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学期末, 院里要统一处理最近两个月违纪的学生, 别的学生都很好处理,就是季时禹裸奔这事, 闻所未闻, 前所未有, 老师们都觉得有点不好处理。

    毕竟也不会有哪个学校会在校规上写上不能裸奔,那也太奇怪了。

    而且说他耍流氓, 他也穿了裤衩,说他合规定,他又确实在耍流氓。

    季时禹到底算不算违反校纪?老师们都犯了难。

    把这个特殊情况报上去,最后是院长亲自把季时禹的名字给加上了。

    这次学期末的违纪劳动是刷化粪池, 学校那一片要重修,原本的化粪池暂时废弃,需要洗刷干净,不然沼气太重怕造成危险。

    听说季时禹被院长钦点去刷化肥池,赵一洋和陆浔都惊到了。

    季时禹人还没去, 赵一洋已经捏上了鼻子:“佩服你,有胆量泡院长的女儿!”

    陆浔一贯不说话的,也有些忍不住:“我的个妈,这岳父大人,是真的有点可怕了,我听着都想吐了, 呕……”

    倒是季时禹, 听说是院长亲自加了他的名字, 一点也没有生气,反而摩拳擦掌,淡定接招。

    那年代没有网络,若是有,“在学校受过最重的违纪处罚”这个问题,一定会有十几个森大学生要去回复——“刷化粪池”。

    虽然化粪池里已经抽干了,仍然有很多污秽之物残留。哪怕是冬天,那股子可怕的味道还是让人天旋地转,无法靠近。

    虽然学校也给发了胶衣胶鞋,口罩脸罩,那气味还是无孔不入。同被惩罚的好几个学生都吐了,大家都是知识分子,再调皮,也是一路读书,考上一流大学的天之骄子,体力活都不熟悉,更别说刷化粪池。

    和别人的可怕反应相比,季时禹倒是淡定多了,一边拿着水管冲水,一边用力地拿长刷子刷洗。那认真干活的样子,倒是把躲得远远的老师都感动到了。

    化粪池刷得差不多了,学院里的领导过来检查,池院长居然也不嫌臭,跟着一起过来了,把学院里的几个年轻老师都整得诚惶诚恐的。

    那群违纪的学生在刷洗完化粪池以后,都呈现出快晕过去的趋势,一个个歪七扭八,蔫蔫儿地站成一排。

    池院长皱着眉一顿说教,大家纷纷表示永生永世再也不敢违纪了。

    学院里其余的领导都不敢靠近那帮学生太近,实在太臭了,那味道令人作呕。池院长却走近了那帮学生。

    从左至右,一个个批评、叮嘱。

    走到最右边,他停在个头最高的季时禹面前。季时禹已经摘掉了头罩和口罩,劳动了一顿,虽然满头大汗,看着倒还是白白净净,血色绯红,和那帮面色惨白的学生不一样。

    池院长一脸严肃地瞪了季时禹一眼。

    “你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吗?!”

    季时禹挺直了背脊,面上倒是喜滋滋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那要看什么事。”季时禹一语双关:“若是情之所至,那就无法控制的。”

    池院长气得嘴角抽了抽,要不是他身上脏,真想敲他一顿。

    “在学校里耍流氓裸奔,还情之所至。”池院长不接招,继续批评着:“一点知识分子的样子都没有。”

    季时禹笑,一点也不恼:“您批评的是,我努力改进。”

    “笑什么笑?!”池院长一脸嫌弃地看着季时禹,半晌,几乎是牙缝里咬出来的四个字:“糟心死了。”

    说完,气呼呼拂袖而去。

    在家里被关了好几天,池怀音都觉得自己反应变迟钝了。

    晚上池父回家,一脸严肃,一家人坐下吃饭,气氛很不对劲,要不是池母在中间调和,感觉池父好像随时都要掀桌子的样子。

    饭后,池怀音本来要回房,又被池父叫进了书房。

    父女俩隔着书房那张条桌,池父坐着,池怀音站着,书房里的气氛有些紧绷。

    许久,池父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声音倒是平静:“马上研三了,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嗯?”池怀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应了一会儿才回答:“分配去哪里,就是哪里吧。”

    池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皱着眉头盯着她,半晌问她:“去不去日本?现在全世界电池发展最好的就是日本了,你的专业,去那边合适,学校有委培名额。”

    池父话音还没落地,池怀音已经义正辞严地拒绝了:“我觉得国内挺好的,我不去日本。”

    池父被池怀音的果断拒绝气到了,他知道池怀音是为了那个小痞子,气呼呼一拍桌子,“要送肯定一起送,不会让你一个人去!”

    池怀音原本以为这是池父拆散他们的手段,没想到他是打定这样的主意,一时也有些内疚,可真是小人之心了。

    但是季时禹这个人,谁能拿他的主意,也不知道他毕业是什么打算,她也不敢贸然答应,想了想,谨慎地回答道:“我考虑考虑。”

    ……

    第二天,池怀音的“反省”生活终于结束,池父给她解禁了。重回学校,连那带着海风味道的空气,都格外好闻。

    一连几天不来上学,室友们都着急死了,唯有江甜,气鼓鼓地,等着别人问完了话,才把池怀音拉天台“审问”。

    通过赵一洋,她已经知道了池怀音和季时禹的事,但是作为室友亲闺蜜,她不能接受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恨不得要绝交才能平心头之恨。

    靠着池怀音赔小心道歉哄人,江甜才原谅了她。

    池怀音几天没有上课去实验室,池院长给她请的病假,曹教授以为她是真生病了,对她好一顿关心,还嘱咐季时禹多照顾她。

    一个上午熬过去,终于从众人的眼皮底下得了自由,找了个没人的小树林里说话。

    季时禹的反应倒是直接,根本不等池怀音说话,就直接把人抱在怀里,紧得池怀音都快喘不过气了。

    季时禹自己都有些震惊,不过几天没见,思念就像野草一般疯长。

    原本有很多话想要和她说,看到她的那一刻,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想紧紧抱着她,她个子不是多高,一米六出头,在季时禹怀中小小一团,又香又软,让他不愿放开。

    好像故事里说的那样,夏娃是亚当的肋骨塑成的人,只有抱在怀里,才能完整。

    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他一直以为喜欢一个姑娘,是像喜欢钟笙那样,见不得她过得不好,看到她穷困,狼狈,就想帮助她、保护她;以为喜欢一个人一定要有一个理由,是一眼钟情,是命中注定……

    却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润物细无声的,一天比一天加深。

    认识池怀音的时间,不比钟笙短多少,从前,他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个话不多的文静乖乖女,潜意识里,他总觉得池怀音和他不是一国的。

    可是当她大胆闯进他的世界时,他才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特别的开始方式。

    他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情绪的人,对不喜欢的人,多肉麻的话都能当笑话一样说,可是面对真的喜欢的姑娘,却觉得那些话好像说不出口似的。

    大多时候,他表现得火急火燎都像个急色鬼,但是他发誓,他面对池怀音的时候,心中没有什么邪念,他只是想抱着她,想听她说话,想看她笑,连她脸红,都无比顺眼。

    就像赵一洋当初说的,一个在这世上了无牵挂的人,突然有了一样只属于他的东西,那感觉实在太宝贝了。

    池怀音被他抱得喘不过气,忍不住拿拳头捶了他胸口两下。

    “放开,我快喘不过气了。”

    听了池怀音的话,季时禹才后知后觉地松开了一些,圈着她的后背,把她控制在手臂范围内。

    池怀音抬起头,还没开口说话,季时禹已经低头亲了过来。

    唇齿相碰,分外缠绵,原本要说的话也随着这深情的湿吻抛之脑后,只是抓着他的后背,依靠着他度给的空气过活。

    许久,热恋中的人互诉衷肠之后,池怀音才终于想起正事,心疼地摩挲着季时禹的脸颊,关切地问他。

    “听说我爸罚你去刷化粪池了?”

    季时禹对此倒是满不在乎:“岳父大人高兴,要我上刀山,下油锅也行。”

    季时禹低头亲了亲池怀音的额头、鼻尖,声音低低的:“这几天我才领悟了一句老话。”

    “什么?”

    季时禹叹息回答:“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

    时间飞逝,转眼进入研三。

    1992年发生的最大的事,莫过于1月,森城火车站,那辆没有车次的火车进站。

    当时国家发展处于十字路口阶段,下一步该怎么走,所有人都没有主意。

    苏联解体以后,对社会主义阵营的冲击极为强烈,国内的开放国门政策刚有一些成效,因为苏联解体,很多保守派建议关闭开放政策。国之动荡之时,邓老进行了南巡,坚定了社会主义特色的改革开放道路,举国精神为之振奋。

    而森城作为开放的核心,成为了当时全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城市。

    国家大事对很多大学生的影响是很深远的,很多毕业生因此改变了志愿,纷纷投身于森城的建设。

    和他们比起来,季时禹和池怀音,能算得上不上进的那一类学生了。

    一年多过去,两人仍然如胶似漆,池院长也没有再反对什么了,再怎么不满意,女儿喜欢,做父亲的又能有什么办法。侧面打听了一下季时禹,听说他能力不错,也就罢了。

    1992年的森城狂热年过去,1993年一月到来,一学期又要结束了。

    季时禹的父母希望季时禹把池怀音带回去看看,季时禹的奶奶身体近来越来越不行了,很想见见孙媳妇。

    之前提出这个要求,池院长都不肯放池怀音去,如今松了口,想必也是认可他们的关系了。

    季时禹提前一天就去排队买火车票。那时火车是去全国各地的主要交通工具,尤其春运票,一票难求,只能靠彻夜排队。

    池怀音舍不得季时禹一个人去,本来也要跟着,但是大冬天的,池怀音又瘦弱,季时禹怕她生病,不准她跟着,一个人偷偷先走了。

    排了一夜,终于抢到了两张回宜城的车票,季时禹身心疲惫地回宿舍,门一推开,赵一洋就把一个装得满满的搪瓷碗放在季时禹面前,磕得“哐哐”直响。

    季时禹一夜没睡,眼底青黑,瘫坐在椅子上,低头看了一眼眼前的饭菜,随口说了一句:“赵一洋,你变孝顺了啊!”

    赵一洋鄙夷而嫉妒地瞪了季时禹一眼:“池怀音说你回来,肯定没吃饭肚子饿,给你送了这么大一份。”

    说着,赵一洋忍不住感慨:“季时禹啊季时禹,你何德何能,能找到这么好的女人?”

    季时禹得知面前的饭菜是池怀音送过来的,心头一暖,赶紧起身,准备去洗个手吃饭。

    他刚站起来,宿舍的门就被敲响了,一个男生说楼下有个姑娘找他,他以为是池怀音来了,屁颠屁颠就跑下楼去了。

    他到了楼下,才发现等着他的不是池怀音,而是钟笙。

    许久不见,再见钟笙,样貌没什么变化,只是眼神看着沧桑了很多,虽然还是一样清秀又美丽,却又觉得好像哪里都不一样了。

    季时禹其实也有些想不到,有一天两个人可以这么平静地坐在一起说话。

    还是当年那家饺子馆,只是两个人都有了新的生活。

    曾经以为的那种牵绊,都很决然地断掉了。

    钟笙记忆力极好,还是按照当年季时禹的喜好,点了一份三鲜饺子。白白胖胖的饺子上桌,还冒着热气,氤氲在两人中间,再看彼此,轮廓都有些模糊。

    一直没有说话的钟笙,终于开口问道:“你现在过得好吗?”

    季时禹一动不动,也没有拿筷子,淡淡点了点头:“挺好。”

    钟笙的表情有些复杂,漂亮的嘴唇轻启,以一种怀念的口吻说着往昔。

    “我记得我以前在宜城歌舞团的时候,你总是带些水果、糖果来看我,那时候我在练功拉琴,你就坐在角落里听。”

    “我来森城的时候,是你去火车站接我,当时你还震惊,我只有那么点行李。”

    “我过生日的时候,你送我一条裙子,你说没见过一个女孩一条裙子穿七八年。”

    “……”

    季时禹不懂钟笙突然到访的用意,眼睛只是盯着面前的那一盘饺子,热气渐渐散去,原本湿润的皮面,也渐渐开始有回生的迹象。

    眼前突然就想到池怀音送来的那一缸饭菜,想来她买的时候也没具体考虑他想吃什么,就像喂猪一样,觉得他人高马大吃得多,每样都来点,米饭打了快半斤。

    正想着这些,季时禹又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

    这块表是他生日的时候,池怀音存了半年的钱买来送给他的。

    听江甜说,那半年,池怀音连一个新本子都没给自己买过。

    再抬头看一眼钟笙,结婚后她的吃穿用度看起来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明明说着和他的一些过往,却觉得眼角眉梢尽是陌生。

    季时禹突然想到,原来女人和女人,也是不一样的。

    季时禹的心不在焉落在钟笙眼里,她戛然而止,没有再说下去。

    见他一直在看时间,钟笙有些失望。

    “你一直在看时间,是有什么急事吗?”

    季时禹终于抬起头看向钟笙,眼神坚定。

    “我女朋友给我送了饭菜,我得先回去了。”

    钟笙眼神复杂地看着季时禹,流转的眸中,流露出以前季时禹无法抵抗的示弱。

    “你女朋友送的饭菜,这么久也凉了吧,这饺子还热着,吃了再回去吧。”

    季时禹笑了笑,用很认真的表情说道:“我喜欢吃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