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零一章 归程
    李贤看了看韩元昌,确定对方不是无理取闹(虽然也不可能)之后,终于还是问道:“这法律,没有什么交流的吧?你看无论是蔡国,还是齐国,甚至是晋国,他们学习我们的法律,也不过就是去书店买几套法律大全,修改后,就能用到自己国家。

    而你们刘国从建国开始,就实行法治,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韩元昌很郑重的回答道:“贤王,请恕我冒昧,我们两边都是法制,而法制的核心却不是法律,而是一种‘绝对的公平’。

    但核心相同,结果却截然不同;安阳的法律和刘国的法律,可以说各走一个极端。

    因此,我想邀请安阳法律方面的人才,去刘国做客,共同交流法律的核心和未来。”

    “哦……”李贤语气拖得长长的,许久许久,一口气即将耗尽,李贤才很果断的说道:“不需要!”

    李贤早就不是当初茫然彷徨的小小少年了,如何不知道这韩元昌的真正意思——想要从根子上了解安阳的法律呢。至于所谓的“交流”,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掩饰罢了!

    安阳的法律,和现在瀛洲一般国家的法律,有一种本质上的差别。

    无论是刘国,还是一般国家的法律,都是规定——不能做。

    而安阳的的法律,却是一种引导,引导众人——应该这样做!

    一种是限制,是约束;一种是促进,是教育!

    刘国的法律,束缚了刘国几千年没有变化,而且每况愈下。

    安阳的法律,辅助安阳在短短四年时间里,奇迹般的崛起!一个又一个富可敌国的商业集团,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而且这种发展速度,还在不断加速、越来越快!最重要的是安阳的商人,他们在本能的维护安阳的利益,这就难能可贵了。

    所以,安阳的法律和刘国的法律相比,从内容到形式、到最终体现,都走向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极端!

    所以,刘国宰相考虑很久,终于在这次修真大会结束后,准备邀请安阳的司法部人才,去刘国交流。

    只是李贤一眼就看穿了刘国宰相韩元昌的小把戏,直接拒绝!

    韩元昌见李贤拒绝的如此干脆,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显然这在韩元昌的预料之内。能做宰相的,哪一个不是脸厚心黑口不对心的老狐狸!

    就在李贤拒绝的瞬间,韩元昌就立即说道:“或许贤王不需要刘国的法律,但刘国却需要安阳的法律。恳请贤王降恩。

    只要刘国法律改善,保证为安阳的商人提供更加优异的经商环境。”

    这是诱/惑、赤/裸/裸的诱/惑,李贤……心动了!像这样“懂事”的国家,要珍惜。所以:

    “既然你们这样有诚意,那本王也不能小气!这样吧,本王派遣安阳最优秀的司法人才,出使贵国!”

    “最优秀的?”

    “是的,最优秀的!说来还是你们的老熟人呢,就是安阳现在司法部部长、公孙无伤!”

    “我……日!”刘国宰相韩元昌恨不得跳起来,掐着李贤的脖子狠狠地摔打一圈,我说你做事不能这样没羞没臊啊!

    公孙无伤当初几乎就是被赶出刘国的;后来刘国也发布很多很多的优厚条件,想要将公孙无伤挽回。但显然,失败了。

    可李贤现在主动派遣公孙无伤回刘国交流,就有点……不地道了!

    是,刘国很想让公孙无伤回去;但你李贤这样做,就有点嘲讽的味道了,而且还是毫无掩饰的那种。

    但李贤也有说法:“哎,年前,公孙就对我说想家了,正好,趁机让公孙回家看看,你不会拒绝吧?”

    韩元昌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我……当然……热烈欢迎!”

    “那就好。这样,明天出发吧,明天一起乘船离开。”

    “啊?坐飞机不是很快吗?”

    李贤难得正经起来:“当初,公孙无伤是坐船离开的!明天,安阳也会用万吨战舰,将公孙无伤送回家乡!

    这是属于公孙无伤的荣誉!也是公孙无伤应该得到的荣誉!”

    韩元昌默然,听了李贤这话,韩元昌没有心情去思考:公孙无伤以这样的方式回到刘国会带来怎样的影响;现在韩元昌感受到的,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震撼。

    震撼中,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羡慕!

    而后,就是一股深深的愤怒!李贤这是在打脸,打刘国的脸,打完左脸打右脸,啪啪响的那种!

    …………

    第二天,韩元昌面色发黑!大清早的,安阳日报就刊登了这样的信息:刘国邀请公孙无伤回国交流法律,贤王以万吨战舰护送公孙无伤回国。

    报纸刊登之后,码头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阳的人越来也多,或者说百姓已经渐渐向安阳城这个前所未有的城市聚集了。

    人多了,看热闹的也多,而公孙无伤、刘国、韩元昌之间的关系,也就被传开了。

    “听说了吗,当初公孙无伤就是被赶出刘国的!”

    “听说还被揍了一顿呢,披头散发的。”

    “当初污蔑公孙无伤的人,就有刘国的三公:太师李有文、太尉刘云涛,以及眼下的这位刘国宰相韩元昌。”

    “贤王真有魄力,竟然要用万吨级战舰护送公孙无伤回国,想想就热血沸腾啊!不知道刘国人会不会气哭了?”

    “会不会哭我不知道,但听说刘国宰相韩元昌脸色已经铁青的发黑了!但话说回来,贤王这一手可真的是高明啊!”

    “嘘嘘……小声点,韩元昌过来了……”

    韩元昌脸色铁青、真的发黑了!作为一个元婴期高手,周围的“悄悄话”听得一清二楚;实际上安阳的百姓怎么会不知道这种情况呢,这些话就是说来寒碜人的!

    不一会,就有一个长长的安阳官方车队出来,白色的车身,喷着“安阳”二字,这是安阳官方车辆的代表色彩。这一排机车的车身上,除了“安阳”二字之外,还多了“司法部”三个字。

    公孙无伤从车上下来,周围立即爆发无数欢呼。安阳官员的名声很好,尤其是公孙无伤等主要的、做实事的官员,名声堪称明星。

    公孙无伤受到的欢迎越热烈,韩元昌脸色就越难看。

    不远处的民用港口上,已经有一艘小型接驳船只停靠,上面飘着安阳海军的旗帜;远处的海面上,有数艘大船,在波涛中巍然不动。

    “竟然是……两艘万吨级战舰,还有三艘五千吨级别的护卫舰!”韩元昌倒吸一口冷气,这五艘军舰,是安阳最近两个月以来生产的新军舰,作战能力未知——但以安阳的发展速度,想来只会更加强大。

    之前,安阳的军舰都是越造越大;但这一次军舰并没有增大,反而造出了小一点的、五千吨护卫舰。对此,韩元昌很有一些警惕。

    一行人上了接驳船,再来到军舰上;舰队立即启动了。

    韩元昌站在舰艏,感受着脚下传来的轰鸣和强大的动力,看着眼前被翻开的海水,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慨、震撼。只有登上战舰,才能体味到战舰和民用船只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根本就是老虎和猫的差别!

    同样,公孙无伤也站在舰艏,感慨万千。

    “有何感想?”韩元昌主动搭话。

    “自豪!”公孙无伤张口就是这两个字;但下一刻,公孙无伤又急速低落,继续说道:“还有三分遗憾、悲伤和愤怒。”

    韩元昌忽然无语,看着浪花出神;许久,终于说道:“是我的错!”

    公孙无伤忽然潇洒起来,背着手向后走去,远远留下一句话:“多谢你的错误!”

    韩元昌听了这话,张了张口,终于还是一个字没有说出来。是啊,要不是自己等人的错误,就不会有今天的公孙无伤。

    不说别的,因为主持安阳的法律工作,公孙无伤已经名传万里。但是,公孙无伤名声越响,刘国的名声就越臭大街!人们提起刘国,第一个反应就是:哦,就是那个驱逐了公孙无伤的国家啊,我记住这个国家了!

    看看吧,同样是法制,安阳和刘国却完全是两个世界!

    尤其是在安阳这里忙碌的韩元昌,每每听到这样的话语,总是会沉默无言。

    在安阳见得多了,感悟的多了,韩元昌也知道,想要让公孙无伤回到刘国,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

    尤其是李贤这一次,动用五艘军舰,安阳现在一半的海军力量,就为了送公孙无伤回家,就这一手,就足以让公孙无伤“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这就是李贤的高明之处,收买了无数人心,也震慑了无数贼心。

    …………

    茫茫的大海上,三艘军舰急速前进,这样的日子,已经快要一个月了。不用说,这就是郝有才的舰队。

    甲板上,不少士兵翘首企盼,希望能第一时间看到陆地。

    而吴越两国的人,已经开始出现焦躁现象。

    说来好笑,吴越两国的人,自诩从小就生长在水面上,但到了安阳的军舰上,却还是闹出不少尴尬的事情。

    首先,也是让吴越两国最觉得没有面子的一件事情,就是——晕船!有些人在河流和湖泊内还行,到了大海上,却开始晕船了。好在都是修真者,吴越两国的精英也确实是有几分真材实料,很快就调整过来。

    但有一样却是最难调整的,那就是“孤独”。在大海上漂泊一个月的时间,一开始的壮观已经开始退去,展现在众人面前的,就是一个枯燥、单调、危险又孤独的世界。

    平常的生活范围,就只有甲板;唯一的乐趣就是看海浪、钓鱼等。

    尤其是吴越两国的太子,平时都是锦衣玉食,眼下顿顿都是鱼肉,吃的都想吐了。军舰上,绿色的蔬菜十分珍贵,有些士兵不舍得吃,当盆景养着了。

    “再坚持一下,预计最多再有三天的时间,我们就能回家了!”军舰上,郝有才对士兵说道;当然,这句话也是对吴越两国的人说的。

    吴大千和鱼爱先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撼和疲惫。

    震撼,自然是这一趟史无前例的航行,真的有八万里之远!

    而疲惫,却比较复杂了,不仅仅是海上航行的疲惫,更多的是心神上的疲惫——安阳看样子很强大,那么,我们去安阳,该如何?能如何?这些政治上的问题,才是让两人疲惫的真正原因。

    忽然,就在这时候,瞭望塔上有士兵高喊,“我看到船了,是军舰,是我们安阳的军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