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吓死人的知交
    哄完了自家别样凶残的杀神师父,陆峥立刻飞回自己所在的洞府修炼了。

    他现在无需准备大婚所需要的东西,索性闭门修炼,抓紧一切时间提升自己的修为。

    倒不是陆峥都快成婚了还如一个练功狂一般一心只知修炼,只是,陆峥猜想,若是自己的修为能尽快提上去,估计未来老丈人也会看他更加顺眼一些。

    望着自己久违的洞府,陆峥骤然想起自己那位老丈人当初宣布大婚在万魔山举办之时,顺带说的一句话。

    独孤舒河当时的表情十分嫌弃,直接对陆峥道:“就你那个破山洞,平时住你一个糙汉子也就算了,你还想和我女儿成婚后一起住个破山洞?难不成你打算举办大婚也在那不入流的破山洞?简直岂有此理!”

    当时,陆峥的神色间有些羞涩,倒未见得半点尴尬,也未曾正面反驳独孤舒河的话,但天晓得,其实他内心里正默默地吐槽。

    这会儿不是当初老丈人借住他的破山洞的时候,自然是对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陆峥当然不舍得让独孤蚁裳和他一起住山洞,便是他本人,也没有住破山洞的意思。但,眼前,他这灵气充裕并有各种精妙阵法加持的洞府,居然被老丈人说成了是个破山洞,陆峥真是欲哭无泪。

    大概是以往看小说太多,陆峥一直觉得,既为修者,那便要走不寻常的路,譬如凡人住宫殿楼阁,那他便住别有洞天的洞府。

    “看来自己也是时候返璞归真,效仿老丈人与丈母娘,建一个宽敞的大殿住住。?  要?看书·U·COM”陆峥摇头失笑,呢喃了一句。

    纵使陆峥喜爱住老丈人口中所谓的“破山洞”,但独孤蚁裳多半是住不惯的。

    陆峥这一回的闭门修炼,并未持续多长的时间,数日之后,收到了陆峥大婚请帖的莫子风与秋迟,便火急火燎用秘法飞到了峥嵘峰。

    好友三人大醉了一场,均十分高兴。

    陆峥问秋迟打算何时与孟倾瑶成亲,秋迟却道:“我与倾瑶与你和弟妹可不同,暂时不会成亲的。”

    对于秋迟的终身大事,陆峥不好多说,便只拍了拍秋迟的肩膀,示意继续喝酒。

    一旁的莫子风却递给秋迟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旋即传音对秋迟道:“哈,咱们的陆贤兄是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痴情人,可不懂秋兄你这样的花心无情的风**公子的套路。”

    他们这三个,最痴情是陆峥,最无情不是莫子风这个光棍,反而是秋迟这个明明有美人相伴却只将自己看得顺眼的美人当做消遣的无情大魔王。

    秋迟“呵呵”一笑,并未反驳。

    陆峥三人连醉了三天,喝得高兴,便均未拿真气将酒气逼出来,一个个似普通凡人一般,醉得东倒西歪。待陆峥将秋迟与莫子风安顿好,兀自往自己的洞府走的时候,都有点分不清今夕是何年了。

    “唿……”

    山顶的凉风蓦地吹来一阵,月夜下,星光骤然一暗。

    陆峥心头一个机灵,背后汗毛勐地倒竖,人还未回头,便举着流火剑往背后一挡,“咔”的一声,是剑身与剑身击撞的声音。

    月夜下,剑光火花一闪而过,陆峥回头一看,动作还有些迟钝,醉眼迷蒙,还未来得及逼出体内过多的酒气,便被迎面一脚踢飞了。

    “我擦!”

    陆峥咒骂一声,迅速将体内酒气逼了出来,自地面翻身而起,挥剑就要砍了偷袭自己之人,却在抬眼间,一怔,半响挥不出那一剑。

    “蓝……蓝姑娘?!”陆峥惊唿。

    偷袭陆峥的不是别人,正是蓝不悔。

    月夜下,蓝不悔一身红衣,左脸黑蝴蝶异纹一闪一闪,整个人妖异依旧,今日在陆峥看来却不像个阴森的女鬼了,纵使蓝不悔凶残妖异依旧,在陆峥看来,今日的蓝不悔,其神情却过分安静了一些。

    蓝不悔缓缓抬眼斜了陆峥一眼,然后,收回了自己状似随手提着的墨青长剑。

    “呵,不过跟你闹着玩。”

    说着,蓝不悔闪身坐到了一株松树的树冠上,抬手向陆峥一招,看动作,竟是邀请陆峥也上去坐一坐。

    陆峥迟疑了一瞬,旋即也将流火剑收了,跃身而上,坐在蓝不悔的身边。

    两人身下的大松树,苍郁的树叶“哗啦啦”响动,在淡淡的月光照耀下,似有泉水流过,气氛十分静谧。

    蓝不悔扔给陆峥一个看着像酒坛形状的东西。

    陆峥摇头,笑哈哈接过,暗说:“原来蓝姑娘是来找自己喝酒的。”

    这么想着的时候,陆峥已经毫不犹豫地揭开封泥,大饮了一口。

    还不待陆峥尝出坛中酒液的味道,便听旁边的蓝不悔突然开口道:“你就不怕我给你的这东西之中掺着毒药?”

    “噗!”

    陆峥呛了一口,差点就将嘴中的液体喷了出来。

    好不容易将嘴中的液体吞下,陆峥的眼中闪过诧异,笑道:“蓝姑娘可不是这样的人,你我是朋友,是知交,你怎么会害我呢?”

    话虽这样说,陆峥还是怕的,只是他的神色却很坚定,似乎真的认为蓝不悔并不会害他。陆峥最多就是怕蓝不悔整他罢了。蓝不悔整人的手段可不少。

    蓝不悔的眼中有暗芒一闪而过,嘴角微勾,带了点笑意,开始晃着腿看漫天星月。

    面对会从背后偷袭自己的人,这姓陆的家伙居然还敢随随便便喝自己递出去的东西,喝完了,还不怕死,只觉得她可能是要开些无伤大雅的整人玩笑。

    什么时候,她蓝不悔看起来这般无害了?

    表面上在看夜色风景的蓝不悔,心中其实一片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茫然。

    这时,陆峥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只是,不知蓝姑娘给我喝的是什么,我怎么尝着不像是酒呢?”

    蓝不悔半响之后方才舍得斜了陆峥一眼,旋即,她幽幽道:“谁告诉你说这是酒了?这是我取千种特殊的灵物淬炼而成的罐中水,是我送给你的大婚礼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