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主仆情深
    按照原计划,入夜之时,该是陆峥等人集体出动,放大招的时候,却不想,因为灵魔和受气包的突然归来而暂时搁置了。尤其是自打受气包从天而降开始,陆峥与他叙旧叙得简直难舍难分,陆大掌门竟然完全忘记了还有“原计划”这么一回事。

    蓝不悔低头瞧了瞧自己的指尖,对受气包她倒是不讨厌,否则像是这般被人半道打扰了计划,她非得将对方大卸八块不可。其余人等,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并没有出声打扰陆峥两人。

    而这时,久别重逢的陆峥主仆两人越发到了忘我的境界。

    “包啊,你受苦了,都是我的不是,让你跟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一路受苦了,你放心,主人往后不会再叫你离开了。”

    “主人,我也不要再离开你了,外边真是没有什么好玩的,我更希望每日每夜与主人形影不离。”

    “包啊!”

    “主人!”

    很快,陆峥便与自己的剑灵眼眶通红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紧紧搂在了一起,活跟生离死别一般。

    陆峥主仆两人你侬我侬,根本不舍得分开,眨眼都快抱成连体婴了,还一个个哭得稀里哗啦,形象全无。纵使看着很搞笑,但不得不说,灵魔内心酸溜溜的情绪更浓了。

    这会儿,陆峥与受气包却是越发哭喊得投入了。

    灵魔在旁看得鸡皮疙瘩都起了,酸溜溜之余,忍不住暗地吐槽:“感情这么好,你俩不如成亲好了。”

    一旁的其他人表情不一,同样或多或少起了一些鸡皮疙瘩,感情好成这般的剑主与剑灵,的确天下少有,看起来就像是分别许久的小夫妻或父子似的。

    陆峥搂着自己似乎瘦了一大圈的小剑灵,想到灵魔作妖的程度便为一路跟着灵魔跟了十数年的小剑灵一阵心疼,瞪了不远处的灵魔一眼,眼中饱含“待会儿再收拾你”的暗示。

    见状,灵魔却依旧不知死活,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直言道:“师父大人您真是标准的有剑灵没徒弟,啊也不对。您心中只是没有本大爷这个二徒弟罢了,呵呵。”

    说到这里,灵魔方才眼睛一转,瞧见了站在远处半眼都没瞧过自己的大师兄莫冰崖。

    看了一眼矮豆丁一样的师兄,灵魔一阵火冒憋屈,只觉得自己自从遇到陆峥之后便没有好事,特别是在被迫拜陆峥为师之后。

    再开口,灵魔的语气便忍不住酸溜溜的,微讽道:“呵,原来本大爷的好师兄也在啊!”

    直到这时,听到声音的莫冰崖方才抽空看了自己名义上的二师弟一眼,旋即没有任何语调起伏地道:“师弟你太顽劣,外出历练十数年,居然丝毫不知悔改,如今更敢欺负自己的前辈,实在不是好男儿所为。”

    灵魔的脑袋转了几转,方才恍然大悟,原来莫冰崖口中的所谓前辈,是指一路上跟自己斗智斗勇也没少折腾自己的受气包。

    只是,拜托,那家伙根本就不是如外表那么单“蠢”好吗?

    旁人只道是他一定欺负了受气包,却不知道,那受气包根本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也曾多次将他整治得哭爹喊娘,灵魔甚至怀疑,是因为马上就要见到他的好师父了,所以这受气包方才特意收敛装乖卖可怜。否则那小子哪里会那般容易便被他暗算了?

    想到这里,灵魔的阴邪俊脸一阵扭曲,眼神阴鹜了好一阵,旋即,突地绽放一个灿烂地笑容,冲莫冰崖懒懒地一拱手,嘴里道:“师兄的教导,师弟受教了。”

    说着,灵魔便大步朝受气包的方向走了过去。

    埋在陆峥怀抱里的受气包,听到动静,抬头看了正大步走过来的灵魔一眼,旋即,他暂时和陆峥分开,也朝灵魔大步走了过去。

    很快,受气包与灵魔便站在了对方的面前,两人相互对视了许久,眼中暗潮汹涌,最终,却是谁也没动手。

    半响,两人各自一抬眸,都握了握自己的手指,看起来十分手痒的模样,就似各自再也忍耐不住了一般。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两个会打起来的时候,这两人居然哈哈一笑,相互拥抱在了一起,这在其他人看来,他们二人的关系居然还不错。

    有人小声猜测道:“这两人同为罕见灵类,便是只出于同族之情,都该相处融洽,更何况,这两人都与陆掌门关系匪浅。”

    事实果真如此么?当然不是。

    灵魔一面笑眯眯地搂紧受气包的肩膀,一面传音道:“小子,本大爷早晚弄死你。”

    受气包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拍了拍灵魔瘦削的腰,也传音道:“你可要小心,千万不要放松警惕,否则我弄死你。”

    “呵呵。”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轻笑两人,然后一脸嫌恶地放开了对方。

    不是受气包与灵魔爱演,实在是以过去两人十几年的斗智斗勇经历来看,短时间内,轻易弄不死对方。更何况,现在情况特殊,在场至少有数百个修者是他们不认识的,既是不认识的,那便谈不上信任,而作为天地少有的灵类,受气包与灵魔两个,其实骨子里很有一些东西是相同的,譬如排斥人族,更排斥有能力的修者。为此,两人自然不愿意在众多陌生人的围观下,自相残杀。

    若是叫其他人知道受气包与灵魔两个暂时不再争锋相对的最大原因竟然是为了防止其他人渔翁得利,估计在场许多人都会闷吞一口血。

    陆峥挑了挑眉,也不知有没有看透自家剑灵与二徒弟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他只是笑了笑便没再过问。

    这时,得空的陆大掌门终于捡起了遗忘在角落里的正事。

    陆峥略心虚地抬眼看了看蓝不悔。

    对莫子风和秋迟等人,乃至对自家恐怖小舅子独孤离情,他都不怎么担心,唯一担心地,便是怕蓝不悔等得不耐烦。

    哪想,蓝不悔根本不按牌理出牌,脸色丝毫不见异常,竟然半点没发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