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八十章 一剑
    现如今,陆峥终于及时赶到,一直暗自关注着万魔山下变化的独孤大魔主终于放缓了神色,却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如此不积极,作为他的新爹,本座非得好好收拾他一顿不可。 ”

    说是这么说,独孤舒河却很有分寸,在看到陆峥等人终于现身之时,立刻便吩咐满脸喜色的冯准亲自飞去万魔山的山脚迎接去了。

    独孤离情抖了抖差点按耐不住的凶刀无极,也很想跟着舅舅亲自下山“迎接”,好歹被独孤舒河拉住了,否则,说不得好好的大婚之日,便要成为大丧了。

    并不知道自己好运地逃过一劫的陆峥,目前还被困在万魔山的山脚,不是他不想感慨进山与独孤蚁裳大婚,实在是围着前进道路的人群太密集,他差点连下脚都没地方。

    修者好奇心起,战斗力是惊人的,一个个的拼了老命,围在陆峥等人周围,眼睛眨也不眨。

    这时,万魔山紧闭的山门终于大开,可怜的宾客们终于可以鱼贯进入传说中的万魔窟老巢了。

    可是这会儿,许多人的目光还定在云中怪的身上,脑子中还在猜测方才那道巨大的拉风的光球是怎么一回事。

    一时间,陆峥一行竟是被人山人海给包围了。

    面对一波接一波密密麻麻的好奇眼神,陆峥等人都很淡定,毕竟,他们早就被云中怪吓过一回了。

    白飞飞是个藏不住好奇心的,这会儿立刻飞到陆峥的面前,拉着陆峥,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问陆峥:“哈,兄弟,刚刚那光球是怎么一回事,你们该不会是在那光球之中裹着,然后自峥嵘峰一下子瞬移到了万魔山吧?”

    白飞飞是故意的,想要在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的同时,也为陆峥造个势,方才陆峥还未出现的时候,一众看好戏的道修与魔修可没有少说难听的话。

    顺着白飞飞的造势,陆峥难得装了一个逼,闻言点头,也不压低音量,直言道:“正是。多亏师父厉害,否则,这一大群人还真瞬移不过来。”

    听到陆峥毫不避讳地亲口承认,周围的道修和魔修惊得连连大唿大喊。

    谁都晓得,峥嵘峰距万魔山万里不止,如此,云中怪竟然能够凭一己之力,将陆峥一行百来人一块儿瞬移到万魔山。如此威能,简直逆天了!

    若不是云中怪太凶残,这会儿早就有数不清的道修和魔修扑上来抱大腿求收徒了。

    “呵。”

    便在这时,云中怪蓦地一抬眼,毫无表情的冷笑了一声,顿时,围在陆峥等人面前的密集人群作鸟兽散。

    陆峥哭笑不得,告别了白飞飞,跟着已经飞到山脚的冯准往万魔山内走去。

    在半道上,陆峥匆匆换上了鲜艳如火的大喜红袍。

    第一次穿红袍的陆峥,并未产生半点的不习惯,他甚至很兴奋,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迫不及待的红蝴蝶,正要往自己心尖上的人儿的指尖飞去,义无反顾,又焦急莽撞。

    但很快,陆大掌门便有点近乡情怯,开始紧张了。

    日子特殊,为了以示郑重,陆峥一步步步行往前,其余人为了以示尊重,包括云中怪在内,亦是跟着步行。

    一行人队伍拉得老长,走了一个多时辰,方才遥遥望见其实巍峨的一万座宫殿的影子。

    远远冒出一点影子的万魔殿,散发着恐怖的威压,在空气中,随时可见穿掠的浓郁黑气与煞气。许多第一次踏入万魔山地界的道修,吓得腿肚子打颤,心中亦打鼓,就怕陆峥与独孤蚁裳大婚大宴天下是假,独孤舒河欲要借机清洗天下是真。

    道修们胆战心惊,魔修们则是诚惶诚恐,一路不敢随意抬头,就怕冒犯了万魔之主。

    周遭的宾客们心中是抱着怎样的复杂想法,陆峥没功夫搭理,他这会儿都快自顾不暇了。

    成婚是第一次,也该是人生的最后一次,陆峥难免紧张。

    越接近万魔殿,陆峥越紧张,怕自己表现不满意,也怕自己与独孤蚁裳的大婚中途再出什么幺蛾子。

    事实证明,陆峥完全不是想太多。

    就在陆峥前一只脚已经快要踏入万魔殿的时候,消失许久的蓝不悔突然出现了。

    谁也没有看清蓝不悔是如何出现的,但待众人一回神,她已经出现在陆峥的面前,堪堪挡住了其前进的脚步。

    那一瞬,陆峥听到周围响起此起彼伏的吸气声,更多的修者鼓大眼睛,用传音入密交流,还有的修者因为太惊讶,一时忘了传音。

    “这位蓝少门主不会是真喜欢陆峥吧?”

    “啧,陆大掌门不就是天赋高一点,奇缘多一点,师父厉害了一点,人也长得帅了一点么,怎么所有的天之骄女都爱慕他一人?”

    “少门主不会真要抢亲吧?”

    “嘿,蓝老邪,你这是要和魔主对着干的节奏么?”

    有老友一手肘撞了撞蓝老邪的肚子,挤眉弄眼。

    蓝不悔她爹,蓝老邪嘴角抽了抽,脑门上挂着三条黑线。在他看来,他这女儿会爱慕一个活生生的人,那才奇了怪了!

    蓝老邪认为蓝不悔不是来抢亲的,且在阴诡门之中,蓝不悔拥有独立的话语权,在蓝家,向来是自由的,蓝家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你有能力。如此,对于蓝不悔突然而起的古怪行为,蓝老邪半点想要站出来阻拦的意思都没有。

    “蓝姑娘,您这是?”

    陆峥下意识退了一步,他就怕蓝不悔又是前来灌他喝那劳什子的罐中水的。

    蓝不悔看得好笑,幽幽抬眼瞪了陆峥一眼,旋即,抬手一招,就跟主人招小狗儿一样,示意陆峥的脑袋靠过去。

    陆峥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如了蓝不悔的愿,把脑袋靠了过去。

    这时,蓝不悔突然一剑刺来,一下子就将陆峥大红的喜袍给刺穿了一个洞。

    “掌门!”

    “陆峥!”

    “啊!”

    在陆峥身旁,惊唿不断,有眼力的则是个个瞪大眼,看看陆峥看看蓝不悔,不明所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