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神秘人
    修为越高,并不意味越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相反,每一个修为高深的修者,必定思维清明,或睿智通达或狡诈如狐或大智若愚,就没有一个是真傻的。

    而那欧阳山既然能作为此番沧离大陆降临之人的领头人,又岂是轻易泄露秘密之辈?

    几番思索,陆峥最终没有动手。他也没有将这发现通知其他人,幻心草潜伏期间,可碰见不少同样是暗中潜伏的各式各样的探子,故而幻心草能探到的消息,其他探子应当也能探到,至于这些探子背后之人获知了消息会如何行动,那便不在陆峥能管的范围了。

    修者素来喜爱独自行动,也喜爱因争夺各种有用或无用的东西勾心斗角乃至自相残杀,若是陆峥随意将自己探听到的消息告知他人,只会叫人觉得他是别有所图。而陆峥相信,旁的修者应当也没有那么傻,会探到什么便信什么。

    正如陆峥所预料的那般,万派之中至少有上百个门派暗中派出了人员向同一座山潜伏。

    可笑的是,这些人员居然都潜伏成功了,同时,苍离大陆之人完全没有任何动作,这便叫人不得不产生“这是一个陷阱”的想法,一时,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自从众人齐齐潜伏敌人的大本营开始,自欧阳山等苍离大陆之人身上再没有传出任何有效的信息。

    陆峥暗中联络了幻心草一次,却没有急着将草召回来。

    谁也不知道自认实力强悍之人,会不会热爱阴谋诡计,将幻心草放在那里总比不放好。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绷紧的神经难免会松懈。

    苍离大陆之人,竟似“破罐子破摔”一般,竟也不再伪装和暗中行动,反而大摇大摆地走出深山,四处游玩似的瞎逛,也不刻意掩藏行踪。

    见状,万派之人也放松不少,虽不至于任意单独行动,成群结队串个门还是敢的。有的,更甚至闲着无事,就近相互找麻烦,例如陆峥与闵云。

    在知晓陆峥安然无恙回归之后,闵云整张脸都是黑的,立刻便将负责传信告密与埋伏刺杀的人叫到跟前,大骂了一顿。

    然后,闵云竟然亲自出手了。

    闵云竟学陆峥,其他任何掩饰没有,抱着打死也不承认的厚脸皮战术,只在自个儿的脸上施了一层可有可无的障眼法,然后,便挑了一个深夜,杀上山直取陆峥的性命。

    闵云也是大胆,明知此刻陆峥所在的山头还有黑翼和独孤离情等高手存在,他却兀自跳了出来,一副想要弄死陆峥的模样。

    陆峥正在相对而言稍显僻静的后山盘腿闭目修炼,闵云出现得突然,一出现便迫不及待地抬起利爪,攻向陆峥。

    陆峥自修炼之中惊醒过来之时,差点没走火入魔,堪堪躲过闵云的第一击,却正面迎上之后许多击。

    闵云的攻击时而缓慢时而迅猛,绵密掌影层叠若巍峨山峦,从四面八方,攻向陆峥。

    关键时刻,与陆峥形影不离的受气包,及时自剑中空间而出,“唰唰唰”挥剑,以剑中流火挡住了闵云的攻击。

    这时,陆峥已调整完毕,当即一跃而起,接过受气包抛来的流火剑,瞬间反击。

    “呵。”

    闵云冷笑一声,抬手一抓黑色气流涌动,一瞬地面灵气被抽干,花草枯死,陆峥体内的真气一滞。

    陆峥与闵云这一对老对头,对对方的各种招式可谓知之甚祥,便是对方化成灰也认识。

    “闵云!你找死!”

    陆峥大喝一声,以紫雷护住周身内外,体内滞纳的真气顿时恢复如常。

    同一时间,陆峥手握通身遍布雷电闪光流火剑,飞身跃至半空,另一手牵引剑气,霎时一剑化万剑,如暴雨流星,轰隆隆攻向闵云。

    面对铺天盖地的强势攻击,闵云眉目狰狞,抬手虚握间,无限神兵黑剑再出。

    “以虚无剑招对上本座的无限神兵,你简直是在找死!”

    说话间,黑剑化出无数,转眼便与流火剑撞在了一起。

    眨眼间,入目所见,俱是激撞兵器。

    “砰砰砰!”

    巨大的撞击声,附带漫天剑影雷电,直把当空的天幕都给震撼得些微扭曲了。

    此间闹出的动静太大,很快,便有大批逆苍派之人闻声赶来。

    闵云的脸色黑了一瞬,暗叹可惜了大好机会,再观四周,已生了退走之意。

    又见黑翼与独孤离情在旁虎视眈眈,一副随时打算插手的模样。

    闵云咬牙,丢下一句:“下回要你贱命。”

    然后,闵云便果断袍袖一展,放个大招,转身跑了。

    陆峥眉头紧皱,转身便叫来燕十三,吩咐其严密调查。

    闵云来去匆匆,看起来便像虚晃一枪给陆峥找点不自在一般,但除非这人是吃饱了撑的,否则还真不可能干这种得不到实际好处的事情。

    闵云出手,为的便是要了陆峥的性命,而敢于独身闯入逆苍派所在的地盘,除了自恃武力之外,恐怕还有其他的理由才是。

    而陆峥直觉,这一回闵云是抱着莫大的信心,觉得一定会弄死或弄残他方才蒙面前来的。

    若是没有受气包在旁护法,正在修炼的陆峥说不得还真被他偷袭成功了。

    当天晚上,燕十三便将调查结果摆在了陆峥的眼前。

    燕十三的表情很痛心也很愤怒,自责道:“是我没有管教好,派中出了奸细,那奸细告知闵云,掌门您正处于闭关修炼的关键时刻,且旁边没有其他人护法,所以,那闵云方才选择在这个时候攻击而来。”

    说到这里,燕十三皱眉后怕道:“好在受气包已经回来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修者修炼途中,若是被打断,很容易走火入魔,而在修炼途中被仇敌找上门攻击,更是离死不远了。

    说着,燕十三便将奸细的完整资料递到了陆峥的面前。

    原来被闵云收买了的奸细还不止一个,闵云“豪气干云”,竟然收买了十五个奸细,上到逆苍派内门弟子,下到打扫做杂役的,闵云许下好处,先后收买这些人,命这些奸细随时汇报陆峥的行动。

    这一回,听到陆峥竟然在无人护法的情况下,独自在空旷的后山大作修炼,恨不得一口咬死陆峥的闵云当然按捺不住,二话不说便兴奋地跑到了陆峥的面前想要取其性命。

    可惜,被闵云收买的十几个奸细,级别不够,都不知晓,受气包已然归来,且随时与陆峥形影不离。

    闵云也是激动得成了一个傻子,一心只想着杀了陆峥以泄心头之恨,却没去细想,陆峥哪是那种不拿自己生命当回事随随便便孤身闭目修炼的人。

    陆峥亦是极为敏锐的人,同时十分清楚闵云不见兔子不撒鹰轻易不出手的个性,一下子便有所联想,着燕十三去调查,这下子,闵云算是得不偿失,好不容易布下的眼线,一下子便被悉数清除了。

    见燕十三还是一副十分愧疚自责的模样,陆峥摇头失笑,拍了拍燕十三的肩膀,宽慰道:“这派门大了,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是些经不住诱惑的叛徒而已,根本不值得十三伤身,你能教导他们的修炼,却不能引导他们的心,因为,有的人天生带有劣根性,如何也改正不了的。”

    正说着,被陆峥派出去的小墨蝶,慢悠悠飞了回来,它先是绕着陆峥亲密地转了好几圈,这才将幻心草带回来的消息告诉陆峥。

    据幻心草所“言”,沧离大陆之人依旧半点异常动静都没有,这些人该吃吃,该睡睡,还真像是来灵武大陆观光旅游,顺便修心养性的。

    事实果真如此么?陆峥当然不信

    按常理而言,自个儿的大本营都快被渗透成筛子了,依照苍离大陆之人唯我独尊自认所向披靡的个性,早该将周遭潜伏的探子抓起来碎尸万段,现如今,苍离大陆之人却放任不管,也不知是正在暗中谋划更为紧要的事情,还是根本不屑于杀掉自己身边的蝼蚁。

    陆峥的直觉告诉他,苍离大陆之人之所以不动手,应该是别有所谋,而其所谋必定很大。

    老话说得好,反常必有妖。

    陆峥总有不好的预感,吩咐燕十三带人好生戒备,同时,他亲自传书峥嵘峰,叫自己的师父云中怪多加小心留意。

    又是一日,深感危机将至,必须抓紧时间修炼的陆峥,正独自盘腿坐在后山修炼,受气包在一旁数蚂蚁玩泥巴。

    在这时,峥嵘峰却传来喜讯,独孤蚁裳怀孕了。

    准确的说,独孤蚁裳已经怀孕好几个月了,只是先前一直不显怀,而独孤大小姐又在这种事情上比较粗心,所以一直没有发现罢了。

    早就在心底期盼了多年的傻爹陆峥,顿时欣喜若狂,差点喜得走火入魔,也不修炼了,扭身便想飞回峥嵘峰。好在被闻讯赶来的燕十三等人成功劝阻了。

    此时此刻,表面上苍离大陆与灵武大陆之人双方坚持谁也不动谁,但若是双方之中有任何一人落单,另外一方之人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围杀此人。

    无论是谁,遭遇多数强者围杀,不死也成重伤。

    而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其他人自然也不便在这个时候离开凡人界,若是在万派未动之时单单逆苍派之人全员返回修者界,又不怎么现实。

    想到这里,陆峥猛然一惊。

    现在的局面,很有一种凡人界与修者界被分隔成两个世界的感觉,有沧离大陆之人在旁虎视眈眈,无论是踏足凡人界的修者,还是镇守在修真界大后方的修者,通通不敢单独行动,能做的唯有飞鹤传书。

    沧离大陆之人看似唯有任何动作,却像是横亘在凡人界与修真界之间的巨大鸿沟,别说常人,便是强者也不能随意迈过,而糟糕的是,谁也不知道沧离大陆之人什么时候会行动,更不知道这些人首要针对的目标到底是凡人界还是修者界。

    与随时不知道会从哪个角落里再度降临的可能源源不绝的沧离大陆强者相比,灵武大陆的修者们的力量却被分隔成了两半,这两半力量短时间之内还根本汇合不了。

    难道说,欧阳山等人之所以不再轻易行动,便是想要寻找时机将灵武大陆的修者各个击破?

    除非灵武大陆的修者能够全员团结起来,一起行动,但人心向来复杂,更何况是更为复杂的修者,要想在危机还没有实在地发生之前全员团结起来,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越细想,越心惊,不知不觉间,天际变得昏暗,而燕十三等人已经离开,受气包也不知道跑去哪里玩耍了,独自待在空旷后山的陆峥,首次产生了一种畏惧孤独与黑暗的想法。

    想到远在数万里之遥的峥嵘峰的独孤蚁裳,如今怀有身孕的独孤蚁裳根本不宜动武,若是遇到沧离大陆之人……

    陆峥出了一身的冷汗。

    陆峥想到自己此刻变得柔弱的妻子和尚未出世的孩子可能将会面对的危险,吓得浑身一抖,刚要尖叫一声,脑海中突然晃过自家师父那张辨识度极高的菊花脸,当即长呼一口气,傻傻的笑了出来。

    有云中怪坐镇,独孤蚁裳以及未出世的孩儿能出事,那才活见鬼了!

    想到这里,陆峥立刻又发一封飞鹤传书,嘱托师父云中怪好好照顾有孕的独孤蚁裳。

    在其他人的心中,云中怪一直都以无匹无底的怪物示人,而在陆峥的心中,他的师父云中怪则是全天下最值得信任之人堪称无所不能。

    心底的大石落下,一想到独孤蚁裳终于有孕,陆峥再次忍不住笑出声,整张脸都快被他笑烂了,只可惜,他却不能在第一时间赶回独孤蚁裳的身边,陆峥并不是那种冲动的类型,只能强按激动,强迫自己的双腿稳住不动。

    大惊又大喜,极度的恐惧之后又极度的狂喜,极端的情绪变化,叫陆峥整个人的脸都快扭曲了,看起来有些人。rw

    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