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十分钟铃响, 叮铃一声,男士纷纷起身。

    新的人过来,季时禹不走也被赶走了。

    池怀音全程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她修长的手指,执起银匙,将咖啡上的奶泡搅散了, 那么决然。

    她变了, 不再是以前那个,他说什么就听什么的乖巧姑娘, 像猫一样,也有了爪牙。

    这认知没有让他死心, 反而让他有了无穷的动力。

    两人离开6号桌, 确定远到听不见他们说话了, 跟在季时禹身后的周继云, 才压低声音说道:“领导,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骚的一面。”想到季时禹对人家姑娘那种臭不要脸的调戏,那种话是正常人说得出来的?周继云回忆一下都有些难以置信:“我还以为你只知道搞实验, 原来你也知道要搞男女关系啊!”

    季时禹眉头皱了皱:“滚蛋!”

    一直到活动结束,季时禹都没有走。他寻了张椅子,坐在一个比较远的位置,角度刚好能看到和池怀音约会的每一个男人。不知道周继云相看了多少个姑娘, 季时禹只注意到池怀音, 两个小时, 她居然和10个男人聊了天, 最过分的是,期间有聊得来的男士,她居然还给了通信方式。

    真是造反了。

    季时禹全程黑着脸,好几次都有上去掀桌的冲动。

    他胸口滞闷,习惯性从口袋中拿出烟盒,这两年他的烟瘾比以前更大了一些。右手食指轻轻一推,盒盖打开,手指轻敲烟盒,一根香烟就滑了出来。刚触到那根香烟,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又反手一扣,将烟盒的盖子扣了回去,连同那根滑出来的香烟……

    池怀音其实并不抗拒相亲,相亲只是多交朋友的方式。她讨厌的是池母胡乱安排,经常安排出让她尴尬的相亲。

    像今天这样比较有趣的活动,她并没有觉得难受,其中不乏聊得投缘的男士,互留一下通信方式,做不了夫妻,也能做个朋友。

    如果不提活动上偶遇的旧人,池怀音会觉得这一天还是很完美的。

    活动结束了,旧人还跟着她,这让她不由皱了眉头。

    热闹的街头,长长的路段,整齐划一的树木伫立街面两旁。街面上摆摊的人、闲逛购物的人,以及匆匆来去的人,都一一擦肩而过。

    唯独那一抹高大而闲适的身影,始终不紧不慢跟在她身后。虽然不适,却又不能说什么,路这么宽,人家要走什么方向,她也管不上,只能硬着头皮,加快脚步,走到了车站。

    森城经济高速腾飞以后,房地产业兴起,池父研究经济的老同学劝池父买套房子投资,认为森城未来房价会暴涨。

    池父考虑到独生女儿的未来,拿出了毕生积蓄,在森城中心地段的新楼盘买了一套当时还比较少见的电梯楼。全家都从学校分配的老房里搬了出来。

    到池家的公汽是那种两截式的加长公汽,走的线路比较长,路过的站点也多,一贯的人多。

    池怀音上车,季时禹也跟着上车。

    她走到两截式公汽的中间段,他也走到中间段。

    这让她终于忍不住了,与他对峙道:“你什么意思?”

    公汽上乘客很多,她不愿太引人注意,故意压低了声音。

    季时禹个子很高,双手随意勾在公汽的横扶手上,整个身体都很放松地挂着。

    那一脸的痞子相,倒是多年不变。

    池怀音有些生气了,表情绷得紧紧的,他却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他侧头看向池怀音,微微一挑眉,满眼无辜的表情:“我怎么了?”

    他明知故问的样子,让池怀音不由咬紧了后槽牙。

    “你一直跟着我,什么意思?”

    他淡淡一笑,一副“就是不要脸,你能奈我何”的模样:“公汽是你家的?”

    “……”池怀音深吸了一口气,把要说的话都憋了回去。

    下了车,走到池怀音家所在的小区,季时禹还跟着,她终于不用再忍着了。

    她也不往小区里走了,停下脚步,双手环胸,等着季时禹走到面前。

    她也学着季时禹的表情,淡淡一笑,声音温和极了。

    “你别跟我说,你也住这里?”

    阳光刺眼,温度越来越高,连风刮过都是黏黏糊糊的感觉。

    池怀音站着没动,季时禹也没动。被池怀音揶揄了,他的表情也不见尴尬,只是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反正也没事,散散步,认认门。”

    他明显的意有所指,有一瞬间,确实让池怀音浮想联翩,但是她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当年分开,彼此都有些赌气。要说没有眷恋,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再大的眷恋,随着时间的过去,也被冲淡了。

    池怀音如今,再也不会因为季时禹随便说几句话,就感到悸动了。

    和季时禹分开之后,池怀音用了很长时间才想通。命运安排他们分开,一定是因为他们真的不合适。有些问题,早爆发还是晚爆发,重点是一定会爆发。就是侥幸多给两年时间,最后也逃不过同样的结局。

    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不是什么误会,不是互相不理解,而是她太过爱他,而他却不能以同等的爱回应。一段不平等的关系,注定不能长久。

    所以她回森城,也没有做过破镜重圆的梦,因为她明白,所谓破镜重圆,不过是重蹈覆辙而已。

    “不要再跟着我了,认了也没用。”池怀音目光坦荡,定定看着季时禹,嘴角带着一丝揶揄笑意:“我们家现在这高度,爬墙,不合适。”

    说着,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季时禹轻叹了一口气。

    一贯天不怕地不怕、没有什么办不成的季时禹,也有搞不定的事。

    池怀音如今不管是说话,还是那种拒绝的姿态,都比以前厉害了不止十倍百倍。

    日本真厉害,把他那个软糯糯随便一逗就会脸红的姑娘,教成个说话句句带刺的刺猬。

    棘手,实在棘手。

    池怀音走后,季时禹往后退了退,认真看了下整个小区林立的高楼,整体“海拔”明显高于附近的房子,随便数了数,最矮的一栋住宅楼都有12层。

    爬墙,那确实是不合适,爬完命都没了,以后还是争取能走大门吧。

    周一,季时禹准时到单位上班,刚一到办公室,就被院长点名叫去谈话。

    偌大的会议室里,就只有院长和季时禹两个人。

    季时禹看看情况,觉得有些奇怪。

    森城有色金属研究院的院长,也是森大的校友,对森大帮的研究员都很照顾,平时也没什么架子,和季时禹说话总是开门见山。

    “时禹啊,现在国内电池市场也不是很景气,你也知道的。资源又紧缺,为了更好地利用北疆的稀土资源,现在北疆那边和我们提出了合作,他们提供稀土资源,我们提供技术,一起搞新产品的开发。所以院里可能要和北疆有关方面一起成立一家新公司。”院长泡了一杯杭城龙井,香气扑鼻,他用杯盖点了点,慢慢品了一口,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我们院里人员比较紧张,现在要抽调整个405室的研究员,你是405室的领导,所以院里决定任命你为新公司的总经理。你本科就开始研究电池,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了。”

    院长说了半天,季时禹还以为是有什么事,听明白来龙去脉,季时禹没什么意见。

    “这个问题不大,北疆稀土资源丰富,能让我们的研究成果创造价值,相信同事们也不会有意见。”

    “咳咳。”院长假意咳嗽两声,压低了声音,又说道:“还有个事要和你说。因为稀土资源很珍贵,北疆方面也有人员要进来,这要求我们也不好拒绝,而且他们高薪挖了一个日本回来的电池专家,也确实不容易。”

    听到这里,季时禹眉头微动:“所以?”

    “所以,你们可能需要一起共事,听说对方是个美女工程师,你应该不会讨厌的。”

    “只是共事,您不用这么拐弯抹角吧?”

    “嘿。”老院长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季时禹一眼:“实际上呢,别人希望他们的专家,做总顾问。”

    “权力在我之上?”季时禹终于听明白院长的意思,讽刺一笑。

    “那……你能接受吗?”

    “不能。”季时禹拒绝得极快。对专业领域,他是很自负的:“在我的领域,我就是全国第一。不能接受别人对我指手画脚,更不能接受一个女人对我指手画脚。电化学,本来就是男人的天下。”

    见季时禹转身就要出去,院长也着急了,赶紧放下了茶杯追了上去。

    “欸,季时禹,你这个家伙,咋这么倔呢,不就是一个挂名的总顾问么?也不影响你工作啊。再说了,你和人见见面再看看愿不愿意啊?万一人家能力很强呢?”

    见季时禹头也不回,连后脑勺都写着抗拒,院长也有些无奈。院里就这么一根顶尖的独苗,北都那边派人来挖了几次都没挖走,院里就靠他长脸,有点情绪也不能不照顾,“我们也想主导啊,但是稀土资源不是我们的,这事我们也做不了主啊……”

    ……

    季时禹刚要离开,会议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副院长带着一群身材高大的男人,浩浩荡荡就进来了,每一个都是典型的北疆长相。北疆靠近苏联,虽然是游牧民族出身,人却一点都不黑,个个都生得又高大又白皙。

    夹在那群男人中间的,还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白衬衫,白裤子,看上去气质干净又朴素,一张白皙的脸蛋,清丽无双,五官虽然不若北疆人那么深邃,但是带着南方人独特的温婉,让人一眼看去,便移不开视线。

    两人隔着十几张桌子拼成的长会议桌,远远相对,视线相交,都有一刻怔楞。

    但是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挺直了背脊,姿态从容地微笑着,和院里的领导握手,打招呼。

    季时禹站在原地没有动,视线锁定,一直盯着那个越来越长袖善舞的女人……

    副院长带着人进来了,招待大家坐下,先偷看了季时禹一眼,再和院长使了使眼色。院长愁眉不展,也是先偷看了季时禹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眼下这情况,两位院长都有些吃不准要如何继续下去。

    因为涉及到整个405室的去向,所以叫来了405室所有研究员一起开会。

    405室课题组是全男人阵容,北疆方面过来的团队,除了池怀音,也是全男人阵容。

    大家围着会议桌坐着,院长大致介绍了一下这次会议的目的和在场的人员以后,北疆方面就派出了池怀音上台说话。

    池怀音什么都没有带,轻装上阵,面对一大堆男人也没有怯场的感觉。

    在日本也习惯了这样的工作环境,电化学本来就是男多女少的领域。

    北疆方面过来的人都是负责采矿开发稀土资源的,对电池并不了解,她以介绍电池开的场。

    “……电池三要素,相信大家都知道,正极、负极和电解质。想要提高电池的性能,必须改善这三者。两个电极能够放出和接受大量电子,发电效率就会提高,又或者,可以通过充电补充电池内的电量,需要时再释放出电流,也能提高电池的效益。这是我们未来研究工作需要努力的方向。”

    “稀土资源再生有多慢不需要我来解释了,我们要在提高电池效益的同时,降低资源的损耗,这样才能获得长久的发展。”

    “我们目前研究的镍镉电池,是目前最普遍使用的随身听充电电池,单个电池的标称电量为125V……”

    ……

    池怀音不紧不慢地发完言,405室的众人已经彻底明白这次会议的用意了。

    池怀音是北疆方面派来的专家,因为他们握有稀土资源,就把这位女专家空降过来,管理他们一整个团队。

    405室的一众研究员都惊到了。

    别说电化学男多女少,他们已经习惯了季时禹的领导,就光谈成就,放眼整个国内,他们的课题组就是国内顶尖的水平,连北都总院都要时不时派研究员过来学习。

    现在让他们一群顶尖的研究员,听令于一个也不知道什么来头的女人。这也太荒谬了。

    大家的目光不由转向季时禹。

    毕竟季时禹是他们的老大,平日里最强势,说一不二,大男子主义,谁来了都是靠技术说话。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过来当领导,压他一头?

    这么一想,大家原本悬着心的就放下了。

    季时禹肯定会反对的,他们只需要跟着季时禹反对就可以了。

    和大家想法一样的,还有他们的院长大人。想到和季时禹聊得那么不顺利,也猜到季时禹大概是不可能同意被女人领导了。

    但是这会儿北疆的人都在,也不能当面驳人家的脸,只好硬着头皮尴尬地撇头,向着季时禹的方向:“季时禹,这事……你怎么看……我知道你们课题组也很忙……”

    院长的“实在忙不过来就算了”还没说出口,就听到安静的会议室里,传来一声淡淡的回应。三个字,像在空谷之中发出,还带着浅浅回荡。

    “可以啊。”

    院长的表情有些僵,眼神中满是自我质疑。

    “你刚说什么?”

    季时禹修长的手指,把玩着周继云的钢笔,三根手指将钢笔转得花样频出。笔帽在桌上轻磕,发出很轻的声音。

    “嗒、嗒、嗒、”好似钟表摆动的声音。

    许久,他才缓缓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

    看他那状况外的模样,大家甚至都有些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听清楚院长在说什么?

    季时禹长了一双很幽邃的眼睛,眼窝很深,眉骨挺拔,看上去气质很卓然。清亮的眸子动了动,目光一秒不错地瞟了池怀音一眼。

    那墨黑的瞳孔里好像带了一丛零星火苗,一下子就从桌子的这一边,烧向了池怀音的方向。

    他动了动嘴唇:“我说,可以。”

    院长被季时禹这个突如其来的大转变惊到了,错愕之下,几乎是脱口而出:“你愿意让女工程师给你当领导?”

    季时禹勾着唇,微眯着眼睛,以他招牌式不正经的口吻回应:

    “院长,你德高望重,怎么能搞性别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