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三四五章 走投无路
    北方发生战争时,南阳郡,孔东来面色惨然,面对现实已经无能为力。

    “我怎么会有今天!”孔东来咆哮,却没有人能回答。

    晋国彻底抽手了,再也不管南阳郡的事情。而后,东原郡竟然没有节操的、直接无条件投靠安阳了;袁庸这个曾经政治上的常青树,也成了安阳的智囊!

    而后的而后,安阳又宣布不接受南阳郡的投靠,并且给南阳郡打上了“叛徒”的标签。如今,来自安阳的佣兵团、商行等等,如同贪婪的豺狼一样,涌入南阳郡。

    “报,安阳传来新的消息!”一个亲兵送上一份报纸。

    孔东来接过一看,标题是“愿安阳与晋国的友谊长存”,很高大上的标题,内容是:感谢晋国不插手大夏国内的事情,作为友谊的见证,东原郡那里的二十万晋国俘虏,已经无条件释放。

    看到这个消息,孔东来两眼一黑!

    原来,当初晋国战败,大约四十五万人被俘,南阳郡这里有二十五万,已经被晋国救走;但是东原郡那里还有二十万俘虏呢。如今,东原郡投靠安阳后,安阳依旧无条件释放了这些俘虏。

    安阳这样做,应该是很漂亮的。第一,安阳当初战胜后就说了,安阳不要晋国的俘虏,将晋国的俘虏全都留给了南阳郡和东原郡。东原郡无条件并入安阳后,属于东原郡的那些俘虏也成了安阳的。

    但安阳已经说过不要晋国的俘虏,所以李贤很遵守诺言,这些俘虏被无条件释放。

    第二,安阳现在已经不需要利用这二十万俘虏胁迫晋国,既然俘虏不能给安阳带来好处,还不如干脆释放了,换取名声。

    第三,释放俘虏,有利于改善安阳和晋国之间的关系。尤其是东原郡投靠安阳后,安阳和晋国直接接壤,关系太紧张了不好。

    现在晋国和安阳之间,面子里子都有了,关系前所未有的融洽——好吧,安阳和晋国的第一次接触就是战争。

    但不管如何,晋国投之以桃——不插手南阳郡,安阳报之以李——无条件释放所有俘虏,这为两方以后的交流,建立了一个很好地基础。

    如此,夹在安阳和晋国之间的南阳郡,就彻底危险了。

    “怎么办?”

    “要不……”郭鸿雁喘了几口粗气,“和松州郡、广陵郡合作吧。如今北方相继出现萧国、唐国、安阳,大势已定。

    只有南方还有我们南阳郡、松州郡、广陵郡一事无成。

    西边的齐国又是蠢蠢欲动,一直想要侵吞广陵郡。

    现在我们三方只有联合起来,才能获得发展的空间。

    而且事情要快,否则等萧国、唐国、安阳巩固了现有的根基,就是我们灭亡的时刻!”

    孔东来咬牙,显然在下定极大的决心;周围都不说话,都在等待孔东来下决心。实际上,直到现在为止,孔东来的族叔、孔祥依旧被王家控制在手中。

    南阳郡能有今天,至少有三成原因要归结到广陵郡、王家身上,因为没有孔祥这个政治舵手,南阳郡很多事情都欠缺一点眼光、政治上的眼光和指导。

    想了许久,孔东来不得不叹气,如今真的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要么束手待毙,要么和广陵郡、松州郡联合。要说这广陵郡和松州郡,都不被孔东来看在眼中,至少过去是如此。

    王家是依靠女儿上位的,依靠华贵妃魅惑圣上才有了现在的地位;那高斌呢,在安阳攻击的时候,不战而退不说,竟然还不通知南阳郡的战友;最后又背后下刀子。可以说,南阳郡能有今天,高斌“居功至伟”。

    要是当时高斌送出信息,让南阳郡有防备,南阳郡绝对不会如此惨败。就是那一次战争,南阳郡大好的根基开始动摇。小半精锐战死、士兵信心动摇、将相失和;再加上后期连续的失误,终于将南阳郡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但现在,只能和广陵郡、松州郡联合了。

    “这次,我亲自去广陵郡谈判!”孔东来冷冷的拒绝了郭鸿雁的自告奋勇和毛遂自荐。最近郭鸿雁两次出马,全都以失败告终;所以,郭鸿雁也不被孔东来信任了。

    此刻的孔东来已经有些疯狂和不可理喻。

    郭鸿雁抿着嘴唇退下,忽然和南宫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苦涩和迷茫。苦涩不用说,迷茫也很简单——这里是仙域,无论做什么,大家都有一个终极追求,那就是白日飞升。

    而现在,南阳郡的发展和孔东来的表现,让郭鸿雁和南宫智迷茫了。

    孔东来不管、也没有关注:“(孔)英智,你顾好家,我亲自去一趟广陵郡。”

    …………

    当孔东来无奈选择和敌人、乃至仇人联合的时候,北方的蔡国,也正在进行一场讨论。

    或许是天佑蔡国吧(谁知道呢),进入三川之后,蔡国皇帝就完全控制了这里;多少年来的苦心经营,让这里成为蔡国最后的根据地。

    简陋的朝堂上,黄傅位列左侧第一位,叶大帅、叶伟荣位列右侧第一位,两人一左一右将蔡国皇帝拱卫中央。坐在临时皇位上的蔡国皇帝,眼神冷厉的扫过经过筛选后的二十几个官员。

    经历了这样一场灾难后,蔡国的皇帝陛下似乎觉醒了,好似苏醒的猛虎。目光所过,官员竟是纷纷低下目光,不敢直视。

    环视许久,蔡国皇帝终于开口了:“宰相(黄傅)说得对,蔡国需要一场蜕变。经过这次灾难,我蔡国看似虚弱了,但却更加团结了,这比先前强了太多太多。难能可贵的,因为工业和商业的原因,我们不仅拥有丰厚的财富,更有坚实的根基。

    以后,我们将向安阳取法,以工商来发展国家。用工业强国、武装士兵,用商业发家致富,丰富国库!”

    “陛下圣明!”黄傅高呼,似乎看到了仙人下凡,那叫一个激动。

    蔡国皇帝看了看黄傅,忽然笑了,就是笑的有点意味深长,“宰相,组建一个司法部,向安阳取法。安阳的法律大全,是公开销售,完全可以买来参考。”

    黄傅顿时一愣,心中生气不妙的感觉。安阳虽然鼓励工商,但官员绝对不能进行工商业。用安阳的说法,官员就是裁判,裁判就不能参与具体的事情。

    那么,如果采用安阳的法律等,黄傅就不能一边做官、一边经商,玩‘官商合一’的好游戏了。

    而安阳的成功、巨大成功,更证明了安阳法律的正确性和权威性,所以……黄傅根本就没有办法驳斥。

    然而不等黄傅反应和阻止,就有官员站了出来,“陛下,安阳有一句话口头语,叫做‘在商言商,认钱不认人’。只要花费五万两黄金,安阳就能派出司法方面的资深官员,指导我蔡国建立新的司法体系。再花费五万两黄金,安阳就能帮我们策划一个基础的工商业发展方向。这一点,在安阳那里是明码标价的。

    我们现在要与时间赛跑,直接雇佣安阳的司法团队,能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建立新的政治体系,能够尽快的建立工业体系。

    甚至,只要花费一万两黄金,安阳就能帮我们定向培养十名官员。

    臣斗胆,请陛下花费一定的代价,尽快建立蔡国新的政治体系。而安阳在商业上的信誉,暂时是可以相信的。”

    不想这话给了黄傅借口。“朱崇德,你是不是与安阳有商业关系?我们刚刚和安阳打完,安阳刚刚杀了我们百万民众,我们转头就向安阳求救,你让民间怎么想的?你让百官如何看?你让浴血奋战的战士们,如何自处?啊!你说啊!”

    别说,黄傅这话说的很有道理!

    朱崇德顶着黄傅的压力和怒火,还有黄傅眼睛深处凛然的杀机,傲然而立,“陛下,我们虽然与安阳发生了战争,但安阳对商业的发展和鼓励,却是大家所无法想象的。”

    说完,稍微一顿,朱崇德转向黄傅,“宰相,你可知道,这次叶伟荣大帅之所以能提前赶来,就是安阳的商人帮忙传递消息的。

    是安阳的商人帮忙将消息传递给叶大帅,叶大帅才能提前控制三川,也才能在最后时刻救援陛下。”

    哗……这话一出,蔡国这小小的朝堂上就炸开了。

    黄傅简直难以置信:“安阳的商人竟然帮我们传递消息?不是都说安阳的商人很维护安阳的利益吗?”

    朱崇德眼神似乎有些回忆:“我也问过这个问题。结果安阳的商人告诉我,照顾好了生意,就是对安阳利益最大的维护。在商言商,是安阳商业的基本法则。

    而且传递信息也比较简单,安阳的商人不做,也会有别人做;与其让别人做,不如安阳自己做了。

    我是昨天中午,雇佣安阳商人帮忙传递消息;结果昨天傍晚,消息就传递到了叶大帅手中。而叶大帅又借助安阳商人传递信息和命令,这才能迅速控制三川、调动大军等。

    这其中,我们一共支付了七万两黄金的信息传递费用,但却为我们赢得了至少三天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