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16章 第十六章
    西餐厅里原本不提供筷子,但是西式服务的原则是多无理的要求也尽可能满足,于是乎,服务员最后还是给他们找了两双筷子。

    经过季时禹和池怀音这么一番闹腾以后,所有的人都自在了。

    不会用刀叉算什么呢?总比要筷子的强。

    于是大家都不像之前那么拘谨了,很正常地开始了第一次的摸索。

    比起大家的自在,钟笙却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他们能随便处理,那么自在,而她却要在乎着会不会被人瞧不起,比起来,她的小心翼翼都变得可笑起来。

    她甚至后悔应约,季时禹邀请的时候说得很随意,一场普通聚餐,可对于钟笙来说,这场聚餐一点也不普通。

    在他们面前,她始终有种低人一等的感觉,这感觉折损了她的骄傲,让她感到难受至极。

    那场让人不舒服的饭局过后,时间很快就进入六月毕业季。

    钟笙的分配通知猝不及防就下来了,果然是回原籍。

    在分配通知书下来之前,有学长学姐说过,以前也有学生在森城找到工作,就能留在森城的先例,但是如果分配通知书已经下来,就会变得很棘手,因为改派书是必须要就业处才能下发的,已经不是学校可以操作的。

    回宜城的分配通知书让钟笙陷入恐慌,她多次找到学校的老师求情,一开始老师还给钟笙讲一些安抚的空话,到后来,老师也不耐烦了,直截了当地说:“分配政策,是为了全国各地都有人才去建设,而不是为了给学生一个保障,不要想错了国家培养大学生,给分配政策的初衷。分配政策是很严格的,如果随便就可以不回原籍,那么小城市小地方岂不是越发没有人了?人往高处走,谁辛辛苦苦读完大学,不想留在建设得更好的大城市?可是我们国家现在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大学生肩膀上的责任很重,回去建设家乡,就是对国家最好的回报!”

    “……”

    老师严厉的批评让钟笙无言以对,如果最后还是要回宜城,当初她努力来森城,又有什么意义?

    原来她不管多么努力,也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这结局真的酸涩到了极点。

    她第一次感觉到社会大规则之下,蝼蚁平民的无力。

    这种无力比当年她不得不去读中专的时候,更甚。

    ……

    现实中的北都和池怀音想象中的北都完全不一样,除了那些热门的古迹还提醒着这座城市曾有着几千年的历史沉淀,别的发展,已经先于别处十几二十年。

    北都有色金属研究总院的科研人员,甚至在这里学习的研究生,都是全国各地最顶级的人才,很多季时禹和池怀音想不通的东西,别人不过轻轻点拨就通了。

    在北都一个多月连轴的开会、科研探讨,让池怀音见识了很多业内顶级的专家,也意识到她曾获得的那么一点小成就,在别人面前是多么不值一提。

    池怀音终于明白,为什么森大的学生都希望能得到曹教授的推荐名额。这种工作环境,确实完全不一样。

    这种认知让季时禹和池怀音都进入了百分百专注地工作状态,比起那些男女情爱的小事,他们还有更有意义的事情要做。

    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要离开的时候,池怀音甚至有些不舍,虽然高压,但是她实在爱这种心无旁骛的工作环境。

    北都城市大,火车站离北都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很远,曹教授怕误车,给他们安排了火车站附近的招待所来住。

    大约是赶上了周五晚上,火车站附近招待所都住满了,他们找了许久,最后找到的环境最好的,是那种单间鸽子房。一个小房间里大概可以放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小桌子,环境破旧,屋顶低矮,十分压抑。

    池怀音进去的时候,其实是有些不适感的。将自己的布包放在床头,池怀音心理建设许久,才让自己在那张看起来不是很干净的床上躺下。

    看看那扇破旧的门,池怀音不敢关灯,就这么和衣而睡。

    不知是不是最近太累,人产生了幻觉,池怀音觉得耳边一直传来“叽叽”的声音,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实在吵得睡不着,池怀音辗转翻了个身。

    这不翻身还好,一翻身就见自己枕头边有一只黑黢黢的老鼠,这只老鼠又大又肥,身上长着黑灰色的猫,尾巴很长,搭在她的枕头上,尖尖的耳朵挺立,一双绿豆一样的小眼睛盯着池怀音。

    池怀音全身的汗毛瞬间就竖了起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连天灵盖都开始发麻,几乎是触电一样,倏地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啊——”一声难以自控的尖叫,脱口而出。

    ……

    虽然这种鸽子房条件不是多好,但季时禹一个大男人倒是可以将就,只是这床铺很窄,屋子就这么点,翻个身都怕掉到地上。

    曹教授住的那一间在楼上,楼下只有他和池怀音。

    他正要睡觉,就听见外面一声尖叫,之后就传来隐隐的哭声,像春天的小雨,淅淅沥沥不停。那声音越听,越觉得熟悉。

    最后季时禹还是皱了皱眉,决定起身出去瞧瞧。

    “叩叩叩、”

    池怀音缩在房间的墙角里,整个人已经有些懵了。

    房门被敲响的时候,她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半天才想起去开门。

    破旧的房门随着“嘎吱”的声音被拉开,门口靠着的男人高大健壮,肩膀很宽,他的影子就能将池怀音笼罩其中,让人看着就很有安全感。

    季时禹倚着门窗,低头看见池怀音满脸狼狈的泪痕,微微皱眉:“怎么回事?”

    池怀音必须承认,在这脆弱的时刻,季时禹的出现如同救命稻草,她几乎要不顾一切地扑进他怀里。

    要不是走道的穿堂风有些微凉,吹得她清醒了几分,也许她真的会做出那等没有分寸的事。

    池怀音狼狈地用手背囫囵擦掉眼泪,委屈巴巴地说:“屋里有老鼠”

    池怀音可怜兮兮告状的样子,逗乐了季时禹,他低头看了一眼池怀音,像看着一个小孩一样。

    “老鼠就把你吓成这样了?”

    “不是一般的老鼠,是很大的老鼠。”说着,怕季时禹不相信,池怀音用手比了比:“有这么长!”

    季时禹走进屋内,床上床底检查了一下,“大概是从床底刨洞进屋的。”

    这房间实在太小,又很低矮,季时禹进来以后,转个身都几乎要挨到池怀音,头顶一直会碰到屋顶吊下来的灯泡,时而遮挡住那昏黄的光源,让房间里光影忽闪。

    虽然有些尴尬,可是池怀音还是很害怕,不希望他离开。

    “你能不能在这里坐一下,我一个人害怕。”

    季时禹觉得池怀音的反应有些好玩,但是想想池怀音毕竟是个女孩,害怕也正常,于是大咧咧在她那张床铺上坐了下来。

    屋内太小,季时禹坐下以后,整个房间也没有太多空间了。

    池怀音看了季时禹一眼,仍有几分心有余悸。

    “我能不能,挨着你坐?”

    季时禹轻轻笑了笑,拍了拍他身边的床沿:“过来吧。”

    昏黄的小屋里,此刻只有池怀音和季时禹两个人。

    明明没有挨在一起,中间留了大约五六公分的距离,可是池怀音还是感觉到季时禹半边身子那种温热的体温,好像离她很近,不知是不是错觉。

    他身材很高大,即使坐着,池怀音也能感觉到那种身高差,很奇怪,却不再是一种压迫感,而是一种安全感。

    也许男人和女人天生就是不一样吧。

    池怀音偷偷抬眸,看向季时禹,他也正好低头看向她。

    两人冷不防这么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尴尬,又将视线转向别处。

    房内安静了许久,一种奇怪的暧昧感在房内的空气中流通,让池怀音有些羞赧。也许该找些话题来聊一聊,不然一男一女在这么逼仄的环境里共处,实在有些奇怪。

    池怀音想到今天临走前,曹教授找她的谈话,抠了抠手心,低声问道:“曹教授今天有找你谈话吗?”

    “嗯?”季时禹怔楞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池怀音在问话,点了点头:“嗯。”

    “他说他手里有两个名额,可以推荐我们两个到北都来工作。”池怀音没有抬头,始终盯着自己的膝盖头,“你想来北都吗?”

    池怀音得承认,她问这话的时候,心里是有几分期待的。

    森城和北都,一南一北,如果季时禹愿意来北都,也许,也许故事又会不一样。

    季时禹的表情自然,嘴角勾了勾,“北都太远,没想过。”

    季时禹回答得坦然,池怀音有些微失望。

    “研究生毕业后,你有什么打算?”

    季时禹身体往前一躬,双手的手肘随意地搁在大腿之上,“可能会回宜城吧。”

    季时禹是研究生,学的又是国内目前稀缺的科研前列专业,属于高级人才,毕业后一般都可以留校,或者去森城的研究所,甚至是北都。他有那么多选择,哪一条都是人人艳羡的康庄大道,他却说要回宜城,宜城是南省辖下一个很普通的县级市,发展比森城都差得远,能给他什么好的工作环境?

    听说钟笙毕业后要回宜城,想必季时禹也是为了她才要回去的吧。

    这么一想,池怀音又觉得心里抓心挠肝一样难受。

    明明知道答案的不是么?为什么她还抱着不可能的希望?

    傻,真的太傻了。

    三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舟车劳顿,终于回到了森城。

    不得不说,空气中那股子海腥味道,让池怀音觉得踏实了许多。

    下了火车,学校派了人来接他们,一路就直接开回了森大。

    本来准备先回家一趟,但是回都回校了,就转道先回了宿舍。

    季时禹倒是算有风度,见池怀音的布包不轻,帮她一路拎到了宿舍楼下。

    两人一路也没有聊什么,就是很安静地走在校园的小路上,一路盛夏繁荫,花木扶疏。

    池怀音的眼角余光一直能看见季时禹的侧脸,从额头到下颚,线条起伏,侧颜坚毅。虽然平时痞里痞气的,但是仔细想想,自从又成为同学,他便没再做过什么出格的事,甚至总是在帮助她。

    从高中到研究生,这么多年,他成长了许多,从当年那个人人害怕的小痞子,成长为一个肩膀可以扛起担子的男人。

    而她对他的印象,也从害怕,变成了喜欢。

    谁说这世事不阴差阳错呢?

    季时禹不能上楼,池怀音自己扛包扛了最后一路。

    回到宿舍,池怀音气喘吁吁将包随手放在了宿舍的桌子上。

    别的室友去图书馆了,那两只一贯神出鬼没,宿舍里只剩江甜,看上去形单影只,见池怀音回来了,就跟见了组织一样,就差眼泪汪汪了。

    一番激烈黏腻的言语表达了对池怀音的思念之情之后,她就开始自然地翻起了池怀音的行李。

    “你给我带礼物了吗?北都好玩吗?北都总院有没有长得帅的?有没有……”

    一连串的问题和机关炮一样,池怀音哪里回答得过来,转身拿了茶杯,从江甜的开水瓶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给你带了一个很漂亮的相框,还有一些北都的糕点。”

    听说自己有礼物,江甜的表情立刻满足。

    她从包里拿出相框,摆弄了一下,随手放在床头,然后又拿出了糕点,拆了就开始吃。

    “对了,你知道吗,你走了以后,倒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池怀音喝了一口水,“什么事?”

    “还记得上次和我们一起吃西餐那个女的吗?叫钟笙的那个,季时禹追的那个。”

    说起钟笙,池怀音的表情有些尴尬:“她怎么了?”

    “你知道我们教育学院有个还挺出名的高干子弟,叫杨园的吗?钟笙和杨园结婚了。”说起八卦,江甜立刻跟竹筒倒豆子一样,说个没完:“前几天杨园家里派了好几辆车过来给钟笙搬宿舍,那排场,真的把我们一栋楼的女孩都惊到了。”

    “听说钟笙本来毕业了要分配回原籍,杨园家里直接给她弄了改派书,现在她被安排到教育局工作了。”江甜说到这里,啧啧感慨:“所以说啊,结婚就是女人第二次生命,还是得擦亮眼睛!”

    江甜说了半天,一直不见池怀音有反应,诧异地撇过头来看向池怀音。

    “喂,池怀音,你怎么笑成这样?你和钟笙很熟吗?她结婚,你至于为她高兴成这样吗?”

    作者有话要说:  【某高冷儿子剧场】

    某老父:今天你妈没空,是我给你开的家长会,我发现你班主任换了,变成一个刚毕业的女的了。

    某高冷儿子:没换,还是以前的。

    某老父:啊?怎么会,我去开会的时候看到是一个刚毕业的女老师。

    某高冷儿子:你是不是走错班了?

    某老父:你不是五年级一班吗?

    某高冷儿子:我六年级了,谢谢。

    某老父:……

    某高冷儿子当晚一直语重心长劝自家老妈离婚,劝了一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