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47章 第四十七十章
    夏天的夜晚, 和风习习,带着上沙镇上特有的虫鸣声音和树木花草呼吸的清新气味, 温柔拂过脸庞, 让恋人亲昵地爱抚。

    食堂阿姨养的狗听见响动,有一声每一声地吠着,厉言修的车走了, 那狗的叫声才停止。

    为了省钱,厂里到点就熄灯,以一种军事化的方式管理,谁也没有特权。此刻除了季时禹的电筒光线,四周都是黑的, 只有熹微的月光。

    两人轻快的脚步声几乎同步,季时禹搂着池怀音的一步一步走着, 问道:“他怎么会突然去你家?”

    池怀音对此没多想什么,很寻常地回答:“我们两家有交往,我不回家, 他也是经常去的。”

    季时禹沉默了片刻:“我感觉他似乎还没有放弃。”

    “别胡说了, 看我们这样还不放弃, 那得多难受。”

    季时禹回头看着池怀音, 嘴角的弧度微微勾起,半晌, 刮了一下池怀音的鼻子, “小招蜂引蝶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明明是抱怨的话,却说得十足宠溺。

    一个多小时后, 厉言修终于到家。

    海港不远的高层,180度无敌海景的房子,只有他一个人住。

    他十几岁就去了日本,一直都很独立。很多人说他对谁都好,这样会很累。在认识池怀音之前,他从来没有觉得累过。

    因为他对别人好,别人相应地,就会喜欢他这个人,给他一个很好的评价。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人心是可以控制的,哪怕是一块石头,放在火里烤久了,也会变得很烫。

    厉言修打开冰箱,找到里面冰的几罐啤酒,拿出来开始喝。

    打开电话答录机,里面播放着秘书兴奋汇报的声音。

    “只要最后一次撞击试验成功,我们就能开产品发布会了。”

    “之前您去谈的增资的事,几家都给我们回应了,尤其尚氏,说要增资十倍。”

    “对了,太太要你这周一定回家,她给您安排了相亲,她说这次这个你一定会喜欢的。”

    “……”

    平静地听完了,厉言修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瘫坐在沙发上。

    屋内没有任何声音,楼层高的房子,风吹过窗户,会有点呼呼的声音,只有这点声音能提示着他,时间没有静止。

    啤酒不醉人,只会让人身体发冷,哪怕在这样的夏天。

    脑中突然就想起几年前,还在日本的时候,曾过过那么惬意的一段时光。

    当时池怀音还在日本,在人群里,她永远是那个安静的角落。做一个所有人都认可的人,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只有和她在一起,厉言修不用过度伪装,不需要讨好,这种状态让他感觉到舒适。

    和他以前谈过的那个女朋友不一样,池怀音看起来柔弱,其实非常独立,而且细心。永远把别人放在自己前面。

    能把每个朋友的生日记下来,永远第一个提醒这个日子到来的,是池怀音。

    聚餐结束,会陪他一起收拾的,是池怀音。

    他生病了,能第一个发现的人,一定是池怀音……

    第一次看到她哭,也是一次聚餐结束,从来不喝酒的池怀音,在一个朋友死命劝酒之下,喝多了。那天聚餐的所有人都醉得人仰马翻的,厉言修一个一个送大家回家,最后回来看池怀音的时候,她已经靠在墙角睡着了。

    厉言修把她抱到他房间里休息,她许是喝醉了,不识人,突然就抱住了他的脖子。

    那是他认识她以来,最亲近的接触。她醉糊涂了,抱着他的脖子就开始哭,眼泪洇湿了他胸前的衣服。她隐忍的小声啜泣让他胸口绞着一般的难受。

    也是那一天他才知道,她来日本,是逃避一段失败的感情。

    那一刻他在想什么?他想,这一辈子,他绝对不会让她这样哭了。

    但是那个时候他不懂,能让女人轻易哭的男人,同时,也是能让她轻易笑出来的人。

    放弃吗?祝福她吗?

    厉言修捏扁了喝光的啤酒铝罐。

    *******

    大新是日本索西的大客户,大新提出参观,索西自然是欢迎的。

    和齐莎、池怀音不同,季时禹是第一次出国。

    事实上,细数一下季时禹的人生经历,可以用一个“土”字来形容。

    与一般人不同的是,季时禹从来不逃避自己的“土”,甚至还经常自我调侃,说他是泥腿子傍上了大小姐,不知道多少人羡慕。

    日本的现代化程度非常高,是季时禹看书看报了解之后,仍然想象不到的程度。

    当飞机降落在日本陆地的时候,他就开始观察着这个国度。

    随处可见现代化的设备,汽车的普及程度让季时禹瞠目结舌,最有趣的,是日本的垃圾桶都是多个颜色,用不同的字样标注着分类的,尤其电池,还有专门的回收小格子。

    季时禹问池怀音:“你来读书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一边生产,一边回收吗?这样成本不会很高吗?”

    池怀音笑:“对啊。93年开始,日本就开始回收废电池了,镍镉电池之类的二次电池,回收率已经很高了。废弃的二次电池解剖焙烧之后,再进行分离方法回收有用的金属和化合物。这种方式其实很值得借鉴。”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齐莎也插了一句嘴:“这也是我希望和你们合作锂电池研发的原因之一,日本关闭了镍镉电池生产线,却允许锂电池生产,就是因为锂电池更加友好环境。”

    安顿好一切以后,三人一起到达了索西总部。

    日本的索西公司早在几年前就提交了锂电池的专利,并且进行了投产,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锂电池供货商。他们同时还生产设备,对于想要研发锂电池生产的公司,也都大大方方地提供设备。这也体现了日本人对于自己技术的自信。

    齐莎希望先去参观锂电池的生产线,但是因为时间有限,设备车间下午就会关闭,所以三人分开走了。

    齐莎和季时禹带了一个翻译,先去了锂电池生产线,池怀音对设备更专业,去车间看设备。

    季时禹和池怀音的那种默契,让齐莎有一瞬间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但她也不是那种儿女情长的性格,很快就从方才的恍惚中抽离。

    季时禹一句日语都听不懂,全靠翻译在其中转达,这翻译是大新日本分部派来的,平时主要是谈生意合作,季时禹说起一些专业词汇,翻译眉心都皱得紧紧的,看那样子,也知道会翻译出一些理解上的差异。

    季时禹在生产线大概转了一圈,便对齐莎说:“就到这里吧,趁车间没关闭,去看看设备吧。”

    ……

    坐着索西厂区内部的员工车,他们被送到陈列设备的车间。

    季时禹对于这种时速很慢,四周开放的车感到很疑惑:“这车,是什么动力?”

    齐莎笑了笑,回答:“电动力,一般都是在高尔夫球场用的车。”

    高尔夫是高端运动,季时禹也不懂,他四处看了看,点了点头:“倒是有趣。”

    他们到达的时候,季时禹发现设备厂区办公室的楼下,有一家小杂货铺,这家店招牌上写着7-Eleven。齐莎介绍,这是便利店,和国内那些叫着便利店的普通商店不同,这样的店在国外很多都是24小时营业的。

    齐莎见季时禹要进去,有些诧异地问了一句:“你去干吗?”

    季时禹笑:“进商店里,当然是买东西。”

    便利店不大,陈列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整体装修风格非常明亮,让人进去以后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店里卖的产品很齐全,什么品类都有,确实很便利。季时禹围着货架转了一圈,认真地从货架上挑选了三种巧克力。

    季时禹一句日文都不会,和店员靠笔划和写数字完成了买卖。

    感谢阿拉伯数字的发明,让“世界贸易”变得容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从便利店出来,季时禹将那三块巧克力揣进了裤兜。

    齐莎看到这一幕,觉得有些好笑。

    “你喜欢吃这个?”

    “我女朋友喜欢。”

    季时禹坦然笑着,表情温和。

    齐莎心里有一瞬间,感到几分酸涩。

    *******

    池怀音怀里揣着长河电池的简单介绍,三四张纸,她自己亲自写的日文介绍,搭配了一些长河的产品图片。她讲着一口流利的日语,与生产设备的负责人聊得很投契,那人笑意温和地带她去设备陈列的车间参观。

    池怀音看着那些器械,心底也有几分激动。

    她笑着用日文说道:“要购置一条生产线的话,这些大家伙运回中国,只能走海运了,要等很久吧?”

    一直和池怀音说话的负责人听到这里,才意识到池怀音是中国人,笑笑说:“原来你是中国人,日语说得真好。”

    “我在日本工作过两年。”

    “厉害。”

    带领池怀音参观的负责人,在得知池怀音是中国人之后,虽然语气还是很恭敬,但是态度上的傲慢,还是能通过微妙的表情能看得出来。

    池怀音对这个负责人突然的态度转变,虽然有些不悦,但是生意是生意,她还是很恭敬地开始询问着。

    “锂电池生产线的价格,大概是多少呢?”

    长河是肯定买不起生产线的,池怀音问问,不过是探探底,摸清楚日企锂电池的开发成本。

    那个负责人对池怀音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

    “一千万美金?”

    那人听池怀音这么说,眼底流露出一丝轻蔑,又将那根伸出的手指摇了摇,“不,是一亿美金。”

    当时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是一比八点几,所以一亿美金的意思是什么呢?是长河电池的经济实力,不够从日企生产线买回一颗螺丝。

    池怀音在日本工作过,又有跟着创立长河电池的经验,知道这个负责人根本是在漫天要价。一条生产线的价格,不可能到这个数。

    一直恭谦的池怀音终于感觉到了严重的冒犯,脸上堆着的笑容,也渐渐消失。

    她用日语不卑不亢地说:“一条生产线的价格,怎么可能到一亿美金?”

    那个负责人见她有脾气地质问起来,也回以微笑,明明笑着,却带着十足的轻视:“我们不强求你们买,但是价格在这里,买得了的,自然会买。”

    “作为一个大集团,定价这么儿戏,对品牌有利吗?”

    那人笑笑:“如你所见,我们的品牌发展得很好。因为我们有最先进的技术,垄断的东西,总是比较贵。”

    池怀音自认是个没有脾气的人,可是被人这么欺负到头上,哪怕是她,也忍不了。

    “原来你们的电池是用这么昂贵的生产线生产出来的,如此高的成本,一旦技术壁垒被打破,很容易就被取代了。”

    “我们很欢迎技术切磋。”

    她刚准备还击,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刚扬了扬手,夹在手臂内侧的几张宣传页就掉了下来,一页一页,飘得最远的一张,掉到了刚上楼梯的地方。

    一直跟着他们的工作人员,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那种笑声,只让池怀音觉得全身的火气都燃了起来。

    那不是对她一个人的歧视,而是对一个落后民族的歧视。那种感觉让她感觉到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正当她寻思,要不要低头去把那几张宣传页捡起来时,楼梯处突然出现一道熟悉的人影。

    季时禹身上还是穿着那一身极其寻常的衬衫西裤,脚上那双皮鞋还是为了来日本,特别去新购置的。

    他踏着楼梯,一步一步向池怀音走来,他见地上散落的宣传页,低着身子,一张一张地捡起来,头顶的旋涡时隐时现。

    池怀音觉得好像一个慢镜头,将季时禹的每一个动作都特写了一番。她的视线一直落在他的手上,白皙却有力道,手背上的青筋和手臂上的肌肉显示着这个男人的强大。

    他用手整了整公司的宣传页,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他走到池怀音身边,将那些宣传页交给池怀音。

    他的身高在这群人之中鹤立鸡群,不说话,自有一番天然的气势。

    认识池怀音那么久,他一眼就能看出池怀音脸上的表情不对,一阵青一阵白,很明显是气到一定份上了。

    他的声音温和而低沉,脸上始终带着一丝礼貌的笑意。他问池怀音:“发生什么事了?”

    池怀音并不是会吵架的人,但是被人鄙视,那种气愤还是让她握紧了拳头。不得不说,季时禹出现,一种油然而生的安全感,让她突然自信了许多。

    “他们说,一条锂电池生产线的生产设备,要一亿美金。”

    季时禹是干技术出身的,长河电池如今发展迅速,成本控制他心里最有数。一亿美金,完全是天方夜谭,狮子大开口。

    他嘴角微微一勾,右边比左边高,带着几分熟悉的痞气。

    他说:“你告诉他们,我们不买了。”

    “啊?”池怀音有些意外:“可是……”

    “你翻译吧。”

    池怀音看着季时禹的眼睛,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带着她熟悉的泰然自若,他笑着,给了她无穷的勇气。

    她微笑着翻译了这句话,然后一旁的人都笑了笑,分明是带着几分洞察一切的瞧不起。

    以长河的实力,甚至是整个中国电池行业的企业,买一亿美金的生产线,都只是一个笑话。

    哪怕是宝岛的大新,也不敢随便拿这么多钱冒险,毕竟那时候的锂电池还是日本企业垄断的。

    那人用看上去很礼貌的模样,说着傲慢无力的话。

    “恕我直言,锂电池技术门槛很高,你们中国人,是不可能生产出锂电池的。”

    池怀音在翻译这些话的时候,双拳几乎是握紧的。

    季时禹看得出池怀音的气愤,和她相比,对于别人的鄙夷,他倒是没有任何情绪的表现,只是淡淡说道:“能不能做得出来,是靠实力,不是靠一张嘴。”

    他突然伸手,搂紧了池怀音的肩膀,轻轻一笑,不再依赖池怀音的翻译,转而用最简单,能让众人听懂的英文说道:“So,you should say sorry to my w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