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9章 第九章
    池怀音要感谢此刻有一顶帽子,盖住了她通红的脸庞,以及鼓噪的心跳。

    走在前面的男人,依旧是那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张狂样子,连走路的样子都不像一个正经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越看越顺眼了。

    “喂,池怀音。”

    他在叫她名字之前,总喜欢加一声“喂”。见池怀音一直没跟上,皱着眉回头催促:“走不走了?”

    夕阳温暖的光线镀在他周身,带着一圈暖黄的颜色,身影看上去那么柔和,连不耐烦的样子都比一般人好看。

    像暖风撩动心弦。

    “走。”池怀音按了按自己的帽子,低着头跟了上去。

    岛上建起的各式各样的小别墅,各有特色,让人留恋。花木扶疏,也不知是哪种植物的味道,香气扑鼻,一切都美好得刚刚好。

    季时禹看地图的能力果然比池怀音强,带着池怀音东穿西走,总算离开了那条环线。顺着一个小坡走下去,是画廊一条街,一条寂静的小路,一侧是画廊,另一侧是一排院墙看不到头,古老的榕树,垂着长长的枝,直到墙外,红砖的缝隙里,仿佛都有故事一般。

    “几点了?”季时禹走着走着,回头问道。

    池怀音戴着手表,低头看了一眼,回答:“五点十四。”

    池怀音这才发现,原来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和季时禹在一块儿,好像时间也没有那么难混的样子。

    “现在太阳下得这么早吗?”季时禹有些疑惑,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暗下去的天空:“现在往码头走吧,估计他们也差不多了。”

    “好。”

    ……

    等他们到了码头,码头早已经没有船了。运行了一天的轮渡都入港检修加油去了。

    海风微凉,海鸥停息在栏杆上,时而发出悠长叫声。

    售票窗口已经关闭,挂在墙上的时钟,显示的时间是七点半,而他们的船票,是六点的。

    池怀音再低头看自己的手表,指针竟然还在五点十四。

    她怯生生抬起头看着季时禹:“抱歉,我的手表好像停了。”

    季时禹沉默地看了一下眼前的状况,很难得没有发脾气。他转过身来,问池怀音:“最早也是明天才能走了,你打算今天怎么办?”

    池怀音眨巴着眼睛,有些错愕:“我?不是我们么?难道你打算跟我分开走?”

    这岛上就这么一个离岛的交通方式,难不成他准备游回去?

    季时禹浓密的眉毛此刻紧促成一团,早上他身上的钱都被赵一洋那个重色轻友的搜刮一空。赵一洋为了追江甜,要把钱包准备厚一点,于是只留了块把钱给他吃饭,他当时想着,船票已经买好了,留点钱吃饭也够了,哪里能想到还有错过船票这一种可能?

    这会儿只能指望池怀音了,毕竟院长的千金,手头肯定比较松。于是他难得脾气好,一点都没有对她凶。毕竟他可不想在海岛露宿户外,那会很冷。

    “今晚我们只能住在这里了,住店可能不便宜。”

    听到季时禹这么说,池怀音倒是没有太担忧。

    “这倒没事,我带了钱。”说着,她把手往包里一掏,摸到有些瘪的钱包,不由吸了一口凉气。

    她这才恍然想起,今天买各种小礼物,好像把钱花得差不多了……

    一想到这里,她的表情立刻变得窘迫了。

    她该怎么开口找季时禹借钱?

    “那个……”池怀音不好意思地挥了挥手上的那些礼品盒:“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买了太多东西,好像把钱花光了……”

    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她赶紧把钱包打开,展示给季时禹看,里面真的只有毛票了。

    季时禹听她这么说,脸上阴霾顿生。

    “你都买了些什么?!”

    池怀音赶紧打开各种礼盒解释道:“都是些手工艺品,纯手工制作的价格肯定要贵些……”

    季时禹黑着脸看向礼盒中的东西,随手捻一个起来:“这哪里是手工制品,分明是批量生产的,你是猪吗池怀音?”

    池怀音拿过来一看,发现做工似乎确实略粗糙了一些:“真的吗……那怎么办,能退吗……”

    “……”季时禹无语地看向她:“我就块把钱,还吃了饭。”

    池怀音这才明白季时禹从刚才开始,耐着性子说了半天的用意,感情他也没钱,指望她呢。

    “那怎么办?”池怀音的脸瞬间愁成苦瓜。

    “我怎么知道?!”

    ……

    两人商量了一番以后,决定在岛上先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他们不仅住店没钱,连第二天买船票回去的钱都没有。合计一番,决定先试着和别人商量商量,毕竟社会还是那么淳朴,好心人那么多。

    岛上的民宿倒是也不少,他们随便走进了一家。

    低矮的民房,全是木头搭建的,四处都种着花草树木,小小的庭院收拾得非常干净,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老板娘烫着一头卷发,看上去十分利落,见季时禹和池怀音进来,立刻热情招待。

    “晚上好啊,住店吗?”

    池怀音心虚地一笑。

    季时禹还算镇定,问道:“请问住一晚多少钱?”

    老板娘热情回答:“通铺4块,单独床位10块。”

    池怀音环顾了下四周,努力微笑着说:“老板,是这样的,我们错过了船回城,手里没钱了,能不能先赊账住着……除了住店,我们还想借十块钱,买船票。您放心,我们都是学生,明天我们回城了,一定会送钱来。”

    老板娘脸上的笑容,从听到“赊账”两个字开始消失。

    “你们闹着玩的吧?”

    一直沉默地季时禹说:“我们都是学生,确实遇到了点状况。”

    见老板娘的脸开始黑了,池怀音赶紧以最快的速度解下了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虽然停了,价值还是在那。

    “那您看,我押我的表给您可以吗?我们只住一晚,再借十块钱买船票回城。”

    老板娘狐疑看了他俩一眼,再拿起池怀音的表细细打量:“哟,梅花的啊?怎么停了?”

    “可能出了点故障。”池怀音说:“我爸从德国给我带回来的,当时就要六百呢。”

    这年头的学生都没什么钱,季时禹要有东西,肯定不会指望她。池怀音想想身上也就这块池父带回来的表,稍微值点钱。这会儿事急从权,亏也没办法了。

    老板娘心里也大概知道这表不便宜,怎么算都是赚了,于是点了点头:“那行吧,给你们一间好点的房吧?”

    池怀音一听“一间房”,吓坏了,也顾不得女孩的气质了,立刻拔高了嗓音:“两间!两间!”

    站在身后一直没说话的季时禹,见池怀音一副吓破胆的样子,知道她肯定又胡思乱想以为他要怎么样了。

    斜睨一眼,冷冷一声。

    “切。”

    民宿本就不大,并没有什么环境很好的单间给他们。

    老板娘带着他们爬上二楼,并不是标准的层高,比一般的暗楼只高一点,“人”字型屋檐下面的空间。楼梯很窄,上楼都要低着头,池怀音的裙子太长了,上楼梯的时候一直踩到自己的裙子。

    二楼是一个逼仄的通间,放着两张床,池怀音一看这布置,吓了一跳,赶紧回头找老板娘:“老板娘,我们不是那种关系……能不能把我们分开?”

    老板娘笑眯眯看了二人一眼,走到两张床中间,那里垂着一道布帘。她大咧咧拉起了布帘,两张床就被布帘分开了。

    “喏,这是两间。”

    池怀音看看眼前的环境,再看看季时禹一脸不悦的表情,咽了口口水:“好吧。”

    老板娘笑眯眯的:“好睡,我走了。”

    二楼这么个小房间,两边都因为屋檐斜面特别低矮,就中间梁柱之处,可以让人直立站着。除了屋顶上的一小块天窗,连通风的口都没有,浓浓的潮味让池怀音非常不能适应。

    但是最让她不能适应的,是她今晚要和季时禹一帘之隔的睡觉,想想都要羞愤致死了。尤其老板娘下楼之后,整个房间里的气氛更让人尴尬了。

    一直弓着背站在门口的季时禹,终于走了进来。脚踏在木制的楼板上嘎吱作响。他走到中间才勉强能站立,居高临下看着池怀音,眼神意味深长的。

    “你睡哪边?”

    池怀音小心翼翼打量着季时禹,心底还是有些忐忑,她指了指就近的那一张:“那……这个?”

    季时禹冷哼了一声,直接走向另一张床。看都不看池怀音,用力把布帘扯开,将两张床完全挡死。

    听见季时禹躺上床的声音,池怀音才松了一口气。

    她连袜子都不敢脱,小心翼翼不放出太大声音,躺在了那张床上。

    季时禹长这么大,第一次和一个女孩一帘之隔睡觉,也有些失眠。

    随手打开床头柜,里面有几本杂志,这让季时禹大喜过望。

    总算能让他分散些注意力,不然他一直在想象帘子那一侧的情景,也是有些难熬。

    果然男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该结婚,这事儿还是有道理的。

    季时禹随没想到,他随手翻开的杂志,内容就让他大吃一惊。

    八十年代后期,卖/淫/嫖/娼、黄/色出版物很多,所以九十年初开始,一直在“扫黄”。黄/色刊物不让公开售卖,然后出了一批“报告文学”,讲述如何“扫黄”,什么“荡/妇的专利梦”,“教授儿子的兽/行” 那内容的尺度,和黄/书也差不多。

    这民宿,怎么会提供这种书?

    季时禹平时虽然也看过一些闲书,但是面对宿舍里一帮臭男人,倒也没什么可激动的,可是此刻,一帘之隔,活生生一个大姑娘。

    听声音,池怀音似乎也没有睡着,一直翻来覆去的,床跟着她翻身嘎吱嘎吱地响,这对季时禹来说,可真是身心煎熬……

    池怀音平躺在床上,眼睛盯着低矮的屋顶上一根一根房梁,正着数了一轮,又倒着数了一轮,还是毫无睡意。

    脑子里有些乱,池怀音在想,这么休息一晚,是不是比露宿户外更好?

    她从小就比别人聪明,池父把她当男孩培养,四岁半就让她读了小学,一路读到研究生,都是全班最小的学生。

    没有谈过恋爱,没有和男生单独出去过,连别人给写的情书都会老老实实都交给老师或者父母,从小到大都循规蹈矩,从来没有夜不归宿的经验。

    虽然她并没有那么讨厌季时禹了,可是毕竟男女有别,这样总归是不太好。她从小到大受的教育,女孩子要文静、矜持、自爱。

    布帘拉上了,房间的灯要在季时禹那一边关,她也不敢叫季时禹。灯亮着,她毫无睡意。

    一帘之隔的季时禹似乎也没有睡意,他一会儿一个翻身,床也跟着他翻身作响。

    池怀音侧躺着,听见他拉动抽屉的声音,再过一会儿,就听见有书翻动的声音。

    池怀音想起他那边似乎有一个床头柜,八成是那里面的书。隐隐有些羡慕,她也睡不着,这时候要是有本书看就好了。

    她正寻思着要怎么开口找季时禹要本书看。帘子的那一头,就传来了“啪”一声,狠狠合上书的声音。

    “喂池怀音!”

    那么安静的环境,季时禹突然出声,池怀音被吓了一跳,赶紧在被子里缩了缩。

    “嗯……嗯?”她的声音软软的,小小的。

    帘子那头的人,呼吸更加急促,说话的声音明显有些燥了。

    “你呼吸的声音,能不能纯洁点儿?”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电影类型”

    池怀音:我比较喜欢文艺的爱情电影,或者纪录片电影。

    季时禹:我只喜欢一种电影,需要分级的那种。

    池怀音:……

    季时禹:血腥分级,想哪去了。

    ————————

    咳咳,我文里,季时禹现在的年龄是23,池怀音21。

    都还是年轻人,有点血气方刚,理解理解。。

    ————————

    曾经在一个大大的作话看到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关于作者和读者的关系,分为几种。

    1春风一度,偶然来看了几章,看完留下两句话就走了,再没见过。

    2破镜重圆,连着看了几章,弃文走了,后来又想了起来,继续看。

    3老夫老妻,一直跟着看,虽然没有交流,但感情还是在。

    4虐恋情深,被文虐也虐作者,平时不说话,只有催更时才会出来……

    5浪漫长情,每天第一时间追文,看了文就留言,认真讨论剧情。

    6无动于衷,在别人家爬墙飞吻超热情,一到我这就无话可说,天天霸王,什么剧情都无法打动。

    我怀疑我们家6最多。。。。

    你们快点说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