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情敌
    灵魔突然的举动,将人惊呆了。顶点小说更新最快而被人当面抢老婆,陆峥能忍那才奇了怪了!

    当即,陆峥大喝一声,抬脚踹出。

    唿啦啦的破风声,瞬间乍起,转眼便至灵魔的面前。

    “砰!”

    一声巨响,烟雾蒸腾散尽,单膝跪着的灵魔却是不动如山。

    灵魔本身就是山灵所化,自然不是那么容易便被一脚踹飞的。

    陆峥却有后招,一甩手,便将自己手中的流火剑当做暗器飞掷而去。

    出鞘的流火剑,在半空划过,如流星一般,迅勐无比,“咻”的一声,转眼已至灵魔的脑门。

    灵魔脑袋后仰,十分嚣张,并不后退,反而扬起下巴,张大嘴巴,露出自己两排尖利闪光的牙齿,看那模样,竟然是打算一口将陆峥的流火剑生生咬断了。

    “咔!”

    极为清脆的一声碰撞响动,流火剑的剑尖没入灵魔嘴巴一寸,还真被后者堪堪咬住了。

    灵魔得意心起,扯起嘴巴露出一个欠抽的笑容,眉飞色舞中,刚要一口将嘴中叼着的流火剑剑身咬断,却在这时,变故突起,剑灵受气包突然冒了出来。

    受气包一下子出现在灵魔的身后,然后,受气包扬起嘴角一笑,一巴掌便狠狠拍在灵魔的脸颊上。

    “嘶!”

    灵魔痛得吸气,左脸一下子便高高地肿了起来。

    与此同时,受气包抽出被灵魔叼在嘴中的流火剑,一剑便将灵魔捅了个对穿。

    在流火剑的剑尖之上,稳稳地插着一颗破了一个洞的血淋淋心脏。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几乎人人都以为刚刚才骚包出场的灵魔一下子就完蛋了,却不想,灵魔“呵呵”一笑,竟然对着流火剑慢慢走了过去,自胸口的破洞慢慢沿着剑身往前走。

    灵魔来到受气包的面前,一爪子抢过自己的破碎心脏,然后“砰”的一声按回自己胸口的破洞中。

    随着灵魔的破烂心脏回归,他胸口的大洞一瞬恢复原状,然后,灵魔便开始了反击。

    转眼,灵魔便将受气包的一条胳膊扯了下来。

    受气包吃痛地叫唤了一声,一抡独臂,顿时,灵魔被扇飞。

    而这时,只见受气包失去的那条手臂,突然毫无征兆地恢复如初。

    短暂的死寂,灵魔与受气包两个相互对视,一个冷冷发笑,一个龇牙咧嘴。

    灵魔看着受气包刚刚长出来的新鲜手臂,受气包则盯着对方完好如初的胸膛。两人的眼神都在冒火,眼睛眨也不眨,大概是十分不解为何对方竟然能够像是壁虎一般能够半点事情都没有。

    转瞬,灵魔和受气包俱是挑了挑眉,眼中有着恍然大悟。

    两人俱不是人,都属灵族,身具奇异,破个心脏、断个胳膊什么的,根本不算什么,只要两人的核心不被损坏,那便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至于两人各自的核心到底是什么,这自然是保密的。

    这时,灵魔与受气包同时动作起来,各自大喝一声,转眼便碰撞在了一起。

    看人修打斗是拼修为拼手段,看妖修打斗是看妖诡奇异,看不怕死也不怎么会死的灵族打斗,那就有够凶残的了。

    或许是因为轻易不会死,灵魔与受气包毫无顾忌,你扯我脖子,我咬你脑袋,怎么血腥怎么来,不多时,地面上便堆积了小山高的各种残破血肉,有胳膊有腿,有内脏有鲜血,各种惨不忍睹的物件刺目堆积着,偏偏灵魔和受气包两个受伤再怎么惨重也能转眼完全恢复。

    这是灵魔与受气包没有特意施展杀招的缘故,而两个死斗的对手动手之时迟迟不愿动用杀招,大概有两个原因,要么便是懒得动杀招,要么便是晓得就算自己动了杀招也没多大作用,灵魔与受气包两个便是属于后者,于是,这两个暂时宰不了自己对手的,便干脆你折磨我来我折磨你,怎么让对方痛怎么来。

    在差点相互将对方的脑袋扯下来之后,灵魔与受气包两个突然同时收手,然后,便再也不动手了。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还没看过瘾,灵魔与受气包之间的恶斗便已经结束了,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如此简单粗暴且瞬息万变的对战,燕十三等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陆峥猜测,受气包与灵魔两个并不是不想继续打下去,而是因为两人大概真气要耗完了,而耗完真气之后,两人再要断个胳膊腿什么的,大概便也再生不出来了。如此,两个既不能杀死对方又不愿拿自己的性命拼命的家伙,自然便就默契收手了。

    “哼,我看就你这程度,也就只配做个守门的。”受气包冷哼一声,讽刺了一句,这才乖乖退到陆峥的身后,开始闭目养神。

    受气包摆明了一副“我懒得继续搭理你”的做派,灵魔也没纠缠,但他的眼神和嘴巴却没有闲着。

    但见灵魔下巴高扬,眼神倨傲地扫视一圈,以非常挑剔的目光将燕十三等人一一看过,然后嘴里“啧啧”有声,十分嫌弃地念叨了一句:“本大爷可怜的掌门,您这派中人才太少,这一个个的,修为也太低了吧?还不如将这些人全部排出去打扫山头呢。”

    灵魔这话简直太欠抽,一瞬间,众人都很不爽,就连一向好脾气的燕十三,眼神也开始不善起来。

    见状,灵魔好心情地扯嘴一笑,开口道:“呵。本大爷不过是开一个玩笑,何必如此动怒呢?”

    话虽如此,灵魔却半点诚意都没有,他话是对着燕十三等人说的,他的一双眼睛却是脉脉含情,紧盯着独孤蚁裳不放,眼中爱慕的意味非常明显。

    眼见灵魔死性不改,陆峥嘴角一抽,手指已经按在了流火剑的剑鞘上。

    眼见逆苍派上上下下都对自己十分厌恶和反感,灵魔反而一下子就乐了。

    “这是怎样扭曲的心性?”

    陆峥是第一次遇见灵魔这样性格扭曲的深井冰,简直被气笑了,一下子没忍住,便将心中的吐槽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