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三八一章 通商、黄金
    王静德和吴越两国使者在战场边缘碰面,两方的衣着装扮明显不同。见面后,王静德率先开口,自我介绍,声音缓慢、吐字尽量清晰:“在下王静德,来自北方安阳,八万里之外。为通商而来。”

    王静德这样率先开口,反而让吴越两国使者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而且王静德吐露的消息,有些让人震惊,北方、八万里?安阳是什么地方?听起来不像是国家的名字,像是一个地方名称!

    吴国的使者心思灵巧,率先开口:“这里是吴国,欢迎万里之外的朋友。大帅特意派我前来邀请。”

    吴国使者一开口,越国使者急了。先别说这个‘王静德’说的是真是假,但绝对不能让吴国率先接触。况且看起来,这王静德说的,应该不是假的。王静德说话间表露的气度,让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任。

    而静德那完全陌生的口音,似乎就是最好的证明。好在不影响交流。对于修真者这种强大的生物来说,除了语言还有灵识——真要语言不通,还可以灵识交流,可以看做是大脑的直接交流。

    吴国使者话音未落,越国使者当即表示:“我越国商业十分繁华,对商人宽厚,道友可来我国,陛下必会十分欣悦。以我观之,陛下必定会亲自接见。”

    王静德不着急,静静地分析、思考。不过站在战场边缘,王静德有些皱眉,这味道、这视觉,实在是让正常人难以忍受。其实也就是王静德这种自然地反应,让吴越两国使者相信王静德的话——至少这反应,不像是军人。

    只是王静德也在思考,越国使者说的话,根本就没有打动王静德!安阳的商人,见到的帝王可不少;甚至说,这次通商,见到帝王根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王静德考虑的,是如何左右逢源。

    遇到战场,这对于军火商人来说,当然是好事情;但如何左右逢源,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王静德稍作思考,就有了决定,“如果方便,可否请两国代表到我们船上一会?”

    这就是以退为进,化被动为主动,让敌人“鹬蚌相争”,自己来个“渔翁得利”。这种两国争锋的事情,安阳的商人们经常遇到;面对这样的情况,最好的做法不是自己插入其中,而是坐山观虎斗。而更聪明的人,是提供一个场地、场景、环境,让两只老虎斗的更激烈。不用说,安阳的军火商人们,把这一手玩的提溜转!

    所以,王静德对两国使者发出邀请。而邀请别人到自己的船只上,似乎还有一种“敞开胸怀、真诚坦然”的味道,能极大地打消戒心。

    面对王静德的邀请,吴越两国使者顿时大喜。但吴越两国的使者,暂时只是侦查信息,还没有资格做决定。两帮人远远地看了一眼那劈开浪花的巨大船只,赶紧返回,汇报统帅。而王静德就在这里、在战场边缘静静的等待。

    很快,吴越两国的水军大帅吴大千和鱼爱先亲自飞来,近了,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又同时冷哼一声。

    王静德也不着急,就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甚至很是微笑的看着两人之间争斗;等两人来到自己身边才发出邀请;一起向身后的钢铁巨舰飞去。

    近距离观看那白色的“大船”,吴大千和鱼爱先才渐渐感受到震撼。这船不仅仅是巨大,而且设计修长、优美、有力,最重要的是——上面所有的设备都完全陌生,看不到弩床,只有一根根诡异的圆管。

    一行人迅速接近钢铁巨舰,船只上方飘扬的旗帜愈发显眼;而钢铁大船外壳两个巨大的字体“安阳”,显示了船只的来历。

    距离越来越近,吴大千和鱼爱先两人再次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讶异。这奇怪的船只不仅仅巨大,而且看不到木板拼接的痕迹,看不到船桨的存在,看不到船帆,看不到任何常规的东西。

    巨大的船只在海水中巍然不动,不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船只、反而像是一座山峰。看到这船只,脑海立即蹦出数个词语——坚固、沉重、强大。

    只是此刻是上门做客,用灵识探查船只是一种莽撞而不礼貌的行为,两人只能靠眼睛来观察。

    “请。”王静德发出邀请,军舰上,郝有才也已经飞起迎接。

    李青松和洪青霞两位元婴期高手默默守护在舰艏,虽然没有说话,却也吸引了足够的眼光,让还没有降落的吴大千和鱼爱先眼神一收。

    等落到舰艏之后,吴大千和鱼爱先再次一愣,凭着落下后脚掌的感觉,他们第一时间就感受到,这船,通体都是钢铁!一艘巨大的、如同小山的船只,通体都是用钢铁打造的!

    “请坐。鄙人安阳海军副帅郝有才,本次是为开拓新商路而来。初次见面,如有打扰还请见谅。”

    郝有才并没有邀请吴越两国的人进入船只内部,只是在舰艏甲板上摆了一张桌子,简单、简洁、也简陋。

    王静德、肖子厚、刘树人依次坐在郝有才身边。

    吴国水军大帅吴大千、越国水军大帅鱼爱先坐下,简单介绍下自己。鱼爱先抢先询问,“你们既然是经商来了,脚下这大船卖不卖?”

    这话,其实有点刁难的味道。

    “卖!”郝有才答应的十分干脆,而后才补充道:“但眼下还不能卖。这样的船只买卖,可能需要各位亲自到安阳与我们的贤王见面才行,我还没有权利买卖这样的船只。

    不过,在安阳,只要有足够的黄金,你可以买到所有公开销售的商品。包括这样的船只、也包括各种天才地宝。甚至制造这种大船的技术,你们都能买到。

    只要,你们有足够的黄金!”

    “只要黄金?”鱼爱先补充道。

    “大规模交易,只要黄金!小规模交易,可以有白银。”郝有才很肯定。

    吴大千不甘寂寞,“这样的大船要多少黄金?”

    郝有才眼都不眨,“空船,五千万两黄金;如果装备火炮等全部装备,预计要九千万两黄金。具体看各位要求。”

    “噗……”

    “噗……”

    吴大千和鱼爱先顿时就傻眼了,九千万两黄金?吴越两国一年的财政收入加起来也就是这个数了吧。

    郝有才嘴角微微勾起,向旁边的亲兵说道:“传令下去,所有火炮齐射两次。目标就前方那个荒凉的小岛吧。”

    前面的小岛?前面没有岛屿啊!吴大千和鱼爱先向四周看了看。如果说最近的一个岛屿,就是前面二十几里之外有一座荒凉的岛屿了。

    但这一次,吴大千和鱼爱先都没有开口,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火炮,但两人很清楚一点——对方这是要展示下自己的肌肉呢!

    事实也是如此。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展示下肌肉是必须的。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仙域,没有武力保证的利益,犹如泡沫般脆弱。

    命令下达,士兵们按照早就计划好的步骤开始执行。巨大的发动机开始轰鸣,船只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动,速度渐渐提升,劈开迎面而来的海浪,一往无前。忽然,船只开始横摆,吴越两国人眼中的“圆筒”抬起,大大小小的“圆筒”遥遥指向二十几里之外的岛屿!

    下一刻,吴大千和鱼爱先只觉得一阵轰鸣炸开,似乎狂雷砸落,船只也横向移动几分,一团团烟雾从“圆筒”冲出,似乎还有巨大的物体飞出。

    轰鸣结束,但海浪却开始翻滚,无数的浪花被巨舰震上高空。

    等了大约七八个呼吸的时间,二十几里之外的小岛猛的有一团团黑烟腾空而起,乱石翻飞、海浪翻滚破碎。乱石冲上十几米高空,海浪,也以岛屿为中心向外扩散,一层层、一圈圈,源源不断。

    不等远处爆炸的声音传来,船只第二次齐射开始,巨舰依旧沉稳,只有轰鸣在耳边环绕。天崩地裂,似乎也不过是如此。

    等第二次齐射发出之后,远处才有巨大的轰鸣传来。

    而后,第二波炮弹落下,又是一阵乱石穿空、海浪破碎。连续遭受两次集火攻击的小岛,竟然……硬生生被从海面上抹除了!

    震惊吗?!吴大千和鱼爱先这两个敌对国家的水军大帅,此刻却面面相觑,表情有点二傻,看看对方、再看看远处消失的岛屿、再看看对方、再看看远处……

    郝有才笑了,“两位,如何,这巨舰是否价值九千万两黄金?这才仅仅只是两轮齐射。实际上,按照这样的战斗能力,我们可以连续战斗整整一天时间。”

    吴大千率先反应过来,“郝有才将军,我以吴国水军大帅的身份,正式邀请各位前往吴国做客。”

    吴大千心中激动、十分激动、万分激动,这样强大的大船,要是能买一艘,或者是旁边那样小些的钢铁大船买上几艘,吴国能够轻松推平越国!

    别管这所谓的安阳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什么阴谋诡计,先邀请过来再说。到了我吴国内部,你们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然而鱼爱先也不傻,“郝有才将军,我以越国水军统帅的身份,邀请贵使团前往越国做客。另外,我们对安阳也很感兴趣,我们越国对商业也十分推崇,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郝有才不慌不忙,“两位,感谢邀请。但你们都发出邀请,我也不知该往去哪边了。

    要不这样如何,我们安阳只为通商而来,为的就是黄金。这一次,我们更多的是探路,顺便带来了安阳特有的商品。如果可以,我们准备就地出售所有的商品,并返回安阳。

    各位如果想了解更多,可以随我们的船只到安阳,与我们的贤王商讨。”

    鱼爱先问道:“贤王,是你们的王吗?”

    “是的。”郝有才点头,但继续强调:“我们这次来,是为开拓新商路而来,并带来了安阳的商品。如果可以,我们向找一个比较不错的岛屿购买下来,并将所有的商品摆出来,公开交易。”

    吴大千抢先说道:“不用购买,我代表吴国‘永久’赠送安阳一个岛屿,作为友谊的见证。岛屿就在北方一百里左右。岛屿有五十里方圆,有天然的深港。”

    鱼爱先张了张口,却无奈叹息一声。吴大千有权利赠送一个岛屿,但鱼爱先却没有这个权利!

    吴大千有吴国皇室血脉,确切的说吴大千是当今皇帝的堂弟,别说赠送一个岛屿,十个荒凉的岛屿都没有问题。但鱼爱先只是一个“臣”,如果鱼爱先开张口就送一个岛屿,那鱼爱先全家都可能掉脑袋。皇权,从来不是可以轻易挑战的存在。

    机会,就这样从越国面前溜走,然而鱼爱先却无能为力。不过还是要做一点努力,“郝有才将军,我们越国的商业环境更加自由,吴国却比较……严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