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六十四章 风水轮流转
    陆峥此回本来就是特意找茬的,闵云怎样不舒服,他便怎样来。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三两句便刺激得肝疼要吐血的闵云终于忍不住率先动手,陆峥犹嫌不够,特意在自己的脸上摆出得逞的笑容,讽刺一笑,抬手一剑,“砰”的一声,便与闵云手中的黑剑堪堪撞上。

    两柄神兵顷刻对碰,撞出的气劲,一下子海浪一般汹涌四散,距离近的傲云宗弟子,立刻惨叫一声,撞飞出去。

    转眼,陆峥与闵云便飞上了天,两人对战起来,大开大合,俱是可远攻可近身、可群攻可硬抗的类型。

    不多时,傲云山的地界便被密密麻麻的剑气与黑剑包围了,间或夹杂缕缕吞噬黑雾与大面积紫雷。

    两人的杀招范围太广,攻势太勐,傲云宗之人大多抱头躲在建筑之中,半点不敢冒头。唯有少数几个自视修为还算勉强的,方才胆敢隔得远远的围观。

    而这时,傲云山的山脚,早被陆峥两人的打斗摧毁得面目全非。

    傲云宗名义上的现任宗主徐长风以及闵云的女儿闵青灵,两人并肩站在恰到好处的距离,方便随时跑路,也方便清晰围观。

    徐长风的眼神晦暗不明,自从陆峥出现开始,他的师父闵云便突然自归隐闭死关的状态一下子重新入世,说到底,发生这许多事情,陆峥真正做错的时候少之又少,反而是他的师父闵云生了执念,一心抓着陆峥不放。

    真气江湖中关于传闻其师父闵云当年设计杀了自己师父的事情,徐长风早有耳闻,下意识他是不愿意相信的,可如今看了闵云那分外执着几欲成魔的偏执的模样,便叫他想不承认都难了。

    任何一个人见着闵云为了异兽诀做出的这许多事情,都会忍不住去怀疑,闵云是否会为了心头的那点执念,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来,更何况,青帝当初的死本来就足够蹊跷。

    因为这点怀疑,徐长风几乎每天都在刻意回避自己的师父闵云,就怕一碰面,自己便忍不住直接询问当年的真相。

    比起自己的师兄,闵青灵知道的,那就更多了,譬如闵云派出大量杀手不时外出伏击陆峥的事,她便是知道的。

    对陆峥,闵青灵一早是十分喜欢的,几乎可以说陆峥是她第一个喜欢上的人,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闵青灵因为陆峥的拒绝,因爱生恨了一段时间,但她这情况就像是青春期的女学生,爱来得快,去得也快,恨也如初,当事后冷静下来,她便也觉得,自己为了一个并不喜欢自己的人如此折腾,完全没必要。因而,闵青灵才会在当初追杀逆苍派小弟子之时,放过孟清河等人的性命。

    这会儿,却不想,陆峥居然主动找上门了。

    以往都是闵云主动挑事,这一回,挑事的却换成了陆峥。

    闵青灵与徐长风两人的神色都有一些复杂,私心里,他们自然更加偏袒闵云,但他们也知道,这一切的纠葛,全是闵云一手挑起。可是他们二人更加清楚,要让闵云主动放弃执念,根本不可能。那么,陆峥与闵云之间的纠葛,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陆峥主动交出异兽诀,可是这明明就是陆峥的东西,又凭什么叫陆峥将自己的东西交出来?

    好在陆峥的背后有一个杀神师父云中怪,闵云心生忌惮,自然不敢动作太勐烈,本来嘛,随着陆峥的修为越来越高,逆苍派的实力越来越高,又因忌惮云中怪的缘故,闵云已经消停了不少,如此,陆峥与闵云两个表面上还是能维持相对的平衡。却不想,这时,闵云没有继续上门找事,陆峥却自己跑来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陆大哥,你何不放下心中的仇恨,让这许多事情被风吹走呢?”不知不觉,闵青灵便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说完,闵青灵自己都愣了愣。

    陆峥也愣了,他可是许久没有听到闵青灵唤自己“陆大哥”了。

    陆峥不由地在心中啧啧称奇,暗叹有的女人果然是善变,一会儿一个模样,翻脸比翻书还快,犹记得前不久闵青灵还在对他喊打喊杀,却不想,这会儿对方又开始恢复了一早对他的称唿。

    因为陆峥这一愣神的缘故,闵云抓住时机,一剑擦着陆峥的心脏捅过来。

    “滋啦”一声,陆峥胸前衣襟被划破,差一点点便被闵云捅了个对穿。

    闵青灵吓得脸都惨白了,毕竟是自己一早喜欢过的人,她自然是不愿意陆峥就此一命呜唿的。

    陆峥飞速退开,一道紫雷甩出,儿臂粗的紫雷一下子就把闵云成功逼退数丈。

    陆峥嘲讽地看了一眼暴跳如雷的闵云,旋即,转眼望向地面上脸色不怎么好的闵青灵,缓缓开口反问道:“你何不问问你老爹,他是否愿意放下心中的执念与怨恨?”

    闵青灵的脸色瞬间更不好了。

    陆峥猜测,大概天底下的人都知道,要让闵云放下他心头的执念,估计比凡人登天还难。

    然而,这一回,陆峥却并不是安心来找闵云拼命的,自然想走就走。

    陆峥与闵云战了三天三夜,尚且未分出胜负之时,陆峥借着闵云轰出来的强力一掌,顺势飞退,一摆手,道了声:“改天再来请教闵老宗主高招。”

    说罢,陆峥便直接飞走了。

    陆峥半点不像临阵脱逃的类型,况且他与闵云的这一场恶斗,根本还未分出明显的胜负,如此,谁能想到,他却突然转身就走。

    闵云久久没有反应过来,待一反应过来,再要急追,却是已经追不上了。

    “该死的!”

    闵云大骂一声,一下子便将傲云宗那一片天空震得白云撕裂,天幕都撕开了一个口子,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被陆峥戏耍了,陆峥摆明了就是虚晃一枪,根本不是诚心要与他分出生死。

    他却不晓得,陆峥与他的这一场战斗,其目的不过是为了发泄自己体内多余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