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18章 第十八章
    池怀音后来才知道,那天中午,学校广播里有通知,下午有消防演习,而他们两个被曹教授叫去开会,错过了。

    两人闹出来的笑话,在工院算是出了名,什么“生死同学情”、“逃命组合”,总之,有一段时间,走到哪里都被人笑话。

    池怀音的名字也因此和季时禹捆绑了一阵,说不上为什么,竟然还有几分命运的感觉。

    池怀音要感谢发生了那么一个插曲,让她彻底认清了自己的内心。

    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男生追过她,只是没有一个能让她的心情这样忽上忽下。见不到他会想,见到了又患得患失。

    人的一生会遇到喜欢自己的,自己喜欢的。池怀音也想如自己心意一次。

    如果钟笙结婚,是上天的给她的机会,她想把握这个机会。

    一转眼,1991年的第一学期就结束了,暑假来临了。

    同年7月,森城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

    8月19日,苏联爆发了著名的“八一九事件”,同日,著名的摇滚乐队Beyond乐队,首次登上香港红磡体育馆,举行了第一次大型演唱会。

    8月21日,拉脱维亚宣布独立;8月25日,白俄罗斯独立

    9月2日,森城大学迎来了新学期的开学……

    那一年,森城开始进入了全民炒股的热潮;新开学,大家关注着苏联的局势,每天吃饭都要聊一聊;广播站开始循环播放Beyond的曲目,很多同学不是南省本地人,也用荒腔走板的方言唱着歌。

    “……

    永定贼有残留地鬼嚎(今天只有残留的驱壳),

    迎击光非岁玉(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总剖干既有(风雨中抱紧自由),

    呀僧跟过彷徨地增杂(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

    贼僧好百比没来(自信可改变未来)……”

    熟悉的校园里,同学们来了走,走了来,走在路上,看到那些新入学的新鲜脸孔,还是有些感慨。

    进入研究生阶段的最后一年,有的同学已经开始着急,马上要踏入社会,以后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做任何事都很纯粹。当然,也有一些完全不知道着急的,比如男生宿舍208的诸位。

    赵一洋的狐朋狗党又挤满了并不大的寝室,平日里扑克、麻将倒是也打出了一些情分。

    对于赵一洋追了大半年,还没有搞定江甜这件事,大家有不同意见。

    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说:“我们这些理工科的,专业里女生少,光包分配不包分配女朋友,这有点不科学。”

    另一个男生不赞成这种丧气想法,说道:“照我说,老赵应该提高写作能力,我本科时候和女朋友一天一封信,写了四年,文学造诣提升了很多,感情也很加温。”

    一个知情的男生立刻掀老底:“前女友好吗,写了四年,文学造诣提升那么多,还不是分手了?”

    其中一个家境最好的男生终于看不下去了,拍了拍赵一洋的肩膀:“我说吧,那些虚头巴脑的都别搞了,搞点实在的,真正打动女孩才是真的,像我,当初为了追我女朋友,每周都送她回家,你看,我们异地恋两年多了,也还在一块,她就等我回去娶她。”

    赵一洋嘴角抽了抽,鄙视地说:“你开奥迪100去送,能打不动么?我们能有个自行车接送就不错了。”

    ……

    最后,在大家的一致意见下,决定主动做点什么解决这种困境,一个平日里比较活跃的男生发起了“联谊活动”,他来联系女孩,周末一起出去玩。单身的男生都可以参加,包括赵一洋这种久追不成的。一条路不成,还是应该打通新思路,这是当代大学生的灵活变通。

    这边厢聊得热火朝天,那边的季时禹还躺在床上,背对着大家,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书。真是佩服他,宿舍里人这么多,吵成这样,他还能看得下去书。

    赵一洋走过去捶了捶季时禹的床铺,脆弱的床板被他几拳捶得嘎吱直响。

    季时禹皱着眉,一脸不耐烦地放下手里的书。

    “喂,季时禹,你好歹参与一下我们的话题好吗?钟笙结婚了,也还有一片大森林,不要表现得对女人没了兴趣一样。”赵一洋往后退了退,欲言又止:“你这样我们都会很害怕,怕你以后会不会喜欢我们……”

    “你想得倒是美。”

    赵一洋这狗嘴真是吐不出象牙,季时禹看了调笑的众人一眼,最后咬牙切齿:“不就是出去玩?我去!”

    ……

    池怀音从实验室回宿舍的时候,江甜正坐在桌边吃零食。

    录音机里播放着音乐节目,整个宿舍里都是很悲伤的歌曲。

    见池怀音回来了,江甜气鼓鼓把她拉了出去。

    两个人站在无人的天台上,蚊子一直嗡嗡嗡围绕着她们,池怀音被咬了好几个包。

    一定是O型血比较吸引蚊子,不然怎么江甜好像一点事都没有,一直闷着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甜甜,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被咬得受不了了,池怀音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说,男人的话,能信吗?”江甜问。

    “怎么了?”

    江甜说着,就一脸气愤:“赵一洋那个瘪三,说什么喜欢我,要一直等我,结果他今天说,我要是还不答应他,他就放弃了,还说周末兄弟约了很多女孩子,让他也去。”

    “你不是不喜欢他吗?”赵一洋也追了这么久了,江甜一直和他争锋相对,应该是不喜欢吧?

    池怀音的问题把江甜噎住了,江甜憋了半天,才说道:“我就是不喜欢他,讨厌死他了。他太恶心了,还说多喜欢我,也就追了半年多,就放弃了,一点毅力都没有!哎呀,人又土,人家男生追女孩送夏奈尔的香水,他说夏天来了送我一瓶花露水!乡巴佬,土老帽,长得还难看,一个大男人还有美人尖,还单眼皮,我最讨厌单眼皮了,我恨死单眼皮了!”

    听着江甜这一通数落,池怀音总算是找到事情的症结了,有些哭笑不得:“甜甜,我看,你这是喜欢上他了吧?”

    “放屁!”

    江甜本能的反驳之后,就陷入了一阵沉默,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倏地转身就跑了。

    “我出去一会儿!”

    天色这么晚了,池怀音够着脖子喊江甜:“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啊!”

    “我去找赵一洋算账!!”

    池怀音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两个冤家。

    晚上江甜很晚才回寝室,冲回来的时候,双颊通红,一脸娇羞,一看就是发生什么了。要不是宿舍里另外两个都睡了,江甜的倾诉欲,恐怕是要说一晚上了。

    那一晚那么热,她睡觉还要蒙被子,一直翻来覆去,总之坐也不是,躺也不是,最诡异的是,也不知道她想到什么了,睡得好好的,还突然要嘻嘻嘻笑几声,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第二天早晨,池怀音在那刷牙,江甜围着她转了几圈,最后很扭捏地说:“我和赵一洋好了。”

    池怀音点了点头:“看得出来。”

    江甜震惊:“这也看得出来?”

    “你的样子实在太浪了,看不出来才稀奇。”

    “去。”江甜的表情一看就是坠入爱河的样子,一脸的粉红泡泡:“周末你有空伐?”

    “周末要做家教,你知道的啊。”

    “那算了。”江甜说:“周末我要跟着赵一洋他们去联谊,我要看看赵一洋那帮狐朋狗党是准备给他介绍什么样的姑娘!”江甜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咬牙切齿:“我看了下,赵一洋身边,一个好东西都没有,以前还觉得那个季时禹还不错,结果他也是个鬼混的,也要一起去联谊!”

    江甜还在耳边碎碎念,池怀音已经反应了过来。

    “我周末好像是有空的。”池怀音转了话题。

    “嗯?”

    “我跟你一起去,我也很久没出去玩过了。”

    “……刚不是还说要做家教?”

    “记错了,突然想起来,我的学生已经高考结束了。”

    “不是有新的吗?”

    “可以没有的。”

    ……

    赵一洋现在在整个男生宿舍三楼,都已经被人打成黑名单了。

    和他说话一定要有技巧,如果听到他说“我和你说件事”,一定要赶紧跑,不然他准一个春心荡漾,说一遍他和江甜确定关系、以及亲上了的故事。

    季时禹实在受不了他现在这个疯不疯颠不癫的状态,忍不住啐道:“你他妈能不能正常一点?!”

    赵一洋站在镜子前一丝不苟地整理着自己的发型:“你这种单身汉,不懂我们有家有口的幸福。”

    说着,他拍了拍陆浔的肩膀,把正在写报告的陆浔,拍得一笔直接把信纸戳破了。

    “陆浔,你加把油,下一个就是你了。”说着,睨了季时禹一眼:“你还是有希望的,不像某些人,注定要孤独终生了,看谁都羡慕嫉妒恨。”

    季时禹不屑地嗤了一声。

    “哎呀,你嗤也没用啊,你谈过恋爱吗?你牵过女孩的小手吗?你亲过女孩的小嘴吗?你都没有,但是你的兄弟我,都、做、过、了。”赵一洋最后捋了捋自己的袖口:“不说了,我去约会了,再见了各位!”

    “疯子!”

    他关上门后,季时禹和陆浔异口同声道。

    最近赵一洋谈恋爱了,这是人尽皆知的是,本来以为周末的联谊活动,他肯定不会参加了,结果没想到他不仅还是参加了,还拖家带口,不仅带了女朋友,还带上了女朋友的室友。虽然两个姑娘确实也都长得挺灵,但是毕竟破坏了原本的计划,让大家都有几分尴尬。

    这让攒局的哥们有些为难,本来算好了人数,减去赵一洋,男女都是一对一的,结果现在平白无故多出一个女孩,那约的另一边的姑娘,该怎么想?

    他正焦急着,音乐学院的那帮姑娘已经到了,一个个青春靓丽的,自成一道风景线。此情此景,他只能硬着头皮迎上去。

    森城的中山公园,是年轻人周末约会的好去处,公园的中心湖很大,上面都是划船的。那么大个湖,划到湖中心去了,还不任男孩子为所欲为?所以一般约会都会选中山公园。

    一行人虽然对江甜和池怀音的到来有些意外,但是也很快打成一片,都是年轻人,本就没什么隔阂。直到大家走到了游船中心,才意识到人数不对的尴尬。

    一艘船两个人,一男一女,原本是安排好的,现在多了一个姑娘,那怎么安排呢?

    前面有几对聊得不错的男女先上船了,赵一洋和江甜是一对,自然也上船了。

    最后现场只剩下攒局的和季时禹两个男生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季时禹看了一眼眼下的状况,沉默地踏上了船,他是男人,要先上去掌握平衡。

    剩下三个女孩,确实有些棘手。

    他扫了一眼岸上的人,最后抬起了手邀请,低声道:“谁先上?”

    季时禹话音方落,岸上的三个女孩同时抬起了手。

    季时禹没想到会这样,一时也愣住了。

    三个姑娘同时抬起了手,本来都有些尴尬,但是这会儿缩回去更尴尬,最后都稳住没有动,等着季时禹的选择。

    季时禹原本也不是真的来找对象的,要不是被赵一洋激了一下,也不会浪费时间来游什么湖。

    其实看到池怀音也抬起手的时候,他是有几分松了一口气的。

    比起去应付不认识的姑娘,池怀音这种安静又乖巧的女孩,要好相处得多。

    他果断地抬起手,一把抓住池怀音的手,将她扶上了船。

    皮肤灼热的接触,像过了电一样,两个人都怔楞了一秒。

    池怀音上船后,季时禹转而淡淡对岸上那个男生说:“剩下的二位美女,就辛苦你了。”说着,他看了一眼船另一头的姑娘,顿了顿声:“池怀音是我同学,我来照顾吧。”

    作者有话要说:  【很多很多年之后系列】

    某高冷儿子近来早出晚归,某季姓老父亲有些担心:你说儿子是不是早恋了?

    池怀音白了某人一眼:儿子已经18岁了。

    某人震惊道:原来我们已经结婚这么多年了?太伟大了!

    池怀音:你什么意思?

    某人立刻转了脸:我是说,我这么糟糕,你还能坚持住不和我离婚,老婆,你真的太伟大了!

    下章有船戏,你们不热情点~我就不写船戏了~~~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