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10章 第十章
    池怀音忍不住缩了缩身子,抓紧了手里的被子。心里有些莫名,她这又是怎么惹到季时禹了?

    “我呼吸的声音,怎么不纯洁了?”

    帘子另一边的人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唰”一声,把中间紧闭的帘子给拉开了。

    逼仄的空间里,摆着两张床,本就拥挤。这会儿季时禹站在那,居高临下地盯着池怀音,让她感觉到压迫感十足。

    池怀音吓得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本能用被子捂紧了胸口。

    “你……你要干嘛?!”

    季时禹的表情简直有些气急败坏,他胡乱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双眼血红。

    “正常呼吸应该是这样,呼——吸——,呼——吸——”他很粗鲁地示范着:“哪像你,有气无力,听着就很不正经。”

    池怀音觉得季时禹像是故意找茬似的,紧皱着眉头,试探性地问:“你没事吧?”

    季时禹上下打量着池怀音,脸上有些红,半晌,视线瞥向别处。

    “认床睡不好,出去转转。”

    ……

    原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两个人都有些尴尬。这会儿季时禹出去了,池怀音倒是稍微轻松了一些。

    房间的灯没关,起身趿拉着鞋子,走到季时禹方才睡过的一边,准备关灯。

    她的手还没拉到灯绳,视线就被被子底下露出的一点点书角吸引了。

    她被这么闹了一通,也有些睡不着。这会儿看到有本书,倒是有些欣喜,可以看看书打发下时间。

    她刚把书抽出来,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书,就听见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

    从房间外的楼道传来,脚步之急促,仿佛要把房子拆了一样。

    季时禹喘着粗气又折了回来,两步跨到床边,“哄”一下把被子掀了起来。

    整个动作快到池怀音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里面的书呢?”季时禹突然一声质问,气势之可怕,把池怀音都整懵了。

    “你是说,这本吗?”池怀音本能扬了扬手里的书。

    “唰——”季时禹想都不想,直接把那本书从池怀音手里抢了过去,表情活像个恶霸。

    季时禹神色警惕:“你干嘛?”

    池怀音无辜地站定,有些不解,不过一本书,他干嘛这么凶?

    “我也有点睡不着,看见有本书,就想借来看看……”

    季时禹瞪了她一眼。

    “不准看书。老实点睡觉!”

    说着,季时禹把池怀音往床上一按,谁知她瘦弱,他一推就倒下去了。他手上失去了支撑,也跟着一起倒了下去。

    池怀音的双手按在季时禹的胸口,而他的手撑在她耳侧的枕巾上,温热的呼吸拂扫在她的脸上。

    两人以那么近的距离对视,连彼此脸上的毛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那种男性独有的荷尔蒙气息,瞬间冲击了她的大脑,她屏住了呼吸。

    安静低矮的屋子里,只剩下季时禹有些粗重的喘息声。他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有一瞬间闪过一丝浑浊,但是很快,他又清醒了过来。

    季时禹从床上跳了起来,将那本花花绿绿的书卷了起来,塞进胸怀里:“我走了。”

    池怀音脸上热得简直可以烫熟鸡蛋,恨不得要用被子把自己脑袋盖住……

    空气里潮味重,又很闷热,池怀音很浅地睡了一觉以后,又醒了过来。

    房间里太黑,抬头看一眼小小的天窗,天还黑着,看来这一夜还没过去。旁边的床上一点声音都没有,池怀音这才发现,季时禹好像还没有回来。

    穿上自己的鞋子,蹑手蹑脚从那个狭窄的楼梯下去,穿过已经没有人的一个小小接待窗口,就走到了民宿的小庭院。

    夜里也不知是什么虫儿在低低鸣叫,夹杂风吹动树木的声音,动中有静。

    刚进入黑暗,池怀音眼前还有些不适应,隐隐看到院子中有个人影,呼呼喝喝不知道在挥舞什么。

    她倚着墙,轻言细语地唤了一声:“季时禹?”

    一直用力消耗着体力的人,手上的拳路骤然停住,他并拢了双腿,直直站定:“你怎么跑出来了?”

    池怀音看季时禹大汗淋漓的,有些疑惑:“你在这里,干嘛?”

    “睡不着,打打军体拳。”

    “……”军体拳?池怀音这是听错了吗?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打军体拳?

    “是不是因为我,你不好去睡觉?”池怀音觉得他可能是因为自己占了房间就不睡,想想也有点不好意思:“那要不,你去睡,我反正已经睡了一觉了,可以在外面转转。”

    “不用。”

    池怀音从小到大最怕给人带来麻烦:“那要不你上去打吧?不然别人看到你一个人在这,还以为是我欺负你,把你赶出来了……”

    海风悠悠而过,季时禹撇开了视线,还是一贯拽拽的口气:“睡你的,不要多管闲事。”

    “什么?”

    季时禹走了两步,走到池怀音身边。他双手插进了口袋,半倾着身子,凑近池怀音。

    池怀音因为他的靠近,踮起脚往墙里缩了缩,但始终退无可退。

    季时禹的嘴唇轻柔扫过她的耳廓,温暖而柔软,她脸色一红,心脏仿佛要跳出嗓子眼。

    “我劝你赶紧上去睡觉。”他的声音低沉,语气自然得仿佛天经地义:“不然,我就要好好想一想,一男一女,在床上的军体拳,是怎么打?”

    “晚安!”

    此话一出,池怀音再没犹豫,一阵风一样跑了。

    ……

    季时禹一只手撑在墙上,像看戏一样,看着池怀音掩面逃走的糗态。嘴角不觉带了一丝笑容。

    一套拳打完,身上流了些汗。凉凉的海风拂面,终于让季时禹的脑子清醒了下来。

    闭上眼睛,鼻端仿佛还留有池怀音身上的气息。

    季时禹有些疑惑,都是在外逛了一天,她身上怎么一点汗味都没有,还是那么香?

    那是什么香味?

    栀子?还是茉莉?

    女人都这样吗?

    季时禹觉得下腹又是一阵燥热。

    看来还要再打一套军体拳。

    虽然过程有些坎坷,但是好在他们第二天还是顺利地回了学校。

    池怀音安全回到宿舍的时候,江甜两个眼睛的黑眼圈都要掉到地上了。

    一看到池怀音好好地回来了,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哭,声音中都带着劫后余生的哭腔。

    “我的姆妈呀,你总算是回来了,我这一晚上都没敢睡觉,简直不知道怎么跟院长交代,我刚还在做思想工作,准备一会儿就去找院长坦白了。”

    池怀音想到江甜这么牵挂自己,还是挺感动:“我没事,昨天错过了最后一班船,不得不在岛上滞留了一夜。”

    池怀音在外睡得不惯,也有些累了,拿着自己的脸盆准备去水房。

    江甜跟在她身后,还有些不放心,问东问西的:“话说,你和季时禹怎么回来的?昨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吧?”

    说起昨天,池怀音的脑子里瞬间想起两人脸对脸,还有季时禹说的什么两个人打的军体拳,面上微微有些红。

    见池怀音不说话,江甜以为真的出了什么事,一双漂亮的眼睛都要瞪得掉出来了:“我的天,你该不会真被他欺负了吧?”

    “没有没有!”眼看着江甜要开始胡乱联想,池怀音赶紧解释:“他没有你想的那么坏。”

    “嗯?”听到池怀音这么说了一句,江甜觉得有些错愕:“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奇怪?你该不会真的被……”

    她说着,就要去扒池怀音的衣领子检查,池怀音羞赧躲开:“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池怀音觉得脸颊有些烫,抱着脸盆走了:“不说了,我去洗头洗脸。”

    ……

    水房里很多人在洗衣服,和平时一样的忙碌。

    有的姑娘一边洗一边聊天,有的姑娘发着呆等接水,没人注意到池怀音的异样,哗哗水声掩盖了她此刻的慌乱。

    池怀音觉得自己有点奇怪,脑子里不断回想起今早回来的情景。

    轮渡回城,还有两个多小时的公汽。

    那时候时间尚早,车上也没什么人,有很多空位供他们选择。

    季时禹还是一如既往拽拽的,一晚上他都没有回房间,早上再见时,他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模样。一双黑白分明的瞳眸直勾勾盯着她,压迫感十足。

    “你坐哪边?”

    池怀音脸红红地选了靠窗的位置,细瘦的手抓着前面座位的椅背。

    “和我一起坐,你肯定不自在。”说着,他选择了另一边靠窗的位置,虽然和池怀音同一排,中间却隔了两个空位。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中间那两个位置的人上了下,下了上。

    窗外不停变换着树和行人,所有的建筑都在后退。

    公汽的颠簸让人昏昏欲睡,车厢里很安静,时间太早了,大家都还没有彻底苏醒。

    快到站了,他们中间没有人上下了,视线没有了阻隔。

    池怀音的双手放在膝盖上,左右搓了搓,然后偷偷看向最左边,季时禹坐的方向。

    此刻,他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晨曦那一抹金色的阳光落在他脸上,将他的侧面轮廓勾勒得那么柔和。

    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以及薄而绯红的嘴唇。

    竟像一幅画一样,那么好看。

    池怀音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季时禹,谁知道这时候,他的眼睛突然缓慢地睁开了,睫毛那么长,阴影投射在他眼窝里,让他的眼眸更显深邃。

    她来不及收回视线,两人冷不防四目相投。

    他清浅一笑,那笑容漫不经心,又意味深长,嘴角的笑涡若隐若现,她有片刻间,有些愣神。

    公汽要进站,两人一起站了起来,一前一后走到下车门。

    公汽摇摇晃晃,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一个抓着比较高的横扶手,一个抓着竖扶手,一高一矮,安静地站在车门前。

    耳边万物的喧嚣好像都停止了,池怀音耳廓红红,羞赧低着头,只眼角余光看到身旁的人懒散抓着扶手,他似乎很自在的样子,和她的局促完全不同。两人以一样的频率轻轻晃动,好奇怪,那种同步都让池怀音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喂,池怀音。”

    “嗯?”

    心跳骤然加速。

    噗通、噗通、噗通。

    只见他懒懒向她的方向靠近,低声道:

    “狗胆不大,色胆不小,都敢偷看男人了?”

    池怀音被捉了正着,脸红如血,本能不认:“……我没有……我刚看你,你就……”

    “你可千万别对我打歪主意。”季时禹眼波勾勾地看了她一眼:“我会誓死反抗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很多很多年后系列】

    季时禹:今天有个记者,把我名字写错了,我纠正我是“大禹治水”的“禹”,她不知道谁是大禹。

    池怀音:大禹的故事那么出名,居然不知道。

    季时禹:真的吗?现在还出名吗?

    池怀音点头:当然,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但是妻子却顺利生了孩子,你说这个绿到发光的故事,怎么能不出名。

    季时禹:……

    池怀音看了季时禹一眼:说起来,这和你倒是很像。

    季时禹心里咯噔一跳,立刻看向自家正安静在那写作业的儿子:……你给我说清楚,是哪里像?

    ————————

    (恶搞的哈不要较真,大禹治水的故事我知道啦~)

    ————————

    这一章我写了三四天,每天重写一个版本。

    哈哈真的被自己折磨死了,终于写出我满意的了~~

    图导累死累活求留言的第十天,还有人在霸王。。。苍天啊!!!

    麻烦你们留言热情一点,显得我很红的样子,靴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