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九十一章 顾心桐之死
    强者总是拥有一些特权的,譬如预感很准。

    距离云中怪出现不好的预感没几天,便出事情了。

    陆峥定下踏足凡人界的计划没多久,燕十三便迅猛地制定了相关的计划。

    一切采取自愿的原则,逆苍派中人,无论是弟子还是峰主抑或长老一类,但凡愿意的,便可在门派中领取一份与自己身份相等的物品,诸如丹药和武器一类,然后前往凡人界历练。

    每一个前往凡人界之人,无论身份如何,都被提前告知勿要粗心大意,历练是其次,活命方才是首要。这是燕十三提出的。

    凡人界纵使看着要比修者界略低级,但修者对这个世界,却是未知居多,未知的大多是危险的且不可预测的,更何况现在许多势力的修者蜂拥而至,人人都想分一杯羹,如此,凡人界的危险系数顷刻提高,一时,甚至比修者界还要鱼龙混杂且致命。

    陆峥有一定的野心,执念却不是太深,而对于门派之中的每一个成员,他都十分珍惜。十分了解陆峥的燕十三,因而有了这样的提示。

    起初,一些认为燕十三给出这样的提示没有必要,有人甚至私下嘀咕:“燕长老有的时候,就是太婆妈了一点。”

    而事实证明,燕十三根本不是婆妈,他只是看得比较长远而已。

    就在短短数天以内,凡人界居然险象环生,许多成名许久的修者界强者,居然丧命了,且个个死得蹊跷,居然不知道是谁干的。

    这日,陆峥正在峥嵘峰之上与小舅子独孤离情“友情”切磋,独孤蚁裳站在一边,专注地盯着打得难舍难分的陆峥与独孤离情。

    就在这时,有弟子边跑边喊,一下子冲到了峥嵘峰的峰顶上。

    “不好了!掌门,顾峰主被人重伤,快死了!”

    陆峥一愣,手上动作停顿,若不是独孤蚁裳挡得快,陆峥便被下手毫不留情的小舅子一刀剁了脑袋。

    陆峥皱眉,抬手冲独孤离情摆手做了一个休战的手势,旋即闪身出了战圈,一把抓住气喘嘘嘘的弟子。

    “你刚刚说什么?”

    那弟子被陆峥无意中露出的威势震得浑身发抖,说话颤抖,抖了好几次,方才把话说完整了。

    “掌门不好了,顾峰主被人重伤,要死了!”弟子颤抖着嗓子,又重复了一遍。

    陆峥一愣,揉了揉发疼的眉心,问了两个问题。

    “是谁杀的,人在哪儿?”

    对于前面一个问题,弟子不知道,后面一个问题,他却是知道的。

    当陆峥抱着大堆的灵丹妙药,通过师父云中怪所化的临时瞬移阵法赶到的时候,顾心桐已经不行了,她体内丹珠破碎,修为被毁,人在最短的时间步入油尽灯枯。

    邝天尺寸步不离,人几近疯狂。而在一旁,还有十数个逆苍派的弟子与其他门派的修者乃至普通凡人围观。

    看到顾心桐现在的样子,陆峥毫不怀疑,若是自己再晚来一步,可能便见不到这人的最后一面了。

    陆峥移步过去,为顾心桐把了把脉,这样做的结果,只是更加确认了,顾心桐真的要死了而已。

    一个修者丹珠被毁,修为也全部丧失。如此,就像是一个凡人失去了心脏,如此怎么还可能活下去?

    当看到陆峥凭空出现,周围的人吓了一跳,非逆苍派的修者顾及陆峥的凶名,在第一时间赶忙退出老远,而其余的普通凡人不明觉厉,满心羡慕和向往,却又不敢直视陆峥。

    陆峥这时根本顾不上理会旁边诸人的反应,看着努力朝他露出一个和善笑容的顾心桐,陆峥眼神复杂。

    对于顾心桐,因为先掌门段秋峰的缘故,陆峥一直把顾心桐当前辈,虽然这位前辈偶尔有些讨人厌,但有邝天尺这个棒槌在旁对比,顾心桐这个长辈显得还是比较惹人尊重的。

    陆峥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却要死了。更叫人难以接受的是,伤了顾心桐的凶手到底是谁,陆峥根本不知道,就连顾心桐本人也不知道。

    旁边退出老远的其他门派的修者们,忍了又忍,实在没忍住,最终小声交谈起来。

    “没想到逆苍派也终于有人遭殃,而这位前辈据说是距离皇阶仅有一步之遥,如此高手,被人重伤,居然还不知道下手的是谁,如此,足见凶手的厉害!”

    “我听说其余门派和家族也有人遭殃,就连傲云宗也有人一命呜呼。”

    “最诡异的是,被袭击的全是王阶巅峰强者,而所有被袭击的人,到死也不知道是谁袭击了自己。”

    听到远处的修者边吸气边议论,陆峥的眉心再次皱了起来。

    专门袭击各大门派王阶巅峰的强者,而每每将人重伤致死之余却半点身影不露,如此,足够说明凶手的恶劣以及强大。陆峥直觉这出手的人,要么是视顾心桐等人为草芥,随意玩耍其生命,要么那神秘人便是特意挑衅被他袭击之人背后的各大势力。而在灵武大陆有哪个实力强悍的疯子,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陆峥想了一会儿,有点怀疑这事是闵云做的。尽管傲云宗也有人被袭击,但谁知道自私偏执的闵云是不是故意抛出的烟雾弹?

    就在这时,见了陆峥前来也依旧没有半点反应的邝天尺,语带哭音,颤抖地呼喊了出来。

    “心桐……心桐……我!”

    听到邝天尺的呼声,陆峥若有所感,叹气一声,移目望去,知道这是顾心桐的大限到了。

    “心桐,我……”邝天尺努力了数次,依旧未能将心中深埋的话语全部说出来,说不出口不是因为他胆怯,却是因为难得看得通透。

    邝天尺知道,心中的爱意再不说出口,此生再无机会。可是说出口了又如何,能换得顾心桐不死吗?与其说不出来叫人烦扰,还不如至死不言。

    “心桐,你可还有什么遗憾?”

    最终,邝天尺含着血泪问出了这一句。

    “呵呵。”

    顾心桐却不知为何,突地失笑,缓缓地摇头,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出了一句她一直想说的话。

    “邝大哥,谢谢你……”

    谢什么,顾心桐再没有说出,也不知是力气用尽说不出来,还是如同邝天尺一般,不愿说出。

    最终,刚刚表达了谢意的顾心桐双手低垂,缓缓合上了眼睛。

    被人袭击重伤而死,就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换作任何人都会死不瞑目,顾心桐却是打破了常规,走得十分安详,甚至嘴角微勾,带着温婉如初的温柔笑意。

    大概,到了临时那一刻,顾心桐没有去体会自己本该拥有的悲愤和难以接受,她在临死那一刻,大概只感受到了邝天尺对她的体贴和爱意。

    陆峥默默地红了眼睛,然后转身离开。同时,通知蓝不悔。无论怎样,蓝不悔是顾心桐的徒弟,顾心桐死了,便该告知蓝不悔一声,至于蓝不悔会是什么反应,陆峥是不知道的。

    “啊!”

    在陆峥的背后,邝天尺抱着顾心桐,仰天大叫,叫声如泣血,层层真气外放,然后在邝天尺与顾心桐的四周轰隆爆裂。

    派出墨色小蝴蝶告知蓝不悔之后,陆峥一方面传书燕十三令他派人四处搜寻凶手与目击者,并吩咐他再次告知所有踏足凡人界的本门修者勿要疏忽大意,最好三五人结伴同形。另外一方面,陆峥径直寻找闵云。

    陆峥怀疑闵云,所以便去找了。

    顾心桐既是陆峥的长辈,又是陆峥的下属,无论怎样,他都不会轻易放过袭击她的人。

    要找闵云很容易,拜闵云自打再度入世以来行事越来越高调的缘故,陆峥随手拉一个人,就算这人是普通凡人,十之**也知道闵云此刻身在何处。

    当陆峥御剑出现在闵云的面前,闵云眉头一跳,旋即脸上露出狰狞的杀意。

    无论什么时候,闵云一看着陆峥就想下杀手,就算不见着陆峥的面,闵云也想动手。近来,闵云的精力放入的地方有限,刚刚熄了一点想要时刻找茬的心思,没想到,这个时候,陆峥竟然主动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凡人界,不比修者界,势力范围的划分还未见雏形,经常便是在同一座山头窝着来自不同门派不同势力的几种人,妖修,人修,道修,魔修,甚至是普通凡人。

    陆峥甫一出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当看到陆峥径直走到闵云的面前,两人同爆杀气的时候,修者吓得倒退,凡人吓得哆嗦。

    就在这时,闵青灵自远方急匆匆飞掠而来,落地之时恰恰出现在陆峥与闵云之间。

    闵青灵并不去看周围种种复杂又火热的神色,只对陆峥微微一笑,问道:“不知陆大哥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陆峥看了一眼闵青灵,到底没有太高冷,只道:“我派中一位名唤'顾心桐'的峰主被杀了,我怀疑是闵老宗主,特来询问。”

    陆峥的话一落,周围瞬间响起抽气声。不论顾心桐是不是闵云动手杀掉的,单凭陆峥直接跑到闵云面前并当着对方的面说出自己的怀疑,闵云便该暴跳如雷。

    而事实上,闵云半点多余的反应都没有。

    闵云反而道:“本座也正好有事找陆掌门,本座门中的朱御是不是你杀的?”

    所谓的朱御,便是傲云宗之内丧命神秘人之手的那一个。

    这下子,周遭抽气声更甚,旋即,周遭蓦然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不是周围的修者与凡人不愿意发出声音,实在是突然间陆峥与闵云两人之间爆发的威势太过骇人,一时压得人半点动弹不得。

    陆峥与闵云双双对视,谁也没有移开眼睛,同样的面无表情,同样的眼神厮杀,一个头顶悬着出窍流火剑,另一个则手提神兵黑剑。

    转眼,在陆峥两人的周围,“砰砰砰”爆裂声此起彼伏,漫天尘土飞扬,交织成剑网的层层杀气一波一波蔓延。

    距离陆峥两人最近的闵青灵,几乎是立刻,倒飞而出,旋即闷哼一声吐出血来。

    闵云可不是一个爱惜自己女儿的人,陆峥也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类型。

    随着两人各自跨出一步,山峰一角崩塌,有人吓得匍匐在地浑身颤抖,更多人嘴带血迹,全身撕裂般的疼痛,似乎感觉死神在召唤。

    两位尊阶强者发怒对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几乎所有人都在哀叹自己命不久矣,却偏偏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然而,出人意料,陆峥与闵云最终谁也没动手。

    陆峥抬手一招,流火剑乖乖躺在陆峥的手心,而闵云握剑的手腕一转,黑剑锋芒略敛。

    闵云道:“本座可不愿意被人玩弄股掌间。”

    陆峥亦道:“呵,我也正有此意。”

    说罢,两人又对视了一眼,几乎同时开口,道:“你的人不是我杀的。”

    陆峥与闵云两人,若是只有一人这样说,可能会叫人以为这是在示弱,但两人同时说出这话,除了有点诡异之外倒没有其他了。

    陆峥与闵云虽然一贯互看不顺眼,都想杀了对方,但,这两人都有一个特色,无论是喜欢当面来的陆峥,还是喜欢背地里各种推波助澜的闵云,两人当面对峙的时候,都不会说假话,不是固执,只是不屑。

    既然顾心桐不是闵云杀的,朱御也不是陆峥杀的,那么两人根本不会打起来。谁知道背后动手的人到底是要做什么,若是这人动手的目的便是想要挑起陆峥与闵云两人之间的死战,那两人自然不能叫人得偿所愿。

    接下来的发展顺其自然,说开了的陆峥与闵云没有再动手,两人甚至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换了一下各自已知的情报。

    然后,两人甚至态度平和地相互告辞了。

    两人突然如此平和地相处,简直吓死个人。

    只是在没人知道的角落,陆峥与闵云同时“呸”了一声,眼中划过狰狞杀意,与对方和平相处、见面不杀,简直比活吞了一捧苍蝇还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