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17章 第十七章
    钟笙结婚的消息来得突然,赵一洋高兴归高兴,也还是有些担心告诉季时禹以后,他会接受不了。虽然之前季时禹没有表现得对钟笙多势在必得,但是这么多年习惯性在照顾她,也是事实。

    在季时禹回森城之前,赵一洋和陆浔划拳,最后陆浔输了,由他来告诉季时禹这个消息。

    陆浔在告知季时禹之前,戴上了家里传下的护身玉、护身红绳,就差给自己去庙里烧香了,磕磕巴巴非常委婉地告诉季时禹后,季时禹的反应让他们都有些吃惊。

    因为……他实在表现得太淡定了,好像一点都不伤心一样。

    只是微微垂眸,点了点头,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那之后,宿舍的两只一直在认真观察季时禹,他的表现一切正常,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赵一洋对此十分不解,毕竟好多年的喜欢,怎么可能真的没事呢。于是乎,他跑图书馆还借了本心理学的书来看,坚持认为季时禹这是巨大的打击之下的伪装。

    然后特意攒了一个局,要找个机会让季时禹宣泄出来。

    学校外的小馆子,一顿放浪形骸的酒,没让季时禹宣泄出来,倒是把几个作陪的男孩子喝大了。一个个人仰马翻,喝得不知今夕是何夕,毫无形象可言。

    相比之下,季时禹就清醒多了,喝完酒还能想起来,忘了锁实验室的门,踉踉跄跄又往实验室走去。

    池怀音觉得季时禹这人还是有些不靠谱的,又逃课不知道去哪里了,一整个下午的工作都是她一个人做,害得她晚饭都没吃,一直被困在实验室里。

    季时禹和池怀音在的课题组因为实验项目不同,曹教授把实验室里原来一直弃用的杂物房给收拾了出来,供他们使用。池怀音一个人待到这么晚,也还是有些害怕。

    整理好了小实验室,把实验报告全部收起来放好,拿起放在柜子里的锁,正准备回寝室,一个走路都走不稳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他大大咧咧一脚,把实验室的木门给踢开了,一身扑鼻的酒气差点没把池怀音给熏死。

    池怀音手上拿着实验室的门锁,抬起头,皱了皱眉:“你喝酒了?”

    突然想到钟笙结婚的事,难道是因为太伤心了,所以去酗酒疗伤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池怀音的心情就沉了沉。

    酒精的劲儿慢慢发酵出来,季时禹这一路跌跌撞撞走来,最后几乎是循着本能才能找到实验室。

    他摇摇晃晃地走到池怀音身边,那一身酒臭的味道,直冲进池怀音的鼻腔,池怀音几乎要大退一步。

    不想理他,池怀音随手关掉了实验室的灯,眼前瞬间黑了下去。

    “出去,我要锁门了。”池怀音一想到他是为了别的女孩变成这样,就没什么好态度对他了。

    季时禹醉醺醺地辨认着池怀音的样子,半晌,舌头打结一样,含含糊糊唤了一声:“池怀音?”

    原本懒得理他的池怀音,听见他的声音,见他醉成这样,还能把她认出来,又觉得心里柔肠百结,几分舍不下。

    池怀音轻叹了一口气,走上去把歪歪斜斜的人扶正,他喝醉了,脚下已经开始打晃,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到实验室的。

    “喝成这样,不回宿舍,到实验室干嘛?”

    “锁门。”

    他这答案,池怀音真有些哭笑不得。

    季时禹个高,体重自然不轻,池怀音力气不够,觉得扛一头死猪也不过如此,不过下个楼,已经气喘吁吁,最后不得不把他丢在台阶上,自己先休息一下。

    两人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黑暗的楼道里,一左一右,坐在同一节阶梯上。彼此看不清对方的表情,池怀音反而觉得自在了许多。

    空气中满是季时禹身上的酒味,池怀音觉得自己似乎也有些醉了。

    她定定望向季时禹,在黑暗中努力辨认着他的面部轮廓。看他这副又颓废又邋遢的样子,心情也有些复杂。

    半晌,低声讷讷问道:“其实如果感觉到痛苦,发泄出来,也很不错的。”

    原本以为季时禹醉糊涂了,不想他靠着台阶的身体动了动,过了一会儿,他慢慢睁开了眼睛,眸中略带迷蒙:“怎么发泄?”

    池怀音搜肠刮肚,想着方法,最后试探性地问:“要不?你可以倾诉倾诉?”

    黑暗中,季时禹轻笑的声音格外清晰,他淡淡看向池怀音,懒洋洋地说着:“我没有想倾诉的,只想说脏话。”

    “那要不,说脏话也行。”

    季时禹喝醉的时候,整个人比平时还撩拨,他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更衬得他眉目如画。

    “那不行。”他笑道:“我的脏话会吓着你。”

    “没关系。”池怀音赶紧说:“我生气的时候,也会说脏话的,吓不着我。”

    “噢?”季时禹的一声拉长的变调,听起来格外缠绵,喝醉的他说起话来,声音也特别有磁性:“你这样的乖乖女,还会说脏话?”他笑笑看向她:“比如?”

    其实池怀音不是真的会说脏话,只是安慰季时禹而已,这会儿话头到了她身上,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搜肠刮肚一番,想了想她匮乏词汇里用来骂人的词语。

    “王八蛋?”

    三个字就把季时禹逗笑了。

    他调整了姿势,靠在楼梯的护栏上,整个人已经有了一些困意。

    “你这哪里是脏话?跟说情话一样。”

    ……

    酒精作用下,最后一丝清醒也消失了。

    季时禹靠着护栏,就睡着了,呼吸清浅,侧脸深邃,像默片里的定格。

    黑暗中的沉默被拉长,纷乱的心绪仿佛找到了归宿。

    “王八蛋,我喜欢你。”

    那一夜,风都带着几分难言的缱绻。

    第二天,曹教授找池怀音和季时禹开会。

    季时禹身上的酒味经了一夜,依然刺鼻。

    曹教授没想到他的得意门生能胡闹到这地步,被他气坏了,正事都不说了,厉声批评了他四十几分钟,愣是一句话都没重样的。

    池怀音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算是理解了什么叫爱之深责之切。

    从办公楼出来,两人已经错过了中午的广播。

    季时禹整个人还有些宿醉过后的萎靡,烦躁地撸了撸自己的头发,半晌低着头问池怀音:“昨天晚上,听说是你把我扶回宿舍的?”

    想到昨天扛死猪的经历,池怀音也有些佩服自己,“卯足了一股劲儿,就把你给扶回去了,还好你也还算配合,迷迷糊糊还能半走半拖。”

    “想不到你这么个小身板,力气还挺大。”季时禹自然知道自己和池怀音的身高差和体重差。

    池怀音心想,力气不大能怎么办,总不能让他在醉死在外吧。

    季时禹的表情有些复杂,沉默半晌,轻轻启口:“谢谢。”

    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各自闭嘴,一起走回了实验室。

    他们最近的任务还是继续研究两种不同温度的电解质体系,高温体系电解温度为960℃,低温体系也有800℃。每天守着控温炉,往加料管里增加材料,观察阳极试样。

    这种实验过程极其枯燥,繁琐,却又要异常细心。

    季时禹一个男人都觉得挺艰苦,池怀音一个秀秀气气的姑娘,却从来不见她抱怨。

    在季时禹的成长过程中,他接触过的女孩并不多,与钟笙那一类看起来很高傲,实际上很懂得示弱和求助的女孩相比;池怀音则完全相反,她看上去柔弱胆小,却很少找人帮忙,小小的身体似乎蕴藏着惊人的力量,在这个满是男人的系里,她从来没给过别人表现得机会。

    下午大约三点钟的样子,一贯平静祥和的校园里,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这声音让两个在小实验室里的人都有点懵。

    池怀音抬起头看着季时禹,愕然极了:“什么情况?”

    学校每个喇叭都响了起来,那警报声震耳发聩。

    季时禹仔细听了听那警报声,片刻后反应过来。

    “火警!”季时禹拔高了嗓门:“着火了!”

    “什么?!”

    火情来得猝不及防,让困在小实验室里的两个人都乱了手脚。

    季时禹第一反应是关闭了实验的双路直流电源,他努力让自己沉着下来,但是喇叭里巨大的警报声还是让他脑子有些乱。

    和季时禹相比,池怀音就有些混沌了,火警警报都响了,她第一反应居然是去抢救那些实验报告。

    隔着控温炉,季时禹错愕地瞪大了眼睛。

    “池怀音!你是不是傻!”

    ……

    季时禹一声大喝,把池怀音吓到了,她手上还抓着部分实验报告,一抬头,脑袋就撞在了眼前的柜门上。

    白皙的额头上立刻撞出一大片通红。

    这一下撞得太重了,令人发燥的警报声中,池怀音眼冒金星,整个人都有点晕乎了。

    她一手抓着那些实验报告,另一只手扶着柜子,可是眼前依然天旋地转。

    就在她都快站不稳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焦急的身影。

    根本不等她反应,那人已经将她囫囵背到了背上,胸前压在了那人背上,甚至有几分喘不过气。

    池怀音的手几乎是本能地抱住了那人的脖子,发黑的眼前终于恢复了一些清明。

    季时禹的体温似乎比这火情更让池怀音焦灼,她用手捂了捂脑袋,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整个实验楼里已经没什么人了,他们是最里面的一间实验室,加之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季时禹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脚下跑得极快,也顾不上两个人是不是会因为这一路的颠簸而难受。

    在生死一线的时刻,能活出来,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到了这一刻,池怀音终于有了一丝害怕。

    “到底哪里失火了?”她的声音带了一丝哭腔:“我们该不会死在这里吧?”

    季时禹背着池怀音争分夺秒地往楼下跑,头顶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背着池怀音跑出来的汗,顺着滑到了颈部,濡湿了池怀音的手臂。

    他的声音虽然在努力克制,却还是听出了几分紧张。

    “别怕,我跑步很快,我不会让你死的。”

    一字一顿,每一个字都吐字清晰,仿佛一剂强心剂,让池怀音不再那么害怕了。她甚至不自觉地将头靠向他的后背,胸腔失控的心跳,不知是因为这突发的火情,还是这个对她说“别怕”的男人。

    最后两级阶梯,季时禹一步跨下去,百米冲刺一样冲出了实验楼。

    终于,安全了。

    两个人都有些懵,扫了一下眼前的状况。

    整个楼下全是疏散的学生,大家稀稀拉拉地站着,脸上没有一丝慌乱,三两成群聊着天,闲散得和平日跑操没什么区别。

    季时禹背着池怀音从楼上跑下来,两个人此刻看上去,都狼狈极了。

    原本惬意的氛围似乎被他们的出现打断了,大家都好奇地看着他们俩。

    原本在和别人聊天的赵一洋看见他们这么万众瞩目的降临,从人群里钻了出来,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们二人。

    “我靠,不过是个消防演习,你们搞得和真的一样啊!”

    作者有话要说:  【很久很久以后系列】

    季家的独子,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体育成绩,就连打个游戏都比别人厉害。

    就是有点仇女症似的,完全不怎么和女生打交道。

    某老父亲担忧问自家妻子:这是小时候有什么阴影,以后该不会喜欢男孩子吧?

    妻子淡定说道:喜欢男孩子也行吧,尊重孩子的选择。

    某老父一脸惊恐,心想社会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吗?

    这事给老父极大阴影,很多年后,听说儿子要带喜欢的人回家,老父第一句话是问:“是男的还是女的?”

    听妻子回答是女的,喜极而泣。

    打了一大段话,想想还是删了,大家按自己的理解看文吧。

    青年节快乐~~

    我知道大家都还是宝宝,我随便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