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深夜访客
    ()    心头的担忧落到实处,想到师父云怪必定能够将爱妻与未出的孩儿护得严严实实,陆峥紧接着便是抑制不住的无边狂喜。

    陆峥正兀自沉浸在极度的喜悦之,一时无法自拔,只觉浑身都是使不完的莫名精力,一时忍不住,便抽剑挥斩,一遍遍演练剑法,将自己的各种招式都全部运使了一遍,更甚至,他将百尾等异兽兄弟全部召唤了出来,一起开了个篝火晚会。

    待陆峥的精力消耗得差不多了,月色已深,再次只剩下陆峥一人的空旷后山静得出奇,只能听到陆峥的呼吸声。

    但这一次,陆峥却再没有觉得孤独或畏惧,他只觉得再次当爹的他,此刻该是天下无敌了,什么都圆满了。

    却在这时,一位神秘的不速之客找了过来。

    空气短暂一静,然后,风吹虫鸣,一下子,仿佛世界更替,变了时节一般。

    前一秒还兀自沉浸在无边喜悦当的陆峥,下一秒突然全身汗毛倒立,然而,此时的陆峥却全身放松,甚至陆峥脸上的喜悦笑容丝毫不变,他甚至慢悠悠地抬变出一张石桌,两张石凳,缓缓坐下,倒了两杯热茶。

    “阁下深夜前来,想必辛苦了,更深露重,何不坐下来喝杯热茶?”

    “啪啪啪。”

    随着陆峥话落,暗处想起一阵赞赏的拍掌声,有人自暗处走出,边走边道:“陆掌门倒是好气魄,不愧是敢孤身闯入敌营还能安然离开之人,单就这份胆魄和大度,便叫我好生佩服。”

    这可冤枉了陆峥,胆魄他的确有,大度,却谈不上,若是以往,遇着这等不请自来来时还故弄玄虚的陌生人,陆峥要做的第一件事,绝对是先杀了再说。

    此刻,陆峥之所以一反常态不动,反而斟茶以待,不过是心情太好罢了。

    神秘人大步而来,一屁股坐下,高大的身影瞬间便让石凳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咯咯”声。

    这人倒是没有在脸上施展障眼法,不过是蒙了一方黑巾,又全身笼罩在一身宽大的黑袍之。

    陆峥扫了对方一眼,发现对方绝对是个陌生人,至少是他从前从来没有见过的。

    陆峥不敢说自己一定过目不忘,但他敢说,只要是自己见过的人,便是全身什么都不露,他也能认出一点点,就算认不出对方是谁,至少也不会将之判定为完全陌生的陌生人。

    那么,只能说明眼前这个陌生人,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神秘人只露出一双深邃的虎目,眼瞳流转间,精光毕现,一看就不是凡人。

    这人也不客气,自陆峥接过热茶,侧过身,掀开面巾就喝,他倒不怕陆峥给他下毒,也不知他是性子耿直,还是艺高人胆大。

    当然,陆峥更倾向于后者。

    事实上,神秘人看似毫无顾忌地转身掀开面巾喝茶,但实际上一直在留心观察陆峥的动作,见陆峥并未趁观察他的面容,更没有趁偷袭,当即,对他又多了一丝赞赏之一,旋即,又忍不住升起一丝可惜之意。

    神秘人道:“可惜你这一身气魄与天赋,若是生在别的高级位面,定能大放异彩,只可惜你身处的世界局限了你。”

    这人只说陆峥的气魄与天赋,却不提对方的修为如何,显然,陆峥的星尊者修为,在对方眼,根本不值得一提,而陆峥亦从这人身上观不出深浅来,这只能说明,对方的修为高出他许多。

    陆峥的心,不禁对这位神秘的深夜访客升起了一丝忌惮。

    饶是如此,陆峥却是毫不见怯意,亦不打算将黑翼等人唤来助阵,若是这神秘人有杀他之心,早就动了。

    虽然是蒙面前来,但陆峥以为,这人还算是不那么惹人讨厌,只是,这并不能打消他的疑虑。

    一番思索,陆峥直言道:“听阁下话里的意思,似乎并不是灵武大陆之人?”

    “那你认为我是哪里的人?”神秘人不以为意,根本没想反驳,反而饶有兴趣地询问道。

    陆峥没甚犹豫道:“阁下该是来自沧离大陆吧,但不知沧离大陆之人找我作甚?”

    强过自己的陌生人,陆峥不做他想,首先想到的便是那群按兵不动的沧离大陆之人。

    神秘人看了陆峥一眼,眼带了一点粗犷的笑意,颔首道:“你果真聪明,我的确是沧离大陆之人,至于我为什么找你,我要是说只是找你聊天,你信么?”

    “阁下可真会开玩……”

    陆峥的“笑”字尚未出口,但见坐在身旁的神秘人突然抬攻来。

    仓促间,陆峥却不惊慌,抬出招以对。

    如此近距离的反击,陆峥自然不好拔剑,也没打算一开始便召唤异兽,于是,一瞬间,陆峥紫雷与白光同时而出,誓要一举将对方击杀。

    光球一出,天幕大量,四周顿起“咔咔”落雷声。

    此间动静不小,燕十等人却以为陆峥一如先前,尚在发泄因为狂喜而多出来的无穷精力,便未前来观看。

    神秘人的应对却叫陆峥吃惊了,但见对方抬以对间,竟然指出光球,而那光球带给他一丝分外熟悉的感觉,竟然跟他的出招同出本源!

    “砰”的一声闷响,光与光击撞,旋即纷纷消于无形,而道道紫雷打在神秘人的身上,对方却连吭都没有吭一声。

    陆峥以为对方是不把这点紫雷看在眼里,却见对方的黑袍“滋滋滋”的冒出不少黑烟,更甚至,黑袍下传来一阵阵若有若无的诡异焦香味儿。

    俨然,神秘人受伤了,可看起来他却丝毫不在意,更甚至半点怒气不发。

    陆峥还要再打,却见对方竟然抬做了个止住的架势。

    意味深长地扫了陆峥一眼,神秘人的眼划过一抹震惊,说话都不怎么利索了,指着陆峥大惊道:“你……你……你该不会使的是爆裂光击吧?这是你的家族绝学么!”

    一听对方口的字眼,陆峥的眼顷刻爆发出杀。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