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三九七章 初次见面
    总之,通过这样的一场晚宴,李贤解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房地产开发、技术发放、人才分配、重点企业扶持、城市规划、科技展望、社会引导(重视制造业)、资金利用、资本扩张等等,很多很多的难题被一举解决。

    经过前面的积累和铺垫,李贤要一口气打造出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金本位的时代!一个以科技为核心的时代!

    只是苦了众多商人,信息量略大,需要消化吸收。但,还没完!

    李贤将股票交易、房地产等的概念说完之后,就彻底坐在椅子上开始打哈欠了。而众多商人们却没有人敢忽略这个打哈欠的贤王。

    之后,青云山谷的众多研究人员轮流上场,不断地介绍各自的技术概况,让商人们自己选择需要发展的技术。

    这些研究人员只管介绍技术和可能的未来应用,而市场如何,就要看商人们自己的眼光了。

    信息太多,商人们脑袋已经发胀!思考太多,头脑已经开始疼痛!可现实、却不得不面对,利益、也不得不争取。错过了这个村,可就真的没有这个店了!

    很多人看好飞机、飞行器、以及火箭的市场,但这个投入是最大的。

    也有人看好了工程机械、重型机械的市场,虽然有修真者的法术的干扰,但农用机械、一些建筑用的超级机械,还是很有市场的——最起码,机器不会喊累。尤其是要建立一座“北斗城”的新城,这显然是一个极大的市场、巨大的机会。

    也有人看到了列车的市场,列车的运载能力实在恐怖;当然,列车的投入也很恐怖。

    钢铁大船的市场不用说,很多人都眼红。一艘安阳落伍的铁甲舰,起拍价格就是一千五百万两黄金。但,这个行业门槛也很高。

    还有商人目光直接盯上冶金——别管你造飞机还是造船,都要钢材!安阳发展到现在,已经展露出“钢铁世界”的雏形。

    但电力、化工、石油冶炼也都让人心动。电力冶炼玄铁、提炼原油这样的技术也在今晚的公开之列!当然,橡胶——或者说石胶、化纤也在公开之列。因为这世界还没有发现橡胶树,李贤只能将橡胶命名为“石胶”。

    还有,安阳第一批毕业生,也被疯抢,丰厚的待遇自是不言而喻;反而让毕业生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但也有不少毕业生并没有参与应聘,他们拿着李贤给的资金,要么准备自己发展,要么寻求合作伙伴。现场,很热闹!

    总之一句话,安阳这次释放出来的,全都是真正的核心技术。安阳发展到现在,民间技术已经有些落伍,撑不起安阳快速的发展;在这样的情况下,李贤也不得不释放这些技术。

    民间是枝叶,枝叶不旺盛,就无法为主干提供养分。民间也是河流,河流太小,无法浮起安阳这艘大船。

    只是对商人们来说,这惊喜来的太突然、惊喜也太大、太多,一时间脑充血、反应不过来了。思维,堵车了。

    商人们交头接耳、左顾右盼、相互攀谈。这个宴会,成了众人最好的交谈场所。

    饭菜被重新换上,酒水茶水重新满上,热情,重新燃起。

    渐渐的,开始有商人在达成协议,成立新的股份公司;也有的商人左右逢源,和东家合作建立机车厂,和西家合作建立大型纺织厂,脚踩多条船。

    现场很热闹,只有李贤在打哈欠。真的是没办法,这一段时间以来,李贤确实是累得够呛,等将眼下的事情处理完毕后,李贤终于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连续两个多月的疲惫终于涌上心头。

    旁边,许仁等人却还在忙碌;李贤可以睡,大家的忙碌才刚刚开始呢!新城的建设,注定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别的不说,官员、管理等等,就让许仁等人愁白了头。

    李贤少爷拍了拍脑袋,要建立一座大城,听上去很激动人心;但对于官员,就不轻松了。尤其是严泽安这个负责民生的宰相大人来说,更是如此。

    许仁可以撂挑子,因为许仁本质上就是一个为李贤个人出谋划策的谋士。李元明也可以撂挑子,因为李元明更多的是负责监督百官、照顾冒险与佣兵协会;有时间了,才会出几个坏的流脓的主意,用到别的国家身上。

    参与这方面的讨论,应该算是许仁和李元明两人责任心的表现。

    但严泽安却是负责民生方面的宰相,绝对无法撂挑子。

    就在这时,陈金兵忽然跑到李贤面前,将李贤摇醒,“从翠烟湖来的人都已经抵达长途南站,正在等候安排。”

    李贤睁开眼睛,“哦……多少人?”

    “成年女子两千多,孩童两千多,差不多四千两百多人。”

    李贤眼睛一转,就看到了正吵得毫无淑女形象的谢玉华,“谢仙子,先过来喝口水吧。”

    谢玉华忽然呆愣,而后面色羞红——刚才吵得忘乎所以了,商人吗,当然是锱铢必较;但李贤这一开口,谢玉华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这哪里是“仙子”啊,简直就是泼妇——李贤这‘仙子’两字,是在嘲讽吧?是在嘲讽吧!一定是!

    拽了一下衣襟,迅速整理一下衣衫,谢玉华恢复了高贵的、形式化微笑:“贤王,您找我?”

    “这样,长途南站那里来了四千两百多女子和孩童,都是落难之人,需要先安排他们住下,预计他们要居住很长时间;暂时也只有你能安排这么多人。”

    “哦……”谢玉华有些犹豫。四千多人呢,要消耗多少钱财!听贤王这口气,是准备吃白食了。还有,这四千多女子孩童,贤王要干嘛?

    但下一刻谢玉华就反应过来,自己这姿态不对啊!赶紧挤出微笑,“能为贤王办事,是小女子的荣幸!”

    “行了,小女子,你脸上都挤出皱纹来了。其实这些人也是你的一个机会,能否把握就看你自己的了。机会已经送到你面前,也提醒你了。如果还不能把握,别怨天尤人!”

    谢玉华一听“脸上都挤出皱纹来”这几个字,脸色就有些尴尬——你要不是贤王,我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小肚鸡肠”。曾经的大家闺秀,在安阳这里已经成为会撒泼的女强人。

    周围的商人们见此,有些微笑、有些羡慕、有的嫉妒,各种表情不一而足。能让李贤说是机会的,肯定不是小机会;但安排四千多女子孩童,还就谢玉华能安排下——人家现在就是开综合大酒店的!

    当然,为了建造综合大酒店,谢玉华旗下也有几个配套的生产企业,所以才在今晚的邀请之列。

    稍微一顿,李贤看了看四周,“都散了吧,你们回去自己讨论。七天后,我们再会。”

    而后,李贤转向谢玉华,“明天中午时候,我会去看看那些女子和孩童。”

    “好的呀,我一定会将这些女子打扮的漂漂亮亮,让贤王随便挑选!”谢玉华笑的很灿烂——哼哼,你刚才竟然敢调侃本仙子,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李贤很随意的打了一个哈欠,转身就走,“无聊。”

    “我……”谢玉华银牙磨了又磨。

    “总裁,我们该走了,别让那些女子孩童等待太久!”旁边的小月和小竹拉着谢玉华往外走。这两人曾是谢玉华的丫鬟,如今成了秘书。

    耍耍小性子无所谓,谢玉华知道该如何做。立即告别周围的商人同行,就向外走去;再联系更多人、车辆前往长途南站之时,谢玉华也亲自前往。

    “贤王既然说这是我的机会,那我倒要看看,这是怎样的机会?”

    …………

    安阳城,长途南站,曹秀兰走下列车,后面有大量的女子、孩童慢慢走来,渐渐汇聚在曹秀兰周围。这一路走来,曹秀兰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众人的中心。

    当然,这样的事情不是偶然的。首先是曹秀兰大胆的询问北辰玉卿,就赢得关注;而后,曹秀兰敏锐的察觉到安阳的不同,大胆的做起来带头人。这里面,要得益于两点。

    第一,就是曹秀兰天生的政治能力。

    第二,就是很多靑楼女子早已经迷茫、麻木。

    上车之前,安阳的警察局长周宏望又告诉曹秀兰一个惊喜的消息——从靑楼这里抄出来的财富,安阳官方分文不取;除了已经送出去的之外,剩下的、大约一亿五千万两黄金的财富,属于剩下的每一个女子与孩童等。

    一亿五千万两黄金啊!这个财富,曹秀兰不会放弃!实际上,在听到这一笔财富之时,曹秀兰就心动了;如果能自由支配这么多财富,那……报仇什么的,就简单多了!

    但曹秀兰不是天真的小女子,本身就生长在曹国斌这样的家庭中,又差点成为太子妃,后期又遭受如此变故,心性、正在向一个冷酷的女政治家靠近。

    总之,曹秀兰很清楚,这一亿五千万两黄金听上去很多,但实际上,却属于四千多人!平均到自己身上,也就是自己能够支配的,其实就只有三万多两黄金!

    一路走来,曹秀兰很机敏的向旁边的列车服务员问话,打听各种事情。渐渐地,曹秀兰也大约清楚了安阳的情况——法制,几乎一切的行为都有法律作为标尺。

    如果曹秀兰想要动用、甚至将这一亿五千万两黄金的使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几乎没有任何机会!如果敢乱来,安阳的那些执法者杀起人来,可绝不手软——实际上,翠烟湖那里,曹秀兰已经看到了。

    而且曹秀兰看到安阳的执法者,有一种绝对的冷酷;也许,这是法律所造成的结果。

    一路想着、构思未来,一路和服务员说话、了解安阳的情况,终于来到了夜晚中的安阳城。夜晚的安阳城,格外的美丽;在曹秀兰看来,这里有一种不真实的绚丽。

    高楼大厦林立、路灯明亮的道路交错,天上人间,似乎也不过如此。

    下车后,所有的人就在广场上等待,等待安排、等待贤王指点一条谋生之路!所有的女子,包括曹秀兰都有些忐忑,但实在是没有道路可走了。

    正忐忑见,曹秀兰看到一辆绚丽的红色敞篷车缓缓在自己面前停下,一个身着小对领修身商务服的女子,转头看来。

    同样美丽的容颜,却一个自信、一个落魄!

    曹秀兰有些发愣,想到了无数可能,但与眼下的情况,却似乎有一些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