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是魔也是妖
    “难不成这人族与妖族,两者之间,还能随意地切换不成?”

    有初出茅庐的修者,一个没忍住,将心底的最大疑问说了出来。??要看?书W书W?W·1·COM而这也是独孤舒河原来是大妖的这一身份曝光之后,造成轰动的最大原因。

    独孤舒河竟然是个大妖的消息,在最快的时间,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大江南北,然后,整个真气江湖都炸开了锅。

    “若是可以……”

    许多修者眼睛赤红一片,眼底闪过贪婪与觊觎。而某些修者未尽的呢喃,更是引人不断遐思,进而越陷越深。

    在修者们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新世界的大门突然就在他们的面前打开了,许多修者陷入了自己的无边遐想之中,一时无法自拔。

    若是种族可以随意切换,那么许多事情都将变得不一样了。

    不仅人修动心,半妖乃至少数妖族亦动心,尤其半妖。

    长久以来,半妖的地位便很尴尬,半是人半是妖,往往不受人族与妖族的接纳,属于生来就被两族共同嫌弃的可怜儿。如此,十个半妖,其中有五个是想进化成纯正妖族的,还有一两个是想变成纯粹的人。如今,一个前所未有的稀奇消息,竟然勐地摆在眼前。

    若是独孤舒河真的可以在人族与妖族两者之间任意切换,那么,这变相地说明了其他人也可以。

    这对于一直以来想要脱离半妖身份的半妖们来说,无异于黎明的曙光。

    可惜,心头再再怎么躁动与渴望,但实际上敢直接冲到独孤舒河本人面前追问的人或妖或半妖,暂时一个都没有。

    于是,不少修者另辟蹊径,有单纯好奇想要探八卦的,有真心觊觎,想要学一学密法的。

    许多修者干脆找到栖梧山的妖修,旁敲侧击,妄图自这些妖修的口中确认独孤舒河到底是不是妖,进而追问独孤舒河为什么就从一个魔修变成了大妖。

    栖梧山的妖族们,对外的时候很是团结,而就算以前不知道,但自独孤舒河苏醒之日闹出的动静他们也知道了,独孤舒河本身也是妖,虽然其来神秘,不是正宗栖梧山出身,但看在同为妖族的份上,栖梧山的妖族们又怎么可能轻易向外族泄露独孤舒河的信息?

    有的魔修,则悄悄找到万魔窟与自己交好的魔修兄弟姐妹,暗中打听,可不论这些魔修如何费尽心思,万魔窟的魔修们就是一个字不吐。

    天晓得,万魔窟的一众魔修们本人也很震惊,他们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的魔主居然有可能是大妖!难不成,这便是自家魔主强悍不似人的最大原因?

    万魔窟之中,早就知晓了独孤舒河本身是大妖的独孤离情与冯准,自然更是什么都不会多说。当然,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魔修,胆敢问话问到他两人的身上。

    一时间,整个真气江湖,俱是因为独孤舒河到底是不是大妖而展开了各种丰富的联想与讨论。壹看书  ·

    怪只怪独孤舒河如今本身的气质太妖,一身妖气遮都遮不住,又被人画了画像,若是要解释,估计得废好大一番力气。

    而很快,一些爆炸性的议论开始像是长了很多双翅膀一般,开始遍布大江南北。

    “既然独孤舒河是妖,那他的一双儿女,独孤蚁裳与独孤离情岂不也是妖?”

    “怪不得,若不是妖,常人哪儿会被冰冻一千年之后,丝毫不损天赋才华的!”

    “说不得万魔窟的魔修全是妖物所变,这满门的妖物费尽心思隐藏在人修魔道之中,还不会是想要趁机做什么坏事吧?”

    “也许是有什么图谋!”

    独孤舒河再强,这个时候却也是分身乏术,堵不住悠悠之口。便是万魔窟大本营之中,因为独孤舒河大妖身份的曝光,亦有些隐隐的骚动,这些魔修胆敢生出反心还不至于,只是难免会有一些彷徨和不知所措,更多的魔修是怕独孤舒河自此丢下他们。

    便在这个时候,与陆峥二人一同赶路前往阴都鬼域的独孤舒河,终于听到了关于自己的不少传闻。

    因为独孤舒河暂且有些虚弱、不便动用修为的缘故,陆峥一行三人前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堪称是纯粹在用双脚走路。如此,这会儿数天过去了,陆峥一行三人此时的距离距栖梧山并没有多远。

    飞妖族很快便追上了陆峥一行人,交予了三人最近江湖中轰动的各种传闻汇总卷轴。原来是白飞飞担心陆峥三人只顾着赶路,从而错过了关于自己的爆炸性消息。

    陆峥这时才知道,原来自己也被传出不是人的传闻了。

    人族与妖族自古便有隔阂,相互看不起的观念根深蒂固,如此,两族之间根本不允许联姻,譬如莫冰崖的爹和娘,便是下场凄惨。

    众人以为,既然独孤舒河是妖,那么作为他的女儿,独孤蚁裳要么是妖要么是半妖,总归不会是一个纯粹的人族。那么,独孤舒河又为何能够默认自己的女儿和陆峥在一起呢?除非陆峥不是人。

    陆峥看着卷轴中那“不是人”的三个黑色大字,吸了一口气,挑眉道:“我总觉得这是在骂我。”

    话虽这样说,看到这样类似的谣言,陆峥却也没有半点动怒的迹象,他最多觉得修者们的脑洞开得比较大。

    独孤舒河看了陆峥一眼,然后,理所当然地道:“本座倒以为这是在夸你。人有什么好当的?还不如做妖,或者修魔也是极好的。”

    陆峥没有反驳,就算未来老丈人如今貌似走火入魔的症状已经根治了,但如此这般画风突变的老丈人,他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被一众修者同样认为不是人的独孤蚁裳,便淡定了许多,她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没有谁比独孤蚁裳本人更清楚,她是一个纯粹的人。

    独孤舒河是在剔骨削脉成为人族之时,与同样是个人的独孤悠生下独孤蚁裳与独孤离情,如此,独孤蚁裳姐弟两人,纵使血脉殊异一点、根骨清奇一点,但本质还是人。

    关于江湖中越传越烈的种种传闻,陆峥与独孤蚁裳都没有打算出面澄清,他们原本以为,独孤舒河更应该没有反应才对,哪晓得,独孤舒河居然主动跳了出来。

    也不知独孤舒河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以往对各种传闻都不怎么理会的独孤魔主,这一回,居然兀自站了出来,逮住附近一个无辜的过路修者,便将对方当成了传声筒。

    独孤舒河抓住过路修者的衣领,表情嫌弃,偏偏嘴角挂着皮笑肉不笑,看着十分人。

    独孤舒河问道:“关于江湖中最近的传闻,你怎么看?”

    被抓的年轻修者简直受宠若惊,浑身颤抖,好半响都说不出一字半句。

    陆峥则趁机拉着独孤蚁裳,远了一些。谁知道未来老丈人会不会突然发疯。便是只凭精神力,此时的独孤舒河轻而易举便能叫陆峥与独孤蚁裳成为被殃及的池鱼,如此,还是离得远一些比较好。

    独孤舒河懒得搭理小心过度的陆峥,只拿一双毫无笑意的眼睛懒懒地盯着面前吓得泪流满面的年轻修者。

    “您……您!您真是妖,您真是独孤魔主,我,我?!”

    年轻的修者好不容易憋出完整的句子,却由于太激动而语无伦次。

    独孤舒河抬手虚空一抓,便扯掉了年轻修者的一条胳膊。

    血淋淋的胳膊“啪嗒”滴着血,“砰”的一声闷响,滚落在地。

    “啊!”

    凄厉的惨叫瞬间响起,然后戛然而止。这倒不是独孤舒河突然凶残地将人直接捏死了,只是小修者自个儿惨白一张脸,继而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再发出半点多余的声音。

    在此之前,可怜的小修者似乎有点忘乎所以,一不小心便不知道在哪里冒犯了独孤舒河,显然,他忘记了独孤舒河眼下是大妖,但他还有一个身份更出名,那便是暗黑系的大王,万魔之主。

    万魔之主,岂是寻常修者能够随随便便发问的?

    独孤舒河看年轻修者的眼神就像在看蝼蚁,旋即十分嫌弃地一把将人甩开。

    修者被甩倒在地,背部撞击地面,霎时皮肉破裂,血腥味蔓延,但这一回,他却不敢随便叫唤了。

    独孤舒河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只问:“你以为江湖中人此时此刻最关心的疑问是什么?”

    独孤舒河这话是在问那断臂小修者,但眼睛却懒得看对方,他这不过随口一问,对方却不敢随意作答。

    大概,这一日,这倒霉的年轻修者将自己毕生的所有智慧都用上了。

    满头冷汗如瀑布飞流,年轻修者畏惧得心脏“砰砰砰”急跳,然后,他终于颤抖着小心翼翼地把话说了出来。

    当下,江湖中的各色修者们,最疑惑且最关心的,当然是关于独孤舒河的种族,以及人族与妖族之间到底能够不能够进行自由切换。

    “呵。”

    独孤舒河忍不住冷笑,对某些傻白甜的修者嗤之以鼻。

    “种族可以随意切换?呵,不要做白日梦了,本座原本就是大妖,以往不过是将妖骨剔除、妖脉削去,暂时做了做人族罢了。换作其他人,大可削脉剔骨尝试一下。”

    独孤舒河难得解释这么多,其目的不过是想要避免栖梧山妖族的麻烦。独孤舒河再冷酷无情,却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

    当然,他也不是特意解释给面前的这倒霉修者听的。独孤舒河不过是要让这修者做传声筒,将他的这些话传递出去罢了。

    独孤舒河也是性格恶劣,偏偏不把话明说,便想让这年轻修者自己把握。

    如果这倒霉的年轻修者够聪明,能够领会到独孤舒河的意思,那便能够顺利活下来,如果不能领会,呵呵,那就只能提前去地府了。

    大概是危在旦夕,性命当前,更能激发出无限的潜力,这看起来傻乎乎的倒霉修者,竟然瞬间就领会了独孤舒河的意思。

    年轻修者拖着被温热鲜血浸润了的身体,迅速跳到独孤舒河的面前,重重地连磕了数十个头,甩下一句心魔誓,恭敬道:“小子一定幸不辱命,不叫魔主失望!”

    然后,这修者便以最快的速度跑掉了。

    陆峥看得啧啧称奇,暗叹未来老丈人的威力果然不同反响。

    独孤舒河却根本没将对方的心魔誓放在心上,接下来,陆峥三人该赶路还是赶路,行程根本不受影响。

    独孤舒河不拿他人的心魔誓当回事,发下心魔誓的当事人却不敢随意轻忽。

    很快,得了独孤舒河授意的年轻修者,便在真气江湖的各个角落传遍了独孤舒河的完整的话。

    不多时,有一场风暴勐烈地袭击了整个真气江湖。

    独孤舒河所言十分凶残,但江湖中胆敢凶残的人有不少,自然有部分修者乐意尝试,更有修者直接效仿独孤舒河,也来了个剔骨削脉。至于结果嘛,几乎无人知道,众人只晓得,打从某些人开始剔骨削脉开始,便再也没有人在江湖中见过这些人,之后的许多年江湖中也半点没出这些人的传说。

    陆峥后来偶然听到这些传闻,不禁竖起大拇指,眼带佩服,然后说了一句:“蠢货。”

    但说此时,霸气的独孤魔主,再次随手抓了一个修者。

    这一回,独孤舒河随手抓的是个魔修,不巧,这魔修刚好便是依附于万魔窟的一个中流魔道门派的掌门。

    这魔修见了独孤舒河,畏惧有,但更多的是几乎满溢而出的浓浓崇敬与膜拜之情。

    许多魔修之所以八卦独孤舒河是人是妖,纯粹是因为好奇,而更多的魔修反而觉得,抛却了人的范畴,可在人身与妖身之间自由切换的独孤魔主,远远超过了所有人与妖,这才是他们心目中真正的魔。

    如此,作为独孤舒河的狂热粉,遇着对方有所吩咐,自觉好运的这位魔修自然跑得屁颠屁颠,十分主动且迅勐地便将独孤舒河的吩咐给完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