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零零章 刘国要“取经”
    严正卿带领大军一路畅通无阻的闯入武阳郡、又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武阳城。曾经繁华的武阳城,现在只有断壁残垣,炮火的痕迹依旧存在,还有一些腐烂的尸骸,静静的躺在角落中。

    如今的武阳城,已经看不到几个人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无路可走的可怜人。

    因为武阳城夹在各方之间,这才没有被占领;但也因为夹在各方之间,物资匮乏,才有了现在的人间地狱。好在,以后这里属于安阳了;看到安阳的军队来到,残存的百姓简直就是夹道欢迎——可怜可怜吧,给点食物吧。

    严正卿刚刚进入武阳城,还没有准备去“长公主李小桃”的家乡,就接到信息——松州郡刺史高斌求见!

    高斌啊,安阳高层对于高斌这个人可不陌生,安阳第一谋士许仁,就曾在高斌手下待过;所以,安阳众人对于高斌也很有关注。

    当然,关注多了,大家对高斌的评价也不断地降低。

    但高斌这一次终究是按照礼节拜访,严正卿也没有太为难对方,就在营帐中接见了高斌。

    见面后,高斌也很直接,完全没有绕圈,“严大帅,如果我投降,那么安阳可以给我怎样的待遇?”

    严正卿并没有惊讶,这样的情况完全是在预料之中。“你可以保留家族,五百武装力量,给予你安阳普通百姓的身份,再加两百万两黄金。如果生活在安阳,你要遵守安阳的法律。

    另外,你也可以带着两百万两黄金离开安阳,放弃安阳百姓的身份。

    还有,你现在城主府内的金银财宝,可以带走;但粮仓内的粮食、民生物资等,不得有损!”

    条件,很优厚!因为安阳并没有限制高斌的自由,也没有没收高斌的财富!

    “我答应!”这条件比高斌想的好很多。而真正让高斌下定决心投降安阳的,还有一个原因——之前也有不少投降安阳的人,这些人在安阳活的很滋润,甚至在安阳的环境下,他们还能得到保护。

    当然了,投降之人遭受白眼、无法得到官方的重用,这也是应有之事。

    高斌投降,严正卿并没有太过重视,因为高斌早就是秋后的蚂蚱。将这些事情交代给亲兵忙碌后,严正卿就带领部分精锐向南方前进,去探索这次的真正目标——铀矿!

    只有严正卿等极少数人知道这个事情,很多人都以为严正卿是去巡查武阳郡情况,并接收松州郡呢。

    只前进五十多里,就来到了目标;严正卿来到的时候,还能看到不少“采集宝石”的人。铀矿石,号称旷世家族的玫瑰花,很多铀矿石确实很美丽;而且一般的铀矿石并没有什么危害,辐射量还不如阳光。

    “传令下去,不要打扰这些人采集宝石,继续南下,将这里暗中控制就好。还有,不要靠近10公里之内!”严正卿一条条吩咐下去,铀矿石和核燃料之间可还有十万八千里的差距,而且这些人采集的宝石也没有多少,九牛一毛而已。

    另外,铀矿石不危险,但铀矿很危险——矿石太多,累积的辐射等、开采宝石时候激起的粉尘都很有危害,所以严正卿才严令不得靠近10公里之内。

    非但如此,严正卿还派人嘱咐这里的人不要惊慌,安阳不会打扰民生;当然,对于这里的罪恶,安阳会展开审判,以此来塑造安阳正大光明的形象,用恶人的血液来塑造一个新政权的统治。

    之后大军继续南下,这才是真正去接收松州郡。

    至于后夏,严正卿早就没有放在眼中了。现在的后夏,只剩下半个南阳郡,在苟延残喘,还有小半个广陵郡,也是民不聊生。

    齐国从西边展开攻击,适应了机器时代战争法则的齐国,爆发出了大国的底蕴。东边还有安阳的不断挤压。

    现在后夏的疆域,就像是一条长带,夹在安阳和齐国之间;好似磨盘之间的豆子,随时都可能化作豆浆。

    但就在最后关头,齐国却没有继续进攻了!

    不要和安阳直接接壤!这是齐国宰相贺治国的建议,留着后夏作为双方的缓冲。

    …………

    此刻,齐国的朝堂上,正在进行一场争执,刚刚从安阳返回的宰相贺治国,第一时间就叫停战争。

    “不能再向东方发展了,留下后夏作为缓冲,否则我们会如同晋国那样。

    我们的目光应该向西看。我们的西边,有荣国、黄国、白山国等大大小小的国家,而这些国家已经开始出现安阳的军火。

    臣认为,我们如今应该趁着这些国家还没有发展起来之前,尽可能的扩张我们的面积。尽起国内已经装备军火的五十万精锐大军,只要三个月,就能将国土向西方、西南、西北推进三千里,足以将我们的国土增加一倍以上!”

    “安阳很可怕吗?”太师董静荣有些吃味——最近贺治国宰相影响力不断提升啊。

    贺治国没有看董静荣,而是看向齐国皇帝,“陛下,敢问去年国库净收入,有多少两黄金?”

    齐国皇帝想都不想:“净收入不足1200万两。”

    “陛下,安阳一艘老式铁甲舰的起拍价格式1500万两黄金。安阳一座望远镜的起拍价格是300万两黄金。安阳一公斤百年药效的丹液,售价为50万两黄金。安阳一套基础的机床,要五百万两黄金。安阳的军火,供不应求。

    安阳建立一条铁路,投资千万两黄金,安阳正在计划建设三条铁路;据说安阳还准备疏通仙带河的全部河道,投资两千万两黄金。

    陛下,您看,我们是否该去抢了安阳?只要成功了,安阳的财富足以支撑我们五十年的战争!”

    “额……”齐国皇帝抹了一把隐隐渗出的冷汗,“算了,东方的战争就停下吧,我们向西方发展。宰相的目光就是长远而深刻!”

    太师董静荣不甘示弱:“陛下,我们可以将后夏收为附属国,如此,我们就能通过后夏建设防线。而且后夏那里有不少技术和人才,我们也可以吸收过来。”

    “咦……这方法不错!”齐国皇帝立即就心动了,听起来很有利可图呢。

    贺治国这次没有反对,而是默然不语。给别人留点表现机会,否则会让自己显得太强势,进而得罪不少人。而且,收后夏为附属国这件事情,贺治国总觉得有点不踏实;虽然看上去满满的全都是好处,但这好处是不是太完美了一点?

    作为一个政治家,对于任何“完美”的事物,都有一种本能的警惕!太完美的,完美的就像是白日梦!

    一定有某一个地方没有想到!贺治国微微皱眉。因为在安阳待过很长时间,贺治国对安阳有一种本能的警惕。贺治国敢拍着胸口说,安阳绝不是一个本分的存在,那是一头正在磨牙的猛虎,随时可能傲啸山林。

    那么,是什么让自己不安呢?

    周围还在讨论,但贺治国却已经陷入沉思。

    将后夏收为附属国,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难度!

    再将后夏作为齐国的藩篱,政治、经济和军事的藩篱,作为防御安阳的第一道防线,也没有问题!

    后夏国内也有一些人才和技术,将这些东西纳为己用,很完美。

    后夏也有一些将帅之才,如上官广、如南宫智,这些都是人才,很好!

    那是什么地方没有考虑到呢?

    贺治国凭借着政治本能,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却一时间想不到问题所在。

    而在贺治国思考的时间里,齐国皇帝已经拍板,让太师董静荣出使后夏,准备收取这一个丰硕的果实。

    …………

    齐国朝堂讨论的时候,萧国的谈判大厅里,袁庸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张全。

    周围,萧国的几个高手全身绷紧,以防发生万一,现场的气氛紧张的能崩断钢铁。

    张全面色有些发白,却兀自坚强的看着袁庸,“袁伯父,您也号称政治上的常青树,政治上的事情,您应该不陌生才对。”

    “我不陌生!”袁庸面色冰冷,“但既然你说到政治,那么你是否清楚一件事情,政治上话语权,不在政治家,而在政治家背后的力量。

    你背后的力量,是否允许你这样说话?”

    这话很不客气,有长辈对晚辈的姿态,也有强者对弱者的高傲,更隐含了一种“指桑骂槐”的意思——你萧国不行啊!恐怕这萧国也保不了你张全!

    张全捏着拳头,有恐惧、也有怒火,却唯独没有后悔——因为无用,张全倔强的昂起头,一字一字的说道:“我,不、后、悔!这就是政治,总需要有人倒下,也总需要有人牺牲!”

    “好!好!好!”袁庸怒极反笑,“这一次我不为难你,我衷心的希望你这‘不后悔’三个字能一直持续下去。”

    袁庸终究是袁庸,杀子之恨,竟是硬生生压了下来;而后竟然全心全意的、站在安阳的利益上展开谈判。但袁庸这样表现,却让张全的父亲张远暗自心寒——懂得沉默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接下来,袁庸全权代表安阳和萧立明谈判很多问题,包括开通商业、技术交流、军火交易等,还有建立统一战线,共同面对来自西边各个国家的攻击等。

    萧立明当然知道安阳不会是什么“大善人”,但现在的萧国确实是有些“生不逢时”,处于四面八方的夹击之中。

    这次谈判,整整进行一天多时间;最后双方满意的签字盖章。

    只有张远看着袁庸的笑容,心头不断下沉、再下沉!谈判的这一整天时间里,张远和张全这父子两人,被袁庸那“微笑”的眼神给吓怕了。有时候,微笑比凶狠更让人恐惧!

    “萧国,怕是保不住我们父子两了,要尽快另谋生路!”张远心中开始嘀咕了。

    …………

    而也就在同时,东方的安阳,刘国宰相韩元昌找到了李贤,要取经——要与安阳交流法制、法律等!

    李贤很惊讶,真的很惊讶,刘国是什么国家,那是瀛洲东方唯一的一个采用法家思想的国家。安阳的司法部部长公孙无伤,就是刘国的人呢!还是当初海军统帅常林从刘国带回来的。

    而且,安阳的法律大全等等,各大书店都能买到;司法广场还有专门的人员负责“扫盲”。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前来安阳学习法律的,根本不需要找安阳官方咨询——自学就足够了。

    可刘国宰相韩元昌不仅仅找到了安阳官方,而且还是直接找到李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