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三五七章 这叫法制
    (上一章已经修复,请刷新下。题目无法修改,内容已经更改。)

    九阳宗执事冷笑,一步步走向温小威。孤身一人的温小威后悔的想要哭,怎么就甩掉护卫了呢。

    等等……温小威忽然发现,周围的人怎么似乎都在看热闹?而且那看热闹的眼神不是看向自己?

    忽然,温小威想起来师叔魔魂真人的话:

    安阳是法制的世界,在这里,只要遵守法律,就算是魔鬼也能光明正大的现身;而要是不遵守法律,就算是仙人来了,也要被抓。在安阳,没有什么正道魔道等的分别,只有守法与违法的分别。

    如果在安阳遇到那些自诩为名门正派的,不用理会;如果这些人敢来什么“除魔卫道”,你等着看笑话就好。当然,该跑的时候还是要跑的,命还是要保住的。

    还有,一定要学会“钓鱼”啊;我给你说啊在安阳呢,有一种叫做“钓鱼”的法律漏洞;如果你看到敌人,不要主动出手,要引诱对方出手。我教给你一点细节啊……

    这时候,魔魂真人的话从温小威头脑中回响出来;温小威顿时“哭了”,“你……你……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除魔卫道!”冯步英冷笑,“啧啧,极道宗的少宗主呢,你的人头价值一柄中级的法宝级飞剑!刚好我缺少一支法宝级飞剑,今天竟然让我遇到你,老天开眼啊!哼,魔道少宗主,人人得而诛之!”

    眼看着冯步英飞剑已经腾空,眼看着冯步英双手捏印、法术即将发动……

    温小威大叫:“我从来没有杀过人,连老鼠都没杀死过。你凭什么杀我!”

    “就因为你是魔道!”冯步英看着温小威,眼神深处闪过一丝狰狞。真的是……太幸运了!

    温小威眼看冯步英法术和飞剑都达到攻击的极限,当即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喊:“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要杀我!”

    冯步英在后面大笑:“好大的笑话,一个魔崽子竟然还要求救。今天,我要让你魂飞魄散!”

    说着,冯步英就要发起攻击。但就在这瞬间,一个庞大的压力压下,冯步英瞬间就如同雕塑一样无法动作;温小威感受到身后的变化,立即停下脚步。转头望去,却发现一个身着警服的元婴期高手漂浮在半空,缓缓落下。

    元婴期高手来到冯步英面前,刷刷几下就封了冯步英的真元等,向后招收,“来人,押下去。”

    而后,这元婴期高手转向温小威,面容威严、却有一分平和:“小兄弟,这人可是要杀你?”

    温小威狠狠地点头:“是的是的,我都求饶了,他还追杀我。”

    “可否跟我们回警局做下笔录和证明?此人当街杀人,按照安阳法律,已经触犯了杀人未遂之罪;但我们需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然后才能真正的做出判决。这需要小兄弟提供证明。”

    “好的,没问题!”温小威心中大定,师叔说的果然没错,安阳是法制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要按照法律来。

    其实在当今这个国家的时代,各国都或多或少有一些法制的思想,但不是很彻底;而安阳,却是一个彻底的法制世界。

    那冯步英此刻却在挣扎:“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知道那个魔崽子是谁吗?你们这是助魔为虐、你们这是好坏不分、你们这是善恶不明。那魔崽子是魔门中人,魔门中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

    “闭嘴吧!”一个押着冯步英的警察嘿嘿笑道,“我们只看到你要当街杀人了。进去吧!”

    将愤怒难平的冯步英推到车里之后,温小威也老老实实坐进车里,还是和冯步英并肩而坐的。看到冯步英满脸怒火,温小威反而很热情的打招呼了,“喂,冯执事,你来安阳就没有了解下安阳的法律吗?”

    冯步英怒火上头呢,一看温小威这小人得志的嘴脸,顿时就爆发了,“安阳的法律,难道是魔道的不成!”

    “不不不,安阳是一个法治的世界,只要遵守安阳的法律,就算是魔鬼也能生活在阳光下。如果不遵守,就算是九天神灵来了,也要去坐牢!你吗,当街杀人,影响恶劣,我猜猜,你能被判多少年呢?”

    温小威捏着下巴,看着冯步英,好似猫戏耗子一般,神态那叫一个得意。名门正派吗?敢在安阳当街杀人,照样要抓!安阳可是将法律都公开了的,进出安阳的车站、港口等地方,以及司法广场,都有醒目的法律。

    最后,温小威下了结论:“可惜啊,眼睛长在头顶上,光等着飞升了,就是不看人路。”

    冯步英大怒:“你等着,以后只要我有机会,一定会将你薄皮抽筋,再将你打的魂飞魄散;再找招魂巫师将你的真灵也彻底泯灭,再做法七七四十九天,彻底消除你的怨气,让你永远彻底的消散、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哎呀……吓死少爷了!”温小威满脸微笑,“你吓得我都不会哭了,只会笑了。趁着临死前,我多笑点,防止以后没有机会笑。”

    “笑吧,使劲笑吧!”冯步英怒气冲天,“还有你们安阳的人,明知道我是谁还敢抓我,赶紧将我放了,赔礼道歉;否则九阳宗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们九阳宗可是有化神期高手!”

    前面穿着安阳警服的元婴期头也不回,“没事,我们安阳别的不多,就是钱多。不知道一千块灵石,能不能悬赏一个化神期高手的脑袋?如果一千块不够,那就一万块!

    在安阳有这样一句话:没有什么是金钱不能解决的,如果解决不了,是金钱不够多!

    安阳的货币,从普通百姓使用的铜钱、一般交易使用的金银,到高手使用的灵石、灵材等应有尽有。

    哦,对了;我安阳法律的核心之一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讲究一种公平。所以,如果你们高手赶来侵略我们安阳,我们就敢对你们宣战。化神期高手我们或许奈何不了,但我们安阳有能力将你们九阳宗元婴期之下的杀个鸡犬不留。”

    “你……你们……你们这是恶魔行径!”冯步英真的被这狠辣的话吓着了。别说冯步英,就算是温小威都有些目瞪口呆——牛啊,这话我们极道宗都不敢说。

    “这不是恶魔行径,而是法治,属于安阳的法治。对待外人,我们安阳奉行的就是:和讲道理的人讲道理,和不讲道理的人玩野蛮!”

    “你们……”冯步英第一次感觉到了胆怯。

    温小威听了,顿时拍手:“说的好!我最讨厌就是那些打着正义旗号,口中说着心怀天下,却做着恶魔行径的、所谓的正人君子。”

    元婴期高手看了一眼温小威:“只要遵守我安阳的法律,我们欢迎天南海北的朋友。但如果践踏安阳的法律,在安阳这里就是天理难容。

    小友过去的身份是什么,我们不会关心;只要在安阳这里遵守我们的法律,就足够了。

    当然,如果是罪大恶极的,我们也不会手软和包庇;最差也会驱逐出境。”

    温小威心下大定:“前辈放心,我爹是极道宗掌门。极道宗……”

    “我知道!极道宗介于道魔之间,但因为不被所谓的正道认可,而成为现存魔道宗门中,十大魔门之一。可对?”

    “哇,你们连这都知道!我在晋国的时候,晋国都不知道我们呢!”温小威真的惊讶了——好灵通的消息。

    “当然,安阳的发展和别的国家的发展方式不同。我们的发展方式,是要行商天下;所以,现在瀛洲存在的宗门,我们当然要关注。十大魔门、十大道门等等,我们都必须要了解的。

    好了,到警局了,我们做下笔录吧。”

    元婴期高手将冯步英和温小威带到审讯室之后,审讯室就只有一个八仙桌和四把椅子;先将捆绑冯步英的法宝级绳索解开,将冯步英压着坐到一把椅子上,又请温小威坐到冯步英对面;元婴期高手则坐在桌子另一边。

    “先介绍下,我叫周宏望,暂时担任安阳西警区副局长,今天是第三天上任。”周宏望说着,拿出纸张和摄影机、玉简三方面开始记录,“下面我要说下两位接下来需要注意的事情:你们可以不说话,但你们所说的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将被记录下来,作为证明。所以,请不要说无关的话、不要捏造、不要夸大,当然更不要撒谎。

    撒谎,罪加一等。

    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请写下来,并对天发誓你所说所写是真正的名字。”

    “我凭什么接受你们的指挥!”冯步英冷笑。

    周宏望也不生气,而是一边写一边说:“抗法一次,罪加一等;增加十天扣押时间。”

    写完了,盖上自己的印章。而后,周宏望再次询问刚才的问题,一个字都不差。

    冯步英这次不说话了,就这样瞪着周宏望。周宏望也不着急,指了指旁边的时钟,“每十分钟算是一个审问阶段;十分钟内不回答,算是一次抗法。

    前三次抗法,每次增加十天扣押时间;从第四次开始,每次扣押时间增加一倍。也就是说,第四次抗法,增加20天扣押时间;第五次抗法,增加40天扣押时间;第六次,增加80天。你只要抗法十次以上,这一辈子都要呆在监狱中了。

    从做人的角度,我建议你还是别顽抗的好,早晚都是要说的,不是吗。先将所有的损失降到最低,而后再想办法吧;如果眼下都做不好,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

    冯步英一听,终于开始配合了。

    “冯步英,金丹期中期,魏国九阳宗人;杀人是为了除魔卫道。杀人凶器,飞剑。”

    周宏望又问温小威,温小威说了自己的姓名等信息。

    将这些信息记录下来后,周宏望又问冯步英:“你在车上的时候说,只要有机会就会杀温小威?”

    “除魔卫道,是我一生的承诺!”冯步英语气愤怒中带着坚持。

    周宏望重新询问:“很好,也就是说只要有机会,你就要杀温小威?”

    “是!”冯步英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怒吼着回答。如果可以,冯步英现在真想将周宏望也一起“除魔卫道”了。

    “很好!”周宏望继续记录,“这飞剑是你想要杀人的凶器吧?”

    “是!”冯步英怒火熊熊,“你们安阳这是魔道行径!你们现在返回还来得及!”

    周宏望理都不理,转向温小威,“他说的这些可对?是否有什么遗漏的?”

    温小威想都不想,“据我所知,他在魏国和西楚国数次杀人,而且……”

    “我只管安阳!”周宏望打断了温小威的“栽赃”,“我们只管安阳,安阳之外的事情我们不管。我问的也只是安阳发生的事情。另外,在回答之前,请注意不要捏造,否则也是要违法的。”

    温小威吃了一个软钉子,只能讪讪说道:“那就这些了,他说的都很全。”

    “那就请两位签字、按手印吧。”

    温小威很自觉地按上手印;但冯步英有点不配合。

    周宏望也不着急,就是将所有的资料放在冯步英面前,“你有一个小时、也就是半个时辰的时间确定和思考你的言辞;一个小时后,如果你没有任何意见,依旧僵持,那么按照十分钟一个审问阶段计算。

    放心,我们不会强逼你签字画押的,也不会弄什么屈打成招之类的,安阳一切都有法可依,所有的注意事项我也都向你说明了。你自己看着办。”

    冯步英真的很想在周宏望脸上来一拳,这所谓的有法可依,比屈打成招还要可恶!眼看这时间一点点溜走,最终不得不低下头将所有的信息看了一遍,无奈的签字、按手印。

    “很好!”将所有的资料收起来之后,周宏望带着两人向外走去,“安阳的警察有审问查案的资格,但却没有定罪的资格。具体的定罪,需要法院来负责。

    走吧,将你们两人移交法院,就没有我什么事情了。”

    法院就在隔壁,将两人送到法院的时候,法院门口却已经有不少记者等待了。一个记者冲到冯步英面前,“冯步英您好,我是安阳日报的记者,对于这件事情您有什么看法?”

    不等冯步英反应过来,又有一个记者冲了过来,“冯步英您好,我是安阳民报的记者,您有什么想说的吗?我们安阳民报每天印刷高达30万份,部分报纸甚至销售到齐国、陈国等国家,您的言论可以传达到万里之外。”

    渐渐地,周围的记者越聚越多,冯步英彻底凌乱了,这是怎么回事?安阳这里的状况,怎么感觉怪怪的?他们还要将消息公开?羁押犯人什么的,不是需要保密的吗?

    别说周宏望了,就算是温小威都有些目瞪口呆——怎么感觉怪怪的?这里的人都脑子有问题吗?

    正在冯步英凌乱时,旁边的周宏望开口了,“各位,本次案件已经移交法院,距离法院开庭裁决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大家还有两个小时的采访时间,时间很充裕,请各位排好队,一个个询问。”

    忽然,一个记者冲到了温小威面前,“您好,您叫温小威吧,我是安阳商报的记者,您方便说下与冯步英之间的恩怨吗?

    如果您方便,我们可以做成连续报道,甚至报社最高可以给您支付一万两黄金的稿酬。我们商报的发行量最高,高达百万份;销售的也最广,最远甚至销售到刘国。接受我们商报的采访,不仅仅有收入,还有名气。”

    又一个记者冲到温小威面前,“您好,我是安阳日报的记者,安阳日报是安阳最权威的报纸,甚至唐国、萧国、蔡国、进过、齐国、陈国等国的百官帝王,都阅读我们的报纸。”

    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冯步英和温小威就在安阳沉沦了,在记者们花样的采访下,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