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12章 第十二章
    在没有手机、电脑的年代,天黑后,大家都会干什么?

    沉下心写日记,算一个吧。

    池怀音一直觉得,日记是一个极好的、与自己对话的方式。每天睡前,她都会伏案写下一天的心情和记录。

    活了二十一年,第一次,她的日记里出现了一个男生的名字。

    因为羞怯,她甚至不敢写他的全名。

    ——JSY。

    她写下这三个字母的时候,内心翻涌着一股又甜又酸的感觉,整个胸腔都被填得满满的。

    这是文人墨客描述的爱情吗?

    一个人的,也算吗?

    那一夜,她是枕着自己的日记睡觉的,那个冒着粉红泡泡的小秘密,她悄然都带进了梦里。

    江甜不是一个细腻的人,还是一贯的大大咧咧,她不知道池怀音和季时禹发生了什么。第二天放学,只是见她的手表又回来了,就随口问了一句:“你不是说这表抵押给民宿老板娘了吗?你去拿回来了?”

    池怀音缩了缩自己的手,点了点头,不愿多说:“嗯。”

    “怎么不叫我陪你去,你现在真的越来越神出鬼没了。”

    “我看你这学期,好像上课比较忙。”

    一声痛苦的叹息响起,“别提了,听说我们教授最近家变,每天都臭着一张脸来学校,我们都被他折磨死了”。说起这个话题,江甜就有吐不完的苦水,她瘫软在池怀音身上:“今天我们去学校外面吃吧,最近真的太苦太苦了,好歹要吃好点。”

    ……

    森大门口也有几家小馆子,江甜最喜欢的是江南吴越特色的这家。离乡背井在外读书,也只有美食能让她解一解思乡之情。

    一人点了一碗黄鱼面,黄鱼提前炸过,外面又酥又软,浸入浓郁的汤底,回味无穷,鲜得眉毛都要掉了。

    江甜吃得大快朵颐,大约是饿了,也顾不上美女形象,不一会儿就吃完了。倒是池怀音,吃饭的样子格外秀气,细嚼慢咽的。

    江甜擦了擦嘴,等着池怀音的功夫随口和她聊着天。

    “话说,你们班那个季时禹,有女朋友吗?”

    听到江甜冷不防提到季时禹,池怀音握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

    “怎么又说起他了。”池怀音努力让声音保持平静,偷偷低下头去,害怕自己露出什么破绽。

    江甜一脸神秘的表情:“你猜我为什么说起他?”

    池怀音心跳不由加速,心想难道她的秘密被发现了?

    江甜对池怀音勾了勾手指,然后在她耳边低声说:“你往后看一看,自然一点,别太刻意啊。”

    池怀音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下意识往后看了一眼。

    这不看还好,一看,眼睛都要钉在身后了。

    “快转过来。”江甜压低声音说:“别被发现了。”

    池怀音不情不愿地转过身来,脑海里却怎么都忘不了刚才看见的一幕。

    季时禹和一个女孩在吃饭,旁边没有别人,只有他和一个女孩。

    虽然他背对着她们,可是那背影,池怀音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女孩低着头吃着小菜,一头及腰长发披散,额头上的刘海用黑色发夹别在侧面。衣着简单,气质清清淡淡的,从五官轮廓来看,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

    池怀音突然觉得眼前这碗没吃完的面条,变得索然无味。

    耳朵开始越来越红,大脑也开始有点发胀的感觉。

    耳边是江甜聒噪的声音:“这女的哪个学院的?怎么没见过啊?是女朋友吗?如果是的话,上次不会跟我们去情人岛吧?是最近处的吗?”

    池怀音尴尬地扯动着嘴角,努力假装着事不关己的样子。

    任江甜说什么,她只是低着头看着眼前的面条,抓紧了手上的筷子。

    也不知道怎么了,她整个人仿佛掉进深渊,胸口滞闷,好像喘不过气一样。

    季时禹回寝室的时候,时间尚早。赵一洋见他手上打包的食物,瞬间翻了个白眼。

    “每个月拿了生活费就上赶着去上供,也只有你了。”

    季时禹我行我素,把带回来的东西搁在宿舍的桌上,“爱吃不吃。”

    赵一洋对季时禹的事也习以为常了,也懒得多说,大咧咧坐在桌前,一边解袋子,一边说起自己的事:“这周五有舞会,我听说江甜很喜欢跳舞。我邀请她一个人,她肯定不好意思,我把池怀音也叫上了。我准备了一肚子的稿子,想着她要是拒绝我该怎么死缠烂打,结果她一口就答应了,还挺没成就感的。”

    说着,他抄起筷子对季时禹和陆浔说:“你们俩也得去啊,轮流陪池怀音,势必把她给我稳住,为我和江甜制造机会。”

    季时禹对于赵一洋的厚颜无耻已经无话可说了,理都懒得理,直接坐到桌前,打开了还没看完的书。

    相较季时禹的淡定,陆浔就有些紧张了,“又舞会?上次整得有点丢人吧?这次还去啊?”

    “咳咳。”赵一洋尴尬轻咳:“马有失蹄,人有失手,这次哥一定挽回面子。”

    季时禹从书中分了个神,干净利落地拒绝:“我不去。”

    赵一洋听见季时禹不去,立刻饭都不吃了,过来就抱着季时禹的腿。

    “我下半生的幸福就靠你们了,你们也知道的,我最近生意也没得做,要是女人再跑了,我不想活了!”

    ……

    其实舞会这东西,不过是打发时间的消遣。

    江甜一贯喜欢跳舞,本科的时候就有海大教育学院Dancing Queen的美誉。读研以后没交到那么多朋友,也就赶了上次那么一会儿舞会,也算是憋了一阵。

    以往去舞会或者活动,江甜都会特别打扮一番,但是今天,她连衣服都没换,直接从教室里赶来的。

    想来,她应该是真的对赵一洋没兴趣,甚至都不屑打扮打扮来吸引他。

    池怀音从进入舞池开始,就有些魂不守舍,眼神一直不自觉在搜寻别处。

    如果她早知道,之后会碰到季时禹和别的女孩吃饭,她一定不会答应赵一洋的邀约。如今陷入这么尴尬的局面,也全是她自找的。

    一想到那个长发的女孩,池怀音就觉得自己胸口一滞。

    江甜来了舞会就不歇着,拉着池怀音进入舞池中间,活力满满,夹杂在跳舞的男男女女之中,她笑眯眯地说:“我们俩跳,不理他们寝室那几个傻子了。”

    池怀音有些局促看着江甜:“我跳舞是真的同手同脚。”

    江甜不以为然:“笑话,我是谁,我教你。”

    ……

    舞池里彩灯闪烁,忽明忽暗,有学生乐队正在台上卖力演奏。

    江甜拉着池怀音直接进了舞池,这让赵一洋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意思。好不容易把人叫出来了,却不想一支舞都跳不到,这可怎么办?

    他当机立断拉着季时禹也进入舞池,低声说道:“你先陪我跳一会儿,然后我们跳到她们俩身边,就交换舞伴。”

    季时禹不愿意跟着赵一洋胡闹,皱着眉头说:“你等陆浔来了,你让陆浔跟你去疯。”

    说着,转身就要出舞池。

    谁知季时禹还没走,赵一洋已经以舞蹈准备姿态,抓住了季时禹。

    季时禹简直快被恶心到了,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赵一洋,你再抓我的腰,我就把你丢出去。”

    赵一洋也不乐意和一个大男人跳舞,这不是事急从权么?谁让陆浔今天临时调了课要晚来。谁有任劳任怨的牛不用,要去惹一只疯狗啊?

    “不抓你腰抓你头发啊?你以为我想跟你跳,这不就是让你帮帮忙吗?来都来了,不能白来啊。”

    说着,拽着季时禹就往江甜他们身边挤去……

    池怀音是真的没什么跳舞天分。江甜和她跳了一小段以后,就很后悔刚才说大话了。

    教人跳舞,前提是“人”,猪的话,那真的是有难度的。

    “我真没想到,一个学习成绩那么好的女孩,小脑居然发育不全。”被踩了好几脚以后,江甜忍不住抱怨道。

    池怀音也有些不好意思,刚想说干脆不跳了,身体就被人推了一下。

    顺着推挤的方向,池怀音一抬头,猝不及防地,就看见赵一洋那张嬉笑的脸孔。

    “交换舞伴。”他的声音轻快,动作也很果断。

    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江甜从她手中抢去。

    然后,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赵一洋顺手一推,推进了一个硬挺的怀抱里。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高度,带着几分清冽气息。那人本能接住了池怀音,带着几分招牌式的不耐烦。

    悠扬的舞曲响起,整个舞池被浅金色的灯光笼罩着,优雅的华尔兹舞步纷纷起势,大家在并不大的舞池里起舞,衣袖摩擦,裙裾飞扬。

    池怀音呆愣愣站在他面前,对着突然发生的状况有些手足无措,她仰着头看着季时禹,结结巴巴说不好话。

    “我……我去找江甜换回来。”

    “回来。”

    季时禹长臂一展,将她拉了回来。他看了一眼赵一洋和江甜,轻轻喟叹。随后,目光重新回到池怀音身上。

    他一只手扶在她腰后,一只手寻到她的手,摆出了标准的舞蹈姿势。

    骤然以这么近的距离接近,池怀音只觉得整个人像被风吹过的火星,瞬间又要烧起来了。

    “干……干嘛?”她的声音带着几分紧绷。

    季时禹眉头仍旧紧蹙着,语气十分理所当然:“跳舞。”

    他温热的呼吸因为极尽的距离,拂扫在池怀音脸上,让她愈发沉沦。她的手被季时禹抓住,腰间也被桎梏,想退也退不开,竟觉得有几分委屈。

    “你女朋友不介意你和别的女孩跳舞吗?”几乎是脱口而出这句话,说完,又觉得失言,可是话也收不回去了。

    季时禹看了池怀音一眼,眉头微挑:“等有了再说。”

    原本还有些思绪混乱的池怀音,一听到这句话,大脑突然像通了一样。

    他这话的意思,是不是没有女朋友?那女孩不是他的女朋友?

    是吧?

    一瞬间,身体里的那些消沉似乎都挥散了,一种无穷的勇气又回来了。

    见池怀音实在抗拒,季时禹也不再强求。

    “你实在不想跳,就算了。”

    就在季时禹要放手的瞬间,池怀音的手却抬了起来,轻轻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她扬起小脸,呼吸清浅,略带笑意。

    “我跳。”

    ……

    华尔兹的舞曲悠扬,舞步翩翩,连空气中仿佛都带着甜。

    如果能忽略掉,池怀音又踩到季时禹的话,这气氛是十分美妙的。

    池怀音一直同手同脚,每隔半分钟一分钟,就一脚踩上季时禹的脚。一直努力保持着风度的季时禹终于绷不住了。

    他眉头微微皱着,好看的眉眼带着几分不悦。

    “报复?”

    池怀音本来跳得不好,也有些压力,这会儿冷不防被这么问了一遭,缩了缩脖子:“不敢。”

    说着,季时禹又被踩了一脚。轻抽了一口气后,季时禹终于忍无可忍:“抓好我的手,扶着我的肩膀,身体不要后靠。”他顿了顿声,最后几乎一字一顿地说道:“看着我。”

    “嗯?”

    季时禹眉头中间的沟壑越来越深。

    “我要教你跳舞!在你把我踩死之前!”

    ……

    好像辛杜瑞拉的魔法,绚丽的灯光洒下,落在季时禹的头上、肩上,让池怀音觉得眼前的画面,带着几分朦胧的不真实感。

    听着季时禹简单的口令,她的眼睛始终看着他。他的表情有些严肃,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凸起的喉结时而滚动,十足的荷尔蒙气息。

    舞步牵动着衣角,长发也跟着摆动。

    不再关注脚下的舞步以后,池怀音反而不容易出错了。

    脑中放空,眼睛只是看着眼前的男人,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

    他的眉眼,哪怕带着几分不耐,依然有着让她心动的坚毅。

    心脏复位,灵魂回归,仿佛这才是她的归宿。

    一曲方罢,舞池中的人纷纷停下休息。

    池怀音的手还搭在季时禹肩上,漫天滋生的暧昧像疯长的蔓藤,在她心间缠绕。

    不远处,一个男生风风火火赶了过来,停在两人面前。

    季时禹的手放下,池怀音也羞赧地放开了她,往后退了一步。

    陆浔晚上被调了课,临时赶过来也有些气喘吁吁。

    季时禹看到陆浔,如获救星:“你他妈来得真晚。”

    陆浔四处张望了一下,最后看了池怀音以后,随后和季时禹交换了个眼神。

    季时禹下巴微扬:“你带她跳吧。”

    说着,如获大赦一般,要离开舞池。

    见季时禹要走,池怀音也不知道那一刻脑子里在想什么。

    她的手先于她的理智,一把抓住了季时禹的衣角。

    她的一个小动作,让在场的三个人,包括她自己,都愣住了。

    季时禹定着没动,低着头看着抓住自己衣角的那只白皙的小手,有些诧异。

    他低头扫了池怀音一眼。

    “我室友陪你跳,他比较耐踩。”

    池怀音仰着头,定定看着他。

    “不行。”

    季时禹清浅一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

    池怀音咬了咬左边的嘴唇,鼓起了勇气说道:“你刚才说要教我,不能说话不算话。”

    低首看着池怀音,半晌,季时禹戏谑一笑:“怎么,只想跟我跳舞啊?”

    很多年后,回想起这一幕,池怀音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从小到大,她是所有人眼中的乖乖女,文静,听话,遇事不争不抢,有些认生和害羞。生于那个含蓄的年代,她从来都是和所有的女孩一样,不懂得为自己表达,也不能为自己表达。

    可是那天,面对旁人的目光,面对季时禹的调笑,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定定地看着他,无比坚定地说出了那个字。

    “是。”

    作者有话要说:  【很多很多年后系列】

    季时禹:当年我爸告诉我,如果女人要你干家务,你一定不要说不干,必须很爽快地答应,然后干得很烂,衣服洗不干净,地扫不干净,洗碗就摔破碗,这样女人之后就不会让你干了。

    某高冷的儿子:所以你当年这么干了?

    季时禹一脸悲愤:当年我这么干了……然后你妈很认真地开始培养我,把我培养得什么都会,之后事事都是我干。

    小音音这样的女孩子会有男的不喜欢吗?除非他瞎了吧?

    昨天我写到三点,为了选断章的地方,结果还是没选好,今天早上又起来写,字数写超了这章很肥很肥。。。

    大家不要霸王我,不然我会很心塞呜呜。。

    月底了。。你们有要过期的营养液嘛。。有的话可以灌给我。。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