轰动,上
    安阳西方的疆域,已经扩张到了曾经大夏国的帝都武阳城西方。这天中午,一个素装的车队缓缓前进。

    车队中,袁庸静静地坐在车厢里,面前就是一具灵柩。

    与萧国谈判之后,袁庸就提出了要求,要将袁才的灵柩运回安阳。

    萧国方面也早有准备,袁才的灵柩就没有下葬,一直安置在袁才过去的将军府当中;旁边,还有袁才的亲兵等守护。

    至于袁才的妻妾,早就不见人影。确切的说,袁才还没有娶妻,只有几个妾室;当袁才出事后,这些妾室就卷着身边的财富,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袁庸来到袁才的将军府时,就只有三百多很忠诚的亲兵守护在府中。

    这一次,袁庸带着袁才的灵柩返回,这三百多亲兵也跟着来到安阳。

    袁庸轻轻抚摸灵柩,语气有些伤痛、怜惜:“都说落叶归根,我们,回家了!”

    车队路过武阳城的时候,严正卿抽时间过来看了看,送上一份哀悼。而后这两位安阳的重臣,相顾无言。两家的遭遇,竟有几分相似!

    哀悼后,严正卿继续镇守这里,并保护铀矿;袁庸则带领车队徐徐向前。

    …………

    高斌带着自己的财富、家眷和亲信,终于来到安阳城了。在投降安阳之后,高斌得到了所有的、严正卿允诺的。其实严正卿允诺的主要就是三点:安阳百姓的身份、两百万两黄金,还有“不追究”。

    对高斌来说,“不追究”过去的责任、罪恶等,才是最珍贵的。而考虑许久,高斌终于决定去安阳寻找发展机会。说来,以高斌的身份,现在也就只有在安阳还能活的滋润。

    其实呢,说起来高斌和安阳之间还真的没有什么大仇恨;唯一的一次攻击安阳的行动,还逃窜了、顺带还坑了一把南阳郡。较真的话,这高斌对安阳还有功劳呢!

    来到安阳之后,高斌看着眼前陌生的世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其实我高斌根本就不是一个从政的料,也许经商会很不错。

    哼,在做出投降决定之前,我就开始搜刮财富,现在身边足足有八百万两黄金!有了这些财富,我也能成为一个大商人!

    那么,该给自己的商行……不对,是集团起一个名字了。叫什么比较好呢?”

    起名字不容易,高斌问身边的人。别看高斌留不住许仁这样的人,但身边还是有一个人才,就是松州郡大将军‘慕容飞龙’。

    见高斌询问,慕容飞龙张口就说道:“就叫‘旭日集团’吧。旭日,是光明、是希望、是温暖、是腾飞,更是新的开始。我们要告诉所有人,我们在追求光明!”

    “好!我们这就去那什么司法广场,注册我们的集团。以后,我就是总裁,你就是总经理!”

    “好!”

    …………

    南阳郡,如今的南阳郡形势很微妙;但随着北辰玉卿亲率三十万大军大军抵达之后,微妙的形势发生变化。

    北辰玉卿亲自告诉所有的佣兵团团长——快点啊,磨磨蹭蹭的,你们哪有一点安阳特有的高效。贤王都替你们着急了,特别派来三十万大军给你们压阵。赶紧抢地盘,给自己抢东西都瞪不起眼来。

    有了军方的保证之后,佣兵们爆发了,南阳郡被佣兵们一点点蚕食下来。

    而傅明晖刚刚组建的‘羽林军佣兵团’也在这场掠夺中,占领了两个城池、超过十平方公里的土地。

    但这已经是极限了,因为羽林军佣兵团没有元婴期高手坐镇,再扩张下去,根基就会不稳。

    “元婴期啊!”傅明晖站在城墙上,有些叹气。

    曾经,以为自己是金丹期就很了不起了,结果现在的安阳,却是金丹满地走!民间从不缺少高手、只是不愿现身而已,而安阳的发展模式,就将所有的高手都“钓”出来了。

    要不是凭借羽林军本来就不错的根底,加上有一帮在安阳军中服役的老兵支持,傅明晖也难取得现在的成绩。

    但有一样,让傅明晖很苦恼……

    “将军,贤王又来信了!”一个文士捧着一封信,送到傅明晖面前。

    傅明晖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头:“文江啊,这是这个月的第四封信了吧?”

    文士、文江苦笑一声,“我说将军,贤王专门写信,要拜你一个统帅,你为什么拒绝?外界都将贤王的手书炒到了天假,我们这里却有几十封信了。

    要我说,你就从了贤王吧,哈哈……成为安阳第三位统帅不好吗?

    你看看现在那严正卿和北辰玉卿多风光。前几天,北辰玉卿还带着三十万大军逛窑子呢。”

    “哈哈……”听了文江的话,傅明晖顿时笑了,“你这话要是让北辰玉卿听见了,他肯定会带三十万大军去你家做客。”

    “只要将军不说,谁知道。”文江开着玩笑话,随后再次将信件送到傅明晖面前,“将军,其实我认为,贤王已经很给面子了。再僵持下去,似乎不是很好。”

    傅明晖接过信,却叹气,“你知道信中是什么内容吗?”

    “额……贤王的信,我可不敢偷看。最多……只能推测;贤王不是一直想要拜将军为统帅吗?”

    傅明晖摇摇头,“就说这个月的第一封信吧,他问我,当初送给我的‘宝’剑还在不在。”

    “宝剑?什么宝剑?难道是法宝的飞剑?”文江好奇起来。

    “不是!是当初我去李府宣读圣旨、任命李贤为武阳城北部区城尉(见12章)的时候,李家送的。

    那不是法宝,而是一柄普通长剑,只不过上面镶嵌了很多很多的宝石。按照当时的价值估算,也要五六百两黄金的样子。”

    “宣读圣旨送礼物,这很正常啊。”文江有些疑惑——一个贤王写信就为了这点事情?

    傅明晖微微叹气,继续说道:“我回信告诉李贤,宝剑已经卖了、卖了300两黄金,给阵亡的将士家属补偿。

    而后我就收到了这个月的第二封信,李贤告诉我,如果现在能将这宝剑找回来,他愿意出价600两黄金购回。

    宝剑当然是找不回来了。

    所以第三封信,李贤就嘲笑我说:我现在已经没有宝剑了,再缺钱难道要把自己卖了?”

    文江越听越迷糊,不知道傅明晖在说什么。

    似乎看到文江的迷惑,傅明晖终于笑了,“其实啊,你们都忘记了,李贤现在,也才仅仅只是一个20岁的大孩子而已。而李贤现在的身份,让他几乎没有朋友。

    而我,就是他的朋友!也是他唯一一个能开玩笑的朋友。

    但如果我接受李贤的邀请,成为安阳的统帅之一,那我们就做不成朋友,只能成为上下级关系了。

    因此,无论从哪方面看,我现在还不能成为安阳的统帅。当然了……”

    说到这里,傅明晖面色转为严肃,“告诉那些跳腾的,想要通过我这里进入安阳军方,他们还要等几年。

    也许是三五年,也许是三五十年,也可能是三五百年。等不下去的,可以滚蛋!不滚蛋的就给我安静下来,否则我不介意杀鸡骇猴。

    你知道吗,杀鸡骇猴这一手,李贤玩的最顺了,我也早就想试试了!”

    文江略有尴尬,自己也有这样的想法来着……

    傅明晖见吓住了文江,这才打开信阅读起来;但下一刻,傅明晖却大叫一声,竟然跳了起来,“好机会好机会啊!去去去,将所有人都召集过来,我们不用等三年了,三个月内就有机会!”

    文江傻乎乎的看着好似小孩子一般的傅明晖:将军,你节操掉了!快找找,别被狗给叼跑了!

    …………

    大海上,三艘军舰急速北上;舰艏,吴越两国的人,全都凭栏而立,张目远眺。

    “就要到安阳了!要到了!”

    这一句话从每一个吴越两国的人心头升起,无论是太子、宰相、水军大帅、陆军大帅,还是随行的精英。

    这一个月以来,众人不断地讨论安阳;一天天累计下来,“安阳”已经在这些人心中埋下了神秘的种子。

    有句话说得好,谎言重复三遍就是真理;而这些人连续一个月、天天不间断的、反复的讨论安阳,也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心理影响,大家对安阳充满了向往、充满了期待。

    再经过先前五艘军舰带来的惊讶,让吴越两国之人更加激动了——就要到了,马上就要到了!

    “看,快看,前方又有船了!”一个吴国的人指着远处。放眼望去,能看到大小十几条船在海上漂浮,这些船速度缓慢,甚至还有大型的木船;但无一例外的,所有的船都没有船帆。

    “这是商船!到了,真的到了!”吴国太子吴志贤激动的抓着栏杆。能看到大量的木制商船,说明距离陆地不远了。

    忽然,越国陆军大帅柴道奎看向西北方向,“战争法器!”

    所有人立即转头看去。果然在西北方向看到一座“战争法器”飞来。相比于陌生的飞机造型,那种传统的、磨盘一样的战争法器更让众人(土包子)熟悉。当然,眼下的这战争法器似乎不同,格外的轻薄不说,速度有点快、飞行高度也有点高!

    “要发生战争么?”吴越两国之人开始紧张了,这明显不同的飞行器,不知是不是来者不善呢?

    “是安阳的飞行器!”安阳远洋舰队的‘大保镖’、邙山修真道场的掌门李青松站在舰艏,语气也有些激动。就算是元婴期高手,在海上漂泊两个月,也有些想念陆地、想念自己的道场了。

    “是飞行器!”洪青霞也强调一遍。

    听到李青松和洪青霞肯定的说这是安阳的飞行器,吴越两国的人才算会定下心来;但随后就开始审视这与飞机截然不同的飞行器。

    “应该是战争法器的新版本?”

    “比一般的战争法器更大、更快,飞的更高。”

    “反应也很灵敏。上面使用的,好像是小口径火炮和机枪。”这人说着,还看向军舰甲板上的机枪。

    众人讨论不断,这还没有正式来到安阳,就已经遇到舰队和飞行器,众人更期待踏上安阳的土地了。

    而头顶上,飞行器很快接近军舰,并在军舰做上方停靠;但不见军舰和飞行器做任何交流,没有人喊话、也没有旗语交流,飞行器停靠一会,就独自离开了。

    吴越两国修为低的人觉得怪异,只有几个元婴期高手能隐约感受到,有一种奇怪的波动在军舰和飞行器之间穿梭。

    “应该是类似于灵识的交流手段!”吴大千和鱼爱先两个冤家对视一眼。

    军舰的指挥控制室内,郝有才目送飞行器离开,终于下令:“向民用港口前进,减速,保持40公里时速。”

    “什么,快要到家了,竟然要减速?!”命令刚刚下达,就有不满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