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三七零章 齐国出征
    平衡一旦被打破,接下来就是崩塌,不触底就不会停止。战争也是如此。

    当大夏国消亡、地方割据争霸后,瀛洲东方数百年的平衡就被打破;而当蔡国也崩溃之后,瀛洲东方的平衡就彻底崩溃了。

    而齐国,这个野心勃勃的国家,如今更是瞅准了机会,悍然发兵。清晨,三十万精锐犹如潮水一般涌出,向东方浩浩荡荡前进。

    没有宣战!没有正义!没有任何借口!这里是仙域、是修行的世界,别看已经进入国家时代,但弱肉强食的本质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弱小的,就是“食物”,而强者要“吃饭”,这就是理由。强者欺负弱者,智者欺负笨蛋,这样的例子虽然让人不齿,然而却总是不断上演。

    齐国东北大将、苏忠阁,背负双手站在一辆机车上,随着大军前进。受到安阳印象,‘机械化’的战争思想已经开始蔓延。作为最先引入工商业思想、最先接触工业化的齐国,有着一般国家无法想象的军事力量!

    当东方刚开始分裂时,齐国已经在悄悄发展自己的工业。只要是安阳有的,齐国可以说是不计代价的弄到手。青云山谷那里保密太好,齐国弄不到,但安阳出动释放出来的技术,齐国都有。

    而且,作为一个老牌强国,齐国本身高手就不少;利用安阳那里得到的启发,齐国也拥有自己特色的技术。

    灵石大炮,就是齐国的独特技术!

    这种灵石大炮,能够发出很多奇诡的攻击,比如法术。灵石大炮可以将法术发射到两公里之外——而一般修行高手,就算是元婴期高手,也无法将法术送到两公里之外。

    此外,灵石大炮可以使用灵石,但也可以由修真高手催发。一次攻击‘至少’要一块灵石,差不多要金丹期高手十分之一的真元。但攻击力,也很可观。

    苏忠阁看着旁边被机车拖着前进的十座灵石大炮,有欣喜也有苦恼:“就是,消耗太大。只能在关键时候使用。”

    除了灵石大炮之外,还有一般的火炮、强弩等等。采用了弹簧、滑轮等机械装置的强弩,足以正面射杀筑基期、重伤金丹期。除了这些,还有枪支!

    齐国毕竟是一个完整的、强盛的、老牌强国,基本的枪支已经研究出来了!不过齐国因为技术和火药等原因,齐国的枪支也是“一寸大口径(3厘米多)”、子弹是纸壳的。

    苏忠阁左右看看,看看这前所未有的军队,心中有些紧张。安阳,让几十万年都没有什么变化的世界发生了变化,而军事上的变化,更是万分激烈。

    低下头,苏忠阁翻开一本书,《论现代战争指南》——安阳军方印刷品,第二版第一次印刷,128页,定价2两黄金。

    轻轻抚摸封面,苏忠阁有些叹息;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本书的时候的震惊。那时只觉得豁然开朗——原来战争还能这样打!

    书中有包括火药、枪支、强弩、大炮、机车、飞机的基本介绍和应用,包括后勤等指导,甚至还有一种叫做“地雷”的构想——虽然安阳从来没有使用过地雷,而且在这个有修行和仙法的世界,地雷有点鸡肋,但这依旧是一种很好的技术。

    而安阳提出的“天上地下立体化战斗”更是让苏忠阁耳目一新。

    当时贺治国一共在安阳购买十本,送给齐国皇帝;而皇帝又赏赐给出色的将领。苏忠阁有幸得到一本。后来反响不错,贺治国又从安阳购买上千本,发给齐国各个官员将领等。

    “安阳什么都卖,只要有钱,他们连自己的军事秘密都能出售!”苏忠阁真的有些弄不明白,李贤到底在想什么!

    除了《论现代战争指南》之外,还有一本地图册。地图册就很贵了,一本详细的地图册定价高达三千两黄金。包含安阳方圆万里地形图、包含一些重要山区关卡的高空拍摄图等。

    “你说安阳到底在想什么?”苏忠阁问身边的谋士、军师周克银。

    周克银放下手边的事情,“很多,我们没有站在李贤的位置上,也没有李贤目光的高度,不敢妄言。但安阳现在发展很好、发展很快,这说明安阳现在的策略是正确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谁都知道安阳那里是‘认钱不认人’,在不触犯法律的前提下,安阳可以说是‘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而且安阳这里只认金银铜三种货币,不要灵石等其余的货币交易。

    只要有钱,在安阳就能得到一切。甚至那种超音速飞机,安阳都在策划公开拍卖呢。”

    苏忠阁指了指手中的战争指南和地图册,“你说,安阳为什么连这都四处出售?”

    “动机不纯!”军师周克银首先定下一个基调,“我认为,安阳将这种战争指南释放出来,其实就是一种另类的广告;也是一种另类的使用说明书,军火的使用说明书!

    看了这种战争指南,大家自然就会发展军备,而最强大的、最优秀的军备无疑就是安阳生产的。

    那么进一步的结果就是:大家都从安阳购买军火。

    还有一点,安阳将这种战争思想释放出来,大家的战争思想也都相同了,谁也不差;而战争思想相同了,最终又回归到军备竞赛上。最后,安阳就能将军火卖的到处都是。”

    “狼子野心!”苏忠阁做了最终结论,“后(大)夏(国)的调查如何了?”

    周克银翻开整理的情报,“后夏现在非常适合进攻。

    北方,萧国和唐国忙于消化吸收现有的战果,并且预防更北方的攻击。

    安阳收购了武阳郡,但至今没有动作;预计要修真大会之后,安阳才会真正着手接收武阳郡。

    安阳的佣兵团正在蚕食南阳郡,南阳郡已经丢失小半土地;如今。南阳郡统帅南宫智率领十万军队,正在和佣兵团对峙,情况暂时得到控制。

    但情况并不太好,佣兵团战斗能力强大,军火富足,而且这些佣兵团都很有钱,能买通不少内奸。加上南阳郡民心散失、众人企望加入安阳,所以这种对峙坚持不了多久。最多半年,南阳郡将会全面溃败。

    还有,后夏虽然名义上统一,但内部勾心斗角,军队政治都没有彻底整合,正是攻击的好时机。

    不过要注意一点,后夏毕竟靠近安阳,军火技术值得关注。如果打成消耗战,我们这边也可能死伤惨重。

    还有,一旦后夏向安阳购买军火,我们就危险了。安阳是认钱不认人,后夏想要购买军火,安阳肯定批准。”

    “那……”苏忠阁咬了咬牙,“我们也向安阳购买军火!甚至,我们可以发布任务,雇佣安阳的佣兵团战斗!”

    “可以试试,但不要抱太大希望。如今安阳有能力的佣兵团都在‘拯救南阳郡’呢。小佣兵团,估计不会参与战争。而且发布战争任务,价钱估计不会太低,估计要10万两黄金起价。”

    “不!我雇佣佣兵团不是让他们参加战斗的!”苏忠阁眼睛明亮,“安阳的佣兵团手中都有灵通宝鉴,能够通信。我雇佣几个小型佣兵团,让他们负责通信就好!而且,这样价钱也不用太高。”

    “对啊!”周克银恍然大悟,“将军就是将军。如此,我预计一天100两黄金就能雇佣一个优秀的、五人的小佣兵团,我们雇佣五个小佣兵团,就能满足战场通讯的需要。

    这样一来,一个月只需要一万五千两黄金。而一个月时间,我们应该能攻下整个后夏,我们也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战争,不能等安阳空出手来。”

    “不错!打,就要速战速决,让安阳没有时间插手,也让后夏没有反应的时间!”苏忠阁立即命令亲兵带着两万两黄金的存款证明,向安阳出发了。

    安阳的银行,早就在齐国落户,出征带“交子/存款证明”,已经是常识了。带黄金太重,而存款证明就轻飘飘了。交子,已经开始风靡瀛洲东方!

    …………

    齐国大军如潮水般涌动;在后夏的边界、也就是广陵郡的边界,上官广率领10万精兵、五十万普通士兵,严阵以待。

    拖,拖时间!拖的时间越久对自己这边就越有利!

    上官广深吸一口气,看着远处如浪潮一样涌来的大军,看着敌军也有机车大炮等等,心头颇有一些沉重。军事上的变化,实在是太快,快的让所有的将领都感觉到“缺少信心”。

    齐国大将苏忠阁心中没底,上官广心中也没底。可惜,时代一旦进步,就退不回去。

    “准备!”上官广大吼一声,周围传令兵利用话语、旗帜、飞剑等手段传讯,长达百里的边界线上,旌旗招展,城墙阵法启动,火炮枪支、强弩、高手等已经准备妥当。

    紧张的气氛,随着齐国大军的进压而节节攀升,似乎没有尽头。

    风,似乎已经凝固,空气似乎变得黏稠而无法呼吸;广陵郡这里不少士兵心情开始紧张、手心开始冒汗,一些从来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新兵,鼻尖已经有汗水低落。

    没有半年以上的战争经历,几乎所有的新兵都会在漫山遍野的战争中感到恐惧。当初,蔡国的曹国斌之所以不开城战斗,就是考虑到这点——可惜就是因为考虑太多,反而送了全家性命。

    想象下,一个人站在无边的海啸下,那是怎样的感觉?而这就是新兵上战场的真实感受!而且这些海浪,还更加致命!

    “守护!必胜!”上官广经验丰富,在气氛最沉闷的刹那,终于喊出口号。

    口号一开始很稀疏,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呼喊、随着六十万大军一起呼喊,产生了强大的信念。

    “守护!必胜!”声音浩浩荡荡,最后形成声浪,声浪冲走了广陵郡士兵的胆怯,也是对齐国的挑衅,大约可以算是双方的第一次交锋。

    战争,在这一刻正式开始。广陵郡的士兵,在恐惧的激发下,生命在怒吼,潜藏在灵魂深处的战意被激发,热血开始沸腾。

    齐国的军队漫山遍野而来,三十万大军准备冲锋广陵郡六十万大军守护的边界。人数不对称,但齐国的三十万大军全都是精锐,而广陵郡就只有10万精锐!

    周围怒吼之声震天,然而上官广却手心冒汗了。相比于普通的士兵,上官广想的更远。如果挡不住齐国的这次进攻,广陵郡将彻底没有希望;而广陵郡没有希望了,那么上官广一家何去何从就是问题!

    上官广很明白,自己已经背弃过大夏国一次,这是一个“耀眼”的污斑。所以,必须要支撑下去,这场战争必须要胜利。至少,打胜了战争,自己才有谈条件的资格,这样就可以投降齐国了!想要投降,也要做一个“有用的人”啊。

    战争还没有开始,上官广已经准备为以后的投降铺路。因为上官广比谁都明白,广陵郡未来暗淡、根本就没有未来,该为自己寻找生机了。但在这之前,必须要胜利,要用这六十万生命,为自己铺路!

    一将成名万古枯!我要成为名将!

    上官广如此,旁边的儿子上官勇也是如此。

    以后夏现在的力量、士兵铺路,用几十万战士的生命铺路,成就自己的辉煌;然后,自己一家就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钱,想要再次投降就没有问题了。甚至,到时候不用投降,别人会主动招降!

    这样做对不对,上官广根本就不想,因为这里是仙域,这里的本质,是一个弱肉强食、智存愚亡、强者奴役弱者的世界。在这样的一个世界,所谓的仁义等等,不过是高层给予中下层一层希望的光彩,也不过是一种统治手段,仅此而已。

    说的再根本一点,无论是帝王还是百官,几乎所有的强者追求的,都是“白日飞升”。而想要白日飞升,首先就要活下来。

    ‘我只是想要活着,然后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至于那六十万大军,早晚都是要死的,还不如为我的成功铺路!’上官广眼神深处闪过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