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3章 第三章
    池怀音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没有太多和痞子小流氓打交道的经验。

    “你神经病!”池怀音此刻嘴拙极了,憋得脸都要热炸了,也没想出一句抨击季时禹这臭痞子的话,连骂他,气势上都输了一大截。

    脏话这东西,真是正当用时方恨少。

    被池怀音骂了,季时禹也丝毫没觉得尴尬,依旧是那副自得慵懒的模样。

    他这个人,五官有些肖似电影明星,浓眉大眼,唇红齿白,骨子里透着一股子正气。但他偏偏与他长相有着南辕北辙的性格,从高中开始,就是宜城有名的臭流氓小痞子,良家的女孩碰到他都是要绕着道走的。

    偏偏这么一个坏男孩,学习成绩却一直是全年级第一,那时候池怀音怎么认真都超不过他,忍不住观察了他一阵。

    后来坐了他大腿,唯恐避之不及,就再也不敢多看他了,生怕他对她印象太深。

    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令池怀音更想不到的是,她居然会惹上这个,她应该一辈子也没什么机会深交的人。以池怀音匮乏的人生经验,这可真的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那一脸的惊惶,都撞进了季时禹的瞳孔里。

    她越是瑟缩、害怕、紧张,他越是满意。

    季时禹身边站着的坐着的好几个,都是他的好哥们,工学院其他系的,平素和他鬼混最多。

    离他最近的赵一洋,见他又在欺负池怀音,近来频率实在有些太高,忍不住替池怀音出头:“季时禹,你能别老逗人姑娘么?再这么闹,不怕被误会你看上人家了?”

    池怀音听到赵一洋的话,忍不住呼吸一滞。

    另一个男生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得了,他啊,是个女的就能看上。狗发/情见过吗?有个洞就拱那种!”

    话音方落,就听见一声不屑的轻笑,还是一贯的漫不经心。

    季时禹懒洋洋翘起了二郎腿,看都没有看池怀音。

    “放狗屁。”他说。

    也不知道他驳斥的是“看上池怀音”还是“是女的他就能看上”。

    在同学们的帮助下,池怀音后来还是坐下了,不过是在最后一排。

    好些别的系的男生都围着她聊天,那种万众瞩目的待遇让她有些紧张。

    她往里移了移,错开了膝盖与旁人的触碰,双手捏着自己的裙子。

    大家热络说着话,她却忍不住偷偷往前门瞟了一眼。

    季时禹没有到最后排来,和几个男生聊着篮球排球,他还是和高中时候一样,爱在男生堆里混,也因此在男生里极有威望,一呼百应。

    池怀音看了他一会儿,才突然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

    她看他做什么?疯了吗?嫌被欺负的不够?

    车开到市图书馆就停下了,这是他们这次校外劳动活动的目的地。

    市图书馆是一座公益图书馆,完全免费无门槛向全市开放,所配备的工作人员人手不够,所以各所学校轮流过来劳动。

    在馆外分配任务时,团委的干事照顾池怀音是系里唯一的女孩,只分了一根鸡毛掸子给她,让她随便跟着掸掸灰就好,但池怀音一贯不愿意被特殊照顾,也做不出这等偷懒的事,坚持要了条抹布,跟着理工大少得可怜的女生队伍,去休息区擦桌子了。

    图书馆里还有来看书的人,大家都劳动得很安静,聊天的声音都很小。

    池怀音一个人擦了好几张桌子,身边才终于过来一个人。

    一个短发的姑娘,拿着块抹布在擦池怀音对面的桌子。那个短发姑娘皮肤白皙,模样可爱,挺自来熟的,上来就自我介绍:“我叫周梅。”说完,她压低声音说:“其实我是本科的,我表哥带我来玩的。”

    本来也只是校外学生活动,没那么严肃,他们队伍里也有不少混进来的。

    池怀音回以善意笑容。

    “其实你是我的学姐了,我们都是宜城一中的。”

    池怀音对此倒是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我是宜城一中的?”

    姑娘凑近池怀音,笑眯眯地说:“我入校的时候,学姐刚好毕业,你的照片和名字都挂在光荣榜上呢。”

    池怀音毕业后就没有回过高中的学校,倒不知道还有这一档子事。有些尴尬地笑笑:“没想到森大也挂,我以为只有考上庆大和北大的才挂。”北大和庆大才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学府,当年池怀音嫌冷不想去北方,就选了南方最好的森大。

    “怎么可能不挂,当年学姐可是那一届第二名呢。”说着,她猛地想起什么,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一脸好奇表情:“对了,学姐,你们那届第一名的学长,听说是因为被记过大过,所以学校没给挂光荣榜,是这样吗?”

    池怀音那一届的第一名?光是想起这个人,她就有点肝疼。

    没注意到池怀音脸色的变化,那姑娘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听说那个学长是个传奇人物,学习成绩超好,却不在重点班,因为重点班要多上一节晚课,耽误他放学去打篮球。”

    “我还听说那个学长长得怪好看的。不知道考去哪里了?学姐你认识那个学长吗?”

    ……

    看着身旁姑娘饱满脸蛋上那双期待的眼睛,池怀音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指。

    “不认识。”

    听到这个答案,那个姑娘好生失望,忍不住一连说了好几句:“真的吗?那真的太遗憾了,我一直很想知道一个这么有个性的人,会长什么样子,生活中会不会特别酷,会不会……”

    池怀音终于听不下去,忍不住打断了那姑娘:“两个人擦一张效率太低了,我去那边擦了……”

    不迷信的池怀音真的忍不住又一次自问了,她这到底是惹到了哪路神仙,怎么季时禹就在她的生活中无所不在呢?

    她跟着理工大的女生过来抹桌子,就是想要杜绝一切可能和季时禹打交道的机会。

    结果随便碰上一个姑娘,也是句句不离季时禹。

    她池怀音上辈子是刨了他家祖坟吗?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

    池怀音想想,最近这一切倒霉的起源,都是因为她当初那一句不知死活的“臭流氓”而起,而她为什么会对“季时禹等于臭流氓”这件事,有如此根深蒂固的印象呢?

    这一说起来,就不得不提到当初在宜城一中读书的事了。

    那时候,季时禹在宜城一中非常有名,上下三届,或多或少都有听过一些他的传说。

    ——著名的校霸、流氓,学校很多女生都被他欺负过。

    不巧,池怀音也曾是那名单中的一名,那时候,她还没坐过季时禹的大腿。

    大约是高二下学期、升高三的那段时间。季时禹和他那些狐朋狗党,不上课跑去录像厅看录像,被他班主任抓了个正着,班主任要求他们留校罚抄校训,他多久下班,他们就多久可以回家。季时禹的班主任是个单身汉,每天都在学校工作到关电闸才回家,是整个年级最有名的“拼命三郎”。

    学校的门房每天都回家吃饭,晚上十点过来守夜的时候顺便关电闸,也就是说,季时禹最早也要等到十点才能回家。

    听说这事的时候,池怀音还觉得挺大快人心的,毕竟季时禹做过的坏事也算罄竹难书,大家说起他都是同仇敌忾的模样。看他倒霉,哪怕不相干的人也忍不住鼓掌。

    令池怀音想不到的是,人若是倒霉起来,喝水都要塞牙缝。明明和她完全无关的事,最后却扯上了她。

    那天晚上,池怀音留校出黑板报,完成以后,她一个人去还板报书,路过配电房时,听到配电房里面还有声响,就下意识从半掩的门缝里看了一眼。

    这一眼,可真让池怀音吓了一跳。

    配电房里有人,这个人不是学校的门房,而是本该在教室里罚抄校规的季时禹。

    配电房里没开灯,只有一扇很小的天窗,银白的月影从小小的天窗,投射在季时禹头顶,映得他短而竖立的头发根根分明。他一手举着蜡烛,踩着电工平时拿来坐的板凳,捣鼓着电闸。

    他轻车熟路找到了总闸的闸刀,想也不想就直接往下一推。

    只听“啪嚓”一声,池怀音眼前突然就黑了。

    他关掉了电闸,在还不到八点的时候。

    池怀音怎么也想不到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大胆的人。

    “啪哒、”池怀音手里的板报书掉到地上,那声响在安静的环境里格外清晰,季时禹回过头来,脸部轮廓似乎披着月的清辉,一双眸子不带一丝惊惶,看到池怀音,只是微微勾起了嘴唇……

    池怀音也曾挣扎过的。

    是敌方太强大,季时禹比她高出一个头,又长期运动,浑身肌肉,块块隆结。他拎着她的后领子,就把她拎到了楼道间。而她全程不敢反抗,像被淋了冷水的鸟,扑棱着也飞不动。

    学校里安静极了,学生放学,老师下班,除了留校的和办板报的学生干部,根本没什么人,这楼梯的背面,更是不可能被人发现。

    黑暗的环境,又背着光,池怀音只能就着月光,分辨出季时禹的人影。宽宽的肩膀,夹克的肩袖接缝直挺挺的,衬得他格外挺拔,也让她格外害怕。

    他的呼吸声很近,即使低着头,池怀音也能感觉到那是让人不安的距离。

    “老师太敬业了,不停电他不回宿舍,做学生的,谁不心疼?”

    季时禹漫不经心地放下卷着的袖口,像个好学生一样扣起了袖扣。

    “你刚才,都看到了?”声音沉定,听不出什么用意。

    池怀音有点蒙,下意识点了点头。

    季时禹虽然没有说话,可是某一瞬间的气音,让池怀音觉得他似乎是笑了。

    池怀音正在思索着,他微微低头凑近,温热的呼吸落在她额头上,把她吓得直往后退,差点撞到楼梯道的台阶。

    “我从来不打女人,但是我有很多让女人生不如死的办法。”

    黑暗中,看不清他说话的表情,可是那声音,竟然带着几分诡异的婉转缠绵。

    说着,他霸道地伸手,一把勾住池怀音的纤腰,轻轻一捞,以绝对的力量优势,迫使池怀音靠近他。

    “你真香。”

    他似乎心不在焉,只是轻佻地挑开了池怀音衬衫的第一颗纽扣,让一直被紧紧包裹的脖子露了出来。

    如凝脂一般的皮肤,即便在那样黑的环境里,也白得亮眼。

    背着光,池怀音从他下巴的角度,能感觉到他是低着头的,那么此刻,他的视线……

    池怀音想到这里,脸色瞬间红了又白。

    “真白,不知道胸前是不是也这么白?”说着,他作势还要解第二颗。

    池怀音整个人都在发抖,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

    她一把抓住自己的衣领,哆哆嗦嗦地说:“刚才突然停电了……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很好。”季时禹没有放开池怀音,只是微微一笑,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细瘦的脖颈摸索过去,将他解开的扣子又扣了回去,然后离开池怀音的衣领,转而在她头发上揉了一下。

    像安抚一只因为受惊而忐忑不安的小奶猫。

    “乖。”

    ……

    作者有话要说:  很久很久以后,季时禹看到江甜发了条朋友圈,叫如何甄别男人类型。

    一时好奇点进去看。

    几张图分别写着:

    小奶狗:年纪小,单纯,好调/教。

    小狼狗:年纪小,霸道,侵略性。

    野狗:人畜不分,只交/配不负责。

    老秃驴:年纪大,不单纯,还秃。

    老狗逼:年纪大,没耐心,傻逼。

    刚看完,刷新了一下朋友圈,就看到自家老婆转发了那条朋友圈。

    “鉴定完毕,老狗逼。”

    季时禹:???

    我们老季是个比较认真的小流氓,不是花拳绣腿讨人厌的。

    情商比较低。。。

    给他点时间,让他成长一下。。。顶着锅盖跑了。。。。

    夏天来了~祝所有留言的宝贝都瘦到满意的体重~~么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