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14章 第十四章
    原本一句挺严肃的话,却不知怎地把季时禹给逗笑了。

    他看着池怀音,像是逗弄小孩一般摸了摸下巴:“你这威胁还是有点震慑力。”

    说着,往后退了一步:“要离你多远?这么远够不够?”

    季时禹似乎总是这副模样,不置可否又痞里痞气,好像这世上的事都不在他眼里,他永远都不会慌乱,不会纠结,不会痛苦。

    又或者,是她在他眼里无足轻重,所以她说什么,他都当开玩笑一样应对。

    这么想想,池怀音也有些泄气了,什么都没有再说,直接进了实验室。

    晚上六七点,曹教授看时间已经不早就放了人。大家都是放鸭子一样跑了,只有池怀音,抱着自己的书,思前想后的,还是单独去找了曹教授。

    曹教授是池父的同事,和池家住在一个院子里十年了,两家人感情亲厚,倒也没什么隔阂,说话方便。

    “怀音?”曹教授摘下眼镜,按了按鼻梁,又戴了上去:“找我有事?”

    池怀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我想问问,能不能换个组。”

    “换组?”曹教授以为池怀音不想做目前的分组实验:“是觉得高温比较艰苦吗?”

    “不不……”池怀音摇头:“就是想问问,能不能换个组员。”

    “这样啊。”人员是曹教授亲自安排的,他自然是知道池怀音要换掉谁,想了想,语重心长地说:“这次的分组,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目前你们的小组,负责的是整个课题最重要的部分。”

    他见池怀音愁眉苦脸的,误会池怀音可能对季时禹有点误会,所以有些抗拒,于是解释道:“之前我没有让你参与新实验,而是去做已经完成的,你没有抱怨,还是认真完成和复核,踏实又认真。其实那是我在测试你,测试你够不够资格做最重要的部分。”

    提起这事,曹教授不由有些得意洋洋:“你和季时禹是我手下最得意的门生,性格上又互补。他胆大敢想,应变迅速,不需要我推动,他能想到我都想不到的东西;而你细心钻研,对数据的掌控和记录精确且不会出错。我把你们安排在一起,是因为我对你们抱有很高的期待。”

    “可是……”池怀音想说什么,却又难以启齿。

    “其实季时禹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平时看着吊儿郎当,做起事情来其实很靠谱。他只是比较有个性。年轻嘛,有点个性是好事。”

    “……”

    从曹教授那里下手算是失败了,无功而返的池怀音垂头丧气地回了宿舍。

    她一路低垂着头,长长的睫毛像一柄扇子一样盖住了她略带青黑的眼窝。

    人与人的联系是很奇怪的,在知道那个叫钟笙的女孩以前,池怀音似乎从来没有在学校里见过她。据说那女孩现在在本科部读大四,马上就要毕业了,和池怀音也同校好几年了,可是池怀音对她一无所知。

    而自打知道了这个人的存在以后,池怀音碰到她的几率就变高了。

    她走进宿舍门口,才发现原来钟笙和她住在一栋楼里,一栋双子楼,宿舍门在正中间,共用一个大堂,只是楼梯分布在两边,池怀音向左,钟笙向右。

    池怀音到宿舍的门口的时候,钟笙正和一个男生一起走回来。

    那男生池怀音倒是有点印象,名字叫杨园,森城本地人,和池怀音初中曾经同班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学习成绩比较差好像留过级。

    不过这人是高干家庭出身,家世在本地算是比较显赫,一般同过校的多少会知晓他一二,没想到钟笙还会认识他。

    两人在门口停下,杨园对钟笙倒是很体贴的样子,和池怀音印象中,学生时代那种暴躁爱闯祸的样子有些不同。

    池怀音站的地方离他们有些距离,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只是看见杨园从书包里,把一本崭新的书拿出来递给了钟笙,钟笙看了他一眼,似乎犹豫了一刻,还是把那本书收下了。

    钟笙进大堂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角落,一直暗暗观察着她的池怀音。

    钟笙上楼以后,池怀音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好笑。

    别人连认都不认识她,也许也不屑于知道她是谁,她却把人家当成假想敌。

    人家和谁来往,和哪个男生有什么暧昧,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钟笙是季时禹的心上人,钟笙没有错;季时禹有心上人,季时禹也没有罪。

    这一切的错误,是她。

    是她不该单方面喜欢季时禹,如果她能控制得住自己的话。

    女生宿舍又停水了,天气稍微热了些,学校就停水个没完,这可苦了个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要从别处提水上楼,那也是个体力活。

    平时女生用饭票接济男生,到了这时候就显出作用了,受了恩惠的男生都会来帮忙提水上楼。

    平时女生宿舍的宿管,火眼金睛看守严格,恨不得公蚊子都不让放上楼,也只有停水的时候,能让他们进来“长个见识”。

    学校多停几次水,男生多给女生提几次水,女生多给几次饭票,一来二去,就以身相许了。

    这春天果然是适合恋爱的季节,学校里成双成对的身影又多了不少。

    前几次停水,江甜和池怀音的水都是赵一洋提的。

    别说,赵一洋对江甜还真的挺痴心的,这一追也有一段时间了,甭管江甜怎么揶揄讽刺,就是没见赵一洋打退堂鼓的。

    看来越是看着不正经的人,对感情越是认真执着,季时禹不也这样么?看着跟无赖似的,对心上人倒是长情。

    池怀音都忍不住替赵一洋说话:“我觉得赵一洋这人还不错,同学一场,没见过他对什么事能认真成这样,你别老是鄙视他了,他也是对你有意思才能任你这么踩他。”

    江甜撇撇嘴,仍是高傲女王的姿态:“那是他长了张狗脸,怎么骂都不走,不怪我。”

    话虽是这样说,明显没有最初那种厌恶的情绪了。

    看来这是有苗头了。

    赵一洋的付出没白费。

    近来经常停水,据说有几个男生无聊得狠,拎桶水就混进女生宿舍乱搞。学校要求宿管加强管理,所以现在但凡拎水上楼,一定要有女生带上去。

    这天停水,本来是江甜去领人,结果江甜临时被同学通知,要去找教授,只好派池怀音去把赵一洋领进寝室。

    池怀音和赵一洋近来交道也算打得多,倒也没有多想什么就去了。

    食堂供洗碗的那一排水池,现在挤满了排队打水的人。

    地上都是水渍,看着湿答答的。

    池怀音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赵一洋,正要回去,就听见嘈杂纷乱的声音中,有一道清冽男声响起。

    “池怀音。”

    池怀音应声回头,叫她的人不是赵一洋,而是季时禹。

    他穿了一件很普通款式的衬衫,搭配休闲裤,肩上系着一件开司米毛衫,看上去随意却还是有款。

    不远不近看着池怀音,眉峰英挺,配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瞳眸,分外深邃。鼻梁和嘴唇的线条呈一个美好得弧度,侧看像迭起的山峦一般。

    季时禹站在池怀音身后,手上拿了两桶水,表情也有些疑惑。

    “你看到江甜了吗?”他顿了顿声说道:“赵一洋被留实验室了,让我给江甜拎两桶水。”

    这话一出,池怀音赶紧往左右一看,果然季时禹拎着的水桶上,一个写着江甜的名字,一个写着池怀音的名字。

    一时也有些尴尬了。

    她脚上穿着凉鞋,因为跑得太急,进了些地上的水渍,黏在脚上有种又热又湿的奇怪感觉,竟和她的心情一样复杂。

    想了想,最后讷讷地说:“江甜被同学叫走了,让我来领赵一洋上楼。”

    话一说完,两个人都懂了。

    于是沉默而尴尬地一起向女生宿舍走去。

    这是孽缘吧?

    不管池怀音怎么逃避,命运却总是把他们缠绕在一起。

    上课做实验,和他一个组,好不容易放学了透口气,拎个水也是他来。

    这叫池怀音怎么能好好梳理自己的心情呢?

    一路心不在焉,连已经走到女生寝室了都不知道。

    她的视线始终落在脚尖上,指缝间有些脏水的痕迹,一会儿上楼了要好好洗一洗。噢,还有这双鞋,最近还是不适合穿凉鞋,再热一点再拿出来吧……

    池怀音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头顶传来季时禹说话的声音,淡淡的嗓音宛如天籁。

    “你要再往前,就到我怀里了。”

    池怀音原本还有些混沌,听了这句话戛然停住,再一抬头,和季时禹的距离,已经近到再往前一步,就直接撞到他怀里去的地步。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胸膛,她浑身一颤,竟然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你你……你停下来站着干嘛?”

    季时禹深邃的眸子微微一眯,唇际带着一丝弧度:“你看看到哪了?”

    “嗯?”池怀音一抬头,才发现他们已经进了大堂,怪不得她觉得眼前好像没有正午那种刺眼的阳光了。

    “有我在,就可以直接上楼的。”

    “我当然知道可以上楼。”季时禹皱了皱眉:“问题是,你们宿舍,是往哪边?”

    面前左右两个楼梯,左边是唯一一栋研究生宿舍,右边是本科部的最后一栋。

    池怀音听他这么说,有些诧异了:“右边是本科的,你不知道吗?”

    季时禹被池怀音的问题问笑了:“这是女生宿舍,我该知道吗?”

    池怀音的话,并不是季时禹理解的那个意思。

    她是想,如果季时禹追求钟笙多年,不可能不知道这栋楼,本科是右边,左边才是研究生宿舍。

    这么想着,她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以前没有来过女生宿舍吗?”

    “我又不是变态。”季时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不是……我还以为你给别的女生提过水什么的……”

    “没人找我帮忙。”

    季时禹的表情坦然,没多想就往左边的楼梯走去。

    他没有来过女生宿舍,这是不是说明,他没有给钟笙拎过水?

    这个答案让池怀音近来一直沉重的心情,又重新雀跃了起来。

    两人一同往楼上走着,那一级一级的阶梯突然变得漫长。

    亦或是池怀音希望这一路更漫长一些。

    她的视线始终落在季时禹的手上,虽然那是江甜给赵一洋的,可是此刻,他右手拎着的水桶上,确确实实写着她池怀音的名字。

    冥冥之中,好像为他们建立了一种特殊的联系。

    这种联系,带着九分的温柔一分的暧昧,像一泓清泉从心底划过。

    贼心死不了,贼心是永远也死不了的。

    作者有话要说:  【很久很久以后】

    一家人聊天,谈及以前,高冷儿子问母亲:“当年他是怎么能把你追到手的?”

    某人立刻得意洋洋插嘴:“这事不是你想的样子,当年可是你妈先看上我的!”

    一直没说话的池怀音语气平静:“你很得意?”

    某人见山雨欲来,立刻转了话头:“怎么会!我是想说,其实我见到你第一眼就深深迷恋上你了,只是不好意思开口,就被你抢了先。太遗憾了啊!”

    某高冷儿子:……

    别人家的评论区都是求轻虐求不虐,我们家的真的与众不同,全是要虐死或者换男主的。。

    咳咳。。

    其实这文学生时代最多占三分之一,后面还有三分之二是某人还债的。。

    大家的要求我都懂的,后面的内容大家放心,我肯定包售后!

    大家劳动节快乐~~为敬业的我,~( ̄▽ ̄)~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