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三五一章 曹家灭门,下
    黑夜为黑暗中行走的人提供了最好的掩护。一团朦胧、难以辨别的阴影从曹国斌家眷的临时驻地蹿出,悄无声息。

    阴影潜行几百丈之后,遇到了一个“意外路过”之人。

    “东西都放好了。”

    黑影就只有这一句话,还是灵识传音;而后黑影悄然返回。整个过程悄无声息,没有第三人知道。

    …………

    牛油火炬熊熊燃烧,将蔡国皇帝这里照的灯火通明;熊熊燃烧的火焰带来了温暖和光明,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粗犷与雄威。

    但闪烁的火焰,也为现场蒙上了一层闪烁不定的阴影。

    蔡国皇帝高坐在上,下方‘站着’略有摇晃的曹国斌,曹国斌右前方是宰相黄傅、左前方是大帅叶伟荣。周围文武官员列坐。

    黄傅的话刚刚出口,叶伟荣忽然发话了,“宰相,在你问话之前,我想问下,宰相是否懂得军事?”

    “常用的10部兵书,我都看过。怎么,大帅有疑问?”

    叶伟荣声音低沉几分,似有嘲讽:“我担心宰相不懂军事,问了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比如,士兵为什么多用刀、而少用剑。比如,为什么粮草运输中,谷粒不能脱壳。

    先贤曾说过,尽信书不如无书,光看书他不行啊!”

    “噗嗤……”有人笑点低,竟是已经忍不住发笑了。

    黄傅哼了一声,“谢谢大帅提醒,此恩铭记在心。”

    叶伟荣似乎要嘲讽到底:“你还是忘记的好,被你记住了,我会有心魔的。”

    对于黄傅这个权臣,叶伟荣自然不陌生;而黄傅似乎想要对曹国斌不利,叶伟荣也不会坐视。

    只是现在叶伟荣也没有弄清楚曹国斌这里的具体情况,贸然插手只会让事情更糟糕;但却可以适当地敲打下黄傅,别问些“歪问题”。顺带也是提醒下皇帝,让皇帝心中有一个概念——有些问题是“傻问题”,是不需要回答的。

    黄傅似乎没有将叶伟荣的嘲讽放在心上,甚至有点轻蔑的意思——你一个只知道动手的武夫,如何了解‘问话’、‘刁难’、‘政治’这几门艺术。同一个问题可以从军事角度询问,但也可以从政治角度询问!

    或许从军事角度看,一个问题不成刁难;但有时候从政治角度看,一个看似简单的、甚至是看似愚蠢的问题,却能让武将脑袋搬家!

    而且有些问题,只要让皇帝陛下认为“是问题”,就足够了!是,我不懂军事,可皇帝陛下也不懂军事啊!

    几乎是瞬间,黄傅脑海中就转过这些念头。

    在所有人关注下,黄傅问了第一个问题,“太师,你手中有八十万大军,是萧国大军的四倍,又处于我蔡国本土,至少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中的‘地利人和’,为何不出城作战?”

    曹国斌皱眉,语气却很不客气:“号称八十万,实际上真正能出城作战的精锐,不足五万;剩下的人依城防守还行,主动出击只有死路一条!那些临时组织起来的士兵,连排兵布阵都做不好,如何冲锋陷阵!

    况且天时地利人和的说法已经过时,军火的使用,让过去的很多战术思想都落后了。”

    而在内心深处,曹国斌却有些叹息——现在的蔡国,还有‘人和’这种珍贵的东西存在吗?你没看到萧国大军不到两天时间行军一千八百里,要真有人和,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行军速度!

    没有拦截、没有通风报信、没有背后骚扰和拦截粮道、没有主动战争的武将、没有忠诚于蔡国的官员将领;反而一个个望风而“降”。萧国大军的行军速度,就是最残酷、现实的证据!

    只是这些话不能说出来,真要将这“真话”说出来,就是真真切切的“真话大冒险”了,而冒险的结果就是脑袋搬家。说真话,有很多时候要付出惨重代价的。太多的时候,为了不违背良心,只能选择性隐藏不说了。正所谓“说话输说一半”。

    但黄傅也不是笨蛋:“那不对吧。战争似乎还有一种叫做游击战的,完全可以用这种游击战来发挥八十万将士的优势。

    就我所知、就我研究,游击战能极大地削弱军火的作用。而且游击战,能让敌人坐卧不宁、无法休息,是打乱敌人军事部署、军心士气的最好手段。

    况且,这毕竟是八十万人呢!而且里面至少有三万御林军、几万的皇城守卫军,还有从各个家族、附近城池抽调的精英六十多万;还有英勇无畏的爱国勇士。

    这些人中,竟然仅仅只有五万可战之兵?不知太师所谓的可战之兵是什么标准?”

    这话问的可谓是句句诛心。那些家族支援的人员确实都是精英,因为黄傅将各个家族的嫡系人员都送到城墙上了,那些家族不得不将精锐派出。但这只是表面的,实际上这些家族的人根本就听调不听宣。

    但这话,曹国斌不能说,一来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二来皇帝还需要这些家族撑场面。而且曹国斌要是这样说了,只会将这些家族完全推到黄傅的阵营中。

    况且,除了家族的人,还有几万御林军和皇城守卫军呢。但是……这些留下来的御林军和皇城守卫军,根本就是一群痞子,混吃等死、欺辱百姓倒是很行,一旦真的拼刀子了,他们只会做一件事——跑路。如果有更多,就是投降了。

    然而这话也说不出口,这可是皇城守卫军呢,后面不知道牵扯了多少阴暗;曹国斌要是敢将这个事情揭开,曹家免不了要成为“严家第二”;而这一次,相信没有人能像安阳上次那样,救走曹家。

    还有所谓的游击战,游击战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先不说对士兵本身的严格要求;仅仅说蔡国那些“好将军”,这要让他们去打游击,这些将军会“远走高飞”!

    内心的怒火已经在熊熊燃烧,曹国斌心里很明白,黄傅每一句话都问到了‘点子’上,而曹国斌却找不到更好的反驳理由。有些事情还不能点破,否则曹家上下都要罹难!

    尤其是,曹国斌的一切军事行动,已经是不可更改的、铁证一样的事实!

    然而黄傅并没有结束刁难。“好吧,就算这些不算;那么在萧国已经撤军、撤销包围,并北伐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兵?

    这时候就算八十万大军都是新兵,出兵也能拖住萧国的军事行动吧。至少,拖个半天总没有问题吧!就算八十万大军站在那里不动,任由敌人砍杀,也要砍半天吧!

    有了这半天时间,陛下就不必要冒险了!”

    黄傅的话,句句在理——但这所谓的句句在理,是从政治角度看的!而且似乎是在为皇帝陛下考虑呢。

    旁边的叶伟荣终于看不下去了,“宰相你这话有失偏颇。战场上一旦失利,士兵溃败的速度是超乎想象的。有时候三十万人,也只需要一刻时间就能溃不成军。不能用平常人的眼光来衡量战争!”

    黄傅脖子一梗,“但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至少会尝试进攻一下。哪怕只要稍微进攻一下,怎么也能拖慢萧国的行军脚步吧!”

    这话有点毒;普通人都能想到,你太师就想不到?你是不是心怀不轨啊?

    这看似不同的话说出来,蔡国皇帝眼神猛地收缩。皇帝这个位置,注定要多疑,尤其是考虑到蔡国眼下的局势,皇帝的疑心更重!而黄傅,就是抓住了这点。

    这一连串的问话下来,黄傅处处都是站在皇帝的角度考虑;相比之下,黄傅似乎反而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了!

    曹国斌气的乱哆嗦,黄傅这些问话,全都是“门外汉”的问题,没有一件涉及到军事的核心。比如尝试攻击的馊主意,这能随便尝试吗,如果尝试几次都失败之后,八十万杂兵肯定崩溃;而当时的情况,主动出击,失败率是百分之两百!

    但不好意思,皇帝陛下也是门外汉,还就是能将黄傅的话听到内心里。

    叶伟荣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宰相,照你的说法,这领兵打仗的将领什么的,不需要特别选拔,只需要从民间随便抓一个普通人过来就好了?”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黄傅心中冷笑,“叶大帅你这就不对了,我可并没有这样说。我的意思是,太师之前的表现:连、普通人、都、不!如!!!”

    这话一出,等于是宣告曹国斌死罪。

    就在这时,黄傅身后,忽有一人出列,“陛下,太师一生为国,劳苦功高,忠心不二,此次必有我们所不知道的隐情。可否给太师几天时间,让太师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

    此人这话一出,皇帝陛下眼睛豁然闪过一丝杀机!这人的话,听上去是好话,但仔细一听,却是字字机心,每一个字都扣准了皇帝的心性。

    黄傅眼神闪过欣喜,果然是自己的贴心人啊。

    这话听上去是好话,但再稍微一分析就能发现问题:一生为国、劳苦功高,就是“功高震主”;从来都忠心不二,此次有我们所不知道的隐情,就是——这老家伙有二心了。而“给太师几天时间”,却是有一锤定音的效果——不能给这老家伙时间,要快刀斩乱麻,迟恐生变啊陛下。

    然而,听到这话之后,叶伟荣竟然还向这人点头示意,很是赞赏。

    黄傅见此,内心更是冷笑不断:统帅又如何,行军布阵我不如你,但玩弄权术,你连门槛都够不着!这话一出,曹国斌想要活着都难!

    曹国斌却是政治上的老人了,一听这话面色狂变;就准备辩解,这时候,就算是将所有的阴暗面都揭开也在所不惜。

    可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来报,“陛下,抓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审问后发现,竟然是曹家的侍卫头领!从他身上搜出了这个。”

    一封似乎被撕碎、又被小心粘好的信,摆放在木盘上,送到皇帝陛下面前。

    所有人都将目光扫来,在灵识关注下,信的内容被所有人看到了;虽然信已经有些残破、部分字迹模糊残缺、甚至还有涂改,但大致内容却很清楚,这是一封求救信,一封向安阳的求救信!

    一封曹家准备送给安阳严家、严泽安的求救信!结尾处还有印章,曹国斌的印章!

    “这不可能!”曹国斌终于爆发了,这是一个阴谋。

    蔡国皇帝看着那个印章,终于开口,“请太师拿出印章来对比一下,可好?”

    官员一般有两个印章,一个是私人的、一个是官印;而眼下这求救信上的印章就是私人的印章。

    曹国斌想都没想就解下自己腰间的私人印章;旁边有侍卫递上。皇帝陛下亲自在信上印章旁边,再次盖印。

    印章拿开后,结果两个印记完全一样,包括缺口、包括笔画粗细、包括一些特别的花纹断纹等等!

    还有,每一个私人印章都是法器,都有自己独特的气息和光芒,而就连这也都一模一样。不用说,这根本就是同一个印章盖的印记!

    “不!这怎么可能!”曹国斌目光呆滞,简直难以相信,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

    黄傅冷笑,“因为篆刻印章的手段、方法、材料等等不同,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人能复制一个完全一样的印章。至少,在我蔡国内,我还没有听说有这方面的事情发生。”

    蔡国皇帝拿着信和印章反复对比,每对比一次,眼神就凌厉一分;终于啪的一下将东西扔到曹国斌脚边。“太师,你自己看吧!”

    曹国斌哆嗦这拿起印章和信,第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两个印记根本就是一个印章盖出来的!

    这下子,就算是叶伟荣也有些呆愣的看着曹国斌,眼神中全都是挣扎。难道……难道……太师真的已经与安阳暗通款曲?

    但这里面似乎还有很多不解之处。如果是暗通款曲,太师应该篆刻新的、不同的印章才对,这样必要的时候可以假托是别人私自刻印、栽赃陷害。以曹老太师的智慧,不会想不到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