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池怀音回到家, 还是十分懊恼, 觉得自己在表哥家里的表现, 实在是差劲。

    她那么激动帮季时禹说话做什么?季时禹成功还是失败,和她有什么关系?

    虽然她极力解释自己和季时禹没什么关系, 但是表哥依然一副“大家都年轻过,都懂”的表情, 池怀音真是有嘴说不清。

    通过曹教授的帮忙,池怀音重新把元路电池的队伍组织出来了, 公司终于进入正轨, 能得以继续高速运转。

    前阵子季时禹挖人,弄得公司极度缺人手, 北疆和院里的领导都快急死了。毕竟投资了不少钱在这家公司,厂房也建好了,如果不能正常运转, 损失还是很大。

    很多高技术的人都不在乎钱, 更看中前景,不得不说,季时禹画出来的蓝图, 比元路现在的保守发展方向,要吸引人得多。

    池怀音把人员重组以后,一直压在肩膀上的担子,终于卸了下去。

    季时禹挖人危机度过, 领导们对池怀音的能力都非常满意。

    公司近来在研发新产品,池怀音工作比较忙, 好不容易休息,江甜立刻把她的休息时间补上了。

    两人逛完街,原本准备一起去尝夜市的新开摊,结果突然下起了大雨,瞬间哪里都去不了了,只能缩在屋檐下躲雨。

    屋檐下躲了几个人,大家都很焦急,却又无可奈何。屋檐外仿佛是被快进的世界,行人奔跑,自行车加速,车开得飞快,满地都是飞溅的泥水。

    两人百无聊赖,聊着天,江甜抱怨她:“你工资又高,干嘛不买个BB机?”

    江甜和赵一洋为了方便联系,一人买了一台BB机,有什么事就呼一下。

    其实池父和表哥都提出过送她一台大哥大移动手机,一台一斤多重,三四十厘米长,还有半尺长的天线,在当时,其实炫耀的需求远大于通话的需求,被池怀音拒绝。

    再说,池怀音也没什么人必须及时联系的,对此兴趣缺缺:“有什么事打公司电话就行了。”

    “你要不在公司呢?”

    “那就在家里。”

    “……”江甜知道池怀音的生活有多单调和无聊,忍不住还是劝了她一句:“你还是找个男人吧?再这样下去,我怕你出不了嫁就出家了。”

    池怀音笑笑:“那也得有合适的人才行啊。”

    “那个厉言修,还不够好?”

    池怀音眸光淡淡:“就是太好了,我配不上他。”

    “哎,同人不同命,你看看你的追求者,多么优质;再看看我的追求者,赵一洋,算是害了我一辈子了。”

    听到江甜这么说,池怀音忍不住笑了,虽然江甜一天到晚说赵一洋这样那样不好,但她其实对赵一洋用情很深,不然也不会为了赵一洋一再妥协。

    她刚说完,BB机就响了,是赵一洋呼过来的,她屁颠屁颠拿着电话卡去找电话亭回话了。

    外面下着很大的雨,江甜把购物袋都给池怀音拿着,自己奔到雨里,找到电话亭。

    她的长头发都因为淋了雨贴在头皮上,身上的连衣裙也湿了一片,她打通电话的那一刻,脸上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幸福表情,还是让池怀音十分感慨。

    看着她一边打电话,一边小姑娘一样绞着电话绳,池怀音知道,那是爱情的模样。

    打完电话,江甜又冒着雨回到屋檐下。

    “赵一洋马上过来接我们,我们再等一下,一起吃完饭再回去。”

    大约二十分钟后,赵一洋果然带着伞来接江甜了。

    与此同时,还带了一根小尾巴——季时禹。

    这让池怀音非常尴尬。

    见季时禹来了,江甜一脸不爽和嫌弃,抽走赵一洋手上的雨伞,就嚷嚷了一句:“我和怀音一把伞,你们俩一把。”

    她人还没走过来,已经被赵一洋一把抓走,伞一撑,直接蛮力搂着她进入雨幕之中,期间她多次回头,也听不见在说什么,全数被淅沥的雨声掩盖。

    江甜和赵一洋走了,池怀音不得不一个人面对季时禹。

    他手上拿着一把长柄黑伞,站在离她大约三步之遥的地方。

    暖风夹杂着雨丝吹到池怀音的裙摆和脚上,溅起来的污水落下一个一个印记,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格外显眼。

    季时禹与池怀音并排站在屋檐下,他侧头看向池怀音,举了举自己手上的伞:“你打伞,我跑过去。”

    池怀音看一眼外面,雨越下越大,天空悄无声息就暗了下去,天宇变换,落地的雨滴飞溅出铿锵有力的水痕,再看一眼那些在雨中赶路的人,各个狼狈。

    最后,她轻叹了一口气,“一起撑吧。”

    ……

    季时禹个子长得高,伞由他举着。

    两人靠得并不近,他把伞向池怀音的方向倾斜,让池怀音免于被雨丝淋到。

    共撑在一把伞下,好像被强行锁进了一个世界。

    外面是阴暗大雨的天气,伞内却是平静无雨的晴空。

    雨水从伞面淅淅沥沥滑下,成了伞外笼罩的一层细薄的雨幕。街上各种各样的花伞组成一个伞与伞之间,无声交流的小世界。让浮躁的人心渐渐沉定。

    “还没吃饭?”季时禹微微低头,看向池怀音。

    “嗯?”池怀音有些恍惚:“嗯。”

    “赵一洋说一起吃了饭再回去。”

    “噢。”

    两人正不知道还能聊什么,一个急着赶路回家的男人,骑着自行车从路边滑过,车轮轧过路边的积水,眼看着那些脏水就要溅池怀音腿上,季时禹一个眼疾手快,将她拉到怀里,两人瞬间调了个方向。

    “小心——”

    俗不可耐的剧情,却还是这么上演了。

    季时禹单手抱住她的后腰,手上仍举着雨伞,免于她被雨淋湿。

    她一抬头,正好与他四目相投,距离那么近,不管是他身上的气味,还是他的五官轮廓,甚至是他骨骼的每一寸起伏,都是她灵魂深处都不会忘记的熟悉感。

    他温热的掌心贴着她略微冰凉的皮肤,两人都有些躁动。

    池怀音本能推开他,他怕她摔倒,稳稳将她扶住。

    伞下的平静终于恢复,只是心跳声似乎越来越大。

    噗通、噗通、噗通。

    伞下的晴朗天空,带了几分绯红的颜色。

    四处都下雨,赵一洋选了一家菜馆吃饭,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下午五六点,正是吃-饭的时间,四个人等了有一会儿才终于腾出了一张角落的桌子让他们落座。

    季时禹和赵一洋最近仍然在跑资金,并且不是很顺利。

    赵一洋起先只点了几瓶酒,没多久就被喝光了,又叫了几瓶啤酒。

    原本只是吃个便饭,到最后就那么喝上了。尤其季时禹,以前喝酒从来不会过量,今天却这么无声地一瓶一瓶地喝下去。

    在角落的桌上,显得格外落寞。

    想来他最近失意的状况,对他也有些影响。

    桌上的小菜季时禹几乎没怎么吃,就着炒花生米就喝了不少啤酒。池怀音看他一瓶一瓶地下肚,不由皱了眉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季时禹终于成功自斟自酌,把自己喝茫了。

    池怀音坐在他旁边,看到他白皙的脖颈上开始出现浅浅的酒疹,她知道,他这是喝多了。

    季时禹一贯男生朋友多,经常有人找他喝酒,以前池怀音也跟着他去过几次,他喝多了就会起些酒疹。人人说他酒量好,不过是酒品好,喝醉以后不怎么闹,实际上酒疹已经说明,不应该喝太多,身体受不了。那时候池怀音对这事是非常不满的。两人闹了些别扭,一来二去,季时禹就不怎么喝酒了。

    如今再见那些酒疹,池怀音还是有些担心,默默去把他面前没有开的啤酒都收了起来,放到她脚边。

    赵一洋见季时禹这样,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最近老季不容易,一个搞工科的犟脾气,每天在外面求资金借钱,还不顺利。如今森城能求的也求得差不多了,再接下来,得去找宏诚汽车了。”说着,他轻瞟了池怀音一眼:“宏诚汽车又特殊,一个大男人,哪拉得下这种脸。”

    听完赵一洋的讲述,江甜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你还好意思说,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么?你们一没背景二没钱,凭什么能创业成功。你还跟着他胡闹,你们就是活该!”

    赵一洋听江甜这么说,也有些不悦了:“我这不是为了我们俩能过上好生活,一辈子当老师,能发什么财?难道一辈子在你家抬不起头?”

    “你现在这样,还不如当老师!难道你现在稳定工作都没有的情况,在我家就可以抬得起头?!”

    “……”

    对面两个人都有些炮仗脾气,一点就要炸,但是真要他们分开,两个人是舍不得的,他们属于床头打架床尾和那种,池怀音已经习惯了,也懒得管他们干架。

    她看了一眼昏昏沉沉靠在桌上的季时禹,眉头微蹙,倒了一杯温水,移到季时禹面前。

    季时禹醉得有些迷糊,面上有些红,脖颈上也出了一些微红的酒疹,满身的酒气熏得蚊子都不敢近身。他动了动,本能地把钱包拿了出来,轻轻一推,推到池怀音面前。

    “怀音,去结账。”

    每个字都说得那么自然,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他这一个习惯的动作,引得赵一洋和江甜都不吵架了,都愣愣地看向季时禹和池怀音。

    池怀音有些尴尬,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半晌,还是将他的钱包拿了起来,去把账结了,就和以前一样。

    赵一洋和江甜小吵了一架,两个人都有些赌气,赵一洋扶着季时禹走出来,一路还在和江甜口角。江甜那张嘴比刀还利,一发起脾气,也不管还有没有旁人,就跟竹筒倒豆子一样,好的坏的都一起说。

    赵一洋平日再没正形,毕竟也是个男人,也要点面子,这会儿池怀音也在,听到江甜那些乱七八糟翻旧账的话,也有些生气了。

    到了出租屋,赵一洋一把将季时禹丢给池怀音。

    “池怀音,你先帮我把季时禹扶进去。”赵一洋瞪着自家女朋友,拔高了嗓音:“老子要去振夫纲!”

    ……

    辞职之后,季时禹和赵一洋都搬出了原来的单位宿舍,要创业,能省一分是一分,也没什么钱给他们享受,租住的房子条件很一般。

    小小一间房,墙上都是水泥原色,用报纸刷过一层,来维持干净。

    两张床一左一右靠着墙,中间一张长桌,上面都是杂志和专业书。

    池怀音左右打量了一下,最后确定左边的那张床是季时禹的,因为右边的床头都是江甜的照片。

    季时禹身高一米八五,一百五十斤,池怀音扛着他,吃力极了,每走一步,都觉得脚下跟灌了铅一样。好不容易把他放上床,池怀音站在床边,气喘吁吁。

    季时禹的毛巾挂在床边的墙上,池怀音考虑到他刚才还吐过一次,拿了毛巾和搪瓷盆,准备去打点水,大略给他擦一下。

    她刚转身要出去,身后一阵窸窣声音,还没反应过来,就突然被抱住了。

    一股浓重的酒气瞬间将她包围,刺鼻又醉人。滚烫的身体粘在身后,女人柔软的身体和男人肌肉紧实的身体紧紧嵌在一起,密合无缝。

    季时禹的手紧紧抱在池怀音腰间,那种触碰有些微微的痒,她不自在地扭动,他却把手臂收得更紧。

    季时禹的头蹭在池怀音颈间,距离的亲密有些过火。

    池怀音缩了缩脖子,不自在地唤了一声:“喂,季时禹。”

    温柔而低缓的嗓音,甜得像是将士将要上战场,家中妻子眷恋的叮嘱。

    像千足虫一下一下挠在季时禹心上。

    季时禹更放不开手去。

    “放开我。”池怀音手上还拿着搪瓷盆,语气已经严肃了几分:“我们已经分手很久了,你再趁酒醉耍流氓,我就喊人了。”

    池怀音的威吓对季时禹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

    此刻冲动已经攻占了他的理智,他的头埋在她带着茉莉花香的秀发之中,只觉得这种靠近久违了,他不舍放开。

    整个人像火球一样,越燃越热烈,而池怀音是唯一能让他稍微冷却的冰,只有抱着她,那种持续灼心的感觉,才能稍微舒缓。

    许久,他的声音带着几分酒醉的喑哑,淡淡发出:

    “别走,池怀音,我没有你不行。”

    作者有话要说:

    【很久很久以后】

    关于追老婆的招数,槐荫汽车的各位大佬各有见解。

    周继云说:追女人最要紧是用心,温柔耐心有情趣。

    赵一洋说:要嘴甜,出手大方,女人要什么,不能等她说,就要先买。

    季时禹咳咳两声,刚要说话,周继云和赵一洋一起抢白:你就不用说了,你的招数就是死缠烂打!

    季时禹:……你们敢说我的招没效果?

    众人:要不是你长了张小白脸,你早就因为性骚扰被抓去坐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