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为了增大产量, 早日交货,季时禹将工人的薪酬方式改变, 不再固定每月发多少工资, 而是“按件计酬”,做得多,就拿得多, 以此激励工人们提高产量。

    厂里的产量一下子提高了三四倍,也吸引了更多公司的目光。

    一时间,要来厂里谈合作的公司变多了,赵一洋不在,季时禹经常忙得饭都吃不上。

    一连好几周, 池怀音因为分了一部分赵一洋的活,连家都不能回, 直到换季,季时禹见天气越来越热,她一直穿皮靴, 才强行放了她的假, 让她得以回了家。

    周末, 池父不在家, 据说是德国的专家团队到森大交流学习,他作为校长, 要全程接待。池父当上校长以后, 就忙碌了很多,平时要带硕博学生, 课虽然不多,却举足轻重。时不时要出差,这里交流,那里学习。

    今年开年,又因为突出成就,被提名院士评选,三轮评选已经顺利通过两轮,基本上也算是十拿九稳。

    池父代表了科研人员的一条主流之路,一生献给科研事业。

    正因为池父一辈子这么稳妥地过来,他对于季时禹的选择,是非常不赞同的。以季时禹和池怀音的学历、在专业领域的能力,顺着池父的人生走下去,是没什么问题的,可他却偏偏要下海,还哄骗了池怀音跟着他一起下海。

    虽然两人都提倡“科技兴国”,池父却对季时禹所谓的“民族工业”嗤之以鼻,认为他只是贪婪、为财,还以光环粉饰。总之,一老一小,真的不是很对付,都靠池母和池怀音在其中斡旋。

    前阵子,池父看中了澎田一个新楼盘,毗邻市中心,拿了许多传单回家。池母见池怀音回家,将传单和资料都拿给池怀音看。

    池怀音对季时禹的经济状况心中有数,虽然长河电池现在的盈利状况很不错,但是公司必须留资金继续运转,能分到每个股东手上的分红并不多。季时禹是公司的第一股东,其次便是池怀音的表哥,他以资金入股,再剩下的都是技术股。池怀音算过,季时禹和她的分红加在一起,也只能勉强在开发区买一套二房公寓,市中心的楼盘基本上就是天方夜谭。

    她放下传单,笑眯眯地说:“这小区虽然好,但是离单位太远了。我和时禹看中了挨着上沙镇的开发区,住那里上班近。”

    其实他们哪里看过,货没交,钱没有,不过是开发区房子便宜,池怀音便这样搪塞。@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池母瞥了池怀音一眼,意味深长地说:“就猜到你会这么说。你爸说了,只要他拿20万,其余的,我们拿积蓄,再卖掉森大那套老房子,给你们凑。”她顿了顿声:“那孩子28,你也26了,该结婚了。”

    虽然池父没有再说反对的话,但是一直以来对季时禹的态度都不好。池怀音怎么都没想到,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池父已经妥协到这种地步。眼眶忍不住就红了。

    “对不起……”她一直这么任性,甚至和父母顶撞,她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其实我们住在厂里也可以的,现在买不起,以后总可以的。”

    “不是我们要为难他,我们只是希望你们能有一个保障,能稳定的生活。你们放弃了好工作,以后也没有分房资格了,总不能一辈子住在厂里,上沙镇连个学校都没有,以后你们有孩子了,总不能和农民的孩子一样,不行就不读书了,对吧?”池母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你爸爸也是心疼你,对你动了手,之后好几天都没睡好觉,一到夜里就长吁短叹。”

    池怀音听池母这么说,也有些难过,池父一辈子顽固、严厉,唯几次的妥协,都是在池怀音这里,作为女儿,池怀音真的对不起他们。

    “十五万应该可以。”池怀音有些羞愧:“如果没分够,他说他爸妈可以给凑一些。”

    池母看着自己的女儿,又心疼又无奈,半晌,只语重心长地说:“只要他真心待你,你爸不会真的反对,但是如果他完全不为你着想,你爸肯定不会同意。”

    “他不会!”

    见池怀音急着为季时禹辩驳,池母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她把菜拎过来摘,一边摘一边和池怀音聊天:“你爸就是臭脾气,你也知道,他不知道多疼你。当年生你的时候,我们家的大学问家没出息,紧张了,让他在手术单上签字,他连‘剖腹’都不会写了,来个‘同意切腹’。把整个医院的人都笑惨了。”回忆起过去,池母难得脸上带了几分柔情:“其实在你之后,我还怀过一个。你奶奶重男轻女,当时一定要再生一个孙子,我怀那个孩子的时候和你爸爸吵架,不小心摔了一跤,孩子保不住,医生说拿掉那个孩子,就不能再生了……”池母说到这里,声音带着几分哽咽:“那时候你还小,你爸抱着你,和医生说,他已经有了世界上最宝贝的孩子,以后没有就没有了吧……”

    池母从来没有和池怀音说过这些,在池怀音的印象中,家里总是无休无止的争吵。她一直以为,自己不是因为爱而诞生的孩子。可是如今看来,不论是怎样的结合,朝夕相处同床共枕的两个人,也总归是有几分羁绊的。

    就像这么多年,池父不管如何臭脾气,只要池母坚持的事,他最终都会妥协,池母单纯地以她泼辣战胜池父来解读,也许并不准确。

    池母摘完最后一节菜根,感慨地说:“我这一辈子,已经过成这样了,我不希望你走我的老路。结婚一定要找一个他爱你,超过你爱他的男人。不然一辈子好累好累。”

    “我们不是真的要逼他做不可能的事,只是做父母的,总还是想要他拿出一点态度,要和你过一辈子的态度,你懂吗?”

    ……

    池母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池怀音已经泪眼朦胧。

    作为父母,他们是满分还要再往上的水平;作为女儿,她连及格都不够资格。

    *******

    “按件计酬”的鼓励制度让长河电池大量增产,为了控制合格率,长河制定了严格的检测机制,除了鼓励,也有惩罚,如果低于合格率太多,也会扣除一部分工资。这让长河的生产线做得又快又好。

    按进度,半年左右就可以交货了。

    公司的发展越来越顺利,整个团队里也是精神振奋、干劲十足。

    就在一切有条不紊进行着的时候,一直消失没音信的赵一洋终于回到了长河。

    他下午四点到达森城,到长河厂区的时候,正好是晚饭时间。大家都在食堂抢饭,只有季时禹还在看新订单的合同,坐在办公室里,连饭也顾不上吃。

    赵一洋手上还拎着一个空箱子,一身仆仆风尘,脸上带着几分疲惫的表情。他没有以往的生气,好像一夜沧桑,眼神中透露着几分成熟的痛苦。

    他进屋的时候,难得记得随手关门,在季时禹还在错愕的时候,他已经寻了张椅子坐下。

    季时禹的笔帽顶着合同页面,逐字逐句查看着用词,头也不抬,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你最好是能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这么久不来上班。”

    季时禹的办公室里收拾得很整齐,文件都归档以日期分类,放在柜子里,笔用手工的笔筒放置,墙壁角落还放置了几盆移植的花木,和以前粗糙的状况完全不同。

    眼看着森城要开始变热,用心布置的人,还用旧床单,给季时禹身后的窗户做了窗帘,能挡住刺眼的阳光。

    不过是一个办公室,已经能看到满满的用心和爱意。

    赵一洋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有些难过,回森城的火车上,一直琢磨的那些卑鄙的想法,终于还是放下了。

    他和季时禹同年,家境状况也差不离,他们都不是森城本地人,一样来自南省地级市。

    早先没有进入市场经济时代,没有大力发展森城的时候,他们的家庭还能帮助他们在森城立足。如今森城高速发展,已经跻身国内超一线城市,他们的家庭,根本不可能在森城为他们造福什么了。

    年前他曾亲眼看到池怀音的爸爸是怎么痛打了季时禹,也知道季时禹立下的军令状。他和自己没有区别,他们都需要钱。

    如果让他先来帮助自己,那根本是不公平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赵一洋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季时禹办公室后面的那一幅字,那是他们刚下海的时候,找森城一个著名的书法家写的。

    ——长河电池。

    这四个字,承载着所有人的梦想。

    半晌,他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对季时禹说:“老季,我是来辞职的。”

    ……

    季时禹和赵一洋多少年的兄弟,任何时候和他说话,都是完全放松的状态。他来了,他头都不抬,可以继续做自己的事。

    这是多年的默契,和绝不会互相计较的信任。

    所以,当赵一洋说要辞职的时候,季时禹脸上原本带着几分戏谑的表情,完全定住了。手上的钢笔帽也不小心往前戳了一下,把原本平整的合同戳出一个光溜溜的印子。

    季时禹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皱着眉头抬起头看向赵一洋:“你说什么?”

    赵一洋的样子有些狼狈,整个人瘦了很多,头发也是许久没剪的样子,双眼布满了血丝,胡子拉碴。良久,他又重复了一遍:“我是来辞职的。”

    再听一遍,季时禹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下一刻,他的表情也跟着沉了下去。

    安静的办公室里,季时禹低沉的声音回荡。

    “为什么?”

    赵一洋的表情有些痛苦,考虑了一阵,他开始摸自己口袋里的烟,摸了半天,才想起来烟已经抽完了,又无措地放下自己无处安放的双手。

    “江甜怀孕了,她爸妈说,不结婚,就带她去打胎。”

    赵一洋低下头去:“她爸妈已经不错了,接受我没钱没背景没房,要求也不高,只要我去海城,找个稳定的工作,就行了。”

    赵一洋的声音含着几分无奈:“我在森城,也没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的方式了。”他顿了顿声,几分不甘心:“我能等,孩子不能等。”

    季时禹对赵一洋的情况也清楚。江甜家是海城人,他们家本来就有些排外,对江甜找了个外地的很不满,这个外地人还要把女儿拐到外地生活,自然是摆高了姿态,一直在给赵一洋施压。

    当初赵一洋再等一年,就能得到理工大的分房资格,原本按计划,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赵一洋就能有住房,也就完成了江甜父母的要求。

    是他鼓动了赵一洋辞职,让他失去了分房资格。

    如今他陷入这种局面,季时禹如果不闻不问,他还能算是个人么?

    “她爸妈有没有说别的方案?能留在森城的?”

    赵一洋目光纠结,半晌才说:“还是那句话,在森城有个家。但是这不可能完成了,大新的尾款至少要下半年才能到手。我算过了,把尾款加上,我们俩的分红加起来只能买一套。我的分红,还远着。”

    季时禹听到这里,心里蓦地一沉。

    公司的财务状况,和每个股东能分的钱都是一笔明账。

    房屋贷款在那时还不普及,只有极少数银行可以做,且审核严格,以他们公司目前的资质,基本上是申请不下来的。赵一洋对此很着急,所以比谁都努力开拓公司的业务。

    如今事情发展到这幅田地,慢慢来已经不可能,只能季时禹给他凑钱。

    可是季时禹这一头,一样是泥菩萨过江。

    池怀音的父母已经够宽容了,只要他凑出十五万,就为他们买一套毗邻市中心价值五十万的房产。

    他年底能有大约十万分红,父母为他准备了五万,算是可以完成池怀音父母的要求。

    他能怎么做?

    一头是兄弟,一头是未来的妻子。

    季时禹的表情有些沉重,和赵一洋一样,目光落在了墙上“长河电池”四个字上。

    他正陷入沉思,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池怀音手上抱着一碗堆得满满的饭菜走了进来,脚步声很轻,带着几分少女的娇俏。

    她走过的那一刻,周身好像有繁花盛开,季时禹恍惚中才意识到,原来没有什么繁花,那繁花是她笑容。

    为了工作方便,她每天都穿着难看的工作服,把长发扎成马尾,脸上不施粉黛,看上去却依然漂亮,每每有陌生的业务员过来,总会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她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女孩。

    人人都说他能找到池怀音,真是上辈子烧了高香。

    池怀音把饭菜放在桌上,随手整了整季时禹放乱了的文件。

    嘴里自然地嘱咐:“工作也不能不吃饭,给你抢到了最后一个鸡翅膀,先吃饭。”

    等她回身,她才发现椅子上还坐着沉默不语的赵一洋。

    她的表情依旧温和:“你回来了?甜甜呢?没过来?”

    办公室里的两个男人,都没有回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季时禹抬起头,目光复杂地看向池怀音。

    心中像打翻了的五味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