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五十四章 讨人嫌的闵云
    随着冯准凶残地将自己给活活掐晕,现场陷入一片诡异的氛围中,有的魔修拿着看怪物的眼神看陆峥,有的魔修则面无表情,还有的魔修的眼神深处竟然有倾佩,当然也有不少魔修龇牙咧嘴跃跃欲试的。?  一看书??  ·

    冯准可控制空气的能力是很棘手的,平日里,他一般不出手,一出手,无不是惊天动地。却不想,他这一回难得出手一次,还没开始惊天动地呢,与陆峥的对战就已经结束了。

    “冯大人应该会赢才对。”

    “这可说不一定,陆掌门有些手段可还没有使出来。”

    “我看冯大人是太过正人君子了一些,若是冯大人乐意一早出杀招,对手早嗝屁了。”

    “你这话就说得太好笑了,陆掌门不也一直没有出杀招么?”

    观战的魔修们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转眼脸红脖子粗,竟有愈吵愈烈的趋势。

    眼看远处的魔修们,陆峥的嘴角抽了抽。

    对战的双方均有所收敛,底牌未尽现,还真说不好倘若一战到底,最终会是孰胜孰败。

    这时,顶着一众复杂且多样的目光,陆峥居然朝晕过去的冯准拱手道:“舅舅承让了。”

    魔修们纷纷露出震惊非常的表情,不为其他,只是觉得陆峥太过厚脸皮了,居然厚颜无耻地趁着冯准昏迷的时候称呼对方为舅舅。

    陆峥拱手完毕又环顾四周道:“诸位之中还有谁想要切磋挑战的?一块儿上吧。”

    不怯战,更不畏战,这是陆峥做事的准则。

    “陆掌门,你也太嚣张了,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那么……”

    有魔修上前,揉捏自己的拳头,说着说着便要动手,这个时候,独孤蚁裳却不知何时闪身来到了陆峥的身旁。

    一见到独孤蚁裳,魔修们个个噤若寒蝉,头都不敢抬。

    若是放在以往,独孤蚁裳可能会惩罚这些闹闹哄哄的魔修,可是这一回,她也晓得,这些魔修,大多都是出于对她的维护与忠心。

    吩咐了几个魔修将冯准抬下去,然后,独孤蚁裳直接下令道:“都下去,姑爷需要休息。”

    “是!”

    随着独孤蚁裳一声令下,以及她对陆峥的称呼,魔修们再不敢造次,乖乖退下的同时,也再次明白了,陆峥在独孤蚁裳心里面的位置牢牢不动摇,所以,他们这些做属下的,自然不能再放肆。

    魔修们悉数退下没多久,陆峥便终于再也支撑不下去,倒地晕死了过去。

    “陆峥!”

    独孤蚁裳及时将陆峥倒地的身形扶住,满眼担忧。

    过去了这么些天,她已经彻底原谅了陆峥。

    虚影是虚影,陆峥是陆峥,一个人的前世并不能代表今生,何况,与她有交集的是陆峥,与她相亲相爱的也是陆峥,而当初差点对她拔剑相向的是虚影。

    对闵云来说,陆峥是他眼中刺、肉中钉,除之而后快。对陆峥来说,闵云像个苍蝇,不停“嗡嗡嗡”,既恶心又难缠,寻常赶不走。一看书

    相看两生厌。随着冯准凶残地将自己给活活掐晕,现场陷入一片诡异的氛围中,有的魔修拿看怪物的眼神看陆峥,有的魔修则面无表情,还有的魔修的眼神深处竟然有倾佩,当然也有不少魔修龇牙咧嘴跃跃欲试的。

    冯准可控制空气的能力是很棘手的,平日里,他一般不出手,一出手,无不是惊天动地。却不想,他这一回难得出手一次,还没开始惊天动地呢,与陆峥的对战就已经结束了。

    “冯大人应该会赢才对。”

    “这可说不一定,陆掌门有些手段可还没有使出来。”

    “我看冯大人是太过正人君子了一些,若是冯大人乐意一早出杀招,对手早嗝屁了。”

    “你这话就说得太好笑了,陆掌门不也一直没有出杀招么?”

    观战的魔修们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转眼脸红脖子粗,竟有愈吵愈烈的趋势。

    眼看远处的魔修们,陆峥的嘴角抽了抽。

    对战的双方均有所收敛,底牌未尽现,还真说不好倘若一战到底,最终会是孰胜孰败。

    这时,顶着一众复杂且多样的目光,陆峥居然朝晕过去的冯准拱手道:“舅舅承让了。”

    魔修们纷纷露出震惊非常的表情,不为其他,只是觉得陆峥太过厚脸皮了,居然厚颜无耻地趁着冯准昏迷的时候称呼对方为舅舅。

    陆峥拱手完毕又环顾四周道:“诸位之中还有谁想要切磋挑战的?一块儿上吧。”

    不怯战,更不畏战,这是陆峥做事的准则。

    “陆掌门,你也太嚣张了,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那么……”

    有魔修上前,揉捏自己的拳头,说着说着便要动手,这个时候,独孤蚁裳却不知何时闪身来到了陆峥的身旁。

    一见到独孤蚁裳,魔修们个个噤若寒蝉,头都不敢抬。

    若是放在以往,独孤蚁裳可能会惩罚这些闹闹哄哄的魔修,可是这一回,她也晓得,这些魔修,大多都是出于对她的维护与忠心。

    吩咐了几个魔修将冯准抬下去,然后,独孤蚁裳直接下令道:“都下去,姑爷需要休息。”

    “是!”

    随着独孤蚁裳一声令下,以及她对陆峥的称呼,魔修们再不敢造次,乖乖退下的同时,也再次明白了,陆峥在独孤蚁裳心里面的位置牢牢不动摇,所以,他们这些做属下的,自然不能再放肆。

    魔修们悉数退下没多久,陆峥便终于再也支撑不下去,倒地晕死了过去。

    “陆峥!”

    独孤蚁裳及时将陆峥倒地的身形扶住,满眼担忧。

    过去了这么些天,她已经彻底原谅了陆峥。

    虚影是虚影,陆峥是陆峥,一个人的前世并不能代表今生,何况,与她有交集的是陆峥,与她相亲相爱的也是陆峥,而当初差点对她拔剑相向的是虚影。

    对闵云来说,陆峥是他眼中刺、肉中钉,除之而后快。对陆峥来说,闵云像个苍蝇,不停“嗡嗡嗡”,既恶心又难缠,寻常赶不走。

    相看两生厌。随着冯准凶残地将自己给活活掐晕,现场陷入一片诡异的氛围中,有的魔修拿看怪物的眼神看陆峥,有的魔修则面无表情,还有的魔修的眼神深处竟然有倾佩,当然也有不少魔修龇牙咧嘴跃跃欲试的。

    冯准可控制空气的能力是很棘手的,平日里,他一般不出手,一出手,无不是惊天动地。却不想,他这一回难得出手一次,还没开始惊天动地呢,与陆峥的对战就已经结束了。

    “冯大人应该会赢才对。”

    “这可说不一定,陆掌门有些手段可还没有使出来。”

    “我看冯大人是太过正人君子了一些,若是冯大人乐意一早出杀招,对手早嗝屁了。”

    “你这话就说得太好笑了,陆掌门不也一直没有出杀招么?”

    观战的魔修们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转眼脸红脖子粗,竟有愈吵愈烈的趋势。

    眼看远处的魔修们,陆峥的嘴角抽了抽。

    对战的双方均有所收敛,底牌未尽现,还真说不好倘若一战到底,最终会是孰胜孰败。

    这时,顶着一众复杂且多样的目光,陆峥居然朝晕过去的冯准拱手道:“舅舅承让了。”

    魔修们纷纷露出震惊非常的表情,不为其他,只是觉得陆峥太过厚脸皮了,居然厚颜无耻地趁着冯准昏迷的时候称呼对方为舅舅。

    陆峥拱手完毕又环顾四周道:“诸位之中还有谁想要切磋挑战的?一块儿上吧。”

    不怯战,更不畏战,这是陆峥做事的准则。

    “陆掌门,你也太嚣张了,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那么……”

    有魔修上前,揉捏自己的拳头,说着说着便要动手,这个时候,独孤蚁裳却不知何时闪身来到了陆峥的身旁。

    一见到独孤蚁裳,魔修们个个噤若寒蝉,头都不敢抬。

    若是放在以往,独孤蚁裳可能会惩罚这些闹闹哄哄的魔修,可是这一回,她也晓得,这些魔修,大多都是出于对她的维护与忠心。

    吩咐了几个魔修将冯准抬下去,然后,独孤蚁裳直接下令道:“都下去,姑爷需要休息。”

    “是!”

    随着独孤蚁裳一声令下,以及她对陆峥的称呼,魔修们再不敢造次,乖乖退下的同时,也再次明白了,陆峥在独孤蚁裳心里面的位置牢牢不动摇,所以,他们这些做属下的,自然不能再放肆。

    魔修们悉数退下没多久,陆峥便终于再也支撑不下去,倒地晕死了过去。

    “陆峥!”

    独孤蚁裳及时将陆峥倒地的身形扶住,满眼担忧。

    过去了这么些天,她已经彻底原谅了陆峥。

    虚影是虚影,陆峥是陆峥,一个人的前世并不能代表今生,何况,与她有交集的是陆峥,与她相亲相爱的也是陆峥,而当初差点对她拔剑相向的是虚影。

    对闵云来说,陆峥是他眼中刺、肉中钉,除之而后快。对陆峥来说,闵云像个苍蝇,不停“嗡嗡嗡”,既恶心又难缠,寻常赶不走。

    随着冯准凶残地将自己给活活掐晕,现场陷入一片诡异的氛围中,有的魔修拿看怪物的眼神看陆峥,有的魔修则面无表情,还有的魔修的眼神深处竟然有倾佩,当然也有不少魔修龇牙咧嘴跃跃欲试的。

    冯准可控制空气的能力是很棘手的,平日里,他一般不出手,一出手,无不是惊天动地。却不想,他这一回难得出手一次,还没开始惊天动地呢,与陆峥的对战就已经结束了。

    “冯大人应该会赢才对。”

    “这可说不一定,陆掌门有些手段可还没有使出来。”

    “我看冯大人是太过正人君子了一些,若是冯大人乐意一早出杀招,对手早嗝屁了。”

    “你这话就说得太好笑了,陆掌门不也一直没有出杀招么?”

    观战的魔修们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转眼脸红脖子粗,竟有愈吵愈烈的趋势。

    眼看远处的魔修们,陆峥的嘴角抽了抽。

    对战的双方均有所收敛,底牌未尽现,还真说不好倘若一战到底,最终会是孰胜孰败。

    这时,顶着一众复杂且多样的目光,陆峥居然朝晕过去的冯准拱手道:“舅舅承让了。”

    魔修们纷纷露出震惊非常的表情,不为其他,只是觉得陆峥太过厚脸皮了,居然厚颜无耻地趁着冯准昏迷的时候称呼对方为舅舅。

    陆峥拱手完毕又环顾四周道:“诸位之中还有谁想要切磋挑战的?一块儿上吧。”

    不怯战,更不畏战,这是陆峥做事的准则。

    “陆掌门,你也太嚣张了,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那么……”

    有魔修上前,揉捏自己的拳头,说着说着便要动手,这个时候,独孤蚁裳却不知何时闪身来到了陆峥的身旁。

    一见到独孤蚁裳,魔修们个个噤若寒蝉,头都不敢抬。

    若是放在以往,独孤蚁裳可能会惩罚这些闹闹哄哄的魔修,可是这一回,她也晓得,这些魔修,大多都是出于对她的维护与忠心。

    吩咐了几个魔修将冯准抬下去,然后,独孤蚁裳直接下令道:“都下去,姑爷需要休息。”

    “是!”

    随着独孤蚁裳一声令下,以及她对陆峥的称呼,魔修们再不敢造次,乖乖退下的同时,也再次明白了,陆峥在独孤蚁裳心里面的位置牢牢不动摇,所以,他们这些做属下的,自然不能再放肆。

    魔修们悉数退下没多久,陆峥便终于再也支撑不下去,倒地晕死了过去。

    “陆峥!”

    独孤蚁裳及时将陆峥倒地的身形扶住,满眼担忧。

    过去了这么些天,她已经彻底原谅了陆峥。

    虚影是虚影,陆峥是陆峥,一个人的前世并不能代表今生,何况,与她有交集的是陆峥,与她相亲相爱的也是陆峥,而当初差点对她拔剑相向的是虚影。

    对闵云来说,陆峥是他眼中刺、肉中钉,除之而后快。对陆峥来说,闵云像个苍蝇,不停“嗡嗡嗡”,既恶心又难缠,寻常赶不走。

    相看两生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