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不讨喜的姐夫
    与心中暗自满怀安慰的独孤舒河不同,一旁的冯准则是全身紧绷,一刻都不敢放松,他旁边可还站着一个随时要发飙的姐控小祖宗。??  ?壹看  书  谁知道什么时候独孤离情便会忍不住跳出去给陆峥一刀了呢?别说,这位小祖宗还真的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与独孤离情同样不愿看到陆峥与独孤蚁裳两人大婚的,大有人在,只是像独孤离情这般表现明显地基本没有,且就算不愿看到,与独孤离情抱着的想法也是完全不同的,譬如闵云,只是单纯不愿意陆峥好过而已。

    在满心怨气与恶毒诅咒的闵云身旁,闵青灵的神色却是一片轻松,她虽然依旧喜欢陆峥,却也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基本想通了,她喜欢陆峥是她的事,陆峥喜欢独孤蚁裳而独孤蚁裳也喜欢陆峥,那就是那两人的事了,她默默看着就好。

    先前闹出许多动静的蓝不悔,这会儿安静地坐在角落,脸上表情很正常,甚至面带微笑,放眼整座万魔殿,在所有人之中,她倒是最平和的一个。

    一直悄悄注意蓝不悔周遭气息变化的蓝老邪,轻轻呼出一口气,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这么一个重要的时日,他可不想与万魔窟对上,单是独孤舒河便能叫他吃不了兜着走,更别说一看便能一个指头摁死他的杀神云中怪了。如此,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女儿能按兵不动,自然是极好的。一看书?

    便是性情阴晴不定如蓝不悔亦乐意安静观礼,其他与陆峥和独孤蚁裳没有什么仇怨的,特别是较之稍显正派和古板的一众道修来说诸位向来性情豪放许多的魔修,在羡慕嫉妒陆峥的好运之外,便也有不少真心祝福的。

    “啪啪啪!”

    这时,在陆峥与独孤蚁裳两人脉脉对视中,周围骤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许多宾客的脸上开始露出真心的祝福。

    不论这些宾客之前抱着什么目的前来,但此时此刻大多数宾客都被陆峥与独孤蚁裳两人之间的真情给感动了。便是在以往看陆峥诸多不顺眼的不少道修,这会儿也忍不住跟随大流露出祝福的神色。

    陆峥与独孤蚁裳两人的大婚持续了十数日方才结束,而这时,万魔山的种种异象方才渐渐消失。

    无边的黑**气,自地底飘向天空,层层叠叠的积累,蓝天白云再度消失,魔氛浓郁的万魔山再度被一层层的魔气阻隔,当外来观礼的道修与魔修们一个个离开,万魔山彻底恢复如初,放眼望去,这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在独孤舒河的坚持下,大婚的举办地点选在万魔山,陆峥没有异议,但是两人成婚之后,独孤蚁裳却是要随陆峥迁居峥嵘峰,关于这一点,独孤舒河纵使再怎么不甘愿,也并没有继续“无理取闹”。

    而随着陆峥两人的大婚结束,独孤蚁裳拜别父亲独孤舒河,头也不回便与陆峥相携离去。虽然独孤蚁裳走得果断,却也在独孤舒河的再三询问下,保证一年半载至少回到万魔窟探亲一次。值得一提的是,舍不得离开姐姐的独孤离情,拔腿追了上去,赶在云中怪制造出的传说光球消失之前,一脚踩了进去,也跟着跑去了万魔窟。至于独孤离情会不会在一年半载之内回万魔窟探亲一次,这个估计得看他的心情,或者完全看独孤蚁裳什么时候回来。

    嫁出去一个女儿,又送走一个儿子,自己的老婆还兀自独身一人待在万里之遥的阴都鬼域,偌大一个万魔殿瞬间变得空荡荡的,独孤舒河一下子觉得自己沦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孤家寡人。环顾四周,俱是对自己诚惶诚恐不敢直视的魔修下属以及一个没什么多余表情的大舅子冯准,独孤舒河眼睛一眯,果断决定抛下一切,跑路。

    独孤舒河跑路的方向,自然是阴都鬼域。

    有老婆万事足的独孤大魔主,飞走之前甚至一句正事都没有交代。

    独自镇守万魔窟的冯准,呆立风中,迎着身旁一道接一道苦兮兮的目光,浑身抖了又抖,欲哭无泪。

    带着独孤蚁裳回到峥嵘峰的陆峥,根本不知道自家那走火入魔的疯病已经根治了的老丈人后脚飞走,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过问。想一想老丈人与丈母娘常年分隔两地,甚至“阴阳两隔”上千年,也是蛮可怜的。

    陆峥现在只关心一点,那便是蓝不悔先前灌他喝下的罐中水到底有用没有用。

    想想若是独孤蚁裳能尽快为他生下一个奶娃娃,也是蛮有趣、蛮期待的。

    但事实证明,蓝不悔再次给陆峥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那所谓可催生的罐中水,根本就是徒有其名,完全没有用!

    陆峥努力了小半年,却依旧没见独孤蚁裳的肚子有半点反应……

    独孤蚁裳根本不知道陆峥常常暗搓搓地盯着她的肚子看,自从她与陆峥成婚之后,她迅速进入角色,一改在万魔窟之中什么事情都不管的冷淡作风。自从入主峥嵘峰,作为掌门夫人,独孤蚁裳对派中之事十分上心,半年不到的时间,便将逆苍派上下大大小小的事情熟悉了个遍,就连逆苍派名义上的大管家燕十三亦对独孤蚁裳的处理能力赞赏有加。

    一路跟着姐姐的独孤离情,看着自家一向冷心冷情的姐姐居然一下子便从冷艳高贵什么事情都不管的女神变成了什么事情都管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的掌门夫人,当下心里那叫一个酸,还有不爽,于是,只要不当着姐姐独孤蚁裳的面,独孤离情最爱做的一件事情便是追着陆峥狂砍。

    陆峥那叫一个悲催,以往他是打不赢,现在他倒是打得赢了,可惜准舅子升级成了正式小舅子,就算打得赢他也不能打。

    “小舅子,有话好好说。”

    “去死!”

    陆峥刚刚开口说了一句话,还没来得及喊停,独孤离情已经提刀砍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