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改口
    独孤离情不再动手,陆峥自然更不会动手,两人干瞪眼互看半响,都有些牙疼,奈何独孤蚁裳就在旁边立着,他俩不得不做出一副握手言和的架势。要?看??书W?W?W?·

    不得不说,陆峥这个决定是十分明智的。

    一如独孤离情是个重度姐控患者,独孤蚁裳其实也是一个十分爱护弟弟的好姐姐,见到陆峥对自己的弟弟如此爱护,她自然是高兴的。

    天晓得,对自己这位格外凶残且暴虐的未来小舅子,陆峥根本不是爱护,这就像是面对一头洪水勐兽,他真是想爱护都爱护不起来,他之所以只躲不出手,不过是害怕独孤蚁裳生气罢了。

    辞别了差点就想赖着独孤蚁裳不放的未来小舅子,陆峥两人的二人世界之旅再次开启,只是这一次,两人的二人世界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

    说来也是有缘,陆峥还没来得及跑到莫家以及鬼哭囚牢分别拜访自己的两位好友,却不想,便在半路上与秋迟和莫子风两人偶遇了。

    秋迟与莫子风,两人用“相见恨晚”来形容再恰当不过,有事没事的时候,两人便爱结伴出游,找点事做。当然,“有幸”被两人找事的对象,无一不是痛哭流涕,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陆峥一行四人结伴,很是“游玩”了一段时间。

    莫子风素有“修者界第一甩手掌柜”之称,是个为了玩耍可以以囚犯的姿态被一关就是十数年的疯子,而秋迟本人掌管鬼哭囚牢这一大恐怖禁地,素有“终极大魔王”之称,有了这两人的加入,可以想象陆峥一行这一路是有多么的精彩。?一看书?  ·COM

    在与莫子风两人告别之后,陆峥干起了以前最爱干的事情,对照地图,专挑危险地界游。

    好在独孤蚁裳作为万魔窟大小姐,骨子里也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两人一路探险式的游,不仅十分过瘾,两人之间的感情又增进了不少。

    时光匆匆,日月交替,陆峥与独孤蚁裳一走便是八年。

    八年以来,江湖中关于陆峥与独孤蚁裳两人的传说很多,其中令人畏惧的传闻更多,只是迫于两人的武力以及背后的势力,大多恐怖的传闻均是在私底下流传。

    一般而言,一个人传闻太多,且每一条传闻都只敢在私下传播,要么是因为处于传闻中心的当事人太受爱戴,旁人不忍明着指摘,要么便是因为当事人修为太高且从事作风太叫人畏惧,使他人不敢随意地明着指摘。很不幸,陆峥与独孤蚁裳都是属于后者。

    好在陆峥两人的心态都挺好,旁人要说,便叫他说就是了。

    这时,许久没有联系过陆峥的云中怪,传来好消息。

    陆峥一目十行将云中怪传递来的飞鹤传书扫完,竟发现,是他当年埋下去的山灵终于冒出来一个脑袋,竟然要破土而出了。

    当年在心魔山脉,陆峥可没少受山灵的折磨,这会儿听着山灵竟然要破土出来的,陆峥自然想要亲眼见证一下。

    陆峥且喜且忧道:“也不知山灵破土出来之后,那一身讨打的脾性有没有彻底被改造。”

    陆峥十分有自知之明,他晓得,自己手底下盛产熊孩子,更何况是心魔山脉的山灵那样的,一早便十分恶劣的类型。

    独孤蚁裳不愧是万魔窟大小姐,闻言只唯一挑眉,旋即微微一笑,直言道:“无需担心,若是那山灵真不知教化,杀了便是。”

    只有将山灵杀掉,方才是真正的回炉重造。

    陆峥一愣,旋即也笑了,点头道:“还是夫人聪明,为夫惭愧。”

    听到陆峥对自己的称唿与自称,独孤蚁裳的脸颊一下子就红了。最近一两年,陆峥是越发的脸皮厚了,而两人,除了没有宣告天下的大婚之外,其实也和实际的夫妻差不了多少了,只是每每听到陆峥这样称唿自己,独孤蚁裳总忍不住要脸红。

    陆峥爱死了独孤蚁裳这份难得的娇羞,将对方的纤纤玉指捏在手心,微笑道:“那么,我们就先回峥嵘峰看看吧。”

    老实说,陆峥对峥嵘峰之上的故人十分想念,尤其想要知道,自己不在的这八年,自家闺女有没有被黑翼那头不安好心的老鸟给拐跑,也想知道自己的小徒弟莫冰崖有没有长大一丁点。

    等待陆峥的是一个接一个的惊喜。

    第一个惊喜是,自家闺女依旧有点对感情反应迟钝,任黑翼八年如一日的大献殷勤,但依旧没有被黑翼顺利拿下。第二个惊喜便是,小徒弟莫冰崖竟然敢长成了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的翩翩少年。

    尽管莫冰崖依旧维持着他的面瘫脸,但在见到自己的师父和未来师娘的那一刻,立刻双眼放光,冲地就飞了过来。

    陆峥有些受宠若惊,几乎以为小徒弟要抱住自己的大腿来一场诉说思念的嚎啕大哭,却不想,莫冰崖小大人似的只是踮足给了陆峥一个紧紧的拥抱,喊了一声“师父”,然后便再没有其他了。

    陆峥嘴角抽搐了一下,好在一旁的陆青灼依旧乖巧懂事得过分,像离弦的箭飞冲上老,抱住陆峥的腰杆便不撒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瞬间就把有点小受伤的陆掌门给治愈了。

    不多时,陆峥便也跟着自家闺女小哭了一把。

    独孤蚁裳在旁看得哭笑不得,就在这时,埋在陆峥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陆青灼,一下子抬起头来,湿漉漉的眼睛一转,就像一只小兔子一样,眼睛被泪水洗刷得闪闪发亮,而这双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独孤蚁裳。

    陆青灼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弱弱地响起,她道:“娘,我也想你了。”

    听到陆青灼突然的改口,独孤蚁裳愣住了,然后,眼眶发红。

    这是陆青灼第一次唤独孤蚁裳“娘”,独孤蚁裳一愣之后,便是深深地触动,那一刹那,就像是有一只柔软的小手轻轻抚过自己的心脏,独孤蚁裳差点便跟陆峥一个模样,也跟着陆青灼大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