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13章 第十三章
    新的舞曲温柔奏响,装点舞池的炫丽灯光也开始闪烁。

    时间好像停住了,恍然间,他们都没有做出反应。

    他们三个人面面相觑的样子,引来旁人探究的目光。

    正在池怀音整个懵住,不知如何收场的时候,陆浔率先打破了这种无声的尴尬。

    他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可是池怀音还是感谢那一刻,他给了她一个台阶可以下。他笑了笑,眉眼都很和善。

    “老季确实比较会跳,还是让他教你吧。”

    他把池怀音拉住季时禹的行为,以一种很简单的方式解读了,也免去了池怀音的尴尬。

    池怀音感激地看了陆浔一眼,然后松开了季时禹的衣服。季时禹脸上调笑的表情也跟着收了起来,对于眼前的一切,一直没有表态,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池怀音一眼,最后在陆浔的推搡之下,带着池怀音又进入舞池跳了一曲。

    这一次,两个人全程都没有看对方的眼睛,即便他们仍然保持着很亲昵的姿势。

    池怀音见季时禹没有什么异样,还是很坦然的样子,一边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危机解除了,毕竟她很少会冲动,冲动过后还是会后悔;另一边又觉得失落,她的意思要解读也能有很多可能,他是真的没懂她的意思,还是不愿意回应而装不懂呢?

    舞会结束,男生们回了宿舍。录音机里放着夜间的广播栏目,主持人用温柔磁性的声音念着听友的来信,时不时穿插一首别人点的歌,栏目没什么特色,是男生宿舍不太感兴趣的情感话题。

    可是今天,赵一洋和陆浔,却都坐到了桌边,认真地听起了广播。

    一贯聒噪的赵一洋,收起了平日的嘻嘻哈哈:“以后我自己约江甜,不能老拉着池怀音,把你们都掺和进来,怕她误会了些什么。”

    说起池怀音,陆浔也十分感慨。

    毕竟今天发生的事,他也算是直接参与了。

    要是还看不出来怎么回事,也就白长那么大了,都是照顾面子,谁愿意让一个乖巧害羞的姑娘难堪。

    陆浔拨弄着录音机,半晌,试探性地说道:“我觉得池怀音这个姑娘吧,还是挺可爱的,人也挺热心。”

    “咳咳。”赵一洋清了清嗓子,也跟着说道:“我觉得吧,人要珍惜眼前人,人姑娘多好,性格温柔,看着就好欺负。一个专业的,学习成绩好。关键人爸爸还是我们工学院的院长。”

    听着室友们开始旁敲侧击的碎碎念,季时禹并不领情。

    “你们能不能不要是个女孩就拉来跟我凑对,那我忙得过来吗?”说着,他翻身上床,用抗拒的后背对着他们,冷冷道:“你们喜欢,你们就去追。”

    一句话噎得寝室另外两个苦口婆心的,都无话可说了。

    话说到这份上,季时禹毫不接招。赵一洋最讨厌他那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嘴脸,直接把桌上吃过的花生壳抓了一把,砸向了季时禹床上。

    “切!人姑娘配你就是一朵鲜花插牛屎,你一坨牛屎拽个毛啊!”

    季时禹并不擅长处理这种细腻的男女感情问题。想到池怀音,他也有些莫名的暴躁。一颗一颗捡起花生壳又砸了回去,也是一脸不爽又很懊恼的样子。

    “老子又没求她!”

    ……

    那场舞会之后,季时禹再也不用奉命去陪伴池怀音。

    208宿舍男生处理事情的方式比想象中更杀伐果决。

    赵一洋自己出击了,他深情的表白,被江甜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江甜对于赵一洋的小痞子行径以及不成熟的性格完全没有兴趣,甚至有些不耐烦。

    当赵一洋认真表白完以后,江甜叉着腰皱着眉看着他,说道:“看了你以后,我才发现,原来我只喜欢比我大的成熟男人。”

    江甜的话说得还不够直接,赵一洋也不放弃:“你再过几年会发现,成熟男人的钱和阅历,以后你自己都会拥有的,但是真挚纯粹的爱情,只有同龄人才能给。”

    赵一洋恬不知耻的一番真情表白终于把江甜逼急了。

    她嘴角抽了抽,半晌只回答了他两个字。

    “我呸!”

    ……

    拒绝了赵一洋以后,江甜就直接回了宿舍,从进宿舍的门起,她就开始对着池怀音数落赵一洋:“赵一洋那个瘪三,说喜欢我,要跟我谈恋爱,他凭什么?”

    池怀音听到这事,还有些意外。这一直以来,她的目光焦点都落到季时禹身上去了,竟然都没有想过其他的可能。

    “……他在追你吗?” 池怀音问。

    江甜也没什么心眼,极其不屑地回答:“谁稀罕!”

    确定了这件事以后,池怀音突然就想通了很多事。

    如果事情是这样,那么,季时禹之前一切诡异行为,都可以被解释了。

    比如为什么他们会邀请她们去情人岛,为什么他们会邀请她们去舞会……

    原来这一切的症结,是因为赵一洋要追江甜,而季时禹,他并不是主角,而是陪跑的。

    想到这一点,池怀音只觉得整个人像掉进了冰窖里,从头到脚趾甲都麻了。眼前好像都失去焦点了,谁的话都听不下去了,只是感觉到五脏六腑都有些震颤。

    好奇怪,她为什么感觉到那么失落,甚至是心痛?

    “我也是蠢,看他们老是约我们,还以为是季时禹看上你了,毕竟你们是一个专业的,以前又是高中同学。”江甜想想就觉得尴尬:“我还准备撮合你们,要不然我根本不会跟他们出去玩,每次还忍受和赵一洋那个瘪三待一起。”

    池怀音不愿意再说下去,误会的又何止江甜?

    她自作多情地解读了很多季时禹的举动。良久,她硬扯了一个笑容,努力装作没事的样子:“也许你可以考虑一下赵一洋。”

    “我疯了?考虑他?瘪三一个。”

    “也还是有优点的吧?”池怀音说着,嘴角露出一丝自嘲:“至少他的人品还行吧,朋友为他两肋插刀,什么事都能做。”

    可真是够义气了,什么都能做,包括和另一个不喜欢的女孩混在一起,只为了给兄弟制造机会。

    如果池怀音不是那个女孩,她也许会觉得很感动。

    可偏偏,池怀音就是另一个女孩,这是老天爷在跟她开玩笑吗?

    ……

    池怀音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很释然的人,当发现季时禹接近她的用意之后,她整个人就有点被击垮了的感觉。

    即使她很认真去演出自己没事,可是还是偶尔会流露出几分悲伤。

    从前她和江甜无话不说,可是这感情上丢脸的事,她却一句都说不出口。

    就这么心事重重过了几天,她都在刻意逃避见到季时禹,甚至希望自己能生一场大病,这样就能不去实验室了。

    这学期的校际篮球赛在这时候就这么开始了。

    因为池怀音是系里唯一的女孩,从预选赛打到半决赛,每场比赛她都必须到场。有时候江甜也会跟她一起去看,因为他们系有季时禹和赵一洋这两个黄金搭档,一路几乎都打得别人毫无还手之力,也因此吸引了很多别的专业和学院的人的注意。

    大家追着比赛看,跟着叫好。

    而对于池怀音来说,被迫去关注季时禹的感觉,实在煎熬极了。

    这天江甜又过来看球了,池怀音他们系打音教系。

    音教系已经是学院里比较强的球队了,也是一路赢比赛打过来的,这场“王者之战”把本科的、研究生,本系的、非本系的都吸引来了,整个篮球场外围得水泄不通。

    篮球场的周边是自发用书包和书堆起来的边缘线,看起来好不壮观。

    可惜这场球打得并没有什么悬念,季时禹和赵一洋身体素质占优势,配合也默契,一开场就呈现碾压态势,完全把音教系篮球的节奏打乱了。最后比赛以极大的比分差异结束了。

    池怀音坐在场外,前面都是激动得伸长了脖子的人,她个子不是多高,抱着膝盖坐着,其实是被挡了个大半的,她一直在告诫自己不可以,可是她的视线还是忍不住从人群的缝隙中,落到球场上,不自觉就找寻着球场上那个穿着一号球衣的男人。

    一场球打完,众人渐渐散场,大家还在议论着球赛中的精彩瞬间,不亦乐乎。

    池怀音和江甜都没动,只是静静坐着让别人先退场。

    球赛结束,季时禹早已大汗淋漓,头发濡湿,此刻根根倒竖,像刺猬一样。

    汗白的皮肤在出汗之后,呈现一种微粉的状态,令他看上去更加唇红齿白。虽然长相秀气,身材却男人味十足。他身上隆结的肌肉随着他的喘息一动一动,运动之后更为明显。

    场上的季时禹随手擦了擦汗,见音教系的人开始退场,小跑着跑到了音教系的观众席方向。

    一路逆人流而行,他终于在退场人群的夹攻之中,找到了一个长头发的女孩。他背对着池怀音,站在那个女孩面前。

    远远的,池怀音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他,也不知道他在和那女孩说什么,那女孩清浅笑了笑。

    池怀音仔细看了两眼,这才发现,那个女孩可不就是那天和他一起吃饭的女孩。

    赵一洋打完篮球,第一时间跑到她们这边来,大喇喇坐在了江甜身边。

    球赛结束,走到心仪的女孩身边,也许这是男生的本能反应吧。

    这个想法让池怀音的心情瞬间就降到了冰点。

    “你怎么跑过来了?”江甜往池怀音的方向坐了一些:“臭死了。”

    赵一洋对此倒也不尴尬:“谁打完球还是香的。”说着,他对江甜挑了挑眉头:“怎么样,我打球的时候是不是还挺帅的。”

    “切。”江甜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她此刻对赵一洋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和池怀音一样,看到了季时禹和女生说着话。

    江甜自然也认出了那个女孩。

    用下巴点了点季时禹的方向,一脸八卦地问:“季时禹谈恋爱了?”

    赵一洋顺着江甜指的方向看去。见季时禹打完篮球,就到音教系的观众席去了,瞬间出现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这小子就不能长进一点?”说着,赵一洋和她们二人说起季时禹的事来,眼神不自觉看了池怀音一眼,她一句话都没有说,看起来似乎有些心事。

    “那女的叫钟笙,是季时禹追了不记得多少年,还坚持拒绝他的女人。”

    “他不喜欢读书,当年本来准备读中专,中专毕业能直接上班还给干部编制,是这女的说要读高中,他才考高中,结果这女的却跑去读中专了;本来以他成绩完全可以读庆大,他听说这女的一边工作一边备考,要考森城音乐学院,他就考到音乐学院对面的矿冶学院,结果这女的耽误了几年,却考到森大去了。”

    江甜本能接了一句:“所以他读研考到森大?”

    “对啊。”

    说起那个女孩,赵一洋脸上是不加掩饰的不喜:“一个女人要是对他有心,能这样吗?这女的和他一点都不合适,他早晚会后悔的。”

    “啧啧,看不出来,季时禹还是个长情的。”

    赵一洋对这一点却并不赞同:“也不是长情吧,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

    本科的时候系里一个女的都没有,读研了就池怀音一根独苗。

    系里男生没有互相消化都不错了,哪里能指望得上恋爱。

    所以从前的喜欢,也被拉得特别长。

    毕竟对象好歹是个女的。

    系里好些个和季时禹差不多情况的,至今还在给初高中的女同学写信。

    撇了撇嘴,赵一洋说:“反正我们寝室的人都很讨厌那女的。”

    江甜鄙夷地乜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啊。”

    ……

    赵一洋和江甜又斗起嘴来,两个人聒噪犀利,在身边闹闹嚷嚷。

    池怀音坐着没动,脑中始终回想着赵一洋说的话,只觉得灰心极了。

    原来季时禹真的没有女朋友,可是他有心上人。

    怎么办呢,池怀音有些不知所措了。

    球赛之后,池怀音一直在想着怎么才能避开和季时禹的接触。

    每天卡着教授到的时间去实验室,选坐在离季时禹最远的地方,总之,她努力克制,甚至不准自己抬起头多看季时禹一眼。

    她用军事化的方式管理着自己的心,可是命运却又跟她开了另一个玩笑。

    赵一洋不再制造机会让她更加沉沦了,曹教授却要来火上加油。

    八五计划的课题分组出来了,看着贴在实验室外的名单。

    池怀音几乎有种想要把自己的名字,从季时禹旁边抠下来的冲动。

    站在实验室外,池怀音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她站在那里许久,久到每天吊儿郎当卡着最后一刻才来实验室的季时禹都来了。

    自舞会之后,他们再也没有私下单独说过话了。

    季时禹看着课题分组的名单,发现教授安排的组员,此刻正站在身前,她愁眉苦脸地看着那名单,似乎很不情愿的模样。

    想了想,以一种玩笑的方式打断了那种死一般的沉默和尴尬。

    “怎么池怀音,我这种优秀学生带你,你还不满啊?”

    池怀音的眼角余光早就看到季时禹来了。

    他身上还穿着便服,一件松垮垮的外套也没有正经穿好,不知道从哪赶过来的,头发有些乱了。

    那眉眼还是一贯的小痞子模样,也说不上哪里好,就是让她没出息的悸动。

    她没有动,也没有抬眼,半晌,只是用低低的声音说道:

    “离我远点,不然别怪我喜欢你。”

    作者有话要说:  【很多很多年后系列】

    饭桌上,得知池怀音的一个表哥又双叒叕结婚了,季时禹忍不住羡慕道:你表哥还是厉害啊,这娶得老婆,一个比一个好看,不像我啊……

    池怀音:不像你怎么了?

    季时禹见池怀音筷子放下了,赶紧回答:不像我,只结一次婚,就是和仙女。

    可以,这波求生欲的演绎,满分。

    我不是很喜欢为女配狂虐女主的剧情,所以并没有,大家别怕。

    昨天没写完,今天早上五点又起来写。

    这操作实在太骚,我自己都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