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切磋切磋
    陆峥醒来之时,已是七天以后,独孤蚁裳也在旁不眠不休守了七天。?  一看书??  ·

    云中怪此番出手较狠,加之陆峥先前自个儿折腾的,以及独孤离情砍伤的,陆峥堪称大伤小伤重重叠加,这要是换个普通人,早投胎好几轮了。

    独孤蚁裳好不容易原谅了陆峥,而两人经过这一番波折,反而感情越加深厚。

    陆峥本想好好珍惜自己躺榻上而心上人在旁温言软语相伴的幸福好日子,可偏偏,万魔窟的魔修们并没有那么容易放过陆峥。

    “陆掌门,我早听说你修为高深,招式殊异,一直心生向往,很想见识见识,奈何一直没有机会,今日你我相见即是有缘,不如切磋切磋?”

    万魔窟之中鲜少有这样文绉绉的类型,几句话绕下来。也就一个意思,要找陆峥切磋。

    这位突然跳出来的魔修,实力不算多强,胆量却是极佳。

    陆峥七天前虽然看起来奄奄一息,七天后却已经迅速生龙活虎,不多时便将这个跳出来的文绉绉魔修给打飞了。

    然而,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第二个挑战陆峥的魔修很快出现。

    “陆掌门,咱们也来切磋切磋。”

    说罢,这位刚刚飞身而出的魔修根本不给陆峥反应的时间,一上来便外放魔气,释放分身,一副要将陆峥碎尸万段的模样。

    而说到碎尸万段,没有谁比独孤离情的意念更深,可因为独孤蚁裳终究舍不得的缘故,他却不能动手。既然最想将陆峥碎尸万段的独孤离情都不能动手,其他魔修便更不能动手了。只是,便要这样轻易放过陆峥,万魔窟之中除了独孤蚁裳,其余的人怎么也不会答应。

    就连素来稳重沉着的大管家冯准,亦在旁摩拳擦掌,排队等待,等着轮到自己上前与这一次着实欠收拾的陆峥切磋一番。

    至于独孤蚁裳,早被独孤离情拉走了。

    陆峥一下子就成了孤家寡人,偏偏还是一个招惹了一众魔修讨厌的孤家寡人,独孤蚁裳不在,他自然就成了众人“欺负”的对象。

    “唉,这都是应当的。”陆峥心中暗叹,却也并没有拒绝,他也知道,自己若是一拒绝,估计,万魔窟的魔修们只会对他更加厌恶,这样一来,他要再次被这些魔修们真心诚意地接纳,也不知道需要等到猴年马月。

    于是,陆峥的不拒绝,与挑战的魔修层出不穷,两者一叠加,陆峥自然停都停不下来。

    这些魔修都很聪明,开口只说“切磋”,便是陆峥比他们强,因为是切磋性质的比斗,又是在万魔窟,陆峥根本不会下杀手。

    第二个魔修落败之后,很快第三个魔修出现了,出场的台词都是差不多的。

    “陆掌门,来切磋!”

    铁打的陆峥,流水的切磋对手。

    万魔窟的魔修们一个接一个,抱着“切磋”的名义,爆发全部的修为,施展所有的手段,为的却不是要了陆峥的命,而是想好好教训教训他。要?看??书W?W?W?·

    陆峥醒来之时,已是七天以后,独孤蚁裳也在旁不眠不休守了七天。

    云中怪此番出手较狠,加之陆峥先前自个儿折腾的,以及独孤离情砍伤的,陆峥堪称大伤小伤重重叠加,这要是换个普通人,早投胎好几轮了。

    独孤蚁裳好不容易原谅了陆峥,而两人经过这一番波折,反而感情越加深厚。

    陆峥本想好好珍惜自己躺榻上而心上人在旁温言软语相伴的幸福好日子,可偏偏,万魔窟的魔修们并没有那么容易放过陆峥。

    “陆掌门,我早听说你修为高深,招式殊异,一直心生向往,很想见识见识,奈何一直没有机会,今日你我相见即是有缘,不如切磋切磋?”

    万魔窟之中鲜少有这样文绉绉的类型,几句话绕下来。也就一个意思,要找陆峥切磋。

    这位突然跳出来的魔修,实力不算多强,胆量却是极佳。

    陆峥七天前虽然看起来奄奄一息,七天后却已经迅速生龙活虎,不多时便将这个跳出来的文绉绉魔修给打飞了。

    然而,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第二个挑战陆峥的魔修很快出现。

    “陆掌门,咱们也来切磋切磋。”

    说罢,这位刚刚飞身而出的魔修根本不给陆峥反应的时间,一上来便外放魔气,释放分身,一副要将陆峥碎尸万段的模样。

    而说到碎尸万段,没有谁比独孤离情的意念更深,可因为独孤蚁裳终究舍不得的缘故,他却不能动手。既然最想将陆峥碎尸万段的独孤离情都不能动手,其他魔修便更不能动手了。只是,便要这样轻易放过陆峥,万魔窟之中除了独孤蚁裳,其余的人怎么也不会答应。

    就连素来稳重沉着的大管家冯准,亦在旁摩拳擦掌,排队等待,等着轮到自己上前与这一次着实欠收拾的陆峥切磋一番。

    至于独孤蚁裳,早被独孤离情拉走了。

    陆峥一下子就成了孤家寡人,偏偏还是一个招惹了一众魔修讨厌的孤家寡人,独孤蚁裳不在,他自然就成了众人“欺负”的对象。

    “唉,这都是应当的。”陆峥心中暗叹,却也并没有拒绝,他也知道,自己若是一拒绝,估计,万魔窟的魔修们只会对他更加厌恶,这样一来,他要再次被这些魔修们真心诚意地接纳,也不知道需要等到猴年马月。

    于是,陆峥的不拒绝,与挑战的魔修层出不穷,两者一叠加,陆峥自然停都停不下来。

    这些魔修都很聪明,开口只说“切磋”,便是陆峥比他们强,因为是切磋性质的比斗,又是在万魔窟,陆峥根本不会下杀手。

    第二个魔修落败之后,很快第三个魔修出现了,出场的台词都是差不多的。

    “陆掌门,来切磋!”

    铁打的陆峥,流水的切磋对手。

    万魔窟的魔修们一个接一个,抱着“切磋”的名义,爆发全部的修为,施展所有的手段,为的却不是要了陆峥的命,而是想好好教训教训他。

    陆峥醒来之时,已是七天以后,独孤蚁裳也在旁不眠不休守了七天。

    云中怪此番出手较狠,加之陆峥先前自个儿折腾的,以及独孤离情砍伤的,陆峥堪称大伤小伤重重叠加,这要是换个普通人,早投胎好几轮了。

    独孤蚁裳好不容易原谅了陆峥,而两人经过这一番波折,反而感情越加深厚。

    陆峥本想好好珍惜自己躺榻上而心上人在旁温言软语相伴的幸福好日子,可偏偏,万魔窟的魔修们并没有那么容易放过陆峥。

    “陆掌门,我早听说你修为高深,招式殊异,一直心生向往,很想见识见识,奈何一直没有机会,今日你我相见即是有缘,不如切磋切磋?”

    万魔窟之中鲜少有这样文绉绉的类型,几句话绕下来。也就一个意思,要找陆峥切磋。

    这位突然跳出来的魔修,实力不算多强,胆量却是极佳。

    陆峥七天前虽然看起来奄奄一息,七天后却已经迅速生龙活虎,不多时便将这个跳出来的文绉绉魔修给打飞了。

    然而,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第二个挑战陆峥的魔修很快出现。

    “陆掌门,咱们也来切磋切磋。”

    说罢,这位刚刚飞身而出的魔修根本不给陆峥反应的时间,一上来便外放魔气,释放分身,一副要将陆峥碎尸万段的模样。

    而说到碎尸万段,没有谁比独孤离情的意念更深,可因为独孤蚁裳终究舍不得的缘故,他却不能动手。既然最想将陆峥碎尸万段的独孤离情都不能动手,其他魔修便更不能动手了。只是,便要这样轻易放过陆峥,万魔窟之中除了独孤蚁裳,其余的人怎么也不会答应。

    就连素来稳重沉着的大管家冯准,亦在旁摩拳擦掌,排队等待,等着轮到自己上前与这一次着实欠收拾的陆峥切磋一番。

    至于独孤蚁裳,早被独孤离情拉走了。

    陆峥一下子就成了孤家寡人,偏偏还是一个招惹了一众魔修讨厌的孤家寡人,独孤蚁裳不在,他自然就成了众人“欺负”的对象。

    “唉,这都是应当的。”陆峥心中暗叹,却也并没有拒绝,他也知道,自己若是一拒绝,估计,万魔窟的魔修们只会对他更加厌恶,这样一来,他要再次被这些魔修们真心诚意地接纳,也不知道需要等到猴年马月。

    于是,陆峥的不拒绝,与挑战的魔修层出不穷,两者一叠加,陆峥自然停都停不下来。

    这些魔修都很聪明,开口只说“切磋”,便是陆峥比他们强,因为是切磋性质的比斗,又是在万魔窟,陆峥根本不会下杀手。

    第二个魔修落败之后,很快第三个魔修出现了,出场的台词都是差不多的。

    “陆掌门,来切磋!”

    铁打的陆峥,流水的切磋对手。

    万魔窟的魔修们一个接一个,抱着“切磋”的名义,爆发全部的修为,施展所有的手段,为的却不是要了陆峥的命,而是想好好教训教训他。

    陆峥醒来之时,已是七天以后,独孤蚁裳也在旁不眠不休守了七天。

    云中怪此番出手较狠,加之陆峥先前自个儿折腾的,以及独孤离情砍伤的,陆峥堪称大伤小伤重重叠加,这要是换个普通人,早投胎好几轮了。

    独孤蚁裳好不容易原谅了陆峥,而两人经过这一番波折,反而感情越加深厚。

    陆峥本想好好珍惜自己躺榻上而心上人在旁温言软语相伴的好日子,可偏偏,万魔窟的魔修们并没有那么容易放过陆峥。

    “陆掌门,我早听说你修为高深,一直心生向往,很想见识见识,奈何一直没有机会,今日你我相见即是有缘,不如切磋切磋?”

    万魔窟之中鲜少有这样文绉绉的类型,几句话绕下来。也就一个意思,要找陆峥切磋。

    这位突然跳出来的魔修,实力不算多强,胆量却是极佳。

    陆峥七天前虽然看起来奄奄一息,七天后却已经迅速生龙活虎,不多时便将这个跳出来的文绉绉魔修给打飞了。

    然而,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第二个挑战陆峥的魔修很快出现。

    “陆掌门,咱们也来切磋切磋。”

    说罢,这位刚刚飞身而出的魔修根本不给陆峥反应的时间,一上来便外放魔气,释放分身,一副要将陆峥碎尸万段的模样。

    而说到碎尸万段,没有谁比独孤离情的意念更深,可因为独孤蚁裳终究舍不得的缘故,他却不能动手。既然最想将陆峥碎尸万段的独孤离情都不能动手,其他魔修便更不能动手了。只是,便要这样轻易放过陆峥,万魔窟之中除了独孤蚁裳,其余的人怎么也不会答应。

    就连素来稳重沉着的大管家冯准,亦在旁摩拳擦掌,排队等待,等着轮到自己上前与这一次着实欠收拾的陆峥切磋一番。

    至于独孤蚁裳,早被独孤离情拉走了。

    陆峥一下子就成了孤家寡人,偏偏还是一个招惹了一众魔修讨厌的孤家寡人,独孤蚁裳不在,他自然就成了众人“欺负”的对象。

    “唉,这都是应当的。”陆峥心中暗叹,却也并没有拒绝,他也知道,自己若是一拒绝,估计,万魔窟的魔修们只会对他更加厌恶,这样一来,他要再次被这些魔修们真心诚意地接纳,也不知道需要等到猴年马月。

    于是,陆峥的不拒绝,与挑战的魔修层出不穷,两者一叠加,陆峥自然停都停不下来。

    这些魔修都很聪明,开口只说“切磋”,便是陆峥比他们强,因为是切磋性质的比斗,又是在万魔窟,陆峥根本不会下杀手。

    第二个魔修落败之后,很快第三个魔修出现了,出场的台词都是差不多的。

    “陆掌门,来切磋!”

    铁打的陆峥,流水的切磋对手。

    万魔窟的魔修们一个接一个,抱着“切磋”的名义,爆发全部的修为,施展所有的手段,为的却不是要了陆峥的命,而是想好好教训教训他。