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三五九章 审判
    安阳城主府,李贤等高层正在商讨。

    对政治更加敏感的也严泽安终于提出看法了:“少爷,有一点我一直没想通,为什么要将修真大会放在还很荒凉的吕梁郡故地?这不是很符合少爷一直以来的行为。”

    许仁等人也终于看了过来;确实是如此。一开始还没有什么,尤其是安阳现正在搞思想解放运动,让许仁等人都忙于维持安阳的稳定;如今严泽安提出这个问题后,众人总算是察觉到这问题的奇怪了。

    李贤起身,站在一幅最新的地图面前,指着安阳的位置:“你们看,安阳老城的位置,虽然很好,但面积却有点小了。如今,安阳的发展已经近乎接近极致。眼下这场思想解放运动,更让我看到了安阳现有的位置的极限。

    如今安阳的发展越来越快,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新城了。

    以后,所有的经济活动等等,都放在新城;老城区只负责政治的问题。”

    严泽安微微皱眉,“安阳现在有约20公里方圆,如今安阳中心才只有五公里不到,发展空间很大啊!”

    李贤微微抬头,神思开始飘飞:“不,你们有没有想过,安阳现在的发展速度如此之快,明年会如何?三年后呢?五年后呢?

    安阳以后的发展,将会越来越快;最新的舰队也已经在向更南方探索;而随着修真大会的召开,安阳必然会成为未来瀛洲东方的中心所在。

    我们需要一个更广阔的位置建造城市,一个全新的城市。

    这个城市,要有一百公里、乃至两百公里的发展空间,要能容纳五千万人口以上,要有一个完全开放的基础和自由发展的空间。一个全新的、与过去截然不同的城市。

    最多五年时间,你们就会知道,什么叫爆炸式发展。安阳已经有了足够的积累,而这次修真大会,就是最后一个契机。

    修真大会选择的位置,是一片平原中的山区,这可是我精心挑选的位置。”

    见李贤如此说,许仁、严泽安等人就不说话了;李贤过去一贯以来的“正确性”,让李贤在规划安阳发展愿景的时候,成为了绝对的权威。

    稍后,李贤看向夏青青,“毕业生的意愿都统计出来了吗?”

    夏青青当即拿出本子来,“今年共有144人,经过反复筛选考核,最终确定,有65人准备自主创业;剩下的,有38人准备加入璀璨星辰集团,有27人准备加入政府各个部门;还有14人准备参军。”

    “好!”李贤点了点头,“这样,加入集团的、政府和参军的,直接让他们参与各个部分考核就好,有各部分负责人负责。

    至于想要创业的,告诉他们,他们有一个月的时间做规划;一个月后,也就是说修真大会结束后,我要亲自考核他们各自的规划;届时,银行将提供总数一千万两黄金、三年免息的贷款。第一名可以获得100万两黄金、最后一名将获得3万两黄金;中间依次递减。

    还有,告诉他们,修真大会结束后,安阳将在曾经的吕梁郡位置建立一座未来化的城市,而这个城市的所有建设和发展,安阳政府将只负责引导,剩下的全都让与商行集团来负责;让他们把握好机会,还有保密。”

    “全都让商行负责?”李贤这话一出,许仁等人都有些意见,这可行吗?

    “一座商业化的城市,让商人自己去建设。当然,我们会提出指导等等。只是让商人负责建设而已,就如同建设皇宫一样,最后还是我们统治啊。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哦哦哦……”许仁等人默默无语的点头,少爷这思维就是与众不同啊。

    正在这时,李玉龙也到了,众人聚头,一起商讨修真大会的事情。

    …………

    同时,安阳西部的司法广场上,已经人满为患,九阳宗执事冯步英当街杀人,即将进行公开审判。

    谢玉华领着九阳宗副掌门吕金阳来到现场;这一路上,吕金阳两眼无神,全都是在努力思。谢玉华的一句话,让吕金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思考当中——当街杀人是正义的吗?

    机车缓缓停下,谢玉华提醒吕金阳已经到达地点;吕金阳下车后,第一次以审视、而非高傲的眼光看待安阳的司法广场。一面面石壁林立,上面公开了安阳的法律;周围有庄严神圣的法院、恢弘的银行、威严的税务、森严的警察和富丽的工商五个安阳的标示性建筑。

    此刻,法院的大门有已经打开,观众可以自由进出,但必须要保持安静。

    谢玉华领着九阳宗副掌门吕金阳来到观众席位,已经能看到被封了修为的冯步英坐在一个“被告”的位置上,身后还有两名金丹期警察看守。法院左右两侧更有两名“金光闪闪”的元婴期高手坐镇。这两位元婴期高手一身法宝,看着就耀眼无比。

    见到这个样子,吕金阳先是愤怒,堂堂九阳宗的人,竟然要被如此对待;然而吕金阳刚刚提起怒气,两位坐镇法院的元婴期高手就看了过来,顿时吕金阳就感觉头顶冒汗了。这两个元婴期高手都是元婴期中期的不说,还一身法宝,让吕金阳不敢轻举妄动了。

    无奈之下,吕金阳只能向身边的谢玉华求救:“谢仙子……呃……谢总裁,我们就只能看着吗?”

    谢玉华微微摇头:“你们进入安阳的时候,就没有研究下安阳的法律吗?车站的墙壁上甚至都有重要法律的条文,你们竟然没看到?

    当街杀人,是最严重的犯罪行为之一;当街杀人未遂的,至少也要判刑20年。要是故意的、而且是追杀的,可能会更加严重。如果你们的那个冯步英还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比如不死不休之类的话语,只会让事情更加严重。”

    吕金阳眼中已经有精光闪烁:“坐在最中央的那个就是本次的法官吗?能不能买通法官?安阳不是认钱不认人吗?”

    谢玉华忽然灿烂一笑,笑容中有说不出来的嘲讽:“认钱不认人,但法律却是安阳的根本,也是安阳唯一一个用金钱买不到的。对于行贿的人,情节严重的甚至会判死刑。

    法律凌驾于财富之上!

    向法官行贿,法官有权利当场拿下行贿之人并判刑,而且合法获得所有行贿资金。”

    吕金阳目瞪口呆,行贿的要冒生命危险不说,法官还可能来个“白吃黑、不负责”,还是合法的?!

    稍停,吕金阳终于还是露出一丝上位者的冷厉:“安阳这样做,就不怕得罪天下吗?”

    谢玉华微微昂头:“天下人这样做,就是摆明在挑衅安阳的威严!所以,面对伸出来挑衅的手掌,安阳从来都是一刀砍断的!晋国伸手了,结果晋国战败了;蔡国伸手了,如今蔡国只剩下三个郡在苟延残喘。”

    吕金阳顿时一噎,竟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九阳宗当然是很强大的,但宗门和国家相比,还是有些差距的;国家的‘整体’力量基本上都凌驾在宗门之上。安阳能连续与晋国和蔡国战斗,表现出来的强大,足以让任何人侧目!

    就在两人谈判的时候,法庭上的法官也将冯步英的罪状宣读、审判完毕,“当街杀人、杀人未遂,却不思悔改,还要威胁当事人永远不会放弃追杀。鉴于如此事实:判刑50年,30年后审查行为,如果行为依旧如此,将延长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