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三四七章 我们有什么?
    当孔东来无奈选择和敌人、乃至仇人联合的时候,北方的蔡国,也正在进行一场讨论。

    或许是天佑蔡国吧(谁知道呢),进入三川之后,蔡国皇帝就完全控制了这里;多少年来的苦心经营,让这里成为蔡国最后的根据地。

    简陋的朝堂上,黄傅位列左侧第一位,叶大帅、叶伟荣位列右侧第一位,两人一左一右将蔡国皇帝拱卫中央。坐在临时皇位上的蔡国皇帝,眼神冷厉的扫过经过筛选后的二十几个官员。

    经历了这样一场灾难后,蔡国的皇帝陛下似乎觉醒了,好似苏醒的猛虎。目光所过,官员竟是纷纷低下目光,不敢直视。

    环视许久,蔡国皇帝终于开口了:“宰相(黄傅)说得对,蔡国需要一场蜕变。经过这次灾难,我蔡国看似虚弱了,但却更加团结了,这比先前强了太多太多。难能可贵的,因为工业和商业的原因,我们不仅拥有丰厚的财富,更有坚实的根基。

    以后,我们将向安阳取法,以工商来发展国家。用工业强国、武装士兵,用商业发家致富,丰富国库!”

    “陛下圣明!”黄傅高呼,似乎看到了仙人下凡,那叫一个激动。

    蔡国皇帝看了看黄傅,忽然笑了,就是笑的有点意味深长,“宰相,组建一个司法部,向安阳取法。安阳的法律大全,是公开销售,完全可以买来参考。”

    黄傅顿时一愣,心中生气不妙的感觉。安阳虽然鼓励工商,但官员绝对不能进行工商业。用安阳的说法,官员就是裁判,裁判就不能参与具体的事情。

    那么,如果采用安阳的法律等,黄傅就不能一边做官、一边经商,玩‘官商合一’的好游戏了。

    而安阳的成功、巨大成功,更证明了安阳法律的正确性和权威性,所以……黄傅根本就没有办法驳斥。

    然而不等黄傅反应和阻止,就有官员站了出来,“陛下,安阳有一句话口头语,叫做‘在商言商,认钱不认人’。只要花费五万两黄金,安阳就能派出司法方面的资深官员,指导我蔡国建立新的司法体系。再花费五万两黄金,安阳就能帮我们策划一个基础的工商业发展方向。这一点,在安阳那里是明码标价的。

    我们现在要与时间赛跑,直接雇佣安阳的司法团队,能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建立新的政治体系,能够尽快的建立工业体系。

    甚至,只要花费一万两黄金,安阳就能帮我们定向培养十名官员。

    臣斗胆,请陛下花费一定的代价,尽快建立蔡国新的政治体系。而安阳在商业上的信誉,暂时是可以相信的。”

    不想这话给了黄傅借口。“朱崇德,你是不是与安阳有商业关系?我们刚刚和安阳打完,安阳刚刚杀了我们百万民众,我们转头就向安阳求救,你让民间怎么想的?你让百官如何看?你让浴血奋战的战士们,如何自处?啊!你说啊!”

    别说,黄傅这话说的很有道理!

    朱崇德顶着黄傅的压力和怒火,还有黄傅眼睛深处凛然的杀机,傲然而立,“陛下,我们虽然与安阳发生了战争,但安阳对商业的发展和鼓励,却是大家所无法想象的。”

    说完,稍微一顿,朱崇德转向黄傅,“宰相,你可知道,这次叶伟荣大帅之所以能提前赶来,就是安阳的商人帮忙传递消息的。

    是安阳的商人帮忙将消息传递给叶大帅,叶大帅才能提前控制三川,也才能在最后时刻救援陛下。”

    哗……这话一出,蔡国这小小的朝堂上就炸开了。当孔东来无奈选择和敌人、乃至仇人联合的时候,北方的蔡国,也正在进行一场讨论。

    或许是天佑蔡国吧(谁知道呢),进入三川之后,蔡国皇帝就完全控制了这里;多少年来的苦心经营,让这里成为蔡国最后的根据地。

    简陋的朝堂上,黄傅位列左侧第一位,叶大帅、叶伟荣位列右侧第一位,两人一左一右将蔡国皇帝拱卫中央。坐在临时皇位上的蔡国皇帝,眼神冷厉的扫过经过筛选后的二十几个官员。

    经历了这样一场灾难后,蔡国的皇帝陛下似乎觉醒了,好似苏醒的猛虎。目光所过,官员竟是纷纷低下目光,不敢直视。

    环视许久,蔡国皇帝终于开口了:“宰相(黄傅)说得对,蔡国需要一场蜕变。经过这次灾难,我蔡国看似虚弱了,但却更加团结了,这比先前强了太多太多。难能可贵的,因为工业和商业的原因,我们不仅拥有丰厚的财富,更有坚实的根基。

    以后,我们将向安阳取法,以工商来发展国家。用工业强国、武装士兵,用商业发家致富,丰富国库!”

    “陛下圣明!”黄傅高呼,似乎看到了仙人下凡,那叫一个激动。

    蔡国皇帝看了看黄傅,忽然笑了,就是笑的有点意味深长,“宰相,组建一个司法部,向安阳取法。安阳的法律大全,是公开销售,完全可以买来参考。”

    黄傅顿时一愣,心中生气不妙的感觉。安阳虽然鼓励工商,但官员绝对不能进行工商业。用安阳的说法,官员就是裁判,裁判就不能参与具体的事情。

    那么,如果采用安阳的法律等,黄傅就不能一边做官、一边经商,玩‘官商合一’的好游戏了。

    而安阳的成功、巨大成功,更证明了安阳法律的正确性和权威性,所以……黄傅根本就没有办法驳斥。

    然而不等黄傅反应和阻止,就有官员站了出来,“陛下,安阳有一句话口头语,叫做‘在商言商,认钱不认人’。只要花费五万两黄金,安阳就能派出司法方面的资深官员,指导我蔡国建立新的司法体系。再花费五万两黄金,安阳就能帮我们策划一个基础的工商业发展方向。这一点,在安阳那里是明码标价的。

    我们现在要与时间赛跑,直接雇佣安阳的司法团队,能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建立新的政治体系,能够尽快的建立工业体系。

    甚至,只要花费一万两黄金,安阳就能帮我们定向培养十名官员。

    臣斗胆,请陛下花费一定的代价,尽快建立蔡国新的政治体系。而安阳在商业上的信誉,暂时是可以相信的。”

    不想这话给了黄傅借口。“朱崇德,你是不是与安阳有商业关系?我们朱崇德顶着黄傅的压力和怒火,还有黄傅眼睛深处凛然的杀机,傲然而立,“陛下,我们虽然与安阳发生了战争,但安阳对商业的发展和鼓励,却是大家所无法想象的。”

    说完,稍微一顿,朱崇德转向黄傅刚刚和安阳打完,安阳刚刚杀了我们百万民众,我们转头就向安阳求救,你让民间怎么想的?你让百官如何看?你让浴血奋战的战士们,如何自处?啊!你说啊!”

    别说,黄傅这话说的很有道理!

    朱崇德顶着黄傅的压力和怒火,还有黄傅眼睛深处凛然的杀机,傲然而立,“陛下,我们虽然与安阳发生了战争,但安阳对商业的发展和鼓励,却是大家所无法想象的。”

    说完,稍微一顿,朱崇德转向黄傅,“宰相,你可知道,这次叶伟荣大帅之所以能提前赶来,就是安阳的商人帮忙传递消息的。

    是安阳的商人帮忙将消息传递给叶大帅,叶大帅才能提前控制三川,也才能在最后时刻救援陛下。”

    哗……这话一出,蔡国这小小的朝堂上就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