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三九零章 暗涛汹涌
    茫茫的大海上,三艘白色的钢铁巨舰风驰电掣,高耸的旗帜猎猎作响,一波又一波浪花在被撞碎,化作粉末和水雾飞溅。

    吴国的太子吴志贤、宰相姜黄、水军大帅吴大千、陆军大帅程孤雁,以及三十多随从官员站在舰艏左侧,凭栏眺望。

    舰艏右侧,是越国的太子越明、宰相苟元丽、水军大帅鱼爱先、陆军大帅柴道奎以及三十多精锐凭栏远眺。

    已将是十多天的海上航行了,寂寞加无聊已经达到顶峰,这让两个世仇之国的高层,开始频繁接触了。当然了,接触不一定就是好的接触,双方之间的火药味从来没有减少过!

    双方的水军大帅最熟悉,鱼爱先和吴大千并肩站在舰艏,远远看着波涛无尽、缓缓起伏的幽蓝色大海。

    “今天是第十二天了!”鱼爱先忽然开口。

    吴大千知道鱼爱先想要说什么,而这也是吴大千想要说的;两人虽然不是朋友,彼此却都很了解。

    所以,见鱼爱先开口了,吴大千也颇有一些感慨,“是啊,十二天了。本来我以为那郝有才等人是夸大,现在看来他们说的,应该没有丝毫夸大。

    从安阳到我们国家,真有八万里之远!

    八万里啊,就算是元婴期高手,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跑这么远。”

    鱼爱先看着舰艏前方的海浪,“还有,十二天了,这船的速度几乎没有变化。就这一点,就足以改变整个传统的造船业和水面航行!”

    吴大千稍停一会,忽然语出惊人:“老鱼干,我们暂时讲和如何?如果真的能获得安阳的技术,我们两国完全可以暂时休战,依靠技术优势对外扩张。这,才是对我们两国最好的发展方式。

    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也向安阳的商人、甚至是安阳的统帅郝有才询问过。我可以确定,我们现在带的物品的价值,足以在安阳购买到一整套初级的、完整的技术。

    而只要我们能将这些技术应用好了,足以让我们的国力、尤其是战争能力暴增数倍。这样,我们就能在周围国家反应过来之前,将国土扩张至少一倍以上!”

    “这……”鱼爱先很想拒绝,但吴大千说的也有道理;与其两国不断消耗,不如将这些消耗用在对外扩张上!但很遗憾,鱼爱先缓缓吐出一口气:“我不能做主,你可以去和我们的太子说话。”

    “你先帮忙递个话,让你们的太子做点准备,稍后我再过去交谈。”

    “也好。”鱼爱先点了点头。

    不久之后,吴越两国的太子,就在军舰的舰艏、看着翻滚的海浪,开始谈判。仇恨,可以暂时放下,只要有足够的利益。

    对于政治家来说,在足够的利益面前,就算是杀父夺妻之恨都可以暂时放下——等足够强大之后,掉过头来,我们再好好算算,连本带息一起讨回来!

    …………

    海上波浪翻滚,安阳也不安宁;修真大会结束之后就是拍卖会,加上安阳的超大军火拍卖,引起的波浪可不是一般的汹涌。

    还有来自妖族和海族等等的珍藏拍卖,更是将这个拍卖会,推上了史无前例的巅峰。无数的黄金运往安阳。

    过去在大夏国帝都武阳城,身上有个几千两黄金,就可以昂首挺胸了;然而现在的安阳,身上揣着十万两黄金的存款证明,都不好意思和别人开口打招呼——满大街都是这样的,实在是不值得炫耀。

    此外,在北斗山附近,安阳要建设一座新城、并且对商人公开招标的事情,更是让安阳的商人们兴奋地手舞足蹈。

    而在这个时候,在安阳城主府,李贤却正在接见一位小记者,这就是董冠武!

    安阳日报头版《机器时代》的文章,给无数人带来了震撼,也给了李贤震撼。这董冠武,竟然看到了时代变革的力量,也看到了机器时代的来临。或许文章中还有不少谬误,但大体方向,却没有错误。

    在李贤看来,安阳现在才刚刚发展四年多时间;确切的说,真正开始跳跃式发展、展现出机械力量的时间,也就是三年多时间。这时间太短,很多人还沉浸在震撼中、还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前所未有的变革。

    就李贤看来,没有个七八年、甚至是十几年时间,人们很难接受这种转变——几百万年的生活习惯一朝变化,思想观念被完全颠覆,想要适应过来,很难很难。

    但就在这个时候,董冠武一篇《机器时代》,给所有迷茫的人一个指导。甚至这篇文章,让李贤都眼睛一亮,竟然有人写出这样的文章,堪称这个时代的“启蒙”之作。

    董冠武被李贤看着很有些忐忑。话说自己经过一年多时间酝酿,终于完稿后,带着忐忑的心情,投稿到了自己的上司。第一天,没有信息传来,第二天还没有信息传来,就在董冠武焦急的时候,昨天顶头上司亲自前来通知:

    ‘你的文章,贤王已经看过了,明天报纸头版,完全刊登!

    还有,明天不要出去采访了,等在办公室,等待贤王召见!’

    当时董冠武就懵了,惊喜来的太大!就是一篇文章而已,结果竟然惊动了贤王?还要刊登安阳日报的头版?

    安阳日报,那是安阳第一份报纸,也是安阳的官方报纸、更是方圆万里所有人必读的报纸!在这样的报纸上,刊登头版,而且是整篇文章刊登,足足占据头版、二版、三版三个版面,太……难以置信了。

    碾转反侧一晚上,上午时候,贤王身边的亲兵队长之一的袁云亲自来到办公室,在无数同事羡慕的眼神中,坐上那喷着“安阳”二字的简洁大方又高贵典雅的机车,来到了安阳城主府,并见到了李贤。

    董冠武来到李贤面前的时候,发现伟大的贤王正拿着自己的稿件在阅读,似乎还在批改中。

    于是,董冠武就静静地等待,许久,李贤似乎批改完了,才抬头,“机器时代这篇文章,是你撰写的?”

    “是!”董冠武心中忐忑,却还是肯定的回答。

    “很好!”李贤先给这个年轻人一颗定心丸——话说李贤的年龄,和董冠武差不多。

    但“很好”这两个字,却让董冠武不再忐忑。

    稍作停顿,李贤才继续说道:“这篇文章很好,可以说刚好填补了安阳现在发展过程中至关重要的理论指导。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想法的?这样的一篇文章,绝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

    “去年,是去年,差不多是去年这个时候。那时候我坐在高架桥的桥梁下,忽然有了这个想法。”董冠武很激动,说话时候,昂首挺胸,似乎要将全身的力气都挤出来。

    “这期间,都是你一个人的想法,还是有别人参与?”

    “都是我一个人的想法。不过也曾读过大量的报纸、看到过大量的事实;在采访中,也曾向很多被采访者询问过他们的感触等。经过一年多时间积累,反复修改稿件,才有了现在的想法。”

    “好!”李贤大赞,“董冠武听令。”

    “是!”董冠武心脏砰砰直跳。

    “明天开始,到我身边来,负责文书之类。好好表现。”

    “啊……好……啊……谢谢……”董冠武语无伦次、眼睛有些发直,一个小小的记者,竟忽然被贤王看中,要调到身边负责文书。

    什么是文书?这是接触最核心秘密的地方!董冠武作为记者,见多识广,如何不知道“文书”这个位置有多么重要。

    在一般帝国的皇宫中,就有专门负责为皇帝陛下起草诏书、盖印、乃是审核奏章的人,这样的人权利极大。在安阳,虽然现在没有这样的官职,但却有了“文书”的职位出现。

    文书负责整理所有的、权利范围内的资料文件,权利或许不大,但绝对是……极其重要,能够接触太多太多的机密!

    一直到袁云将董冠武送出城主府,董冠武都有些晕晕乎乎的。

    但临走之前,袁云却将一个文件送到董冠武手上,“这是贤王批示过的《机器时代》,你自己看吧。”

    “啊?啊……啊!”董冠武一连串惊呼,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就站在城主府门口,翻看起来。文稿,就是当初自己交上去的文稿,但此刻的文稿上,已经被批注了不少、甚至补充了不少。

    字迹不是很漂亮,贤王的字不好看,几乎是安阳一个小小的‘欢乐点’。

    安阳有这样的一句话,如果你得到了所谓贤王亲笔书写的文件,想要辨别真伪首先要看字迹;如果字迹漂亮的、规整的,一定不是贤王亲手写的;如果字迹像……咳咳……狗爬,那你得到的就可能真迹了。

    不过董冠武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思,而是仔细阅读李贤批注的;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佩服。等看完了,董冠武忽然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这根本就不是批注,几乎就是重新另外书写了一本《机器时代》。

    “原来这就是贤王的眼光,怪不得贤王能带来这样的变化。”董冠武看完了,才忽然醒悟,自己还站在城主府门口呢。转头一看,发现周围的护卫只是对自己笑了笑,就没有再说什么;或许对于这里的护卫来说,已经见多了这样的事情。

    董冠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稿件小心收好,快步走回了办公室。

    要说安阳日报的报社的所在,和城主府所在并不远,也就是两里地的样子;之前之所以用车接,是一种礼节——不是对董冠武,而是作为统治者必须要具有的一种姿态。

    回到办公室,董冠武就吓了一跳,只见周围已经有无数人围观,一双双眼睛能放出天劫闪电。

    董冠武见此,竟是忍不住退了一步:“喂,你们这是干什么……”

    采访班的小班长笑的很亲切:“小董,这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啊,可别忘了我们这些一起工作的朋友们。”

    董冠武看了看周围一双双渴望的眼神,终于还是……苦笑一声,实话实说:“郑班长好,我现在也只是去做一个小小的文书,也要经过贤王的考察。但各位放心,只要我能帮忙的,我绝无二话。但不合法的事,可不要来找我!”

    “哈哈,有小董这句话就足够了。走,我们去庆祝一番。”郑班长拉着董冠武,一帮人嘻嘻哈哈的庆祝了。

    在安阳,李贤并不禁止各个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利办事——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避免。说穿了,权利,也是官员的福利之一;既然无法避免,李贤就很干脆的公开了。

    早在李贤创立璀璨星辰集团、也就是刚来到安阳的时候,李贤就说了,可以利用手中权利办事;但如果事情影响不好,肯定会一查到底;如果是安插的人出了问题,还要查查连带责任。所以,在安阳,官员做事都很直接,只要权利之内、并且合法、符合相关规定,官员可以“举贤不避亲”。

    其实安阳法律很严,尤其是对于官员的法律更严,官员手中的权利,大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小权利,而且还要谨小慎微——法律可不认人!

    别看安阳整体环境很轻松、很自由,但对于触犯法律的,却绝不手软。被杀的官员,早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可以这样说,不挑战安阳的法律底线,世界一切美好;而且安阳的法律也很公平、几乎完全符合人们的道德标准和日常行为习惯。就算是不看安阳的法律,只要遵守正常生活秩序,绝不会触犯法律。

    但如果敢尝试挑战法律的底线,大家就会看到一柄血淋淋的刀锋!任何胆敢触犯法律的,毫无商讨的余地。

    尤其是安阳的司法部部长公孙无伤,那可是从刘国来的。刘国的法律,严重的影响到公孙无伤的执法手段。

    说到底,这终究是修行的世界、是仙域,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环境;如果安阳稍微放松一点,各种各样的混蛋就会跳起来,将安阳啃得一点不剩。很多的犯罪行为,甚至可能是隐藏在暗中黑手的尝试,所以安阳不能心软。

    尤其是眼下,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型拍卖会即将开始,这关乎安阳以后的很多很多计划,绝对不容许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