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月光盈盈, 眼前的方寸之地, 只有路灯清幽的一点光散落在地面。

    树影斑驳, 映在地上,随风摇曳。

    三个人就这么三足鼎立的样子站着, 片刻,池怀音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氛围, 转过头对厉言修说:“言修,我爸很久没见你了, 一直问我, 你什么时间过来家里,陪他喝茶。你先上去好吗?”

    厉言修不动声色看了一眼季时禹, 最后对池怀音笑了笑,一贯的绅士:“好。”

    明知眼下的情况特殊,厉言修能做到不追问、不计较, 听从安排上楼, 给池怀音和季时禹充分的空间,让他们聊一聊,池怀音很感激厉言修的这份体贴。

    厉言修走了, 再回来看看一直“等说法”的季时禹,池怀音不由轻叹了一口气。

    回国以后,她已经尽量避免和季时禹见面,也将那段往事压在心底, 他却一而再地寻衅。

    她避无可避,只能无奈地问他:“季时禹, 你到底要怎么样?为什么一直要这样纠缠?不累吗?”

    季时禹的目光一瞬不移,幽深的眸子与她对视,里面包含着很多池怀音看不懂的感情。

    身上的旧衫也不能掩盖他相貌堂堂,身姿凛凛,带着几分特有的朝气。

    “因为我疯了。”静谧的月夜,他的话带着几分赌气和疯狂。

    池怀音心中微微刺痛,许久才回答:“可是我已经醒了。”

    季时禹双手扶着池怀音的手臂,逼她与他对视。

    “池怀音,你看着我的眼睛。”

    池怀音看着他的眼睛,不过几眼,就有种不忍的情绪,又撇开头去,“不要这样了,我不想再重蹈覆辙。我们性格原本就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

    池怀音也有些委屈,几乎控诉一般看向他,问道:“我最喜欢什么颜色?”

    季时禹原本是要和她认真谈谈,她却突然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他有些错愕,想到她最喜欢穿蓝色的裙子,回答道:“蓝色?”

    池怀音心中又是一阵痛,“我最喜欢吃什么?”

    “苹果?”

    “我最想去哪里旅行?”

    “海城。”

    ……

    夜风轻轻刮过,带着几分夏日的炎热。

    许久,池怀音才动了动嘴唇。

    “我最喜欢白色,最喜欢吃巧克力,最想去巴黎,我一直想去看看巴黎铁塔。”池怀音说起这些,嘴角带了一丝自嘲的笑意:“因为你说我穿蓝色好看,所以我总是穿蓝色;你没有那么多闲钱,不可能总是买那些进口的东西给我,所以我说我最喜欢苹果;你没办法带我去巴黎,所以我说最想去海城,可是哪怕是海城,我们也没有去过……”

    “我愿意穿蓝色,蓝色也很好看;愿意一直吃你买的苹果,苹果也很甜;也愿意等待机会去海城,海城是江甜的家,还有导游……”池怀音抿了抿唇,忍着难堪说出口:“可我不能忍受,你不知道我到底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不能忍受你不知道我在迁就,不能忍受你不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对你的感情。”

    “季时禹,放手吧,对你我都好。”

    池怀音控诉的那些话,季时禹都没有反驳,唯有这一句,他坚定地回答了三个字。

    “不可能。”

    两个人不欢而散,池怀音固执地进了单元里,第一次,季时禹没有再无理纠缠。池怀音和他说清楚以后,反而解开了他的症结,更加坚定了他继续下去的决心。

    和池怀音说那些话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

    他只是对池怀音说:“我从前太粗心,把你的好当做理所当然。我现在一无所有,也没有资格和你谈什么保证,但是我可以用生命发誓,和你在一起以后,我心里没有过别的姑娘。你走后的两年,我没有一天觉得我们分开了,你可以笑我,可是我真的觉得,我们只是吵架了,你还是我的。”

    “你以前总是问我,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是不是为了负责。我很困惑,我到现在仍然说不出来理由,可是我就是想要和你在一起。”

    “池怀音,我很抱歉,我很坏,做不到绅士地成全。”季时禹还是一贯的霸道和无理:“你觉得我做得不好的,我会改,但是要我放手,对不起,做不到。”

    ……

    池怀音走进单元的那一刻,眼眶才终于忍不住红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很想扑进季时禹怀中痛哭一场。

    细数这么多年来她受过的委屈。

    她不在乎季时禹一没背景二没什么钱,还来自小城市,她在乎的是他爱她,给她安全感。

    她要的安全感,是不管她怎么无理取闹走远,一转身,他永远在身后。

    那是他不可能做到的事。

    厉言修还等在电梯口,见池怀音失魂落魄走进来,只是很体贴地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抚。

    他按下电梯钮,半晌,才淡淡问了一句:“是他吗?”

    池怀音一直低着头,最后点了点头。

    “是很强大的对手了。”他轻轻一笑:“最强大的一点,是他在你心里的痕迹。”

    池怀音不愿再谈这些:“我和他已经结束了。”

    “曾经有一个人和我说,‘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过了三十岁,十年八年,不过就是指缝间的事’,怀音,你现在觉得痛苦的一切,都是因为年轻。等你再成长一些,你会发现,生活是生活,没有那么感情用事。”

    ……

    ******

    季时禹这几天都有些心不在焉,赵一洋以为他是因为资金跑得不顺利,安慰他道:“这事急不来,总会想到办法的。”

    赵一洋比季时禹还先辞职成功,虽然和江甜吵闹了一阵,最后还是获得了江甜的支持。

    “我想问问你,为什么江甜那么烈性的姑娘,能一直这么坚定地跟着你呢?”

    赵一洋皱眉:“你这说的什么话?当然是因为她爱我。”

    “只是这样吗?”

    “我也爱她啊,她就是我的命,离了她我就死了,你懂吗?”

    听着赵一洋这么坦然地说出这些话,季时禹第一次没有觉得他很恶心,而是一副求知若渴的表情问他:“你每天说这些肉麻的话,难道江甜不觉得恶心吗?”

    赵一洋像看智障一样看着季时禹:“你傻啊?哪有女孩子会觉得恶心的?就是要天天说,时时说,不然她怎么能知道我爱她?”

    “爱是靠说的?”

    “爱当然不是靠说就够的,但是不说,那就是真傻了。”

    “……”

    赵一洋拍了拍季时禹的肩膀,大概明白了季时禹最近的心事重重。

    “追不回池姑娘啊?听江甜说,现在池姑娘身边有个很强大的追求者?”江甜把人夸得他都要吃醋了,自然也知晓了这男的有多优秀,他轻叹了一口气,很真诚地建议道:“我觉得吧,人家那么厉害,你还是早点放弃吧。”

    “……滚。”

    “不过我觉得池姑娘对你还是有感情的,不然那么强大的追求者,她都没动心,不是瞎了吗?”赵一洋说完又认真分析了一下:“不过我觉得那么好的男人不选,选你,也有点瞎啊。”

    “……我们还是来讨论资金吧。”季时禹实在不想再听赵一洋扯淡了。

    赵一洋看了一眼时间,大概和他说了一下从陆浔那里打听来的消息。

    “汇合基金拒绝我们,基本上也代表了大部分基金会的态度。我们现在的劣势是没有任何可以抵押的东西,就算我们把团队组起来,基本上也都是穷光蛋,离300万的距离和离月球没差。”赵一洋说:“陆浔建议我们找一找有资金的个人。给我们指了两个人,一个是宏诚汽车的老总,他们好像投——资了几个项目,对支持年轻人创业不是那么抗拒。”

    “宏诚汽车?”季时禹忍不住皱眉,怎么这么巧,“宏诚汽车的少东,就是追求池怀音的那个男的。”

    “干!真的假的?”赵一洋说:“那我去和甜甜说,让池怀音帮忙,找宏诚汽车融资!资金到位了,才好发挥。我们家甜甜还等着我发财了带她过好生活呢!”

    “你想死吗?”

    “找情敌借钱,才能证明你能屈能伸。”

    “另一个人是谁?”

    赵一洋想了想回答:“一个叫苏祥正的人。说起来这个人是你老乡,也是宜城人。16岁就出了学校,顶职进了人行宜城分行工作,前几年创立了创融公司,只要在森城从事房地产的投资。你也知道的,这几年森城房地产多火热,他很有钱。”赵一洋对这个苏祥正的了解不是很深,所以觉得也比较棘手:“我觉得有熟人好办事一点,还是找宏诚汽车吧?”

    “能打听到苏祥正的家吗?”

    ……

    季时禹虽然没个正形,骨子里的傲气还是在,他很果断就做出了选择。

    *****

    季时禹第二次递交了辞职报告,院里领导终于意识到他是认真的了。

    这年代下海的人不少,有人成功,也有人灰溜溜回到原单位。

    院里领导在开会以后最终决定,批准季时禹辞职。

    就是季时禹这个人,心有些黑,自己辞职,还带走了405室一半的科研员,其中响应最积极的,就是季时禹森大的师弟,周继云。

    为此,院里领导一反常态,没有对季时禹说,如果创业失败,还可以回单位的话。

    季时禹这一辞职,就没有回头路了。

    关于季时禹辞职的事,池怀音也听说了。新公司本来就需要人手,这一走一半人,两边的领导都是一个头两个大。池怀音近来都很忙,忙着招聘新的人员进来。

    周末,池母做了宜城酱菜,让池怀音给表哥家里也送一坛去。

    池怀音不得不起了个大早,坐车去表哥苏祥正家。

    说起来,池母的家族里,只有池怀音的大舅舅家里发展得最好,大舅舅原来是银行的,后来安排表哥苏祥正进银行,但是苏祥正不是那种安于稳定工作的人,没做几年就出来做房地产了,倒也发展得很好,迅速成了苏家最有钱的人。

    大舅舅不喜欢池父,觉得池父对池母不好,多次劝池母离婚,池母不愿意,他对池母一直恨铁不成钢。两家人来往一贯不多,都是靠小辈来走动。

    表哥家里住17楼,那房子可以看到海,在森城算是寸土寸金的好地方,是下海第一代富豪最聚集的地方。

    从电梯里出来,池怀音刚走出两步,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季时禹。

    这楼里一层就一户人家,季时禹怎么会跑到她表哥家里来?

    和她一样困惑的,还有季时禹。他刚从苏祥正家里出来,就碰到池怀音。

    季时禹见她手上拎着一小坛酱菜,本能要替她提,她缩了缩手:“不用了,不重。”

    季时禹知道池怀音固执,也没有坚持,只是皱眉问道:“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池怀音看了他一眼:“这是我表哥家。”

    这话一说出来,两人都有些尴尬。

    季时禹是来拉融资的,费尽口舌,还失败了。

    一出门碰到自己的初恋女朋友,被告知,自己死求活求的人,是她表哥。

    这世界真是小得有些残忍了。

    两个人干干地说了几句,池怀音就要进屋了。

    临走前,看到季时禹进电梯的背影,竟然觉得有几分垂头丧气。

    这是鲜少能在他身上看到的。

    苏祥正一早接到池母的电话,知道表妹要来,早早就吩咐家里的保姆买好了菜,做了一大桌。

    “就等着宜城酱菜了。”明明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表哥却跟宝贝一样,挖了一小盘,放在桌子的正中间。

    兄妹俩坐上桌,池怀音见表嫂和侄子都不在,随口问了一句:“嫂子和北北呢?”

    苏祥正笑:“去港城玩了。”

    表嫂和侄子生活优越,经常四处旅游,池怀音也习惯了,就没有再问。

    想到刚才在门口碰到季时禹,池怀音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早上有个年轻男的来找你了?”

    表哥夹着酱菜,随口问:“早上?你说那个叫季……季……”

    “季时禹。”

    “对对对,季时禹。”表哥抬起头看她一眼:“你认识的?”

    “同学、同事。”

    “噢,这样啊。”苏祥正见是认识的人,就开了话匣子:“年轻人,像创业,想找我投资。开口还不小,要300万,做电池。”

    苏祥正考虑到风险问题,就拒绝了。

    “你也是做电池的吧?电池有值得投资吗?”

    池怀音想到季时禹近来的状况,大约是并不乐观。他挖了405室不少科研员,又忽悠着赵一洋辞了职,现在一大帮子兄弟就等着资金开干,如果一直失败,这些人要怎么看季时禹?

    “日本立法关闭了本土镍镉电池的生产线,这势必会让镍镉电池生产格局发生改变,国际生产基地转移。对于国内的电池企业来说,确实是黄金机会。因为镍镉电池用于大哥大,还有移动电脑,可反复500次以上充放电,经济耐用。内阻小,可快速充电,又能伏在提供大电流。日本放弃生产镍镉电池,不代表镍镉电池没有市场了,相反,会造成市场的大缺口,这时候如果哪个企业能不上供需缺口,肯定是前景很好的。”

    表哥对这一行并不了解,季时禹说的他自然不敢全信,但是自家的表妹也是各中专家,她都这么说了,他倒是生出了几分兴趣。

    “你的意思是,大有可为?”

    池怀音放下筷子,很认真地说:“大有可为。”

    表哥虽然对这个行业产生了一些兴趣,却始终还是有些犹豫。

    毕竟300多万是很大的一笔钱。

    “听说你现在在森城有色金属研究院下属的公司工作?”表哥问:“如果我投这个公司,你能不能替我去看着?”

    “我?”池怀音原本只是觉得,季时禹的想法确实大有可为,如果表哥可以投资,帮帮他也行。

    但是去和季时禹一起工作,那是两回事。

    “我现在工作挺好的。”

    “那算了。”表哥说:“没有亲戚进去坐镇,这么多钱投进去,我也不放心。”表哥想想说道:“也不知道那个年轻人可不可靠,会不会瞎搞。”

    池怀音本能反驳道:“他以前在学校里,就是成绩最好的,对电池的研究非常深入。北都总院挖他多少次,在电池方面是数一数二的专家,肯定能做好的。”

    表哥有些诧异,自家平时温和的表妹,居然也有这么激动抢白的时候,有些诧异。

    “你是喜欢那个小伙子吗?这么维护他?”

    作者有话要说:

    【很多很多年后】

    结婚纪念日,季时禹难得感性地说道:这么多年真的辛苦你了,又要跟着管公司,又要照顾我和孩子。我朋友都说我,何德何能,找了你这么好的老婆。

    池怀音说:是么?我和你结婚以后,我的朋友都说我,为什么要在垃圾堆里找老公?

    垃圾堆里的老公:……

    池怀音又说:不过她们也没说我不值得,毕竟我们要是离婚,我就直接成了女首富了。

    季时禹:……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