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面对季时禹压力的眼神, 池怀音咽了一口口水,反问道:“难道同学都不能是了?”

    季时禹冷笑了两声:“是同学,没错。”

    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池怀音也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什么, 总之周叔叔和他们聊完正事以后, 他依然板着一张脸。哪怕只是视线和她对视,都要立刻高昂着下巴, 用一双鼻孔对着她。

    周叔叔临走的时候, 拍了拍池怀音的肩膀,笑眯眯地说:“小男朋友生气了,赶紧去哄一哄。”

    虽然有些荒唐,但是酒醒之后, 各自还有理智。抗战半年多, 没有结果, 表白还被拒绝,池怀音还能怎么办?本来也是她主动的, 总不能还强迫他给她当男朋友,总归他也有自己的意志。

    池怀音有些不知所措,简直不知道做什么才对。

    谁说男人的心思不难猜呢。

    收拾完自己的东西, 从实验室出来, 池怀音独自去食堂吃饭,走到半路, 才发现季时禹一直跟在她身后。

    学校的路就那么宽, 从实验室去食堂也就那么一条道, 总不好不让他走,只能尴尬同行。

    路两边的树,因为过冬而落叶纷纷,秃颓的画面看上去有几分萧瑟。

    季时禹双手插在兜里,不紧不慢跟着她的步伐,她也吃不准是巧合,还是刻意?

    到了食堂,她去打饭,他跟在身后;她在食堂随便找了张桌子,他也拿着餐盘也坐到了她对面;她吃完饭洗了碗,准备回寝室,他还跟在她身后……

    池怀音终于感觉到这种无言的压力,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手指紧张地拨了拨搪瓷碗的把手,小心翼翼地询问:“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

    ……

    两个人一前一后,钻进了学校的小树林里,一人站在一棵树旁,都没有说话。

    一般来讲,小树林都是谈恋爱的人才钻的,这会儿跟着季时禹过来,其实池怀音也有些不适应。

    正午的太阳升至中空,晒得人有些热。

    季时禹脱了厚厚的皮夹克,拿在手里,两条长腿岔开站着,仍然比池怀音高出一个头,十足的压迫感。

    池怀音有些紧张,低着头看了一眼脚下的枯叶,绿色褪去,只剩脉络,踩上去咔嚓作响。

    沉默了一会儿,池怀音才打破了沉默:“这里没人,有什么话可以直说无妨。”

    池怀音若无其事的模样,惹得季时禹冷嗤了一声。

    “喂池怀音。”他皱着眉,一脸不爽:“你是不是失忆了?”

    “嗯?”

    “你不要告诉我,前天你醉得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池怀音有些尴尬,本不愿意再去回忆那些出格的事,但是季时禹也是当事人,总堵不上他的嘴。她面上微热,声音小小的:“记得。”

    季时禹气势凌人:“记得,你不准备和我交代点什么?”

    池怀音茫然极了:“要交代什么?”

    季时禹气极了,原地来回踱步,一副誓死要收拾她又不知如何下手的表情。

    他终于停下脚步,气鼓鼓站在池怀音面前,几乎指着她的鼻子道:“发生了这种事,你还说我们只是同学?”他顿了顿声,皱了皱眉:“池怀音,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池怀音胆怯极了,想了半天,只想了一句:“这种事,我也强迫不了你啊……”

    季时禹见她还敢顶嘴,冷飕飕瞪了她一眼。

    池怀音赶紧说:“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负责,你就当没发生过,也可以的。”

    季时禹越听越生气,最后气得直接把手里的皮夹克向池怀音的方向抛过去。

    皮夹克展开又落下,稳稳盖在池怀音头上,将她的脑袋笼罩起来。

    “唔……”

    池怀音本能要去抓开那件皮夹克,手还没抓到皮夹克的边缘,整个人已经被对面的人抱进了怀里。

    这突然起来的变故,让池怀音险些摔倒。

    双手被钳制着,动也不能动,头被迫靠在他滚烫的胸口。

    他的下巴搁在她头顶,轻轻摩挲,然后手臂收得更紧了一些,仿佛要把她按在自己骨血里一般。

    池怀音甚至觉得,这种距离,比他们发生那件事时,更近了一些。

    耳边是他心率有些过快的跳动。

    噗通、噗通、噗通、

    不知是生气,还是激动。

    风冷潇潇刮过,小树林里的落叶和光秃秃的分枝也跟着风的方向摆动,发出扫把扫在水泥地上的沙沙声音。

    许久,季时禹才开口说话。他的声音也带着几分紧张,那是她从来没有听过的一种语调。

    “池怀音,你休想睡了不负责。”

    他按了按她的头顶,不让她说话。

    “学校分配的女朋友,我收了。”

    池怀音眼前全是黑的,氧气也有些稀薄,整个人都有些迟钝。

    “嗯?”

    愣了几秒,池怀音终于听懂了他的意思。

    这个认知让她整颗心都鲜活了起来。

    一丝奇妙的甜意从胸腔一路流淌至四肢百骸,她的人生好像突然绽放了七彩的颜色。

    还不等池怀音回答什么,就听见耳边不耐烦的暴躁嗓音。

    “臭丫头,你要是再给我装不懂,你就死定了!”

    ……

    周三早上,学校要停电检修实验室。整个冶金系都不用上课也不用做实验,简直是天籁一般的好消息。

    男生宿舍很平静,因为大家都在睡懒觉。

    208宿舍的季时禹实在是个没什么公德心的人,大家都要睡懒觉,他居然一反常态起个大早,起早不是问题,他还在阳台那边乒乒哐哐不知道搞什么,吵得整个宿舍不得安宁。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事让他那么高兴,居然还吹起了口哨。

    赵一洋被吵醒了,起床气很大,直接一个枕头砸向从阳台走进宿舍的季时禹。

    “搞什么?吵死了!”

    被赵一洋的枕头砸了,季时禹也没有生气,他居然好心帮赵一洋把枕头捡了起来,又放了回去。

    赵一洋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迷迷糊糊从床上坐了起来。

    “季时禹,今天不上课,你起这么早干嘛?”说着,他揉了揉眼睛,再看了一眼季时禹,瞬间炸毛:“你身上穿的,该不是我新买的夹克吧?”

    季时禹不以为然,对着镜子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这件比较好看,借我穿一下。”

    赵一洋不乐意了,立刻控诉起来:“这是老子买来约会的!”

    老子也是去约会的。

    季时禹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只是低着头换鞋。

    “学期末了,我去图书馆的。研究生最后一年了,天天睡懒觉像什么话?”

    赵一洋被季时禹的话震到了:“你说什么胡话呢?老子和你同学两三年,就没见过你去图书馆学习,看什么书都过目不忘,还需要去图书馆?”

    季时禹扬了扬下巴:“你管老子。”

    看着季时禹离开的背影,赵一洋忍不住摇了摇头。

    自从裸奔过以后,他就有点精神分裂了,去个图书馆而已,需要穿那么骚包吗?

    池怀音其实有些不习惯做什么事情都多一个人。

    尤其此刻,季时禹这么大喇喇坐在她对面,她都有点无法专心了。

    不知道是不是裸奔事件之后,季时禹的名气大了,自打他坐下来,周围嗡嗡嗡的议论声就不绝于耳。

    池怀音是想专心看书的,但她一低下头去看书,季时禹的大手就伸过来捣乱,五指伸开,盖在她的书上,把书上的内容盖个密密实实的,她无奈喟叹,去挪开他的手,他又回来……

    一早上这情形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导致她效率极其低下,根本没看几页。被她瞪了几眼之后,他倒是老实了,不阻止她看书了,转而去玩她的铅笔盒,一脸不爽的表情。

    池怀音终于被他打扰得没法再看下去,抬起头看向他,有些无奈地说:“马上要期末了,你也看看书吧,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季时禹右手手肘撑在桌上,一双黑白的分明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池怀音,说话的声音低沉而流转。

    “你以前很喜欢看我,不让你看,你还偷偷看,现在你只喜欢看书了。”还不等池怀音反驳,他就轻叹了一口,继续说道:“是不是女人都是这样?只要得到了,就不会珍惜?”

    他那副臭无赖的表情,让池怀音实在哭笑不得。他说的那些话,完全性别调换,也就只有他,能这么坦然地胡说八道了。

    “季时禹。”她略带几分严肃:“别闹了,这里是图书馆。”

    “书有什么好看?”季时禹不以为然:“去看电影?”见池怀音还盯着他,他立刻笑眯眯补了一句:“放心,是一般的电影,不分级的那种。”

    ……

    想来也是无法学习了,两人收拾收拾就去戏院了。

    也没上什么好电影,以前的几部经典重放,倒也看得津津有味。

    从戏院出来,天已经黑了。

    夜色之下,看城市里众生百态,晚归的行人匆匆而行,饭后散步者悠然自得,路边小贩一脸喜色收摊,亮灯的餐馆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开始洗洗刷刷。

    两人一路从戏院走回学校,明明也没聊什么,池怀音就是觉得胸口好像进了风,鼓得满满的。

    其实池怀音有时候也有些做梦一般的感觉,事情的变化,远远超出了她的控制。如今想来,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天那顿和事酒,原本是用来终结他们这段纠结无果的关系,怎么最后的结果,却完全南辕北辙?

    想来这世上的缘分就是奇妙的,不到真的发生的那一刻,谁也不知道最后是什么样子。

    回学校的路并不远,可两个人走在一起,却好像没有尽头似的。

    夜空之下,只剩昏暗的路灯,那种暗淡的光影将这条路妆点得更为暧昧。

    路两旁的树安静伫立,随着他们的脚步一棵棵后退。

    池怀音一贯害羞,并不宽的一条马路,她走在最左边,而季时禹走在右边,两人隔着三个人的距离,并排走着。

    明明没有故意,脚步却出奇的一致。

    季时禹对于这种奇怪的走法很是不满,期间抓了她好几次,都没能把她抓到身边,到最后也有点生气了。

    他静静停驻,幽幽对池怀音勾了勾手指。

    “过来。”

    池怀音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见没有认识的人,才很勉强地踱步到季时禹身边。

    季时禹一把抓住池怀音的肩膀,将她强行拽到自己怀里。

    “我很丢人吗?”季时禹紧皱着眉头质问她:“你要离我这么远?”

    池怀音脸上有些红,不习惯和季时禹这么靠近。

    季时禹低着头看着她,眸色渐深。

    “抬头、挺胸、看着我。”

    他中气十足地指挥,池怀音本能地照做。

    她刚抬起头,他突然就低头吻上了她的嘴唇,缠绵用力,津液交缠,那种霸道的男性气息,将她的理智和顾虑统统冲散了。

    嘴唇上柔软的触觉让她目眩神迷,脚下虚软,仿佛只能靠这季时禹才能获得支撑。

    一吻过后,他才终于放开手,视线始终落在她脸上,她安静地看着他,难得如此乖巧,懵懵的,也不会害羞了。

    季时禹霸道地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以后你再害羞,我就亲你,直到你不害羞了。”

    “别胡闹了。”

    理智逐渐恢复,池怀音面上开始发烫,推了他一把,想要挣脱他的钳制,却被他搂得更紧。

    “还有,你准备多久告诉赵一洋和江甜。”季时禹皱了皱眉:“男未婚女未嫁,为什么要搞得像地下情一样。”

    池怀音忸怩极了:“让我想想先。”

    想到江甜那个聒噪的,都不知道得怎么审问她。

    哎,想想就很头疼。

    两人亲昵地搂靠在一起,在月光下漫步,好不浪漫。

    完全是热恋期才有的模样。

    还没走出两步,池怀音的背后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掩盖在风吹过树木的沙沙声音里,很容易让人忽视。

    “池——怀——音——”

    冷静中透着愤怒,愤怒中透着震惊的一声召唤,让池怀音和季时禹同时回过头去。

    “爸爸?”

    “池院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