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不可说
    “大婚的礼物?”

    陆峥忍不住重复了一句,他有些好奇蓝不悔居然也会懂得送人礼物,更好奇她嘴里的所谓“罐中水”到底是什么,虽然蓝大魔女不至于给自己下毒,可是这一听就知道是对方随口起的名字的玩意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用途的,且这用途多半不是什么好用途,陆峥真怕蓝不悔要整他。更新最快

    再联想到蓝不悔一出现便自背后偷袭的那一剑,陆峥更加坚定地认为,蓝不悔是特意来整他的。

    而蓝不悔但凡要整一个人,顷刻间便能整得这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惜,陆峥这会儿已经将所谓的罐中水喝了一大口,这玩意儿入口冰凉,瞬间沁入肺腑之中,他真是想吐也吐不出来。

    陆峥暗中尝试拿真气将之逼出,亦是无法。

    见状,蓝不悔“噗嗤”一声笑出来,似乎是被陆峥那既害怕又不敢多问的小表情给取悦了。

    不知为何,蓝不悔突然长长唿了一口气,看那模样,就像是将其心中郁结的什么东西给一口唿出来了一般。

    月夜下,蓝不悔望向陆峥的眼神太深邃,深邃得陆峥根本不敢多看,也不敢多想。

    偏头移开视线的时候,陆峥不小心触碰到了蓝不悔随意放在身侧的手指。冰凉的触感,叫陆峥觉得一阵激灵,浑身抖了抖。

    见到陆峥那分外恐惧的小模样,蓝不悔嗤笑了一声,转瞬恢复了常态,扯起嘴角,邪笑道:“我送你的,自然是好东西,你都说我是你朋友,是你知交了,你大婚,我又怎能空手而来?这灌中水,能助你早生贵子,呵呵。”

    陆峥:“……”

    若陆峥是个女子,估计这所谓的能助他早生贵子,应当便是对女性生育大有助益的一些补药了,可问题是,他是男子啊!

    陆峥当即想咆哮,转念又不敢,而蓝不悔最后的那“呵呵”一笑,真是叫他越想越毛骨悚然。

    不管陆峥的修为如今高到什么地步,不论他的修为是比蓝不悔高还是低,一如当初初见,对蓝不悔,陆峥总是觉得心底发憷,不敢招惹。

    蓝不悔却是捂嘴呵呵地笑,转瞬又道:“放心,不是春/药一类,这东西不过是能助你让你的蚁裳快些生个小娃娃罢了。难道,你不想要有个资质上佳的、流着你与独孤蚁裳血脉的小娃娃么?”

    虽然蓝不悔说的是事实,若是陆峥与独孤蚁裳的小孩,必定能够继承两人的优秀天赋,但蓝不悔这话说得,就像是圣母,便像是她真的是来特意做好事的。如此,打死陆峥,他都不相信。

    迎着陆峥那分外不信任的小眼神,蓝不悔懒懒挑眉道:“难道作为知交,我不该送你一点得用的大婚礼物么?”

    知交该送,可你不该送啊!

    陆峥又想咆哮了,但到底不敢。

    想了想,陆峥决定保险起见,旁敲侧击,便问蓝不悔道:“敢问蓝姑娘,您是取的哪千种特殊的灵物淬炼而成的罐中水?想必费了您不少功夫吧,您有在这其中添加了哪些特殊的辅助材料或者符阵秘法一类的么?区区好学,想要了解和学习,呵呵。”

    “呵呵。”

    蓝不悔回以一笑,似乎完全没有听懂陆峥话语背后的深意,语调毫无起伏,气死人不偿命地再次开口了。

    蓝不悔一字一句道:“这是秘密,不可说。”

    陆峥被噎得差点缓不过气来,而被他捧在手中的罐中水,扔也不是,继续抱着也不是。

    就在这时,蓝不悔手一抬,接过了陆峥手里捧着的罐中水。

    蓝不悔突然像是吃错药了一般,脸上表情一变,语气也随之变得十分落寞,然后,她略微叹气道:“虽然你不愿意接受这礼物,但也不要浪费了……”

    说着,蓝不悔作势便要对着坛口大饮一口。

    “别!”

    陆峥下意识大喊了一声,伸手便要阻拦,就怕蓝不悔喝了这大有深意的罐中水会产生什么不好的作用。

    可惜,事实证明,陆峥还是太天真了。

    就在陆峥刚刚伸出双手要抢夺蓝不悔手中的罐中水之时,蓝不悔突然动作一改,手中的罐中水一下子逼到了陆峥的嘴边。

    趁着陆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蓝不悔手腕一转,一只手捏住陆峥的下巴,另外一只手则一下子就将剩余的罐中水全部倒进了陆峥被迫微张的嘴巴里。

    “咳咳!”

    陆峥差点被凶残而狡猾的蓝不悔给灌吐了,可这罐中水太坑爹了,差点把陆峥呛得半死,却半点东西都没能吐出来。

    “呵呵。”

    蓝不悔好心情地一笑,一双眼睛像是盛着星光,望向陆峥的时候,笑意依旧没有收回来。

    陆峥看得一愣,再定睛要看,蓝不悔却如来时一般,竟然不知何时已经无声无息地匆匆飞走了。

    陆峥简直欲哭无泪,一时之间,很有跑去飞瀑山谷找自己师父看一看的冲动。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直到陆峥大婚之前,蓝不悔都没有出现。

    蓝不悔没再上门,另外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物却突然造访峥嵘峰,且如蓝不悔一般,同样是悄悄前来,并未惊动除了陆峥以外的其他人。

    陆峥怎么也没有到,自己会在峥嵘峰上看到闵青灵。

    作为当初闵青灵放过孟清河等小弟子的回报,先前陆峥亲自书写了一份请帖,再以飞鹤传书的形式送到闵青灵的手上,至于闵青灵是不是在收到这份独立于他那宗主老爹的请帖之后一夜没有睡着,陆峥便不知道了。

    刚刚看到闵青灵,陆峥吓了一跳。

    “陆大哥。”闵青灵犹了一瞬,最后还是将藏在心底许久的这个称唿唤出来了。

    “嗯,你来了,先坐吧。”

    “恭喜你,祝你和独孤大小姐幸福。”

    “大婚的礼物?”

    陆峥忍不住重复了一句,他有些好奇蓝不悔居然也会懂得送人礼物,更好奇她嘴里的所谓“罐中水”到底是什么,虽然蓝大魔女不至于给自己下毒,可是这一听就知道是对方随口起的名字的玩意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用途的,且这用途多半不是什么好用途,陆峥真怕蓝不悔要整他。

    再联想到蓝不悔一出现便自背后偷袭的那一剑,陆峥更加坚定地认为,蓝不悔是特意来整他的。

    而蓝不悔但凡要整一个人,顷刻间便能整得这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惜,陆峥这会儿已经将所谓的罐中水喝了一大口,这玩意儿入口冰凉,瞬间沁入肺腑之中,他真是想吐也吐不出来。

    陆峥暗中尝试拿真气将之逼出,亦是无法。

    见状,蓝不悔“噗嗤”一声笑出来,似乎是被陆峥那既害怕又不敢多问的小表情给取悦了。

    不知为何,蓝不悔突然长长唿了一口气,看那模样,就像是将其心中郁结的什么东西给一口唿出来了一般。

    月夜下,蓝不悔望向陆峥的眼神太深邃,深邃得陆峥根本不敢多看,也不敢多想。

    偏头移开视线的时候,陆峥不小心触碰到了蓝不悔随意放在身侧的手指。冰凉的触感,叫陆峥觉得一阵激灵,浑身抖了抖。

    见到陆峥那分外恐惧的小模样,蓝不悔嗤笑了一声,转瞬恢复了常态,扯起嘴角,邪笑道:“我送你的,自然是好东西,你都说我是你朋友,是你知交了,你大婚,我又怎能空手而来?这灌中水,能助你早生贵子,呵呵。”

    陆峥:“……”

    若陆峥是个女子,估计这所谓的能助他早生贵子,应当便是对女性生育大有助益的一些补药了,可问题是,他是男子啊!

    陆峥当即想咆哮,转念又不敢,而蓝不悔最后的那“呵呵”一笑,真是叫他越想越毛骨悚然。

    不管陆峥的修为如今高到什么地步,不论他的修为是比蓝不悔高还是低,一如当初初见,对蓝不悔,陆峥总是觉得心底发憷,不敢招惹。

    蓝不悔却是捂嘴呵呵地笑,转瞬又道:“放心,不是春/药一类,这东西不过是能助你让你的蚁裳快些生个小娃娃罢了。难道,你不想要有个资质上佳的、流着你与独孤蚁裳血脉的小娃娃么?”

    虽然蓝不悔说的是事实,若是陆峥与独孤蚁裳的小孩,必定能够继承两人的优秀天赋,但蓝不悔这话说得,就像是圣母,便像是她真的是来特意做好事的。如此,打死陆峥,他都不相信。

    迎着陆峥那分外不信任的小眼神,蓝不悔懒懒挑眉道:“难道作为知交,我不该送你一点得用的大婚礼物么?”

    知交该送,可你不该送啊!

    陆峥又想咆哮了,但到底不敢。

    想了想,陆峥决定保险起见,旁敲侧击,便问蓝不悔道:“敢问蓝姑娘,您是取的哪千种特殊的灵物淬炼而成的罐中水?想必费了您不少功夫吧,您有在这其中添加了哪些特殊的辅助材料或者符阵秘法一类的么?区区好学,想要了解和学习,呵呵。”

    “呵呵。”

    蓝不悔回以一笑,似乎完全没有听懂陆峥话语背后的深意,语调毫无起伏,气死人不偿命地再次开口了。

    蓝不悔一字一句道:“这是秘密,不可说。”

    说着,蓝不悔作势便要对着坛口大饮一口。

    陆峥被噎得差点缓不过气来,而被他捧在手中的罐中水,扔也不是,继续抱着也不是。

    就在这时,蓝不悔手一抬,接过了陆峥手里捧虽然蓝不悔说的是事实,若是陆峥与独孤蚁裳的小孩,必定能够继承两人的优秀天赋,但蓝不悔这话说得,就像是圣母,便像是她真的是来特意做好事的。如此,打死陆峥,他都不相信。

    蓝不悔突然像是吃错药了一般,脸上表情一变,语气也随之变得十分落寞,然后,她略微叹气道:“虽然你不愿意接受这礼物,但也不要浪费了……”

    说着,蓝不悔作势便要对着坛口大饮一口。

    “别!”

    陆峥下意识大喊了一声,伸手便要阻拦,就怕蓝不悔喝了这大有深意的罐中水会产生什么不好的作用。

    可惜,事实证明,陆峥还是太天真了。

    就在陆峥刚刚伸出双手要抢夺蓝不悔手中的罐中水之时,蓝不悔突然动作一改,手中的罐中水一下子逼到了陆峥的嘴边。

    趁着陆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蓝不悔手腕一转,一只手捏住陆峥的下巴,另外一只手则一下子就将剩余的罐中水全部倒进了陆峥被迫微张的嘴巴里。

    “咳咳!”

    陆峥差点被凶残而狡猾的蓝不悔给灌吐了,可这罐中水太坑爹了,差点把陆峥呛得半死,却半点东西都没能吐出来。

    蓝不悔突然像是吃错药了一般,脸上表情一变,语气也随之变得十分落寞,然后,她略微叹气道:“虽然你不愿意接受这礼物,但也不要浪费了……”

    说着,蓝不悔作势便要对着坛口大饮一口。

    “别!”

    “呵呵。”

    蓝不悔好心情地一笑,一双眼睛像是盛着星光,望向陆峥的时候,笑意依旧没有收回来。

    陆峥看得一愣,再定睛要看,蓝不悔却如来时一般,竟然不知何时已经无声无息地匆匆飞走了。

    陆峥简直欲哭无泪,一时之间,很有跑去飞瀑山谷找自己师父看一看的冲动。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直到陆峥大婚之前,蓝不悔都没有出现。

    蓝不悔没再上门,另外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物却突然造访峥嵘峰,且如蓝不悔一般,同样是悄悄前来,并未惊动除了陆峥以外的其他人。

    陆峥怎么也没有到,自己会在峥嵘峰上看到闵青灵。

    作为当初闵青灵放过孟清河等小弟子的回报,先前陆峥亲自书写了一份请帖,再以飞鹤传书的形式送到闵青灵的手上,至于闵青灵是不是在收到这份独立于他那宗主老爹的请帖之后一夜没有睡着,陆峥便不知道了。

    刚刚看到闵青灵的时候,陆峥吓了一跳。

    “陆大哥。”闵青灵犹了一瞬,最后还是将藏在心底许久的这个称唿唤出来了。

    (未完待续。。)r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