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在某一瞬间, 池怀音恍惚地, 好像把季时禹的话听成了另一层意思。

    但是很快, 她的理智就恢复了。

    她拒绝了季时禹的提议,“我刚回国, 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如果在元路我可以帮你, 出了元路,你自求多福。”

    ……

    池怀音原本以为季时禹要下海只是随便想一想, 没想到他真的找到赵一洋, 谈起了创业一事。

    研究生毕业以后,赵一洋在森城理工大当老师已经两年, 再熬不到一年就能获得分房资格,如今被季时禹说动,如果确定要出体制创业, 就会去打辞职报告。

    这事引得赵一洋和江甜大吵了一架。

    江甜和赵一洋在一起这么多年, 赵一洋从来没有对江甜说过一次重话,对江甜可谓言听计从,不是如此, 江甜也不会选择一直等他。

    如今眼看着要熬出头了,赵一洋如果辞职,江甜简直觉得天要塌了。

    ……

    “我有时候也恨我爸妈,怎么当年不早点送我去上学, 这样,至少我能耗得起, 现在我都27岁了,老姑娘中的老姑娘,让我分手,我怎么甘心。我也没什么指望了,就希望分房下来以后,能回海城,求得我爸妈谅解,让我们结婚。”

    池怀音知道季时禹真要下海并没有那么容易,安慰江甜道:“这事现在不可能这么快钉板的。创业哪有那么容易?就算森城满城都是黄金,也要捡得到才行。人员不够,资金没有,院里也不可能随便批准让季时禹辞职的。”

    “他有这个想法都该死!”江甜气愤极了:“季时禹这个搅屎棍,他凭什么这样?赵一洋也是个没主见的,人家要他干嘛他就干嘛!创业有什么用?当老师不好吗?”

    池怀音知道江甜在气头上,拍了拍她的背脊:“赵一洋是男人,有点血性也是正常的,他也是希望为你们创造更好的条件。”

    江甜想到毕业后的经历就忍不住鼻酸:“你不知道我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我爸妈说我要是不回海城,就不见我了。他们都说我疯掉了,海城的好日子不要,要在森城讨饭。”江甜吸了吸鼻子,将眼眶中欲滴的眼泪都憋了回去:“我大姐二姐没有一个人嫁外地人,她们看我日子过得不好,天天说服我爸妈,如今我爸妈才松了口,说如果我们在森城能稳定下来,就让我们结婚。怀音,你不会懂,这套分房对我实在太重要了。”

    池怀音确实不懂,她是个完全的理想主义。

    “如果两个人相爱,也很坚定,父母总会谅解的。”

    “不,我已经累了。”江甜难受极了,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哽咽:“我以前觉得,有爱情就可以战胜一切,可是我发现,最后,是我被生活战胜了。”

    “我年纪到了,等不起了,我不想再去对抗任何人,我只想要安稳。”

    “……”

    送江甜上了公汽,看到公汽走远,池怀音才一个人回家。

    现实的生活比理想的世界残酷很多。

    年轻的时候以为有爱可以战胜任何事,最后发现,被战胜的,只有我们自己。

    季时禹也好,赵一洋也罢。

    他们是男人,心怀四方,不甘心在一个小小的铁饭碗里溺死,池怀音可以理解他们的野心;可是江甜也没有错,她看起来虽然外向跳脱,其实骨子里和这个时代别的女性没有什么区别。

    传统,没有野心,渴望安稳。

    池怀音问自己,如果她是江甜,她会怎么选择?

    她竟然发现自己是支持的。

    不管爱人去攀高山还是去过荆棘,她都愿意陪伴。

    她渴望的是“致橡树”那样的爱情,分担寒潮、风雷、霹雳,也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难怪她孑然一身,这世界总是容不下太纯粹的东西。

    ******

    季时禹决定创业的时候,就向院里打了辞职报告。

    院里领导都很震惊,尤其是几次打击了季时禹的院长,爱才心切,以为是自己话说重了,内疚不已,没有批准辞职,而是让季时禹先休息几天再谈。

    季时禹趁着休息的几天,找赵一洋聊了自己的思路,得到了赵一洋的响应,这让他信心增长了许多。

    创业需要人员、资金和设备,人员对季时禹来说不是特别艰难的事,身边的这帮铁哥们,基本上都是一呼百应。

    难的是资金。

    他们几个都是工作没几年的,存款不多。家里对于辞掉铁饭碗工作,不打断狗腿就不错了,指望投钱,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时森城的金融市场还没有那么成熟,那年代也没有普及什么国外风险投资,迅速找资金的途径基本就两条,第一,银行;第二,国内的投资公司。

    季时禹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找银行。赵一洋对于起步资金有点没概念,他是纯正的工科技术男,对于季时禹的规划,也有些没底。

    “你觉得我们需要跟银行贷多少钱?日本的一条电池生产线都要几千万,我们怎么说,也要贷款上千万吧?这怎么可能完成啊?”

    季时禹面色凝重,冷静地说:“最好能先贷来300万,先用300万启动。”

    赵一洋其实对于300万,能不能变出一条价值几千万的电池生产线,心里是没谱的,但是这么多年,他习惯了跟着季时禹的步调,他能说出300万,这一定是他深思熟虑的数字。

    然而,向银行贷款比他们想象得要艰难很多。银行系统也和体制内差不多,手续复杂,条条框框很多,还比体制内多了一些潜规则。这可难倒了搞技术的工科男,他们本就不善此道。

    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赵一洋突然提出了一个人。

    ——他们的室友,陆浔。

    陆浔一直学的是冶金专业,在学校里的时候,成日都在做首饰,今天提炼这个金,明天提纯那个铁,什么钨金、白钨金戒指,做了一趟子,就是一直没找到对象,也算是他们宿舍的一大笑柄了。

    从学校毕业后,他没有听从分配,因为家里的关系到了北都,在当时北都还挺热的汇合基金工作。

    汇合基金主投传统产业,陆浔也只进去两年,没有什么做主权,但是听了季时禹的讲述以后,他建议季时禹和赵一洋到北都面谈。

    去北都之前,他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到公司一趟,想和池怀音谈一谈。

    近来他被领导放了假,公司的事全是池怀音一个人负责。

    季时禹下午两点多过来,池怀音不在办公室。他本能下生产线去找人。厂里除了工人,就只剩405室零星几个科研员。

    季时禹皱着眉头抓住周继云。

    “池怀音呢?”

    周继云正在车间里看生产状况,冷不防被扯了一下,吓了一跳。回头看见季时禹,有些兴奋:“济公?你来上班了?”

    季时禹还没说话,他就热情地说:“你是要找池工——?”

    季时禹点头。

    “池工要去日本了,你不知道吗?她今天不来上班的。”

    季时禹瞬间就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表情倏地就变了。

    “你说什么?她又要去日本?!”季时禹一把抓住周继云的衣领,双眼血红,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她人呢!”

    周继云不知道季时禹怎么突然发了那么大的火,简直比天气还难以捉摸。

    “都说要去日本,肯定是回家收行李啊!”

    季时禹想都没想就丢开了周继云的衣领。

    “喂!济公!”

    看着季时禹疯了一样离开的背影,周继云诧异不已。

    不过是抽调出个差,至于那么激动么?

    又不是不回来了。

    工厂方面从日本引进的生产机器出了些问题,在公司维修人员多次调试无果之后,日方生产厂家需要派人过来维修。

    这中间的一些手续有些繁琐,需要派人过去,池怀音因为赴日工作过,背景适合,被领导选中,要去日本出差几天。

    毕竟在日本工作生活了几年,池怀音没有任何想法,该准备准备,该带什么带什么。

    池母对公司派一个年轻女孩独自出差非常不满,多次表示要和公司负责人谈话。

    自从日本出了那几件事,池母简直觉得日本是全世界最不安全的国家了。

    她给池怀音收拾的行李带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压缩饼干,罐头,池怀音简直惊到了。

    “妈,带这些干嘛啊?去那边也有人接待的。”

    “这些你都随身带,万一遇到什么天灾人祸,可以救你的。”说完,池母又赶紧“呸呸呸”三声:“大吉大利,坏的不灵好的灵,肯定用不上,就随便带带。”

    池怀音对池母的过度紧张也很无奈,只能趁她不注意,偷偷把那些又重又没必要的东西拿出来。

    池怀音封箱以后,问池母:“我这次去日本,最后一天应该没什么事,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去买。”

    池母摆摆手,对这些都没有兴趣,“我什么都不想要,你要是能带个对象回来,我就开心了。”

    “……”池母的套路,真是防不胜防。

    池母看了一眼时间,随口对池怀音说:“我去做饭,一会儿你爸估计要回来,他没带钥匙,你给他开个门。”

    “……噢。”

    池怀音刚在沙发上坐下,电视机都还没打开,家里的铁门就被捶得哐哐直响,把池怀音吓了一跳。

    池父平日那么斯文,怎么这会儿敲个门跟造反的一样?

    池怀音起身,拉开门的那一刻,原本想要抱怨父亲的话,都被门口冷不防出现的男人吓回去了。

    “……是你?!”池怀音太意外了,本能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几楼?”

    来人明显一路跑着过来的,头发乱糟糟的,满头大汗,白衬衫都汗得半湿,贴在身上,整个人狼狈得像落了水的狗。

    他一双浓眉倒竖,平日黑白分明的眸子里,血丝赤红,他上下喘着粗气,表情那样骇人。双手紧握成拳,站在门口,就那么盯着池怀音,一动不动。

    那么浓烈的恨意,简直要把池怀音拆骨入腹的表情。

    池怀音终于注意到他的不对劲,动了动眉头。

    “你怎么了?”

    季时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到这里来的。

    其实很久以前,他就通过单位登记的个人信息,知道了池怀音家的地址。

    但他从来没有来过,他知道池怀音和父母同住,他来打扰,并不合适。

    当他从周继云口中得知,她不上班了,要回日本的时候,他大脑简直要爆炸一样失控。

    坐在公汽上的时候,他只恨公汽不是飞机,不能直接停在池怀音家门口。

    下了车,一路跑过来,肺里全是森城夏天最热的空气,胀得胸口简直要炸开一般疼痛。

    他就是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

    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狠心?

    每一次都是说走就走,她没有心吗?

    也不管池家有没有人,季时禹拉着池怀音就进了电梯,连家里的门没关也不管了。

    “叮——”电梯门关闭,四面的铁壁将两个人包裹在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里。

    那些斯文的招数,季时禹学不来,也使不出。

    这么久的时间,这么试探来试探去,他累了。

    他不想再和她走什么绅士的等待了。他本来就是掠夺的性格。

    他还是一如当年的粗鲁,一把将池怀音抱了起来,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重重将她抵在电梯冰凉的铁壁上。

    两个人以那么近的距离对峙。池怀音知道敌不过季时禹的力气,甚至都放弃了挣扎,只是用力抵着后背,防止自己掉下去。

    他滚烫的呼吸拂扫在池怀音的脖颈之处,池怀音觉得有些痒,又有些难受。

    池怀音身上穿着家里穿着的清凉睡衣,此刻裙子上移,一大片白花花大腿都露了出来。

    她也顾不得尴尬了,低头捶了季时禹一下:“放我下来,你疯啦?!”

    季时禹双眼里全是血丝,红得像哭过一样。

    他死死盯着池怀音,目光恨不得要喷出火来,许久,他的喉结上下滚动而过,几乎撕心裂肺一样质问着池怀音:

    “日本这么好吗?还要回去?”

    池怀音诧异极了,简直不知道季时禹又在发什么疯。

    “什么?”

    季时禹仰着头,一刻都不让池怀音喘息,咄咄逼问:“这次你又要去多久?十年八载够不够?!”

    池怀音终于意识到他在闹什么,瞬间安静下来。

    电梯里只有他们二人,一番折腾之下,里面热得像蒸笼一样。

    许久,池怀音低声回答:

    “……四天……”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以一种动物来比喻对方,你会选什么?”

    季时禹立刻开始控诉:狐狸!绝对狐狸!看着娇小可爱又很漂亮,其实凶残的狠,吃肉饮血!

    池怀音:……臭虫吧。

    季时禹:那是昆虫。

    池怀音又想了想:……那臭猪蹄子?

    季时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