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三九四章 清算
    一条宽阔的水泥路在群山中蜿蜒,遇河架桥,遇山架梁,工业的力量总是充满了震撼之美。而且这条水泥路格外漂亮,两边繁花似锦,路灯极尽奢华。

    这里,是通往翠烟湖的众多道路之一。

    翠烟湖,从大夏国建立之初,这里就是一片烟花之地,也是一片秀美的奇观;从大夏国内乱到安阳最终囊括这里,翠烟湖却没有遭受到一点兵灾。

    外面战火纷飞,在安阳和晋国、南阳郡、东原郡大战的时候,这里甚至能听到火炮的声音,但这里的祥和、繁华,一直没有被打断。

    只是,这看似美丽的背后,却是一个藏污纳垢、充满血泪的地方。逼良为娼的事情,在这里都已经不再掩盖,有钱有权之人,在这里得到另类的满足。这些罪恶等等,甚至已经是“人尽皆知”,却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安阳的法制,让外面的世界充满光明,但这里,似乎永远是阳光照不到的所在。

    一辆精美华丽的花车从大路上缓缓驶来,然而车内的人,却充满绝望!

    这是一个美丽的无法形容的女子,绝望的神态,反而让美丽中拥有了致命的陷阱。车辆前面的频频转头看着自己的“货物”,越看越满意,这个叫做‘曹秀兰’的货物,价值20万两黄金呢!

    而曹秀兰则静静的坐在车上,看着道路飞快后退,心也在急速下沉;前方,是一个看不到光明的罪恶之坑。

    苍白的手掌中,紧紧地握着一张纸条,纸条只有两个字:活着!

    曹秀兰,是蔡国太师曹国斌的第五代孙女,美丽惊动蔡国帝都,被蔡国皇帝指定为“太子妃”,只等寻找吉日完婚,日后说不定会成为蔡国的皇后。

    然而世事变化总是让人措手不及。蔡国和安阳、唐国、萧国的战争爆发了,蔡国大败。而后太师曹国斌镇守帝都,拖延时间。

    而曹秀兰和曹家上下一起,跟随蔡国皇帝逃亡三川。

    之后的事情不必说,黄傅专权,曹国斌被杀,曹家上下惨遭灭门。但曹秀兰毕竟是“准太子妃”,黄傅暂时没动,这就让曹秀兰有了机会。

    蔡国的三川统帅叶伟荣,利用自己在三川的影响力,准备暗中将曹秀兰送出蔡国——在蔡国早晚逃不过一死。临走之前,叶伟荣似乎感觉到事情不会太顺利,就告诉曹秀兰——活着,活着才有希望!

    果然,叶伟荣虽然是三川的统帅,但玩弄手段如何使黄傅的对手,曹秀兰在即将离开蔡国的时候,被发现了。

    黄傅是一只老狐狸,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就威胁曹秀兰——如果你自愿服从我的安排,我就放过叶伟荣;如果你不愿意,叶伟荣一家也会被满门抄斩的。

    别说,叶伟荣在三川影响力太大,真要有这样一个借口,肯定落不下好果子。曹秀兰生在曹家,当然懂得几分政治,明白叶伟荣的处境。

    面对黄傅的威胁,曹秀兰妥协了。然后,黄傅将曹秀兰卖给了翠烟湖的一个靑楼,完整无缺的曹秀兰,价值20万两黄金!

    而因为安阳的崛起,翠烟湖这里可谓是“流金之地”。20万两黄金,足以支撑一场战争,现在就只是一个“货物”的价钱。

    被封了修为的曹秀兰就这样被带走,从蔡国一路向安阳、翠烟湖而来。

    沿途,曹秀兰看到了安阳的奇迹;进入安阳,首先看到的就是整齐的、绿油油的、望不到边际的农田,以及农田上奇怪的机器;这和蔡国有着本质的差别。而后,看到了不少乡镇都有宽敞明亮的楼房建立,外界珍贵的玻璃,这里到处都是。

    之后,曹秀兰看到了飞机、看到了列车、看到了望不到头的铁路和高架桥、看到了平坦的大路。路过安阳城的时候,更看到了一个热闹而生机勃勃的世界。

    可是,车里车外却是两个世界,车外阳光明媚、充满希望,车内却阴沉而绝望。

    如果不是手中拿两个“活着”的字,曹秀兰或许早就自杀了。

    活着才有希望,可是活着的代价,太沉重!

    车辆缓缓减速,一片波光涟漪的湖光山色出现,清净、美丽,这里是翠烟湖,是前大夏国内最风景秀丽的所在。如今,这里依旧有无数强颜欢笑的女子和寻欢作乐的“客人”。

    此刻的山谷内,到处都是华贵的车辆,甚至有的地方,还停着私人飞机。

    一座座风格各异的花楼在绿树花丛中掩映,一座座秀美的画舫在碧波中。

    转过头,看着面色绝望的曹秀兰,忽然有些心软,似乎也想到了自己的曾经——也可能是心疼20万两黄金。“曹秀兰,以你的姿色、且琴棋书画样样不凡,完全可以做个清倌儿。多笑点,多攒点钱,将来或许能为自己赎身。

    要是遇到看上你的贵人,说不定更有前途。

    这安阳啊,有钱有能力的人可不少,我就看到不少腰缠百万两黄金的新贵。”

    的话给了曹秀兰微弱的希望。

    车辆缓缓停下,起身拍了拍曹秀兰的肩头:“活下去,活下去才能复仇。虽然希望不是很大,但如果死了,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这就属于投资了,看曹秀兰优秀,先送上一点顺手人情——万一有用呢?没用也没关系,就是顺手人情而已,亏了也不心疼。

    说着,拉起曹秀兰,“走吧,躲着不是办法。我叫刘莹莹,你可以叫我一声刘姐;暂时,我还能照顾你一二。”

    曹秀兰麻木、彷徨、茫然又恐惧和绝望的迈步下车,眼睛无神,宛如木偶。

    下车后的世界,是一片梦幻般的繁华,然而曹秀兰却无心欣赏;曾经可能成为皇后的女子,如今却要卖笑为生?何等的讽刺与不堪。

    一点朱唇千人尝,一双玉臂万人枕……做新娘,夜夜换新郎……听来很有诗情画意哟。

    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周围乱了起来,不少小丫头四处乱跑;慌乱中,似乎带着欣喜。

    “怎么了!”刘莹莹抓住一个小丫头。

    “啊……刘姐,安阳要对翠烟湖动手了!”小丫头有慌张、更有兴奋。安阳的行动,让不少的女子看到了希望。

    曹秀兰也猛地抬头,有些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小丫头。

    “说清楚!”刘莹莹有些惊讶、也有些慌乱。

    小丫头嘴皮俏,噼里啪啦的说道:“士兵,好多士兵将翠烟湖包围了,只许进不许出。带头的是北辰玉卿大帅!

    还有,还有很多很多的警察,以及很多很多的法官。”

    刘莹莹一时间呆立,不知该做什么。很早就有人说,翠烟湖这样藏污纳垢的地方,贤王肯定不会放任不管,但一直以来,安阳都没有动作,让很多人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了下来。

    而在最近,因为修真大会和‘将要建立北斗城’的消息,让翠烟湖更加热闹;很多人认为,安阳会如同过去一样,默许了翠烟湖的存在。

    但事情竟然发生了惊天转变,安阳两大统帅之一的北辰玉卿亲自率领大军包围了翠烟湖?!

    发愣中,就听到翠烟湖西北方向传来浩浩荡荡的声音:

    “大家好,我是北辰玉卿,我想不用自我介绍了吧。大家不要惊慌,听我说完。

    今天,我奉命带领三十万大军,彻查翠烟湖所有罪恶。注意,不要妄图逃跑,逃跑者杀无赦!

    所有人,待在原地,不得轻举妄动,否则后果自负。”

    三十万大军!

    这个数字,吓呆了整个翠烟湖,似乎连河流都冻结了!

    “安阳这叫不动则已,一动就要抄底!”在曹秀兰旁边,一个年轻的商人正搂着一名强颜欢笑的女子,状若无人的说道。

    曹秀兰眼睛转动起来,看着这年轻人,总觉得这人态度有些怪异——没有丝毫惊慌,也没有丝毫担忧,甚至有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你可是在包围圈内哎!

    刘莹莹也转头看着这个年轻人,“年轻人,你就一点不惊慌?”

    “为什么要惊慌?”年轻人毫不在意,“我没有违背任何法律!安阳是法制的世界,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公开透明的。我没有违法,完全不用担心,站在原地等待就好。

    不过,你们几个吗,听我一言,就站在这里等待就好,别乱跑,否则安阳可是说到做到,杀无赦。”

    曹秀兰眼睛里顿时绽放出希望的光彩,竟然主动开口了,“那安阳对于买卖人口,如何处置?”

    年轻人看了看曹秀兰,有些惊讶于对方的美丽与凄美,稍微愣了一会,才说道:“恐怕我要说一声‘抱歉’,就我所知,安阳暂时所有的法律,只针对安阳内部。

    看姑娘衣着打扮、言谈举止,帕不是安阳之人,我不能肯定你会受到安阳法律的保护。”

    啊……曹秀兰心,开始不断下沉。

    但这年轻人忽然又笑了,“但有一点,你可能得不到法律保护,但在安阳地头违法的,必然遭到法律的制裁。

    哎呀……这话该怎么说呢……要我说,安阳的法律,有些死板,丁是丁卯是卯,一丝不苟。这样做当然有好处,可也有坏处,那就是不少人专门钻法律的漏洞。

    比如,如果买卖非安阳的人口,那么,很有可能只是遭受口头警告和道德谴责。不过具体情况,就要交给安阳的法官来判断了,我说了不算。

    你也听到了,刚刚那个小丫头可是说了,安阳还有很多警察和法官来到,看来要展开一场真正的审判了。

    静等吧,希望还是很大的。安阳除了法律,还有道德行为准则呢。”

    曹秀兰有绝望、有希望、有担忧,忐忑不已。

    周围却有不少混乱,也有人想要从天上飞走,结果天空忽然出现不少全副武装的元婴期高手,将所有试图逃走的,能抓的就抓起来,抓不起来的就地格杀;只是片刻就有十几个金丹期和个别元婴期被抓或者是被杀。

    远处,北辰玉卿飞在半空,冷笑的看着下面。

    之所以现在才清理翠烟湖,一方面是之前没有时间,另一方面也是准备不充分。作为一个存在几千年的“红灯区”,必然会有很多隐藏力量,所以安阳一直没有行动。

    这一次,北辰玉卿就暗中接到李贤的命令,南下过程中,将翠烟湖这个地方连根拔起,三十万大军团团包围,暗中还有化神期的司徒展鹏临时客串打手,让翠烟湖的隐藏力量,毫无反抗之力。

    三十万大军只用了半天时间,就将翠烟湖所有人都揪了出来,包括衣衫不整的、包括饱受折磨的。隐藏的地牢被发现,众人看到了翠烟湖下隐藏的罪恶与黑暗。记者们疯狂的拍照。

    很多隐藏在翠烟湖的、外地的眼线、间谍被抓出来。对于间谍当然要“特殊对待”,很快这些间谍就被军队带走,再也没有出现。

    紧接着,审判就在翠烟湖展开,法官们一字排开,如同梳子一样,将罪恶梳理、筛选。

    罪大恶极的不计其数,对于这样的人,法官们判定——魂飞魄散,这些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为了永远消除罪恶,安阳特有的“招魂巫师执法人员”出手,连灵魂都没有留下。

    曹秀兰傻乎乎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刘莹莹哭喊着被执法人员拖走,然后就有几声枪响传来。

    这个存在几千年的翠烟湖,长久居住在这的“工作与服务人员”超过两万多人;但这一刻,数以千计的人被杀,而更多的人还在“排队”中。

    法官冷酷的宣读这些人的罪状与最终判决,罪名较轻的废除修为、终生监禁,罪名较重的斩杀,罪名严重的甚至包括凌迟——安阳的法律绝对公平无比。而罪大恶极的,死后不仅要挫骨扬灰,还要魂飞魄散。

    对于这个存在了几千年的藏污纳垢之所,李贤下手毫不手软,就是要一棍子打死、永无翻身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