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秋迟参战
    事实证明,无论陆峥与独孤蚁裳成婚与否,作为一名姐控重度患者的独孤离情,依旧看陆峥不顺眼,陆峥依旧是个悲催的不讨喜的姐夫,还是个不能随便出手的姐夫。

    不是陆峥不想出手,毕竟独孤离情战斗力惊人,出手也凶残,一不注意,他便要嗝屁了。但是,谁叫陆峥的战斗力比之独孤离情更惊人,一旦出手也更加凶残呢?这要是一不小心便将自己的小舅子给砍挂了,且不说能不能过了自己心底那一关,便是夫人独孤蚁裳那儿,陆峥便肯定过不去。

    陆峥不出手,独孤离情可不会留情,而在峥嵘峰上每日上演的你砍我逃,很快便被除了独孤蚁裳以外的其他人注意到了。

    陆峥不愿意砍独孤离情,作为陆峥的头号狂热粉小弟的木重天可就不会手软了。

    木重天天分高,修炼早,又有家族传承,一时竟然也能在独孤离情手下过个一两百招,于是,这大半年以来,峥嵘峰之上最常见的“景色”便是三人你追我砍好不热闹,往往便是独孤离情追着陆峥发力猛砍,陆峥在最前头跑,而木重天在最后边追。

    虽然这样的小日子与陆峥预期中的有些小差别,可以算是过得鸡飞狗跳,但陆峥觉得,大体还是挺满意的。

    日子一长,独孤蚁裳亦有察觉,却也无奈,根本管不了。就算独孤蚁裳前脚管了,她后脚一走,独孤离情立刻便会故态萌发。而且以独孤蚁裳对自家弟弟的了解,轻易便能知晓,独孤离情只是吼得凶残,但实际真要他动手将自己的姐夫杀掉,根本就不可能,其最多就是因为心有怨气而不甘,所以做做样子吓吓人罢了。作为一个资深姐控,除了有点特别的控制欲之外,独孤离情又怎么可能真的叫自己的姐姐伤心难过呢?

    关于这一点,独孤蚁裳知道,陆峥也隐约知道,但木重天等人不知道啊。

    木重天以为独孤离情真的要对陆峥下杀手,愤怒之余自然也是出手毫不留情,其余人等,譬如闲来无事的赵鹰和黑翼等人和妖则是乐得围观,更甚至,黑翼带头在私底下设了赌局,赌陆峥什么时候会被砍到一刀或两刀。

    陆峥知道的时候,真是哭笑不得,同时更加坚定了不要把小土包许配给黑翼那头老鸟的决心。

    这时,竟然有少数无门无派的魔修,竟然敢跑到逆苍派外求见、求收留。

    或许是因为陆峥取了万魔窟大小姐的缘故,这些魔修散修们自觉陆峥是个可靠、可亲的,一见着陆峥就跟见了自己的亲人一般,好话说了一箩筐,且个个都像开屏的孔雀,纷纷向陆峥展示自己的能力与才华。

    散修自己收过,道修自己有收,妖修也有,半妖亦有,就连异兽都收了,还怕收几个魔修?

    经过精挑细选,陆峥还真的“笑纳”了几个投靠的出众魔修。

    逆苍派本就是个中立门派,俗称跳出规则之外,包容万物,掌门要收魔修,派中弟子们一阵感叹,却也没有出声反对的。

    可是外界的道修们不干了。

    “陆峥这是公然投靠魔道!”

    “这败类早就成为魔道忠心耿耿的裙下之臣了!”

    陆峥投靠魔道说,再次甚嚣尘上,只不过这一回,风言风语只是毛毛雨,传播的速度与程度都没有以往大。

    这时候一些顽固派,依旧会三天两头便往逆苍派递一份传书,传书大致的内容便是要陆峥公开驱逐逆苍派内的魔修,并要求其本人站出来明确表示重新回归正道,更甚至有异想天开的老家伙竟然要求陆峥休掉独孤蚁裳。

    面对这群脑子有病的递来的传书,陆峥一律无视,连动怒都懒得。

    他早就已经公开表示过,逆苍派位属中间势力。如此,道修顽固派们却三番二次拿所谓的投靠魔道说事,真是有够无耻和可笑的。

    陆峥自认自己行得正坐得端,随他人说去。

    而或许是因为上一回给的教训太深刻,闵云这一回很老实,明着没有找陆峥的麻烦,暗地里居然也没有推波助澜。

    陆峥猜测,像是这样一眼看去便知道不会掀起多大风浪的小打小闹,闵云这般眼高于顶的多半也是没有兴趣的。

    闵云没有兴趣,其他看陆峥不顺眼的人,兴趣却也不低。

    有心人更甚至打出了“铲除正道败类”的旗号,想要纠集一群所谓的“正义之师”围攻逆苍派。

    想要围攻逆苍派的多了,但从来没有谁真正成功过。

    陆峥根本不上心,他这段时间正在研究蓝不悔所给的罐中水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这罐中水说好的催生效果没有,但谁能保证它不会有其他的什么惨不忍睹的“奇效”呢?

    忙着心中正事,对道修们不痛不痒的找茬,陆峥果断采取不搭理的态度,但却总有那么一两只苍蝇仗着自己有几分武力和地位,叽叽喳喳不停。

    这时,作为中间势力的领军人物,秋迟站了出来。他这段时间恰巧找不到事做,一看不识相的老顽固道修们竟然声称陆峥是道修势力,当即就不乐意了。

    在莫子风暗搓搓的撺掇下,秋迟参战,放话道:“道修中真是人才匮乏,穷到要向我中间一派抢人抢势力,也真是天下奇闻了,如此浪费时间,倒不如回家闭关好好修炼,也免得万年第三,笑掉人的大牙。”

    秋迟说话极不客气,当即便气得一众道修大能吹胡子瞪眼。

    在修者的世界,天下默认三股势力,其一为魔道,其二是正道,其三为中间势力,这三方势力不相伯仲,鼎足而立,很难判定孰强孰弱,如今秋迟作为中间势力之首却公然说出道修是第三,换言之,秋迟口称正道为三股势力当中的最末流。如此,一向自视甚高的正道大能们,岂能轻易罢休?

    于是乎,一下子,一众道修老顽固们果断矛头掉转,炮火直逼秋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