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惊天之变
    蓝不悔等人接到陆峥的传音后,很快便往逆苍派所在的山头赶。△番茄小說○網☆w`w`

    数百人再度齐聚一堂,眨眼便将众人齐聚的后山占了大半。

    此时,月上树梢,夜色渐晚,若是此时再要转身行动,今日却是不大可能的了。

    起初,有部分人略微不满。陆峥突然传音唤众人暂时撤回之时,动作较快的已经杀到了旁的门派中,如此,骤然被喊停,有人不爽也是正常。

    陆峥也不废话,指了指一旁的二徒弟灵魔,旋即,直言道:“唤诸位回来,着实突然,但请放心,接下来的琐碎小事都交由我的二徒弟灵魔,诸位着实不用劳累,坐着看戏便可。”

    说话间,陆峥冲灵魔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可以开始了。

    灵魔睁着一双饱含蔑视的眼睛缓缓扫视了一圈,然后,方才施施然地走上前来。

    便见灵魔一抬手,顿时,十多面水镜凭空出现在众人面前。

    当水镜甫一出现的时候,不少人的眼中失望,他们本以为灵魔是要放大招,却不想对方只是抬手召唤出十多面水镜。

    在修者江湖,召唤水镜只是一个初级术法,而水镜的作用最广为人知的是可自其中观察小范围内的景象。

    “难不成陆掌门是想叫自己的徒弟用水镜探查万派?”

    “这陆掌门与自家的二徒弟是有仇吧?”

    按照修者的常识,若要以每次只能观察到方寸之地的水镜探查万派,那寻常的修者非得探查个三年五载,还得是日夜不停地那一种。

    “一群没见识的土包子。”

    灵魔嘴里嘀咕了一句,眼睛半闭再睁开,一如先前,神威再现。

    便在灵魔的眼瞳盛满星光之时,十数水镜齐齐变化,波纹震荡间,水镜之中开始以光速闪现画面,各种图像与声音自其中传递出来。

    众人都惊呆了。

    陆峥与蓝不悔等人选出来参与行动的修者,最低程度亦是百里挑一,此时此刻,凭借他们的眼力自然能够窥出其中门道。

    如万山尽在灵魔鼓掌间,叫众人如何不惊?

    便见眨眼不到的时间,一座座山峰里里外外的全景便至水镜中一晃而过,而随着灵魔眼瞳中的星光越盛,水镜中的画面瞬移的速度更快了。

    与此同时,自每一面水镜之中,缕缕黑烟缓缓飘散而出,当黑烟飘出之时,众人只觉心神一颤,脑袋微晕,这时,竟从黑烟中传出了各种各样晦暗的声音,仿佛是人心底最深处最见不得光的思想,又或是人心底最热切的渴望和野心。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开始有些精神恍惚,仿佛觉得自己置身于他人的内心深处,能在瞬间窥见这人的一切,同时,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与阴暗思想出现在众人脑海,众人顷刻如坠黑暗深渊,继而浑身僵硬,四肢发麻,脑袋中嗡嗡作响,有一瞬间叫人根本分不清出现在脑海中的想法到底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更有甚者,许多人差点被引发心魔。

    这时,众人方才恍然忆起灵魔最初的身份,心魔山脉的山灵,而单是心魔二字便足以震慑人心。

    众人久久不能回神,再定睛,精神状态都有些不好,有些恍惚,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心惊胆颤。

    不少人忍不住脚步后退,有的甚至想要转身就跑,就怕遭了灵魔的道。

    若是被引发了心魔,轻则断绝修炼之路,重则身亡乃至魂飞魄散。如此,也不怪众人反应强烈。

    见状,灵魔却对众人的表现很满意。

    但也不是有例外,一些人照样面不改色。

    莫子风挑了一缕发丝捋了捋,眯眼笑道:“灵魔贤侄该不至于让我等空等一场吧?”

    灵魔嘴角抽搐了一下,到底没有纠正莫子风对他的称呼。

    灵魔环视一周,挥手间收了所有的水镜。

    这时,天际竟升起朝霞,烈日的一点边角开始显露,众人这才惊觉时间流逝,竟已至天明。

    灵魔道:“万派已经探完了,另外本大爷多探了百来座空山,收获不小,其中一座小门派占据的山峰,早已改旗易帜,全员投靠了苍离大陆的外来修者,而在另外有门派驻扎的三座山峰以及一座空山之中,各自藏有苍离大陆的外来修者,而顾心桐等人,均是这些苍离大陆的外来修者暗自杀掉,其目的不过是在最终的狩猎前找点乐子。”

    说罢,灵魔不理周遭惊呼,手指“唰唰唰”在半空中急速划过,转眼绘出一副方位图,将苍离大陆修者所处的方位以红点标注,大方地指给在场所有人。

    有修者惯会做人,看出灵魔的个性,便特意摆低姿态,以诚惶诚恐的态度求问:“灵魔大哥好本事,不知能否指点一二?这些苍离大陆之人是何时来到灵武大陆的,又是如何到来的?”

    据在场修者所知道的,但凡曾经有苍离大陆修者穿梭过的空间破洞,都有擅长飞行与传信的飞妖盘旋监视,而妖族大祭司白日梦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更是给每一个飞妖制了魂灯,若是飞妖出了意外,由妖族禁殿中专人看护的魂灯必生异象。

    就算妖族被苍离大陆之人覆灭,凭那活了数千年深不可测的大祭司的本事,断不会连个报信都没有。

    所以,按常理来说,苍离大陆之人的到来不该如此无声无息才对。

    灵魔倒也没有拿乔,皱眉冷哼道:“本大爷无论如何厌恶尔等外族,但比起苍离大陆这些外来之人,我等至少都是灵武大陆的一员,便该一致对外。而这些苍离大陆之人,早五年前便已不动声色来到我等的地盘,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固守约定的正人君子,而苍离大陆沟通灵武大陆的空间破洞,可不止九天之上的那些个已经暴露了的空间破洞,江海之中、山峦间、大地之下,各个角落可都有可沟通两个大陆的空间破洞。”

    “太卑鄙了!”

    “苍离大陆之人当真无孔不入!”

    “今日若不是有灵魔兄弟,我等还不知要忙活多长日子,而那些个苍离大陆之人也不知要在暗处看多少笑话!”

    灵魔话落,周遭瞬间响起各种大骂声。

    而这时,众人再看灵魔,总算少了一些畏惧,多了一些亲近。

    陆峥也是第一次对自己的这个祸害二徒弟开始改观,觉得他这二徒弟总算是个有底线的人,而只要有底线便代表着这人还有救。

    “这件事情须得告知其余修者。”陆峥再开口时,这样说道。

    言下之意,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超过预料,而单凭她们几个人或是几个人背后的门派,要想对付苍离大陆之人,不过是痴人说梦。

    这倒不是陆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过是就事实说话而已。

    秋迟眼睛微眯,道:“话虽如此,但其余门派,例如闵云等老顽固,根本不会轻易相信,若不能将明确的证据摆出来,这些人是不会轻易行动的。”

    莫子风自来熟地把上灵魔的肩膀,不顾灵魔黑了一片的阴冷面孔,笑呵呵道:“这个简单,灵魔贤侄出手便是。”

    灵魔能不着痕迹牵引出他人心魔迹象,并因此探查出苍离大陆之人的行踪,那么他自然也能够在闵云等人面前重展威能,以事实说话。

    端看灵魔乐意不乐意出手罢了。

    而灵魔先前方才自己说了那一番感人肺腑的话,若是此人拒绝帮忙,那还真是自打脸面了。

    好在灵魔固然爱吹牛和放屁,但却很有担当,敢说敢做。

    于是,灵魔没甚犹豫点头道:“既然尔等诚心诚意地跪求了,那本大爷便勉强答应了,如此,也算是为这天下为这天下之人尽一份心力了。”

    灵魔这话说得十分高大上,表情亦是分外悲天悯人,但在场之人谁不知道,要论在场诸位之中,残害天下与天下之人最多的,便是灵魔他自己。

    陆峥几人一番商量,最终决定其余人等暂时回山,并派人联络镇守修者界的门派之中的其他人,而陆峥与蓝不悔等五个领头的,则带着灵魔,召集三方势力名列前茅的掌教者,一起“观赏”苍离大陆之人的身影与行踪。

    时间紧迫,而在灵武大陆的各个角落尚且隐藏着数也数不清的隐蔽空间破洞,谁也不知道苍离大陆之人什么时候便会突然行动,陆峥等人的动作只能尽可能地加快。

    或许是这些年“一致对外”的口号喊得太过深入人心,陆峥等人的行动进展得出乎预料的顺利。

    在见识过灵魔的独门绝技水镜显踪之后,闵云等人很快便达成一致,与陆峥等人以最快的时间制定了好几个详细的计划。

    有主张悄悄将苍离大陆之人杀掉,并暗中封闭灵武大陆之上所有空间破洞的。有属意按兵不动,表面平静,暗中制定撤退或反攻之法的。有提议暗中捉了其中一个苍离大陆之人,杀之取代,乔装之后潜伏,静待时机。

    不得不说,修者们不愧头脑发达大多聪慧之辈,提议很积极也很多样,只可惜许多提议都太过异想天开,想要实际施展成功,无异于凡人登天。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不成我等只能坐以待毙不成?!”有脾气火爆的,横木怒目,拍桌而起。

    众人神色不一,轻易没有提出意见。

    到了这个时候,有些思想狭隘之辈,竟然开始暗暗埋怨陆峥等人,认为若不是陆峥等人窥破了苍离大陆之人的行踪,那么他们至少还有好长一段安逸的时光。

    有人没忍住,直接冲陆峥抱怨道:“既是陆掌门你的徒弟发现的危机,那么这危机便该由发现危机的你师徒二人解决才是?”

    陆峥简直要被如此短目之人气笑了,当即,他便毫不客气地道:“这位本掌门叫不出名字的仁兄,您该不会天真地以为您只用袖手旁观,而这危机迟早是要被解决的吧?”

    陆峥这话,立刻便为那说话的掌门拉了不少仇恨,许多人瞬间目露鄙视与不赞同。

    那先前想要将事情推出去的掌门,脸都涨红了,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张口便要大骂,却被闵云按住了肩膀,好一番忍耐,方才没有口出恶言。

    陆峥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闵云,挑眉问道:“不知闵老宗主有什么好的提议?”

    当初苍离大陆初入灵武大陆之时,闵云也算是一大顶梁柱,当时他尚且处在实力巅峰,从头至尾并不露怯,如今,闵云实力大减,便不知道会不会时移势易,改变初心了。

    哪想,闵云的回答出乎意料。

    闵云很有骨气,直言道:“没甚办法,动手而已。苍离大陆之人想要将我等当猴耍,却也必须付出代价。既然这些人能暗自杀了各门各派之人,那我等也可悄悄埋伏,伺机而动,能杀一个苍离大陆之人便是一个。”

    有人不赞同道:“如此会不会太过打草惊蛇?”

    闵云冷哼,皱眉道:“惊天之变近在眼前,还怕什么打草惊蛇?苍离大陆之人早晚要行动,而我们要做的,便是一面暗自戒备寻找保命之机,一面暗自反击,在苍离大陆之人大举来犯之前,能杀一个是一个。不过,那等背叛同盟投靠了外来之人的走狗,必须首先清除。”

    闵云的话暴露杀机,他口中所说的走狗便是灵魔先前探查到早已改旗易帜的那个门派。

    陆峥着实惊讶,撇了撇嘴,最终点头赞成了闵云的提议。

    最后,在场的所有掌门以投票的方式决定执行闵云提出的简单粗暴的做法,各门各派一半的人镇守原来山门并寻找保命之机,另外一半的人则继续留在凡人界,而各派需派出实力强悍之人司机围杀苍离大陆落单之人。

    事情决定,众人散去,而闵云特意自陆峥身前擦身而过,并冷声传音道:“陆峥,你多番找死,如今更敢唆使他人上门挑衅,这死仇,本座迟早要报,你便洗干净脖子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